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稻妻祭典文交稿。

 

 

南涼-沉默的對話。

 

『啪答』,雨水滴落到臉頰上所發出的輕微聲響。

那個人微微睜大了眼,接著抬頭望向落下雨水的灰暗天空。縱使發現已經下雨了,他還是固執的以同樣緩慢的步調行走於街道上。

琥珀色的眼眸黯淡,而且眼神並沒有聚焦。他帶著些微恍惚的神情持續走著,也因為下雨行人漸少的關係,並沒有撞到人。

他的神色告訴別人,自己就算這樣走著走著被車撞到也不會有怨言。就算死了也無所謂。

因為他就是如此希望。

還記得那個觸感……那個最喜愛的人的手的觸感。以前總覺得是冰冷中帶著些微的溫暖,很舒服的溫度。但是方才的感覺卻帶給自己另類的詭異感。

冷冰冰。

一點溫度都沒有。

在碰觸到的當下自己真的嚇到了。也讓自己從幻想中驚醒了過來。看著對方的『睡顏』,淚水止不住的從眼眶中滑落。

只能緊緊的握住對方的手,喊著「快醒來啊」之類一點用處都沒有的話語,直到最後乾脆一把抱住了對方。

好冷,真的好冷。可是自己的體溫是如此的高啊?哪,快像以前一樣,說著「你好熱,快放開我」或是「本闇冷大人是這樣讓你抱的嗎」這樣的話吧?就算甩自己一巴掌也行,快點醒來、快點醒來啊……風介……

回想至此,這個失去了摯愛的人--南雲晴矢自嘲的笑著。並且流下了與笑容完全不相襯的淚水。

好想哭,好想大哭。這樣的話風介會來安慰我對不對?會敲一下我的頭然後叫我不要哭了對不對?還是會把冰棒塞到我嘴裡,說著「這個給你吃,敢再哭我就揍你」呢?

不管怎麼樣,這都是風介獨特的安慰方式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像是快把喉嚨給撕裂的痛傳了上來,但南雲還是不顧這個的持續放聲嘶吼。

裡頭包含了對涼野的思念、不捨、心痛,以及愛。

雙腳一軟,南雲就這樣跪在人行道上。要不是因為雨實在是大到像一盆水倒下來的程度,說不定會有路人對此舉動投以疑惑、怪異的目光。

他才不管這麼多。就算是晴天他也照做。因為、實在是心痛到無法自己。

「別哭了……」

一種感覺像電流般流過全身,南雲瞪大了眼,望著眼前同樣沒有撐雨傘,但是完全沒被淋濕的『人』。

對方伸出半透明的手,在大概是南雲臉頰的地方反覆輕撫著。對方露出心疼的樣子,並以雙手環住了自己冷到發抖的身體。

雖然感受不到溫度,雖然沒有觸感,雖然像是被一團空氣抱著……

但是,眼前這個『人』,是涼野風介沒錯。

「……咦?風、風介……?」

不敢置信的張大嘴,南雲勉強擠出了幾個字,並試著伸出手去碰觸變成半透明的涼野。

……穿過去了。

「別哭了喔……晴矢……」

涼野一張一闔的嘴不曉得在說些什麼,至少南雲是聽不到的。他聽不到對方那好聽的聲音,但是他至少會讀唇語。

他知道對方在安慰他。

「風介!」

原本只落下幾滴淚的琥珀色眼眸,因為涼野再度的出現,像是沒關好的水龍頭般,流出了很多的淚水。

南雲雖然想緊緊抱住對方,但礙於他們兩個可能不處在同一個空間的關係,他碰不到對方。不過上揚著的嘴角代表他真的很高興能再度看見對方。

涼野露出無奈的笑容,將手伸向南雲的臉,示意要他別再哭了。

而南雲則先一步擋住他的手,搖了搖頭後就往涼野的唇上吻了下去。

沒有自己所熟悉的柔軟,但是只要知道眼前這個人是涼野風介便已足夠。

只要這樣就……。

***

「風介,可以問你一件事嗎?」

南雲輕輕開口,反正不管音量多大,現在趴在他懷裡的對方一定聽不到。

涼野緩緩抬起頭,隨後嘴角微微勾起。

「說吧。」

「你什麼時候會再度離開我?」

「……」

涼野微微愣住。對於南雲很認真提出來的這個問題,他沒辦法給他真正的回答。

自那個幾乎不能算是吻的吻結束之後,涼野跟著南雲一同回到原本就屬於他們兩個人的家。

只要能夠在一起就很幸福了。南雲起初是這麼想的。所以他不說話,也不打算看涼野說了什麼。就只是靜靜的走,靜靜的在一起。

過於寂靜的環境容易讓人亂想,南雲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他開始擔心,涼野若再一次離開他那該怎麼辦?他可沒辦法再一次承受失去涼野的這種痛苦。

所以他只能問。只能問涼野什麼時候會離開。

除了這個方法之外他也想不到其他的了。

「風介?你不回答我嗎?你真的能夠跟我永遠在一起嗎……?」

南雲開始不安,心也漸漸的開始動搖。

「……幸福。」

涼野將視線移開,他不想看到對方因這句話而做的反應。

「等你得到幸福後,我就會離開。」

其實涼野自己也心知肚明,不管自己在不在,對方都不會主動去獲得幸福。如果自己不在,對方會像行屍走肉一般去追隨自己的腳步吧。但自己若像現在這樣一直陪在他身邊的話,那他則是會因為自己還待在他身邊而不管其他任何人。

