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吐症PARO

*おそ←チョロ

*舊文

 

 

 

「嗚嘔、……咳……啊、哈啊……咳咳、」

一片又一片,不該出現在此時此刻的東西忽地在他一陣難受的聲音下擅自出現,並掉落在地。錐心刺骨的痛折磨著他的喉嚨,他反射性的想抓住自己的頸子,卻在距離一公分的地方轉而摀住了自己的嘴,阻擋自己的聲音及剩下的花瓣掉落。

「……你……」

面前的人看著自己噙著淚水的黑眸愣在原地,他緊閉起雙眼,稍稍移開了自己的雙手,用顫抖且斷斷續續的聲音開口。

「不……不要、看……、松……嗚唔、」

最後,帶有莖的一枝花就這麼從他的嘴裡掉落,無聲的躺在地板上。

 

【oscr】花瓣墜落之時。

 

花吐症。

這是只有單相思的人才會得的一種病。具有傳染力,途徑是觸摸患有花吐症的人所吐出的花瓣。

別開玩笑了……看著散落在洗手台的紅色花瓣,輕松將近絕望般的閉上了眼。他的單相思是如此痛苦,為什麼還要用這種病來折磨他?

緩緩睜開眼,輕松不想再看見那代表對方顏色的花瓣,於是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包衛生紙,用不屬於任何顏色的白將那些紅色包住,並希望那些就此消失一般,用力的以手心揉捏。

他從沒想過自己會得花吐症,也從不曉得在吐出花的過程中會如此痛苦。那種彷彿將所有思念傾倒而出的感覺……輕松撫上自己的胸口,雖然在吐完花之後情緒會稍微安定一些,但只要戀心有一點動搖,嫉妒、難過、羨慕,這些情緒就會化成花,化成他無法說出口、無法實現的愛戀,然後從嘴裡吐出。

「……總之得小心點。」

輕松喃喃著,他不能讓任何人發現自己得了花吐症。一方面為了避免讓兄弟們被傳染,一方面也是不想讓其他人知道他正在單相思某個人。那群沒有同理心的兄弟一定會打破砂鍋問到底。

「小心什麼啊?」

「就是我得了ㄏ……嗚啊啊?!」

說時遲那時快,熟悉的聲音馬上就在身後響起,嚇得還沒反應過來的輕松差點就把自己所想的話脫口而出。他趕緊和來人拉開距離,背還不小心撞到了洗手台,不過這點痛和剛剛比起來幾乎是小巫見大巫。

不對,比起這些,面前的人才最麻煩。輕松皺起眉,偏偏被最不希望聽到的人聽到了……

「ㄏ?呼吸道症候群?」

「得了的話你就不會在這裡看到我了好嗎!不對這不是重點、不要在別人後面偷聽好嗎!」

「我才沒有呢~是輕松你的自言自語太大聲了啦!」

「哈啊……」

現在不管再說什麼都沒有用。輕松握緊了手中用衛生紙包起來的花瓣,然後側過身,想要繞過面前的人往客廳的方向去。但對方哪可能讓他如願,阿松一把抓住了輕松的手腕,用一如既往的笑容對著他開口。

「吶,陪哥哥我玩嘛!」

「我很忙。」

「忙?忙著擼嗎?」

「你信不信我現在立刻把你丟出去!」

「哇~輕松好~可怕!」

餘裕滿點的長男真的又麻煩又難纏。輕松嘖了一聲,無視阿松裝哭腔的「咦、輕松你是不是咋舌了?對哥哥我咋舌了?!」發言,想甩開他的手繼續往前走。豈料,阿松注意到了他另一隻手握著的那團衛生紙,接著黑色的瞳孔充滿興趣的閃閃發光了起來。

「喔喔?那是什麼啊?」

「!沒什麼、你不要碰!」

「又沒關係~讓我看一下……」

「不是叫你不要碰嗎!」

用力的,輕松甩開了阿松的手,啪的一聲在小小的盥洗室裡特別響亮。阿松與其說震驚,不如說是充滿不解的眼眸望向輕松,就在他想說些什麼的同時,輕松先扭頭離開了那個空間。

撲通、撲通。

心臟跳動的聲音大到他想無視都不行。

不管是從自己嘴裡吐出的花瓣、還是阿松身上穿著的帽T,那抹紅都閃亮的令他幾乎睜不開眼。

他單相思的對象是,自己的哥哥。

 

Tbc.

 

 

 

舊文。是的,很久很久以前寫的,最近整理文章才發現原來沒有發出來所以就發一下了。

雖然標了上跟TBC.但大概是不會有後續了,很抱歉。

創作者介紹

司康餅の戰爭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