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詳閱每短篇上頭的注意事項

*最後一篇為日狛,請注意避雷

 

 

 

 

 

 --

 

*無劇透

*狛枝第一人稱

 

【こんなにも愛されている】

 

做了一個大家都死去的惡夢。

我睜開被淚水打濕的雙眼,最先映入眼簾的是淺藍色的布料……正確來說是被我的眼淚弄成一片深藍色的睡衣。我呆呆的望著面前的景象眨了眨眼,此時才從頭頂上聽見溫柔的低語聲。

「沒事的、沒事的。我在這裡……狛枝。」

……是日向君。說起來,我跟日向君同居了啊。這麼想著的同時,日向君將手輕輕放在我的頭上,緩緩的、柔柔的,用手撫著我的頭髮。不安跟恐懼隨著他的動作和嗓音漸漸消去,取而代之的是因安心而再度湧出的淚珠。

「嗚……日向、君……」

邊嗚咽著,我用雙手環抱住他溫暖的身體,感受他平穩的心跳……確認他還待在我身邊。而大概是從我做惡夢開始哭泣時就一直抱著我的日向君稍微愣了一下,之後才更加強力道的將我緊緊抱住。

「早安,狛枝。」

僅僅只是一聲普通的道早都讓我珍愛不已。這次的早晨,日向君陪著我又在床上待了一個多小時。

……我果然是被愛著的啊。這麼想著,這次則幸福的笑了。

 

*完*

這次的題目是容易害怕失去的狛枝x男前日向~!

 

 

--

 

*小學生枝x中學生創

*無劇透

 

【わかりやすいけれど、わかりにくい】+「それ、俺がおじさんになっても同じ事言える?」

 

「我喜歡你。」

稚嫩又帶有羞怯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裡,軟軟的言語卻有將近不可思議的覺悟在,這讓日向有些驚訝的睜大了雙眼。握住的手傳來微微的顫抖,灰色的瞳孔深處蘊含著些許的不安……這些細微又讓人不可忽視的畫面讓日向感覺自己的胸口變得暖暖的,於是他勾起了溫柔的微笑,用另一隻空著的手輕輕的碰了碰對方發紅的臉頰。

「這句話,就算我變成了老爺爺你也說的出來嗎?」

「……?嗯,說的出來喔?因為我最喜歡日向君了!」

灰色的眸從不安變成了不解,狛枝歪了歪頭,像是不明白日向的問題似的,只是再度重覆自己一直想說出口的話語。而聽完了狛枝的答覆,日向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對一個小學生說了多麼羞恥的話,臉頰開始慢慢的熱了起來。

「啊……嗯,這樣啊。」

「日向君?」

「沒什麼……沒事……」

這傢伙還是小學生真是太好了……為了避開狛枝好奇的眼神,日向撇過頭,在心裡這麼想著。

 

 

 --

 

*無劇透

 

【ちょっと黙って】

 

太大意了。

當日向發覺到自己的嘴正被面前的人以唇堵住的時候,雙手已經被牢牢的抓住了。他下意識的想要躲開對方的追擊,卻始終無法如願。他們的嘴唇就像磁鐵一般緊緊吸附著,直到日向因缺氧而漲紅臉之後,狛枝才緩緩的放開他。

「嗯,總算變安靜了呢。」

面對笑著將這句話說出口的狛枝,日向紅著臉往他的頭上揍了一拳。

 

 

-- 

 

*短篇

*無劇透

 

「……哈啊?」

日向幾乎不敢相信現在映在他眼裡的景象是怎麼回事。他睜大了枯草色的雙眸,一臉驚訝的望著自己面前的人,腦袋將近停止運轉。而站在他面前擁有一頭白髮的人則疑惑的盯著他,看上去像是不解為什麼日向沒有任何動作一樣。

「啊,難道是不夠嗎?」

也不知道他是從哪來的自信可以從日向的這個反應得到這樣的結論,狛枝勾起了淡淡的微笑,正想要從口袋拿出更多讓日向瞠目結舌的東西時,他的手被硬生生的抓住了。

「不對、你等等!我不是這個意思!」

「日向君?」

他的表情看上去一定很狼狽吧。日向自己也知道,他的臉因為憤怒、難過和訝異而扭曲,不同的情感交雜在一起使他的腦袋變得更加混亂。但是即便這樣,他還是知道狛枝正要做的事是「不對的」。日向發出了比對方意料之外還要悲痛的聲音,這讓狛枝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自己的動作,只疑惑的將視線投到日向身上。

「……為什麼……」

「嗯?」

「為什麼你會覺得友情是用錢買來的啊!」

日向的視線這才對上了狛枝灰色的雙眸。此時此刻,對方手中握著的鈔票仍然像無可動搖的現實敲打著日向的心使他發疼,而當他看見狛枝依舊無法理解的表情時,他更了解到自己的氣憤及難受根本沒有傳達給對方。日向咬緊了牙,他想克制自己對狛枝發怒,卻發現自己無論如何都做不到。

