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向第一人稱

*當時很急忙趕出來的所以質量不高請見諒

 

 

 

「那個……狛枝,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咦?」

突然被問到這種問題,就算是狛枝也難得的愣了一下,不過他隨即露出了思考的模樣,這讓我不自覺的開始緊張了起來。

要說為什麼,因為今天是——……

「我們交往了三個星期的紀念日?」

「……」

我帶著微笑僵在原地,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為什麼只有這種事你記的特別清楚啊!

 

 

【狛日】心跳大作戰!

 

 

「日向君,我喜歡你。」

第一次聽到那傢伙的真心告白時,是在只有海浪拍打聲的沙灘上。我不知道狛枝是抱著怎麼樣的心情對我說這句話的,因為他低下了頭,過長的白髮蓋住了他的臉,我什麼也看不到。但是我清楚的記得,在聽到他的這句話之後,我的心臟開始不受控制的加快了跳動的速度。

這種感覺很奇妙,但是並不討厭。那是由一點點的驚訝、一點點的懷疑、還有大部分的喜悅所組成。所以,我的答案早就已經決定了。

接著在與狛枝共度的時光中,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關係改變了而更容易讓人意識到,狛枝的一舉一動都會讓我的心跳像被告白時那樣加快。

從撩起頭髮這樣的小動作開始、到他因為一些事情而露出笑容的模樣,幾乎只要和狛枝有所牽扯,我的心臟就會開始不受控制。如果再更進一步,像是牽手、擁抱,或是接、接吻什麼的,我的心跳更是快到我開始擔心會不會因為跟狛枝做這些事而心臟病發。

──但是這次要談的並不是這些事。這種事怎樣都好,不如說只要是因狛枝而發生在我身上的事,不論是什麼我都有可以欣然接受的想法。

重點是狛枝。狛枝他……

「阿勒,難不成我答錯了嗎?」

看著我僵在臉上的笑容,狛枝帶著有點尷尬的微笑詢問我。嗯,我知道,你不用擔心,你的記憶沒有錯,今天是我們交往三個星期的紀念日沒錯。但是我想要的回答不是這個啊!把差點脫口而出的想法都吞回喉嚨裡,我握緊了藏在身後的那盒四方形。

「是、是沒錯,但是狛枝,你不知道嗎?今天還是另一個特別的日子喔!」

我再度拾回方才完美的笑容,試著用最自然的態度對他這麼說著。聽到我這麼說,狛枝才又用右手輕靠在下巴上,做出思考的動作。啊,糟糕。感覺自己的心跳開始加快,我繼續努力的裝出平靜的樣子。今天一天就好,給我冷靜一點啊……!

「……另一個特別的日子……」

「對、對!這個在高中生之中沒有人不知道喔!」

騙你的。其實我也是昨天才知道、而且制定這個計畫的。

「……抱歉,我想我不知道呢。」

經過了一段思考時間後,狛枝才用很對不起我的表情對我道歉,但其實這些都在我的預料之內。雖然狛枝會知道也不奇怪,但是不知道的機率遠比知道還要大。我吞了口唾沫,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心跳又因為做這種不擅長的事而緊張的加快了速度。

「沒關係,我來告訴你吧!」這麼說著,我拿出了一直握在手中的那個物體。「今天是POCKY日喔!」

「POCKY……?巧克力棒?」

「嗯,POCKY日就是要吃這個。……我們畢竟也是戀、戀人嘛?所以我在想要不要一起吃啊──什麼的……」

在我說明的期間,狛枝的視線也一直盯著我手中的那盒POCKY不放。這個可不是謊言啊,只是剛好這樣的日子到了,所以想說要跟狛枝一起過而已!……雖然參雜了一點不純良的理由,但這也是沒辦法的吧。我開始在腦裡為自己尋找藉口。

「雖然我不太喜歡吃甜食……不過只是幾根的話。嗯,如果日向君想跟我這種人一起吃的話,我不可能拒絕嘛!」

「……是嗎。」

看著狛枝露出和以往在外頭會看到的一樣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我就像被潑了一桶冷水一樣,感覺方才興奮的心情跟快速跳動的心臟都恢復了平靜,我稍微有點不滿的移開了視線。這大概就是所謂的鬧彆扭吧,雖然一個高中生做這種事幼稚的令人發笑,可遇上狛枝之後我的情緒和感情常常會被他帶著走,只有這點我想改也沒辦法。

但是為什麼……為什麼狛枝這傢伙可以這麼冷靜啊?我光是和他兩個人待在一起心臟就快要爆炸了,為什麼他卻可以像沒事一樣自然的笑著啊?難道他都不會緊張或是心跳加速嗎?難道在意識我們是戀人的人只有我一個嗎……?

