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向不明顯,這篇不要掐CP就很感謝了

*想跟我提我雷的CP的滾粗

*國/家名請河蟹

*此為長篇,我不想坑啊啊啊

 

 


-03.

 

───放不下那奇特的存在,不管那是什麼。

工作結束後馬上飛到初次相遇的草叢已經是每天的例行公事了。

距他們第一次相遇也有十天,明明一直想著要從倫/敦轉移陣地,可每次離開時那孩子想哭卻又逼自己忍耐的表情實在讓亞瑟很捨不得,他會拍拍阿爾的頭然後輕聲安慰著,有時他都會想自己究竟是不是會把人類逼上絕路的惡魔。

他也是受過一個和他完全不同層次的天使的幫助才會到今天的,雖然很不甘心但這確實是事實。

而那個天使,現在正想著要殺了自己。

“啊,有孩子……法蘭,有一個小孩子!”

“小孩?呃、那個不是惡魔嗎?!”

“不管是不是惡魔,他現在受了重傷正在哭喔?法蘭的治療魔法很強,去幫幫他吧?”

“哈啊……知道了,因為是貞(*1)所以我才做的喔?”

“謝謝你了,法蘭。”

「……」

「……?唔哇?!」

阿爾弗雷德放大了的臉龐及湛藍色的雙眸讓才剛回過神來的亞瑟大吃了一驚,急忙用尾巴捲住才避免那孩子從他身上跌落。

「笨蛋、你在做什麼啊!掉下去怎麼辦!」

「因為天此在發呆……沒有好好聽阿爾說話啊。」

被尾巴捲住而放鬆下來的阿爾身體軟軟的,孩子試著掙扎抬起手臂及腦袋,邊說著話邊努力做著這動作的阿爾不禁讓亞瑟會心一笑。

「抱歉啊,因為……稍微想起了以前的事。」

亞瑟把阿爾輕輕的放在地上,尾巴回到原位後還在身後搖呀搖的。阿爾的視線隨著那黑色的尾巴搖擺,亞瑟盯著如此可愛的孩子並溫柔的說著。

「人類都是有家人的吧?阿爾的家人呢?」

「嗯,有喔!把拔跟馬麻都很溫柔,葛格也常常會帶阿爾出去玩還有吃冰淇淋喔!」

聽見亞瑟的問題,阿爾興奮的抬起雙臂揮舞起來,那稚嫩的小臉綻放的笑容總是能讓亞瑟沉迷其中,甚至,他會忘了自己來人間界真正的目的。

「那、天此的家人呢?」

「……這個啊。」

亞瑟把食指抵在阿爾水潤的唇上,然後瞇起祖母綠的瞳,笑了。

「你猜呢?」

“放開我!誰需要、誰需要天使的幫助!我可是惡魔啊!”

“欸、好心要幫你也給我乖一點啊!不放輕鬆的話會痛的!”

“住手……啊!痛、好痛!混蛋天使放……啊啊!”

“你的傷還真是怵目驚心啊……怎麼傷成這樣的?”

“嘶───要你管!”

“還真是一點都不可愛……”

「有喔。」

阿爾勾起微笑,在亞瑟還沒反應過來之前握住了他的手腕,接著像第一次見面一樣,放到臉頰邊蹭著。

「因為天此的笑容一直都這麼溫柔嘛!」

純真的笑容,毫無疑問的肯定,這孩子判斷的標準很奇怪,第一次見面時亞瑟就十分明白。

可是,這種從內心深處溫暖起來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天此?」

放不下了吧,完全。已經沒辦法讓這孩子從自己生命中離開了。

「……我沒事。」

一直做他心中的天使,好像也不錯呢?