「日向君才是,在說什麼啊?」

「……咦?」

狛枝柔柔的聲音傳進了日向的耳裡,平時覺得舒服的嗓音在此時只讓他的身體感到寒冷。然後一反前面的疑惑,這次狛枝瞇起眼,露出了笑容。

「要是沒有這個的話,怎麼會有人想當我的朋友呢?」

 

*完*

沒後續。對啦我只是想寫看看認為交朋友就是要付錢的狛枝跟把這樣的他拉回正途的日向啦。

沒有綽啦這裡的狛枝就是會在日向答應他的邀約什麼的之後給他錢跟他說謝謝你願意陪我然後無視日向是真的想當他普通朋友的心情的狛枝啦。

但是其實這是狛日喔!(強調什麼)

 

 

--

 

*日向因為BUG變成小孩子的故事

*無劇透

 

「嗯?」

忽然感覺到一股不屬於自己的力量正拉扯自己的綠色外套,狛枝回過頭,視線範圍內除了離自己有些距離的眾人、以及花村做的幾乎要被終里和貳大吃完的料理以外,他沒有看見自己身邊有任何人。邊想著大概是錯覺吧邊將頭轉回去的同時,外套又被一股力量拉扯,而且力道比方才要大了一些。伴隨著不屬於自己的「唔!」的聲音,狛枝才緩緩的將自己的視線往下。

「……日向君?」

映在狛枝的灰色瞳孔裡的是緊抓著他的外套、並努力抬高頭想對上狛枝視線的日向的樣子。就算身體變小了,那雙枯草色眼睛還是一如既往的堅定啊。這麼想著,狛枝勾起微笑,將身體轉成面對日向之後蹲了下來,讓自己的視線與對方平行。

「怎麼了嗎?」

「我想回房間了。」

回應狛枝輕柔的聲音的,是少了低沉的稚嫩嗓音。即便狛枝已經將注意力轉移到他身上,日向仍然沒有鬆開抓著對方外套的手。面對他這個要求,狛枝笑著毫無猶豫的答應了。失去基本體力的日向在晚餐過後要一個人回房間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先前搖搖晃晃的差點跌進泳池讓大家驚慌失措的事件還歷歷在目,在大家的強力要求下,日向不再一個人在晚餐後回房間了。而身為他的戀人的狛枝會被率先請求也是很合理的。

「那麼我們走吧。」

「嗯。」

單音回應之後,日向才將自己抓著狛枝外套的手鬆開,轉而牽住了對方比自己還稍大的手。對日向這樣下意識的做著小孩子的行為的舉動感到高興,狛枝在簡短的對餐廳裡的大家告知自己送日向回房間後,便回握住對方的手,兩人一起離開了餐廳。

微微的風吹在日向的臉上,他舒服的瞇起了眼,而將一切看在眼裡的狛枝也邊想著好可愛啊邊笑了出聲。

「日向君想睡了?」

「唔嗯……想睡。」

「再努力一下吧?很快就會到了。」

「我會努力……」

幾乎是在半夢半醒的情況下用最大的努力去回應狛枝的話語,然而大概是身旁有人而增加了日向的安心感吧,比起之前、這次他似乎更沒有做讓自己清醒的打算。眼皮幾乎要完全將日向的枯草色眼眸蓋住,望著這樣昏昏欲睡的小孩子,狛枝頭一次露出了無奈的微笑。

「日向君?」

「……嗯嗯……」

「聽得到嗎,日向君?」

「……、……有……」

「哈哈,看來是不行了啊。」

輕輕的笑了幾聲,狛枝蹲下身、施了點力氣將幾乎失去意識的日向抱起,並讓對方的頭靠在自己的胸膛,好讓對方能夠安穩的入眠。畢竟小孩子不懂忍耐為何物,就算頭腦還是原本的日向、身體也已經不是高中生的他了。平穩的呼吸聲在寧靜的夜晚讓狛枝聽得特別清楚,他瞇起雙眼,抱緊這個小小的溫暖之後,在對方的髮絲上落下輕輕一吻。

「晚安,日向君。祝好夢。」

 


後續↓

「唔唔……」

「啊、抱歉。吵醒你了?」

狛枝有些歉意的望向微微睜開雙眼的日向,對方漂亮的眼睛因為剛睡醒的關係有些矇矓,狛枝趕緊將日向又抱緊了一些。

「我在想要怎麼抱著你然後打開房間的門,果然還是有點困難啊……而且還吵醒你了。」

望著日向恍惚的看向自己的動作,狛枝的眉毛感到抱歉的下垂,聲音輕柔卻藏不住些許的慌亂。而日向似乎完全不介意被吵醒,他直直的盯著狛枝看,然後像是要說些什麼一般張開了嘴。

