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向不明顯,這篇不要掐CP就很感謝了

*想跟我提我雷的CP的滾粗

*國/家名請河蟹

*此為長篇,我不想坑啊啊啊

 

 

 

-02.

 

───惡魔跟天使的相遇,不論就哪個點來看這都很不正常。

那個孩子身上有著象徵天使的光環及翅膀,可是很奇怪的,他的身上並沒有任何天使的氣息。像塊乾淨的白布,雖然目前潔白如新,可不久後就會被玷汙、甚至染色。

這個孩子身上的氣息意外的不怎麼讓亞瑟討厭。

困惑的皺了下眉,亞瑟忍著身體的疼痛側過身並伸出手,想試著去觸碰那孩子的身體,包括隨著孩子的動作飄揚的衣服。可才剛伸出手,那孩子便停下了動作並疑惑的歪頭看著亞瑟緩慢且吃痛的動作。等了幾秒,孩子恍然大悟似的揚起了大大的笑容,接著就牽過亞瑟的手,然後放在自己臉頰上並蹭了幾下。

「……?!」

沒想過這孩子會做出令自己如此吃驚的舉動,亞瑟著實愣了一下,並睜大祖母綠的瞳任孩子把自己的手放在臉頰上磨蹭。

說真的,他並不討厭這樣的感覺。

「啊,天此的手好冷。」

像是有什麼重大的發現似的,孩子睜圓湛藍色的眼眸,小小的手握緊了亞瑟的食指。與其說對方的手太熱,不如說是自己的手本來就很冰。亞瑟有點困擾的望著眼前的孩子,他管他叫“天此”?究竟是什麼意思啊……?

「我說啊……」

「這樣不行喔,會感冒。可是只要這樣蹭一蹭的話就會變溫暖囉!」

不可能的啦……

自顧自笑著的孩子更加用力的用臉頰磨蹭亞瑟發出寒氣的手,不過這說也奇怪,他的手應該是零下幾度來著的,這孩子居然不會被凍傷嗎……?看著孩子想要努力讓他回暖的表情,亞瑟微微瞇起了祖母綠的瞳,沉迷似的望著這一幕。

感覺像是從心底開始被治癒似的……。

「……?咦?等、等等,你先等一下!」

查覺到異樣的亞瑟急忙從孩子溫暖的手中把自己仍舊冰冷不已的手抽回,接著他在湛藍色眼眸的注視中慢慢站起,然後用力的拍了幾下翅膀───……

「!」

果然、不痛了!而且……亞瑟檢查了下自己身上本該存在的傷口,包含舊傷、就連痛楚都消失了!不可思議的瞪大綠眸,亞瑟連忙往那個連世事都不懂的孩子身上看去。

「你……到底是……」

什麼樣的存在……?

「哇啊……漂亮的翅膀、所以一定是天此嘛!」

「一直天此來天此去的……你到底在說什……等等,天此?該不會你想說的是……天使?」

「嗯!」

聽見亞瑟的回應,孩子越發高興的往他身邊靠近,湛藍像閃著星星似的明亮,然後開始比手畫腳起來。

「天此就是有翅膀啊,很漂亮、很漂亮的翅膀!」

「……我說啊,你搞錯天使的定義了。」

發現站著跟這孩子說話有點身高上的落差,於是亞瑟決定蹲下身來,邊揉著孩子小巧的腦袋邊用無奈到極點的聲音對他說明。

「天使啊,是穿著白色的衣服、頭上有光環,而且翅膀是純白色,不是黑色的。周圍會有著很令人討厭的白光,頭上也沒有角。」

而且就我的觀點看來……

「你啊,還比較像是天使呢。」

這個孩子的存在特別不一樣,沒有天使的氣息,可也不能說是普通的人類,惡魔就更不可能了。光是待在他身邊、被他所觸摸到就會很舒服,等查覺到的時候,身上所有的痛楚都消失了。

包含心裡的……。

「我?可是我沒有翅膀啊?」

孩子眨著眼睛表示不解,接著他往後踏了一步,為了要看自己身後有沒有翅膀,不停左右轉著頭想查看身後,然後在原地轉著圈。這就很像貓咪看見自己身體不停揮舞的尾巴想去抓的模樣,可愛的不禁讓亞瑟輕笑出聲。

「唔、唔唔~明明什麼都沒有……天此?」

「噗……不、沒什麼。」

看來這小傢伙看不見啊。不管是光環還是翅膀。

不過那他是怎麼看見自己的?

還沒來得及思考這個問題,亞瑟就感覺自己的頸子上多了一個不屬於自己也不會是天然形成的壓力及溫暖,這讓他有點重心不穩的往前傾了些。

「哪哪、天此,我們來玩好不好?想要咻~的飛上天!」

「辦不到啦……」

困擾的嘆了口氣,亞瑟單手就輕鬆的把用雙手勉強抱住自己頸子的孩子給提起來,不過身後的尾巴卻饒富興趣的搖了搖。

「我說啊,我的傷已經好了,所以我要回去了。以後也不會再來了。」

感覺不跟這孩子說清楚他是不會放自己回去的。輕輕把他放在地上,說完這句話後亞瑟站了起身,試探性的拍了下翅膀,在確保沒問題後綠眸往那孩子的方向瞥了過去。

「……要走了?」

「嗯。」

「不會再來?」

「嗯。」

「唔……那、那你等一下。」

「?」

孩子急忙的想把不知何時從手中別到頭上的白色小花給拿下來,可看不見頭頂的他只能讓小手在上頭游移還找不著,對此亞瑟只得再度無奈的嘆了口氣並彎下腰幫他把花給拿下來。

「喏。」

「啊、謝謝天此。」

才剛接過亞瑟遞給他的花,沒在那孩子手上待上兩秒就又強制被塞回亞瑟的手裡。惡魔不明白這究竟有什麼意義。

「這個、送給天此!是禮物喔。如果可以的話……可以再來看看阿爾嗎?」

最後那好像是他的名字。亞瑟如此想著,邊勉強收下了那孩子、阿爾送給他的白花。看著他因害羞而發紅的臉龐,亞瑟不經意的彎起了嘴角。

「啊啊,也不是說不來了……就是、如果之後有時間的話……來這裡也不是不行。對了,你的名字是叫阿爾嗎?」

「嗯!我叫阿爾弗雷德‧F‧瓊斯!那天此呢?天此有名字的嗎?」

「……」

亞瑟握著花的力道稍微收緊了些,接著像是下定決心般,他望向阿爾。

「不,就直接叫我天使吧。」

「嗯!」

阿爾瞇起眼,笑得燦爛。

在跟這孩子正式道別後,亞瑟拍動翅膀往與那孩子眼眸相同顏色的天空飛去。很稀奇的,這附近並沒有天使的氣息,這點不論何時都讓亞瑟感到很奇怪。

不對,更奇怪的應該還是跟人類聊起天還做了約定的自己吧。幸好沒有蠢到把自己的名字告訴那孩子……。

亞瑟呼出一口氣,雖然跟阿爾待在一起的時候會感到很舒服是不置可否的,可是跟不是同為惡魔的人待在一起,究竟為何會有如此的反常?

「啊……花。」

注意到一直被自己握在手中的花時已經是離那孩子有段距離的時候了。亞瑟將白花拿到自己面前,本想好好觀賞這朵小生命時,他的綠眸卻忽然睜大。

花……枯萎了。

 

 

 

*TBC*

我想日更,沒開玩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愛之巢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