會因為對方的一舉一動而高興或難過的人真的只有我一個嗎?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

我再度把視線移回狛枝身上,勾起了微笑。

「我們來吃吧。」

──那還真是最高的讓人火大啊。

***

最一開始,我的想法其實很簡單。一定要讓這傢伙跟我一樣品嘗一下什麼叫心跳加速的感覺而已。這麼說起來,我連他臉紅的樣子都沒有看過啊什麼的,在用有點粗暴的方式打開POCKY的時候我才猛然的想起來。

「我說啊,你一定連怎麼玩都不知道吧?」

「玩?唔、」

狛枝微微歪著頭疑惑的樣子實在太可愛,於是我又莫名的火了起來,遷怒似的把一根巧克力棒塞進他的嘴裡。

「像這樣。」

語畢,我張嘴咬住了狛枝嘴裡巧克力棒的另一端,在他睜大眼愣住的那個瞬間,順勢的開始將巧克力棒一點一點的吃進去。而在我動作的時候,狛枝仍然一點動靜也沒有。為了在感到害羞前完事,我稍微加快了速度,在碰到他的嘴唇前刻意將餅乾咬斷。

「嗯……果然很好吃啊,POCKY。」

「……」

我裝作不在意的樣子喃喃著對於巧克力棒的感想,狛枝還是沒有任何反應。難道是在思考要怎麼反將我一軍做為我嚇到他的懲罰?雖然這樣也不壞,但是如果可以的話還是希望能讓我看到一點不一樣的反應啊。邊想著這種事,我再度從盒子裡抽出了一根巧克力棒。

「這樣你知道怎……狛枝?」

當我抬起頭之後,才發現不知何時狛枝他低下了頭,頭髮蓋住了他的臉,像三個星期前的那次告白一樣,我完全看不到他的表情。不對,要說三個星期前也不是,我還滿常看見狛枝這個舉動的。並沒有思考太多,我只是再次呼換了他的名字。

「狛枝?怎麼了嗎?」

「……」

「沒、沒事吧?哪裡不舒服嗎?」

「……」

這下真的不妙了。冷汗沿著我的臉頰滴下,先將手中那根巧克力棒丟回盒子裡,我這才真正的慌了起來。狛枝雖然常做這種舉動,但是完全沒有回應這還是第一次。難道是不喜歡剛才的遊戲?原本只是想讓狛枝跟我一樣心跳加快看看而已,我弄巧成拙了嗎?!

『哈啊……我對三個星期前的自己的選擇後悔了啊。早知道就不要跟日向君告白了。』

「──!狛枝!」

腦袋忽然閃過最壞的結果,失去了普通判斷能力的我也不在乎那盒巧克力棒是不是灑出來了,我只是慌張的抓住了狛枝的肩膀,冷汗幾乎要讓我的背濕透了。

「抱、抱歉,忽然做這種事!嚇到你了對吧?放心,我不會再做了,所以……」

「……日向君。」

「狛、」

「可以放開我嗎?」

「!什……」

「……還有如果可以的話,不要看我。」

「……咦?」

就在我因為狛枝第一次的拒絕話語而感到眼前一陣暈眩時,狛枝接下來的話讓我的大腦來不及反應,只能反射性的從頭髮的間隙去看他的臉。灰色的眼睛並沒有看向我這裡,可是因為他的皮膚比平常人還要白的關係,所以紅起來的時候特別明顯……紅起來?

「狛枝你……害羞了?」

「我不是要你不要看嗎!」

完全是惱羞成怒的聲音傳到我的耳裡,雖然我的大腦還沒有辦法完全吸收狛枝方才的話,可是心臟卻反射性的加快了跳動的速度,我的臉也像是被傳染一樣跟著燙了起來。

如果我的推測沒有錯的話,狛枝低下頭的動作是在掩飾自己的害羞……那和我牽手的時候、跟我待在一起的時候、還有我笑了的時候……一想到這裡,我覺得我現在的臉絕對比狛枝還要紅。腦袋在某方面算是冷靜了下來,我緩緩的坐回自己原本的位置,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

「……」

「……我說啊。」

「啊、是!」

「為什麼要用敬語……我們把剩下的餅乾吃完吧。」

「咦?但是……」

「我說過了吧,日向君想要的話我就會陪你吃。」

狛枝終於把自己的頭抬了起來,雖然還是有點紅、但跟方才比起來害羞的痕跡已經消去了不少。相比之下,我的臉還是非常的燙。狛枝從被我丟到一旁的盒子裡取出一根巧克力棒,而光是看著他這樣的舉動,我的心臟就快要爆炸了。

「要吃的吧?」

「……嗯。」

模仿我之前對他做的那樣,狛枝先讓我咬著巧克力棒的一端,之後再咬上另一端,開始慢慢的吃起來。這麼近看著狛枝的臉,大概是在第一次接吻之後就沒有過了吧。不知道什麼時候,狛枝的右手覆上了我的左手,邊在意著手上的溫度,我邊盯著狛枝的灰色瞳孔,呼吸不自覺的開始急促了起來。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就在嘴唇即將要相觸的時候,毫無預警的,狛枝將餅乾給咬斷了。咦?就在我還反應不過來的時候,狛枝將身子往前傾,灰色的眼睛正對著我的雙眼,然後我們接吻了。狛枝輕輕的將嘴唇覆在我的上面,發出啾、啾的幾次可愛的聲音之後,他笑著稍微離開了我的唇。

「……啊哈,日向君對意外果然很不擅長應對。」

「……囉嗦。」

我瞪著笑得開心的他,有點不甘心的主動吻了上去。變換角度、一次又一次的,只是專心的吸吮他帶有些為巧克力香味的嘴唇。明明跟我一樣沒有半點餘裕,卻還是裝得很平靜的樣子,真是令人火大。明明想要的不得了卻又不肯主動去索取也同樣令人火大。

「再來一次吧?這次可不會如你的意。」

「……逞強的日向君我也很喜歡呢。」

然後直到把盒子裡的餅乾吃完之前,我們的攻防戰都持續著。

 

 

*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