「……狛枝……?」

小孩子特有的柔軟嗓音搭配剛睡醒的一些沙啞感,讓狛枝的心跳漏了一拍。

「……嗯,怎麼了?」

裝作沒事一樣,狛枝為了聽清楚日向呼喚他的理由,將臉稍微湊近了一些。

而就在這個瞬間,日向也把臉往上抬,輕輕的、將自己的唇貼在對方的唇上。

「……?!」

短短的一秒有如一世紀那麼久。當日向溫熱的嘴唇離開狛枝的同時,他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被親了。被微風吹拂的臉頰開始聚集熱度,狛枝的全身像發燒一般的燙了起來。

這是他第一次被日向親。

「日、日向……君?」

僵硬的語調從自己的口中發出,狛枝看著日向露出滿足的笑容之後又閉上雙眼將頭躺回自己的胸膛。睡迷糊了?最先得到的是這個可能性,可對狛枝來說已經怎麼樣都無所謂了。

在沒有人的小屋前,他紅著臉苦笑著。

「……真狡猾啊。」

 

 

--

 

*含有些微劇透

*短篇

 

「那個、日向同學生病了啾,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大家能夠幫忙照顧他……」

「……吶。」

「不過因為這個病有傳染性,所以大家要先喝過老師我特製的『兔兔美特製藥劑』才能去探望日向同學喔!」

「我說啊。」

「啊,狛枝同學!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停下準備發給大家藥瓶的手,兔兔美將視線移到雙手交叉在胸前、緊皺著眉的狛枝身上。灰色的眼睛散發出冷冷的光芒,和平時溫柔的語氣不同、帶有蔑視的發言就這麼從狛枝口中發出。

「妳難道看不出來哪裡有問題嗎?妳的頭腦跟耳朵一樣都是棉花做的嗎?」

「哇哇、好生氣啾!不如說是激怒啾!」

面對兔兔美有些慌張的反應,狛枝嘆了一口氣。

「這個病是那隻……黑白熊?做的?他不是被妳打敗了嗎?難道妳連做事都半途而廢?」

「狛枝同學、你先冷靜……」

「我怎麼可能冷靜的下來啊。為期五十天的校外教學本來應該要在今天結束、卻因為這個莫名其妙的病拖延。這就算了,生病的居然還是日向君。……妳知道這個病害今天答應做我朋友的日向君對我說了什麼嗎?」

忽地、灰色的瞳孔閃過了一絲悲傷。

「日向君他……」

「吶狛枝,你可以不要叫我的名字嗎?我覺得很噁心。」

發言被打斷,而且是被硬生生的打斷。而那個嗓音狛枝再熟悉不過了。原本因為憤怒而皺起的眉現在為了壓抑自己的悲傷而更用力的皺緊,狛枝隨著聲音的來源回過頭,果不其然、身為話題中心的日向就站在他身後不遠處,原本充滿生氣的枯草色雙眸也因為生病的關係變成絕望般的漩渦狀。而站在這樣的日向旁邊的則是超高校級的保健委員、罪木蜜柑。

「日、日向桑……!我、我們要去醫院了,所以請跟著我走……!你的體溫很高,不趕緊靜養的話……」

「妳可以別碰我嗎?」

「呼咿咿咿咿咿對不起~!我是噁心的母豬真的對不起~!」

日向吐出了從來不會對別人說的拒絕臺詞,連原本他會溫柔對待的女孩子們也可以毫不猶豫的將之拒於千里之外。罪木被嚇得趕緊放開了抓著日向手臂的手,開始啜泣了起來。雖然說是生病,但日向的病明顯很不對勁,簡直像變了一個人似的……看著罪木繼續想努力帶著日向走向醫院的樣子,狛枝將頭轉回,把銳利的如小刀一般的視線重新放到兔兔美的身上。

「……吶,兔兔美。」

稍微變得柔軟的語氣,然而裡頭卻藏有不許失敗的威脅在。狛枝在呼喚老師的名字之後,露出了一個眼睛也快要變成漩渦狀的、有些瘋狂的笑容。

「日向君,妳會治好的吧?」

 

*完?*

如果有時間的話會另外寫一篇關於這個的後續的。

另外,各位覺得日向的絕望病是什麼呢?(笑)

 

 

--

 

*無劇透

*接吻日賀文

 

他們總是會在各式各樣的地方接吻。

舉凡海邊、圖書館、公園,甚至是常常會有人出沒的餐廳,都是他們曾經接過吻的地方。

狛枝常常會若無其事的走到日向的身邊,在發現周遭人的視線不在他們身上的時候,他便會輕輕的拉日向的袖子,然後在對方轉過頭的瞬間吻上對方準備開口說話的唇,並在這之後露出惡作劇成功般的笑容。

