*題目我亂來的,對

*短篇

 

 

 

當他喝醉之後,他會忘記喝醉時發生的事。

而利用這點的阿松是個狡猾的人。

在發現對方白皙的臉頰染上酒精造成的紅暈之後,阿松移回自己的視線,將靠在唇邊的酒咕嚕咕嚕的灌了下去。

還沒。再一下子……再等個幾分鐘。他這麼想著,讓冰涼的酒滑過他的喉嚨、冷卻他炙熱的腦袋。坐在他對面的人開始變得矇矓的雙眼他沒有看漏,從身體深處難以壓抑的興奮之感讓他的手微微顫抖起來。

「……哥哥。阿松哥哥!」

「……啊、嗯。怎麼啦輕松?」

「這麼快就醉了?」

「嘛……稍微、吧。」

放下啤酒罐,阿松試著用笑容掩蓋過去。但看樣子輕松並不領情,微微皺起的眉頭讓阿松明白他並沒有完全相信自己。不過這又如何?反正到了隔天輕松又會全部忘記。

是啊。阿松瞇細雙眼。

「……輕松。」

「嗯啊?」

「我們來接吻吧?」

「……?」

啊啊。沒錯。阿松露出興奮的笑容。看那副聽不明白自己在說什麼的表情,就知道對方已經醉到沒法思考自己方才說的那句話的意思。

――是時候了。

阿松沒等輕松的回應,就這麼站起來走到他的身邊,拉住他的手、將他往自己的懷裡帶。接著,唇就這麼貼上了輕松被酒濕潤的唇。

涼涼的、但是帶著些微熱氣。那大概是不懂得怎麼換氣的輕松吐出的氣吧。就連這種笨拙的地方都可愛到難以自拔,阿松像是要將輕松的全部一點不剩的吞入肚裡一般,貪婪的張開了嘴。

舌頭輕舔對方紅潤的唇,同時輕松的肩膀大力的顫抖了下。沒事的沒事的、不要害怕。將言語化為行動,阿松用力的抱緊了輕松,試圖使他安心。而他的心意似乎也傳達到了,輕松的身體不再那麼僵硬。而且像是要回應他的心情般,輕松慢慢的張開了嘴。

因為這個舉動而感到驚訝的阿松睜開了眼,雖然沒有停下他侵入對方口腔的動作,但這還是輕松第一次張開嘴。他看著對方緊閉的雙眼、紅潤的雙頰,有些心痛的皺起了眉。

真是笨蛋啊,輕松。你這樣做的話,可是會讓哥哥我期待的啊?

緩緩的重新閉上雙眼,阿松這麼想著。

……明明知道、就算期待也不會有任何結果的。

***

「……明明都這麼明顯了,到底誰才是笨蛋啊。」

看著睡在自己身邊、像充滿不安全感一樣縮的像顆球的人,他嘆了口氣。

「沒有往常的抱怨、平淡的語氣、刻意的喝比和大家出去還多量的酒……這些不自然的地方居然完全沒有注意到。」

他伸出手,輕輕的撫了撫對方的一頭亂髮,柔軟的觸感令他瞇起眼笑了。

「那麼,到底你多久才會注意到呢……」

阿松哥哥?

輕松對著熟睡的阿松的唇落下了輕輕一吻。

 

 

END.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