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科枝x預備學科向

*除了學科的部分外無劇透

 

 

 

 

啊。

目光被門口彷彿在半空中燃燒的白色火焰吸引,順其自然的就往那裡看過去。擁有一頭顯眼白髮的人並不多,就算在預備學科也沒見過有這樣的人。然而此刻卻出現在門口,會被注目也是理所當然的。在日向的枯草色眼眸將眼前的光景映入眼裡後約兩秒,原本悠閒的他才趕緊從位置上站起來,慌慌忙忙的跑到門口。

說到擁有漂亮的白色頭髮的人,雖然預備學科沒有、但本科的話倒是有一個,而且還是他認識的――

「太慢了。」

皺起形狀好看的眉,狛枝在日向跑到他的眼前後,開口就是冷冷的一句。當然作為他的……熟人,日向也習慣了被這樣對待。平常對方對自己的態度雖然已經很不好了,但今天看上去更是糟糕透頂。日向在心裡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找我有事嗎?」

「哈啊?有事的是你吧?」

「咦?……啊。」

所以說預備學科啊……看著日向像是方才才想起來一樣的表情,狛枝邊嘆氣邊將那幾乎是遇到日向後一定會說出口的話語吐出。所幸現在是午休時間,大家都吵吵鬧鬧的,所以狛枝的毒舌除了已經習慣了的日向外並沒有被其他預備學科的人聽到。莫名緊張的身體在環顧四周確認過後才安心的放鬆下來,狛枝這傢伙絕對忘了這裡是預備學科的大樓……日向在內心抱怨著。

「所以?找我什麼事?」

「那個啊,我們等一下邊吃午餐我再告訴你好嗎?這裡人來人往的不太好講話。」

「哈啊?為什麼我非得跟你一起吃午餐不可啊?」

「是、是。連便當都一起拿過來真是辛苦了,等我準備一下。」

不等狛枝的回答,日向逕自轉身回到教室裡,身後傳來的有點焦燥的咋舌聲不知為何讓日向的心情感到很好。明明在聽到我說要一起吃飯時露出很高興的表情……狛枝那傢伙真是一如既往的不坦率。邊這麼想著邊拿起自己掛在桌子旁的便當袋和塞在抽屜裡的小袋子,日向的嘴角微微勾了起來。

***

「說起來,狛枝,你今天幾點才到學校啊?」

邊打開便當的蓋子,日向將一直很在意的疑問先問出口,視線也移到坐在自己旁邊的狛枝身上。對方不高興的氛圍似乎有驟減的趨勢,但心情看上去還是沒有很好。這讓日向在心中暗自決定今天絕對要小心開口,免得被罵的次數增加到平常的五倍。

狛枝淡淡的瞥了日向一眼後拿起自己便當盒裡的三明治咬了一小口,咀嚼並吞嚥後才開口回答。

「……剛剛。」

「剛剛?!」

日向驚訝的重覆了狛枝的發言,便當的蓋子還差點脫離自己的手掉到地上。他睜大了自己的眼睛,不可置信的望向狛枝。然而這樣的舉動卻換來了對方無情的一瞪。

「怎麼,遲到是很稀奇的事嗎?」

「不、再怎麼說這也超過遲到的範圍了吧!現在已經中午了耶!」

「……沒辦法,『不幸』來得太多了。」

垂下眼簾,狛枝難得的低落讓日向更加錯愕的望著他,連吃東西的餘裕都沒有,只剩腦袋在拼命的運轉。那個每次在『不幸』後都會期待之後到來的『幸運』的狛枝,居然為了『不幸』而垂頭喪氣……!看樣子鐵定發生了什麼事。日向雖然明白,卻不敢隨意向狛枝詢問。自從之前從他那裡聽說過雙親及誘拐的事情之後,他就變得沒辦法對狛枝「這個人」多說什麼。

畢竟要不是這個「才能」,他應該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這樣啊。那總而言之我們先吃、」

「可是我還是保護好了。……雖然只剩下一個。」

「咦?」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狛枝打斷了日向想轉移話題的言語,自顧自的說了下去。但是老實說,日向其實也不太明白狛枝想要表達的意思。保護?剩一個?枯草色的雙眸露出明顯的疑惑,可對方卻始終沒有往日向的方向看過來。

「……」

……而且也一直都是無言的狀態。日向無奈的垂下眉毛,如果狛枝還有其他的動作、像是吃三明治之類悠閒的舉動的話,那自己說不定也可以當作沒事一般的問對方那句話的意思。但是這種沉重的空氣……看來要化解這麼尷尬的氣氛只能靠那個了吧。在心裡嘆了口氣,日向放下筷子並將便當放到一旁,反正再怎麼尷尬也不會比現在嚴重吧!嗯!故作開朗的這麼想著,日向提起了放在自己身邊的袋子──