隱隱約約的,亞瑟有了這種想法。

於是他沒有注意到,阿爾頭上的光環比起第一次見面時還要明亮了些。

* * *

「“光”成長的很快速呢,法蘭。」

坐在法蘭西斯身旁輕輕啜飲清茶,咖啡色短髮的天使燦爛的笑著,像是在談論天氣般的輕鬆的語調。

「你到人間界去了?喂,都說好去人間界要你跟基爾一起行動了吧安東尼奧?」

法蘭西斯無奈的瞥了眼現正輕鬆的安東尼奧嘆了口氣,來找他就算了,非得挑這種他正忙的時間來嗎?把桌上的公文推到一旁,會做這動作就表示他隱約查覺到安東尼奧此次前來還是有重要的事要談的,像是他口中的“光”。

「哈哈,誰叫那傢伙也正忙呢?我是負責巡視的嘛!而且我在人間界找到了一個叫做“番茄”的東西,很好吃喔!不談這個了,我昨天去看過“光”囉,保守估計再過個五年就能“上來”了吧。這次的“光”魔力可強了!」

「啊啊,也不想想是誰的眼光。」

「知道啦天使長!」

安東尼奧豪爽的笑了笑,對此法蘭西斯也露出真心的微笑回應。

「到時我會親自去帶他“上來”的。要把惡魔殲滅,關鍵就在他身上啊。」

「殲滅嗎……法蘭,那那孩子……你也打算這麼做嗎?」

「……是啊。」

有些困擾的皺了皺眉,法蘭西斯閉上了眼,他真的需要好好思考到底該怎麼處置那孩子。

畢竟他的命還是自己救回來的。現在,則是要親手斷送?

「但不管怎麼說,我是不會原諒惡魔的。」

法蘭西斯睜開眼的瞬間,安東尼奧有種被強烈目光刺穿的感覺。只要提到這個話題就會這樣,基爾伯特都是你害的!把這麼危險的任務交給我……!安東尼奧掛著僵硬的笑容欲哭無淚的想著。

可法蘭西斯的視線並不是落在安東尼奧身上,而是在更前面一些、桌子的最角落擺放的那個用相框裱起來的照片。

金色短髮的天使可人的笑著,潔白的翅膀幾乎占據了相片的三分之一,象徵天使的羽毛有幾根脫離了原本的居所、轉而在半空中飛舞著。

“法蘭你看,這是我在那裡找到的喔!感覺上很有趣,我剛才看了下人類的用法,要來用用看嗎?”

“咦?照相機?等等貞,這是人類製作的,我們拍的出來嗎……?”

“沒問題的!試試看嘛、吶?”

“知道了,美麗的小姐。那麼就讓哥哥我來幫妳拍吧。”

結果,照片很順利的出來了,貞的身影也有在照片上。

可是,唯一留下的也只剩照片。

“啊啊───好燙、好燙!不要、好燙啊───!”

“貞───!”

“法蘭!快逃、已經來不及了!”

“基爾你放開我!你要我丟下她、我怎麼可能丟下她!”

“法蘭西斯!如果你想浪費她替你爭取的逃跑時間的話就去送死啊?!”

“!……”

“……決定好的話,就走吧。”

我逃了。沒錯,我逃走了,逃離貞的身邊。我連眼睜睜看著她被燒死都沒有辦法。

魔王的嘲笑聲在耳邊響起,火焰燃燒時由青轉紅的樣子也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

我們做了什麼?什麼都沒有。魔王只是忽然出現,忽然放出地獄之火,然後貞忽然把我推開,基爾忽然把我拉走,就只是這樣而已。

那時的我沒有能力,連魔王忽然出現時的氣場都沒辦法抵抗,沒用的我。在意識到自己的無能後,我決心要當上天使長,變得和魔界魔王一樣的地位,然後再努力增強實力,把所有的惡魔殲滅。

我知道魔界和天界的存在是平衡,少了任何一個都不行。可是要我帶著罪惡感活下去,辦不到。

不是敵死,就是我亡。

沉默了半晌,法蘭西斯才緩緩的開了口。

「如果我回不來了的話,那張照片,記得幫我保存好。」

面對法蘭西斯平靜的語氣,安東尼奧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要想我答應的話,就活著回來吧。」

 


*TBC*

 

*1:這裡指的是貞/德姐姐,不過我當然不可能直接用人名啦。

 

好短的一篇,真是抱歉。幾乎是回憶殺,二度抱歉…。
下一篇的時間軸會跳動非常大,還請各位先有心理準備。
另外我是聽著這個音樂下去打的,十分感動,很好聽,網址下收。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N4jhw34q_s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愛之巢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