如果在海邊,狛枝就會趁日向在樹蔭下休息的時候吻上,那是帶有海水味道的有點鹹的吻。

如果在圖書館,狛枝就會從書架上抽一本書,邊問日向對這本書有沒有興趣邊翻開內頁,然後用書本擋住兩人的臉、再輕輕的吻上,那是溫柔到讓人捨不得推開的吻。

如果在公園,狛枝就會用冰涼的飲料靠在日向發熱的面頰上,在對方因為意外中的冰冷而準備破口大罵的時候再用自己的唇吻上,那是會讓人在夏天更快升高體溫的充滿熱度的吻。

如果在餐廳,狛枝就會告訴日向說他的臉頰上有飯粒,然後在對方試著用手取下的時候抓住對方的手、輕輕的吻上並用舌頭輕舔對方的唇,那是幾乎要讓人融化的帶有色情氣息的吻。

而現在,兩個人所待的地方是除了他們以外不會有其他人的小屋。日向緊緊的握住狛枝其實意外溫暖的手,然後主動吻上了對方正準備開口說些什麼的唇。

「……還給你的。」

對上日向充滿愛意的眼睛後,狛枝的灰眸寵溺的瞇了起來。

「嗯。」

然後,兩個人再度沉溺於為訴說對彼此的愛而相互觸碰的吻之中。

 

 

 --

 

*不算小說的小短篇

*無劇透

 

當狛枝發現自己喜歡日向的時候,他感到非常害怕。他不希望自己的才能又害自己喜歡的人死去,但是他又沒辦法變得討厭日向。

所以他想到了一個方法,那就是讓日向討厭自己。

要讓一個人喜歡自己很難,但要讓一個人討厭自己卻是無比簡單的事。雖然知道這點,可擁有自相殘殺記憶時的狛枝卻覺得要讓濫好人的日向討厭一個人其實也很困難。不管狛枝對日向採取多惡劣、或多莫名其妙的態度,甚至在他面前大談希望的美好,日向都不會像其他人一樣對狛枝敬而遠之。

所以,狛枝決定反其道而行。

「日向君,我喜歡你喔!」

――那就是將自己真正的心意說出口,好讓日向拒絕自己、並藉此拉開距離。

「啊……嗯?」

「順道一提,是戀愛的喜歡喔。」

「咦、」

來,快點拒絕我吧,日向君。

懷著這樣的期待,狛枝無視自己內心害怕被拒絕的不安及恐懼,用一如既往的笑容對日向這麼說著。

「……真的?」

「嗯。我喜歡你。」

「……是。」

「嗯?」

「我也、……是。」

狛枝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日向不敢直視自己所以飄移不定的眼神、還有紅到看上去像發燒一樣的面頰都讓狛枝覺得憐愛。但是方才日向的回答讓他沒有辦法反應過來。

「……什、麼。」

在狛枝呆愣的聲音傳到日向耳中後,他才像是下定決心般的將漂亮的枯草色雙瞳對上狛枝因訝異而睜大的灰眸。然後,再一次開口。

「我也喜歡你,狛枝。」

 


騙人、的吧。

 

 

--

 

*日狛

*R15

*特殊癖好注意

 

「啊哈,日向君你興奮了?光看著我穿高跟鞋的樣子而已?」

「唔、狛枝……!」

狛枝輕輕的將鞋子抵在日向挺起的分身上,他瞇起自己灰色的眼睛勾起微笑,從這樣的他的嘴裡吐出來的話語不知為何比平常多了那麼一點色氣。狛枝稍微在腳上施一點力道,日向就會發出壓抑般的呻吟,這讓他心情很好的笑了出聲。

「變、態。」

一個字一個字,像是要讓對方徹底了解一樣,狛枝緩慢的道出。他愉悅的看著日向望向自己的雙眸,那平常正氣凜然的枯草色被染上情慾的色彩,吐息也開始變得紊亂,那訴說著想要自己的一切想要的不得了的眼神讓狛枝的身體因興奮微微顫抖,最後,他笑著張開了雙臂。

「日向君。」

這聲呼喊彷彿是切斷枷鎖的工具,原本待在原地一動不動的日向在狛枝喊自己名字的語尾結束後將對方撲倒在床上,興奮的喘息聲就在狛枝的上方響起,狛枝愉悅的用右手輕撫日向早已通紅的面頰。

對……就像這樣要求我、想要我,然後變成沒有我就活不下去的身體吧。

這麼想著,狛枝閉上眼接受了來自日向按奈不住的吻。

 

*完*

人生中第一篇日狛。放了就跑真赤激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