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けです

*可能不會有後續了

 

 

以下腦洞↓

 

「只要你們肯幫忙做最新機器的測試,我就盡我所能做一個最符合你們願望的藥送給你們」

就著這句話,六胞胎們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原本應該要是六個人一起的測試,沒想到在阿松的一句話之下,變成了合格組及保留組的相殺大賽――?!

 

「反正唐松哥哥的願望一定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不如就在這裡把勝利讓給可愛的弟――唔哇?!」
「抱歉啊椴松……但是這場比賽、我非贏不可。」

 

「一松――哥哥――?你躲到哪裡去了――?啊哈,要跟我玩捉迷藏嗎?這樣子啊,不被我抓到的話就好了呢!」
「……可惡,光靠體力的話不可能贏得了十四松……這裡也差不多到極限了……既然如此……」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但你如果真的認為在這裡你可以比我有勝算的話――那我還真是被你小看了?阿松哥哥。」
「沒有沒有,我怎麼可能敢小看你呢,輕松?不過話說回來,哥哥我覺得你那句話不改正不行呢――」
你可不要以為擅長「這裡」的只有你一個人喔?

 

只有贏的那組才能獲得實現願望的藥,勝利究竟會落入何方?

 

 

 

 

 

 

以下正文↓

 

「――分開迎擊?」

「嗯。」這麼說著,輕松用手指咚咚的敲了幾下桌面。「我認為比起一起行動,還是分開的話、贏的機率大一些。」

「但是不是一起的話比較能夠凝聚我們的力量嗎?」唐松試著努力的說服面前的人,他臉上掛著的不再是游刃有餘的笑容,而是有些慌張的苦笑。「你想想嘛,以我的力氣、十四松的速度和輕松你的頭腦,我們一定能獲――」

「但是啊,會互相妨礙的吧?」

冷不防的,十四松的聲音出現在兩人的後方。唐松驚訝的回頭望去,輕松則只是維持著原來的姿勢、僅僅以眼神向後瞄去。縱使被兩人份的視線盯住,十四松仍然露出笑容面對不太理解自己含義的次男。

「十四松說的對。」輕松將視線移回唐松身上,豎起食指,開口即是說明般的語氣。「你先想想,若我們三個人同時迎擊他們,就算一開始佔了上風,但若我們這裡有人被擊倒、被陷阱抓住的話――你敢保證你不會在意被敵方攻擊的那邊嗎?」

那一瞬間的大意,可能會致命喔?

「……。」

看著輕松越發銳利的雙眸,唐松不禁屏息。他知道,這句話基本上都是對著自己一個人講的。過於擔心弟弟們、進而害到自己,這過分的關心在此時都是不被需要的。

「吶吶,那如果要分開的話啊――我們誰要對付誰呢?Totty的話我不行喔!因為沒辦法下得了手!」

「嗯,這點不用擔心,你負責的是一松。很了解他,沒問題吧?」

「沒問――題!」

十四松舉起手,瞇起的雙眸裡沒有任何猶豫,這讓輕松安心的微笑了下。

那麼對面就剩下阿松哥哥跟椴松了。輕松開始思考,並下意識的把視線往唐松的方向投去。照理來說、最完美的配對是我對椴松、唐松對阿松哥哥……

「……」

「……怎麼了嗎,兄弟?」

注意到自己的視線,唐松對著這裡輕輕的笑了一下,這個下意識的舉動讓輕松握緊了自己的拳頭。這種被罪惡感淹沒的感覺真不舒服……輕松這麼想著,呼出了一口氣。

「這是我的任性……唐松,我希望你能讓我去對付阿松哥哥。」輕松低著頭,緊盯著地板。「我有不得不親手對付他的理由……!」

「……輕松。」

「……嗯。」

「正巧,我也希望你讓我去對付椴松呢。」

「咦、」

像是怕自己聽錯一樣,輕松猛地抬起頭,原本就比他人小一些的瞳孔因為驚訝而縮的更小。他看著唐松溫柔卻有些寂寞的笑容,無法言語。

「我想,我們的理由或許是一樣的。」

想要親手用這把刀子,刺進他的心臟――

「……唐松……」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至少晚上我們的安全是被保障的,就好好休息吧。」

這麼說著,唐松站起身,摸著十四松的頭催促他回房。在聽見他離開的腳步聲後,輕松才聽到那低沉的嗓音在說些什麼。

「別太在意了,輕松。」

「……」

丟下這句話,唐松也離開了這個空間。輕松垂下眼簾,他討厭安靜的地方,因為每次在過分安靜到令他耳鳴的地方,都會夾雜著令他討厭的話語。

“為什麼不跟輕松同組?嗯――因為我想要實現我的願望吧?跟輕松同組的話絕對實現不了所以不要!”

「渾蛋長男……」

我絕對會打敗你……然後讓你認同我的實力!

 

 

*待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