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長篇小說…至於雙胞胎那篇文可能會留著不再更新,或是全部砍掉重練(?)……

有點怕這篇會雷到人。如果怕被雷到的可以先拉到最下面去看一些設定之類的(因為某些原因所以沒有另發公告),或是直接按右上角的大X。

此外,關於Ib跟選擇題那兩篇文章我也有在趕,可以的話不要催我拜託(淚)。會更新的真的……不過會晚一些。會先更選擇題,Ib會比較慢一點。

如果以上都沒問題,那麼就要開始囉。

 

 

冰與火,在這個世界上,是如同敵對一般的存在。

那既然是敵對,為什麼又要一起出現、存在、然後仇視呢?

嘛,總而言之,他們需要搶奪在這個世界上的生存空間。

--於是,戰爭開始了。

 

序戰-攻,防。

 

 

「哼……」

火紅色頭髮的人輕薄的一笑,小心翼翼的抬起手中的槍,以趴在地上的姿勢用槍口瞄準著站在另一棟大樓裡、毫無戒備的人。

接著,他扣下板機。

……好吧,是準備扣下。

因為一把冰冰涼涼的刀子正頂在他的頸子上,尖細的刀鋒輕輕一使力,鮮紅色的血就滑了下來,與頸子的白成了一種強烈對比。

「想對涼野大人做什麼?南雲家的。」

聲音偏高而柔軟,由此判定,這個拿刀頂著自己的應該是個女孩。嗯……僅次於涼野的用刀高手,倉掛可拉拉?

「想殺你家涼野啊,倉掛。」

完全無視於自己目前被刀頂著,南雲晴矢放下手中的槍,依舊是輕浮的笑容。

「……你想死嗎?」

更加冰冷的聲音自倉掛口中傳出,她面無表情的握緊了手中的小刀,似乎只要再給她一個刺激這個被她頂著的人就會死路一條。

「不想喔。」

南雲嘴角的弧度更大了。接著,倉掛像是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急忙鬆開了抓著南雲的手,轉過身,從腰上配戴著的器具裡拿出了幾把小刀。然後,往牆壁後射了過去。

「誰!」

在倉掛保持著警戒的同時,南雲從容的撿起地上的槍,背在身上後用一種看好戲的表情望著有好幾把小刀插在上頭的牆壁。

「白癡!妳以為射牆壁就可以殺的到本大爺嗎!?」

遠比南雲更加不屑的聲音自牆壁後傳出,隨著一聲手槍上膛的聲音,一個人就從牆壁的陰影部分走了出來。

倉掛,知道他。

「你不就是明明不會用槍,卻被強迫學用槍的那個新手?」

嗤之以鼻的笑聲。倉掛非常討厭,而且輕視這個本來該扯後腿、卻還是成為主要戰力的人。

「喂喂,他可是很強的啊。不過……夏彥!本大爺說過幾次了?『本大爺』這個詞只有本大爺才能用!」

南雲先是輕聲對著倉掛說話,接著才把怒氣轉到貌似是來救他的那個人--熱波夏彥身上。雖然聽起來有些饒舌,不過熱波還是微微偏著頭,乖乖的道了歉。

「蠢蛋。現在是調教成員的時候?」

話剛落,原本站在南雲面前的倉掛咻的就消失了。

熱波調整好手中的槍,而南雲則是從容不迫的轉動著琥珀色的眼眸,然後輕輕開口:

「夏彥,屋簷。」

下達指令。

「喔~!我知道了!」

碰的一聲,不管是熱波還是原本躲在前者正上方屋簷上的倉掛都很快速的起了反應。在熱波所射的子彈與屋簷碰撞前,倉掛早一步跳離那個地方--不過,卻被南雲逮個正著。

「唷,倉掛可拉拉。」

南雲微笑,在倉掛落地的那一秒自她身後抱住了她。

……有點難掙脫。嘖,南雲家的首領真麻煩。

倉掛依舊面無表情的試著想攻擊對方,但是在連手都被對方扣住的情況下……真的不太樂觀。

另一方面,在幾分鐘前南雲瞄準的那棟大樓裡目前又發生了什麼事呢?

