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心依舊

*人物崩壞

*跟題目可能沒多大關係(喂

 

 

伏八 生日派對

 

「生日快樂--!」

伴隨著類似煙火「碰碰碰」的音效,十束多多良歡樂的聲音傳進了吠舞羅每個人的耳裡。

「有必要把場面搞的這麼大嗎?還有、十束哥你剛剛特地跑出門去買的不會就是拉砲吧……」

盤起腿隨便坐在地板的某一處,八田美咲依舊抱著自己心愛的滑板,看著十束的動作而汗顏。

「哼哼~因為今天可是安娜的生日啊!不好好慶祝怎麼行呢?而且安娜之前有說過她想看看這個呢。」

十束露出溫和的笑容,晃了晃方才被自己用過了的拉砲空殼,一副比安娜還更興奮的模樣。

「這個有點吵。但是好有趣……」

安娜露出淺淺的微笑,輕聲對著身邊的人如此說著。右手還特地指了指十束手中的拉砲。

「啊。」

周防尊則是和平常沒有兩樣、毫無興趣的感覺。

「……十束哥,你們先慶祝,我等等就回來。」

視線不知何時開始盯著手腕上手錶的八田漫不經心的說道,接著把平常絕不離身的滑板擱到一旁,起身離開了目前正十分熱鬧的HOMRA。

「早點回來喔~不然布丁會被搶光……唉呀,走掉了。」

十束無奈的笑了笑。真是的,說的這麼客氣……其實等一下也不會回來了吧?

那個人,可能已經到這附近了……

* * *

「可惡……我在心浮氣躁什麼啊!難得的派對……可不想被我這種心情給搞亂。」

踢著路上的小石子,八田嘆了一口氣。其實他並不覺得這樣隨意走走、散心會有什麼幫助,但是現在不這樣做他也不知道該幹嘛。

「……猴子……」

八田喃喃著對一個人的暱稱。

對,伏見猿比古。也就是離開吠舞羅、跑到S4的背叛者。

在剛加入吠舞羅的時候,極度開心的八田自顧自的和伏見做了約定。他要對方記住吠舞羅裡每個人的生日,然後兩個人再一起去商店街買給壽星的生日禮物。

伏見聽完後只是嘖了聲,沒有表示什麼。

結果安娜生日的前幾天,八田的確完全忘了這特別的日子。所以、禮物什麼的自然也沒有準備。

「切……現在去補買不曉得來不來的……」

「啊……MISAKI?」

八田全身僵直。

這……想曹操曹操就到?別開玩笑了吧!

「猴、猴子!這裡可是吠舞羅的地盤啊!青服的給我滾到一邊去!不然殺了你!」

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八田乾脆一轉過身就對著對方開罵。不過,眼角餘光一瞥到對方時,對方臉上錯愕的表情並沒有被自己給忽視。

還有,對方手上拿著的袋子。

「猴子……你拿著啥啊?」

怒氣頓時消失無蹤,八田現在整個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伏見手中的袋子上。那是個如同鮮血一般、有著耀眼的紅的手提袋。裡頭裝著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這……嘖,你直接看就知道了。」

伏見往前走了幾步,二話不說把手中的東西給塞到八田懷裡。

「什麼啊你……呃?洋、洋服?」

動作有些粗魯的把袋子裡的東西給拿出來,當印入眼簾的東西又是如同鮮血一般的紅時,八田就覺得有些怪怪的了。而在看清楚那是什麼東西時,他的表情明顯更加錯愕。

那是一件哥德蘿莉式的洋裝。不只樣式看上去高貴且細緻,就連摸起來的觸感都如此不同。

這件絕、對、很、貴。

「今天是安娜的生日對吧?這個,就當生日禮物吧。」

伏見微微撇開頭,語氣很輕很輕。

而且這件禮物明明是他買的,卻不說是「當他送的生日禮物」。

伏見買的,以及八田親手送的……

這不就像是兩個人一起送的禮物嗎?

約定、他還記得……

但是……!

八田咬了咬牙,皺緊眉,把洋裝塞回袋子裡後扔到伏見身上。「啪」一聲,來不及反應的伏見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袋子掉落地面。

「我是和『伏見猿比古』做約定,不是和你這個背叛了吠舞羅的叛徒做約定!明白了的話就快滾!」

丟下這句話,八田頭也不回的跑離了現場。

「……」

伏見默默的撿起被塵土弄髒了的袋子,順手拍了拍,卻一直維持著蹲著的姿勢,動也不動。

「猿君?怎麼一個人待在這啊……有看到八田嗎?」

從轉角走出的十束勾起了無害的微笑,用著「今天天氣真好啊」的語氣詢問著那個剛跑掉沒多久的人的下落。

「……沒有。」

「這樣啊……那猿君待在這裡做什麼呢?」

笑著偏了偏頭,十束走到伏見身邊微微彎下腰,把一開始提出的問題再重複了一次。

伏見沒有說話,只是站起身,把手中的袋子塞到十束懷裡後轉過身,邁出腳步離開。

「呀勒呀勒……啊,是紅色的洋服呢。安娜會很高興的吧。」

自言自語著,十束走在回HOMRA的路上。

雖然沒有表現出來……

但是,猿君的眼神裡,寫滿了許許多多的「我很在意」呢。

而且也是……

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

 

 

 

*完*

安娜的生日,嗯。不是今天(?),但是我只是想寫八田的狠心以及伏見的悲傷。

不忍在打八田最後說的那句話時,我的心抽痛了一下。

總之就是這樣…下次會試著打甜的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愛之巢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