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劇透

*普通的學園PARO

*可能會有後續

 

 

 

「日向君。你可以和我當朋友嗎?」

「……哈啊?」

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我停下了手邊的作業,抬起頭錯愕的望向正對我說話的人、狛枝。他看上去有些不安,在對上我的眼睛後又更加慌亂了起來。

「啊、當然我知道我這種垃圾想和你做朋友是很異想天開的事!但是……怎麼說呢、願意聽我說話,而且在知道我是這麼沒用的人之後還願意留在我身邊的人……就只有日向君了。而且說是當朋友,也只是假裝而已!沒問題的喔!」

「……假裝、朋友?為什麼?」

「唔嗯嗯~……因為我有一個無論如何都想跟他變得更親近的人,但是像我這樣的人和他做朋友的話一定會被拒絕,所以至少要先理解『朋友』到底都在做什麼。」

說著這句話的狛枝看上去有些悲傷的笑了。這算什麼、這到底算什麼。我移開自己的視線,不願再注視他,並且下意識的、捏緊了自己手中的物品。

「……是嗎。」

「日、日向君你願意幫我嗎……?當然拒絕也是完全沒問題的!畢竟我的請求就跟路邊毫不起眼的雜草一樣一點意義都……」

「我知道了。」

咦?在我同意他之後,從狛枝的口中發出了充滿疑惑的單音。這傢伙還真的從頭到尾都不覺得我會幫他啊。不過換做是其他人的話,我想大概也不會答應狛枝這種毫無意義可言的請求吧。在心裡自嘲的笑了一下,我仍然沒有將視線移到狛枝身上。

「真、真的?謝謝你,日向君!」

「……啊啊。」

聽著他打從心底感到高興的聲音,我幾乎要止不住內心熊熊燃燒的怒火。要是現在對上他的眼的話,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

願意聽你說話?願意留在你身邊?明明不知道我是用什麼心情待著的。現在還說有想變得更親近的對象所以要跟我「假裝當朋友」?

這讓對你已經有朋友以上感情的我要怎麼辦啊?!

「那日向君,雖然我可能有點太急了不過……朋友通常會做些什麼?」

狛枝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害羞的聲音傳進我的耳裡,現在還能覺得有點可愛的我真的已經沒救了。在心裡大大的嘆了一口氣,我在試著讓自己冷靜後才緩緩看向狛枝。他夾雜著不安跟期待的灰色瞳孔閃閃發光,仍然漂亮的讓人不禁想緊緊盯住。接著忽然、有一個想法竄過了我的腦袋,讓我想稍微報復一下眼前這個從來不在乎別人感受的傢伙。

我勾起微笑,用最稀鬆平常的態度開口。

「像是牽手或擁抱之類的……在朋友之間可是非常常見的喔。」

騙你的。我只是想唬你而已。雖然不能說完全沒有其他意圖……但要是說到接吻什麼的,明顯超過朋友界線的份上的話,就算是狛枝也一定會發現的吧。

邊這麼想著,我刻意忽視了自己內心深處微妙的罪惡感。狛枝對朋友的定義似乎非常崇高,居然能有這麼一個人能讓他強烈的想成為朋友……明明這是連我都做不到的事。想到這,心就像被針扎了一下,開始微微刺痛。總而言之不論這個惡作劇有沒有成功,我們之間的關係都不會有任何變化。

……應該要是這樣的。

「像這樣……嗎?」

「?!」

溫暖的感覺從手心開始傳到全身,最後是我的臉頰。在意識到狛枝將我的手握住的時候,我覺得我的臉像發燒一樣的燙。

「稍微、有點……朋友的感覺,了?」

「啊、啊啊……」

老實說,狛枝說了什麼我一點也沒有聽進去。我只知道他的手比想像中的暖和,而且骨節分明,皮膚又白,整體來說就是非常……好看。這雙手現在正輕輕的握著我的手,重新意識到這件事,我幾乎要發不出聲音了。

而在這個時候我還沒發現,我們之間的關係其實正以我們看不見的速度在改變……的這件事。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司康餅の戰爭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