啪噠、啪噠。

「涼、哈啊……涼野大人!」

矮小的女孩赫然停下了腳步,紫色的長髮往前飄,散發出淡淡的花香。

「……什麼事?」

 被叫喚的人回過頭,放下擦拭閃亮的小刀,把沾著血跡的手帕折好、放在桌子上。

「可拉拉她……被南雲家的首領抓住了!」

女孩將手放在胸口喘著氣,語氣是顯著的緊張。因為她的哥哥常常告訴她,「南雲家的首領是個很強的壞人,絕不能靠近他」。

「…是嗎。不用擔心,倉掛她啊,可是很強的。」

雖然前面有幾秒鐘的停頓,但涼野風介還是以堅定的語氣告訴女孩這個消息。畢竟倉掛是暗殺家族出生的,對於靜悄悄的殺人以及逃脫術,理當很強才對。

「我知道!我再知道也不過了、但是……」

「……凍地愛。」

「……?是!」

對於涼野忽然叫出自己的全名,愛感到有些疑惑,但還是乖乖的回應。

「妳應該還有其他工作吧?例如去幫妳哥哥--凍地修兒整理資料,然後再報告給我聽之類的?」

涼野拿起桌上的小刀,那經過自己改造後的樣貌完全不能跟其他刀子比擬。扁平且尖銳,用來殺人,是再好也不過的。然後他稍微端詳了下,才把視線往愛那裡稍稍移過一些。

「啊……是的!真的很對不起、涼野大人!」

猛然想起自己還有很多工作要做的愛反射性的向涼野道歉。不過後者只是掛著淡淡的微笑,然後摸了摸她的頭。

「凍地,倉掛她,一定會平安回來的。」

如此說著。

* * *

「…放開我。」

沉默了好一會兒,知道掙脫不開的倉掛放棄掙扎,冷冷的對笑的很開心的南雲這樣說著。

「……嗯,說的也是啦。這樣一直抱著妳也不是辦法。而且如果把妳帶回去的話本大爺一定會被小杏殺掉的。」

南雲很乾脆的聽從了倉掛的『命令』,打算要鬆開手放她走的那一剎那,熱波硬生生的插了話進來:

「等一下!晴矢,這樣不太好吧?就這樣放敵對的回去!?我們不是主動攻擊的那一方嗎?而且蓮池也殺不了你吧……」

最後不忘吐槽首領南雲與其他成員之間實力的差距,熱波真的開始有點無力了。不殺就算了,連帶回去也不行?

「嘛啊,以後多的是時間啊~而且本大爺只要能成功把涼野殺了就好,其他人我管不著。就算把倉掛可拉拉帶了回去,也不能保證她不會竊取我們那裡的情報然後再回去報告給涼野。別忘了,她可是暗殺家族出生的。」

南雲鬆開手,並回答了熱波的所有問題。倉掛的身體重新能活動的那瞬間,她所想到的第一個想法不是馬上殺了這兩個傢伙,或者馬上逃走。而是……

倉掛回過頭望著南雲。這傢伙看起來笨笨的,沒想到果真有可以當上首領的分析能力……

「是說妳啊……」

「!」

南雲用手指抬起倉掛的下巴,然後嘴角彎著一抹詭異到極點的笑容。在倉掛來不及反應的那幾秒之間,他輕聲說著:

「要是再這麼冰冷,說不定以後也會把妳當成目標然後殺掉喔?」

咻!

「晴矢!」

熱波緊張的大喊,並拿起槍對準把刀子往南雲那射出去的倉掛。

「……不准,隨便碰我。」

急速和南雲拉開一段距離,倉掛自腰上的器具裡拿出好幾把小刀,夾在手指跟手指間的縫隙間,瞇起眼以警戒的眼神望著南雲。

「真是的……夏彥,本大爺沒事,把槍收起來吧!」

因為距離過近所以有點閃避不及,南雲的臉頰上被劃出了一道小傷口,鮮血緩緩流出。不過這似乎不在南雲的生氣範圍內,因為他還是笑著的。

「……」

倉掛一邊警戒著南雲家的首領以及遲遲不肯把槍收起來的成員,一邊慢慢的向後退。

「安啦,沒人想殺妳。」

「哼……」

實在是有點難相信啊,關於那傢伙說的話。而且熱波不是一臉「要不是他說不能殺我早開槍了」的表情嗎?不過算了,先回去報告再說。

倉掛的雙腳一蹬地面,就這樣輕鬆跳了起來,一眨眼就消失在大樓的樓頂上。

「……」

涼野放下手中的望遠鏡,把原本擺在桌上的小刀拋高又接住、拋高又接住,這樣不斷的重複。

「果然還是很想殺了你啊,南雲晴矢。」

在最後一次接住小刀的同時,涼野自言自語的說著。

不過冰藍色的瞳裡,卻有著淡淡的哀傷。

 