與此同時,一隻白皙的手就這麼映在日向的眼裡。像是握著什麼東西似的,那隻手呈現握拳的狀態,浮在半空中、且正好在日向的眼前。順著那隻手往一旁看去,映入眼簾的是狛枝看上去不太高興卻又微微發紅的臉、以及藏在他灰色眼眸深處的小小的期待。

「狛枝?」

「……手。」

「欸?」

「伸出手,然後張開。」

「啊、嗯……?」

現在的狛枝散發出不許他人違逆的氣場,不過說到底日向也沒想過要拒絕就是。聽從對方的話張開手心後,從對方緊握的手裡掉出來的,是一個包裝雖然精美、但形狀卻十分特殊的……

「……巧克力?」

不自覺的將想法化為言語脫口而出,日向愣愣的看著躺在自己手中的物品,雖然從形狀上看不出來、但應該是巧克力沒有錯。從意外的人這裡收到了意外的東西,日向睜大雙眼,將視線往狛枝的方向移過去。

「……商店買的普通的巧克力。」這麼說著,像是要躲開日向的眼神似的,狛枝將頭轉了回去。「原本買了一盒,但今天走到一半突然被搶走了,想說沒辦法那就再重買好了,誰知道所有的商店不是大排長龍就是只有巧克力賣完了。想放棄的時候搶走巧克力的那個人跟我撞在一起,他拿錯成我的包包就跑走了。再怎麼樣也不能只帶巧克力到學校,只好回家再帶一個包包出門,結果半路上被水潑到,不只衣服濕了連巧克力都濕一半,所以只好再回家一趟……」

「啊、嗯,夠了,我懂了。我徹底知道你為什麼會遲到了……」

比想像中還慘啊……日向開始同情起今早狛枝的遭遇。

「那顆是唯一沒事的。……雖然也是裡面唯一有奇怪形狀的巧克力。」

狛枝的聲音聽上去又比方才低落許多,看樣子這件事帶給他的打擊比想像中大。但是為什麼呢……日向看著自己手心上那顆被狛枝好好保護的巧克力,雖然不是親手做的,但包含在其中的心意其實也不小嘛。日向笑著將那顆巧克力收了起來,並再次把自己身旁的小袋子提起來。

「謝謝你了,狛枝。那麼該我了。這就是我今天特地去找你的原因。」

日向將拿著袋子的手伸到狛枝面前,看著他因為訝異而睜大雙眼的模樣,日向瞇起眼睛笑了。

「給我的……?」

「啊啊。情人節快樂,狛枝。」

灰色的眸在日向及袋子之間來回轉動,狛枝最後才愣愣的伸出手接過裝有巧克力的袋子。那看上去像是仍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一樣的表情讓日向笑出了聲,隨後狛枝才像是察覺到發生什麼事一般,紅著臉瞪了日向一眼。

「嘛、姑且……謝謝你。」

「姑且是怎麼回事啊。真是連道謝都不坦率啊,狛枝。」

「囉嗦。」

像小孩一樣嘟起嘴發脾氣的狛枝實在讓人生氣不起來,日向對於對方的不坦率、一直都是以笑容帶過。因為狛枝總是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充滿感情,表情也意外的豐富,要看懂他的「生氣」和「開心」其實一點也不困難。看著狛枝像抱著寶貝一樣的對待自己送給他的巧克力,總覺得……內心深處好像有那麼一點感到安心。

還以為會被拒絕呢……日向重新拿起便當盒,邊漫不經心的用筷子夾起白飯邊想著。畢竟我從來沒說過那是「友情巧克力」啊……

嘛。就今天一天,狡猾一點也沒關係吧?這麼想著,日向偷偷的笑了。

「……」

悄悄望向已經開始吃起便當的日向,狛枝內心的波瀾才正式停了下來。怕出現「不幸」把日向給自己的巧克力弄壞或弄丟,所以就算吃便當狛枝也好好的把袋子抱在懷裡。想起今天早上的慘烈情況,果然都是為了現在的「幸運」而鋪陳好的「不幸」,狛枝就忍不住嘴角的上揚。

若不在謊言裡參雜點真實的話,又怎麼會讓人相信呢?

「啊哈……希望我這種人親手做的巧克力能讓日向君滿意呢。」

悄悄的,沒有被任何人聽見的自言自語就這麼消逝在風中。

 

 

 

*完*

 

情人節狛日快樂──!我趕上啦!!!

雙向暗戀的狛日!一個是玩文字遊戲、一個是直接說謊!不過巧克力裡包含的愛可不是假的喔!

順道一提日向有給大家(本科的男生們)友情巧克力!不過跟狛枝的不一樣,是市售的普通巧克力塊,而且也沒有像狛枝那樣包裝。

狛枝的話,大概會覺得自己沒有資格給超高校級的大家巧克力所以就不會給了吧w

啊啊寫狛日好快樂~LOVE~LOV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司康餅の戰爭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