 

*待續*

我需要申明這篇是南涼而不是南倉嗎

對不起啊啊啊我覺得我真的該說明晴矢並不是喜歡可拉拉而可拉拉也沒有喜歡晴矢!(到底

然後也沒有晴矢X熱波這個CP喔(掩面) 這真的、真的是南涼啦……(你到底

是說我用的是「南雲家」和「涼野家」,雖然是用「家」這個詞,不過他們(成員與首領)之間並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喔ˊwˋ

那麼接下來就是人物介紹了!(跳痛#

 

 

* 人 物 介 紹 *

 

南雲家:

以好戰著稱,其戰鬥類武器以槍為主,炸藥類為輔。組成原因詳細不明,似乎是以打敗「冰」為目的。誓死不用刀、棍類武器。

 

首領:南雲 晴矢

是南雲家裡最戀戰、脾氣也最為火爆的人。不過他的實力以及領導能力是無庸置疑的。沒有專用的槍或炸藥,因為幾乎所有的槍枝他都會使用,而且準確度也很高。不過最常帶在身上的是經過改造的小型手槍。沒有人知道他為何討厭使用刀。對於肉搏戰是很有自信且也有一定的實力。

 

成員:熱波 夏彥

頭上戴著有火焰圖案的頭巾,個性傲慢且不喜歡受人指使。但不曉得為何,老是被南雲吃得死死的。原本不擅於用槍,但在南雲一對一的指導下,現在善於使用小型槍枝以及機關槍等大型槍。

 

輔:厚石 茂人

臉頰上有一道像是被刀狠狠劃過一般的疤痕。性格溫柔且老實,不過有時卻也意外的固執。是南雲家負責計畫以及治療的輔助型成員。雖說是負責計畫,但也因為南雲的好戰而常被反駁或未付諸實行。戰鬥力不是那麼高,但在南雲的命令下還是學習了如何使用速度、殺傷力都倍增的小型手槍(經南雲改造)以自保。

 

成員:蓮池 杏

南雲家中唯一一個女生。倔強的性格以及不服輸的個性,讓她成為了南雲最喜歡帶出去的成員。武器為小型槍枝--掌心雷,還有炸藥跟手榴彈之類輕巧的物品。另外,她也有跟厚石學習治療的技巧,對於一些緊急處理也挺得心應手的。同時是南雲家中唯一使用「雙武器」跟戰、輔皆可的人,實力不容小覷。似乎喜歡著南雲?

 

* * *

 

涼野家:

以冷靜、計畫性著稱,其戰鬥武器以刀為主,棍為輔。組成原因尚不清楚,只知道是以「滅」為目的。但不像南雲家那般好戰。誓死不用槍、炸藥類武器。

 

首領:涼野 風介

屬於從頭到尾都很冷靜的人。一般正常情況下會隱藏自己真正的實力,除非處於盛怒狀態,才會暴走。不戀戰,但在最後一擊時會稍微施點力。武器為經過改造的小刀,扁平而尖銳,輕巧而適合攜帶。幾乎所有的刀類武器他都會使用,不過一定得先經過改造(殺傷力較大)。擅於心理戰。

 

成員:倉掛 可拉拉

出身於暗殺家族,因此走路都輕飄飄的不發出聲音。始終面無表情,是僅次於涼野的用刀高手。警戒心比常人高,反應也較快。出手時不手下留情。和涼野一樣擅長心理戰,但萬萬沒想到南雲絲毫不受影響。武器是經涼野改造過的小刀,一次會帶很多把在身上,通常都裝在腰上戴著的器具裡。第二武器為短鞭,涼野家中唯一用「雙武器」的人。

 

成員:凍地 愛

柔和的可愛女孩。主要工作是報告敵對的動態(由修兒提供情報)以及注意附近的狀況,再請倉掛去一一解決(敵人)。主要武器並非刀,而是前端削尖的可拆式(涼野改造,基本上按個按鈕就能動作)長棍。殺傷力不比刀小,也不容易被破壞,算是很方便的一種武器。

 

輔:凍地 修兒

愛的哥哥,非常的寵溺愛。是負責計畫、收集情報,以及醫療的人。基本上只要是他提出的計畫,涼野沒有一次不通過的。為了自保,所以向倉掛學習如何使用藍波刀。因此武器就是經涼野改造過的藍波刀。

 

* 人 物 介 紹 結 束 *

在這裡說一點,這兩家包括首領在內,一共只有四個人而已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愛之巢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