可是,自己想親眼看到對方幸福的模樣……因為自己已經不可能永遠待在對方身邊了。

「……幸福的話,現在就已經是了。」

南雲喃喃著這句,露出了一個苦澀的笑容。

他想自私的永遠把涼野留在身邊,但是他發過誓……就算自己過的不幸福,無論如何也要讓涼野露出幸福的笑容。

看到自己幸福的話,那對方也會很幸福,可是那代表的也是對方即將離開……

南雲沒有辦法很篤定的說自己可以完全遵守那個誓言。

「唔?」

忽然感覺到異樣,南雲低下頭,望著那個不斷戳著自己的半透明的手。有些錯愕的愣了會,而戳著自己的涼野則不解的眨了眨眼。

「我知道你很訝異……但是你剛剛在想些什麼?」

刻意放慢說話的速度,涼野以唇語把所要表達的一字一句清楚的傳達給南雲。

「…沒有沒有,不是些重要的事。」

這次並沒有說出聲音,南雲手心貼著涼野的手心,雖然沒有感覺,但兩人像是有心電感應般的,同時間『握住』對方的手。

十指交扣。

然後兩人相視而笑。

沒有變……就算其中一個人改變了,整體還是沒有變啊。

只不過,這份幸福能夠持續到何時呢?

***

「南雲你說笑的吧?你說涼野在你身邊?」

當南雲告訴綠川這件事時,對方只是睜著閃亮亮的大眼,驚呼著「不可能」。

也對,畢竟自己是最難過的那一個,幻覺什麼的也是有可能的吧。

但是這次是真的,是真的!涼野就在這裡,只是你看不到而已!

「唔、既然你這麼堅持……那我就相信你吧。」

綠川習慣性的捲著頰邊的頭髮,同時狐疑的望著南雲緊緊握拳的右手。

「南雲,你在握著什麼嗎?」

「風介。」

南雲閃著光芒的琥珀色眼眸透露出堅定。他這樣告訴綠川他握著的人的名字,也不管對方是怎樣的錯愕,他望了眼身邊那個有些無聊到正在踢著小石子(雖然踢不到)的涼野,微微一笑。

「……是、是這樣嗎?啊哈哈……」

綠川感到有些尷尬的搔了搔頭。原本只是怕南雲因為失去最愛的人而感到絕望想來看看他而已,沒想到只不過過了一天他就病成這樣……該不該找厚石或是熱波來看看他呢?

「不過……只要我找到了幸福,風介就會離開……」

南雲的表情忽然變的很哀傷。他將視線移開,不看著涼野也不盯著綠川。

「綠川,你覺得我該怎麼做……?是要讓風介幸福,還是自私的只讓自己幸福……?」

綠川聽的有些一頭霧水。南雲指的讓涼野幸福是什麼意思?他大概猜的到「讓自己幸福」意思是一直跟涼野在一起。那,讓涼野幸福是什麼意思?

「你要我幫你做抉擇嗎……這不是應該只有南雲你能選擇嗎?別問別人比較好吧?」

「我已經、我已經快瘋掉了!我不知道能怎麼辦!真的不知道!」

南雲用空著的左手緊抓自己的頭髮,咬著牙,連眼神都變的銳利不已。

啊啊……都變成這樣了也不能坐視不管……

綠川無奈的想著。於是他只好做出不管是對涼野,亦或是對南雲都比較好的選擇。

「那就去追尋幸福吧,南雲。」

* * *

這只不過是在幾分鐘前的事。

涼野自然是一個字都聽不到。

但是在對話完後,南雲的神情明顯變的很不對勁。

「……」

涼野雙手環上南雲的頸子,像是要安撫他似的吻上他的唇。

剎那間,南雲的淚珠滴落。

「啊、咦……?」

涼野有些手足無措。他先是拍了拍南雲的頭,接著又慌張的想吻去對方的淚,才發現自己根本碰不到他。

「別哭嘛、別哭嘛……咦?」

就在涼野想好好安慰南雲而試著以唇語溝通的同時,南雲緊咬下唇,張開雙臂環住了涼野。

「風介……風介……風介、風介……」

南雲不停的滴落淚珠,不停低語對方的名字,但在對方看不到的角度裡,那一字一句都成了沒有意義的話語。

為什麼……風介明明還在我身邊……可是……

只要一想到之後會分開,就好難過……

「晴矢……?」

涼野微微歪頭,他想看對方有沒有說話,也想讓對方看自己說了什麼,但是他沒有勇氣。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嗚、對不起……」

毫無意義的道歉。

一股腦的道著歉,但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在道歉。

可能是為了自己的軟弱在道歉。

可能是為了不能讓對方在活著時幸福而道歉。

更可能的,是為了即將讓對方離開而道歉。

***

又過了一天。

今天一整天,當涼野睜開雙眼時南雲就不見了。

「……?晴矢?」

眨著水藍色的眼睛,涼野茫然無措的飄在空中。

晴矢……去哪了……?

有待在家裡嗎?真是的、好煩……明明之前都一直待在自己身邊的啊……

忽然不見了,就有一種……好煩躁的感覺!

「晴……矢?」

忽然印入涼野眼簾裡的,是南雲晴矢,跟一個他有點熟悉的女孩子。

「是嗎?原來……有趣的事……都不跟本大爺說!」

「抱歉抱歉,因為……所以都忘了嘛!你就原……一下嘛!」

兩人持續以普通的速度對話著,對只能讀唇語的涼野來說,速度稍快了些,導致他只看的懂隻字片語。

「所以說……啊、風介!」

南雲的眼神裡閃過一抹黯淡,不過迅速到就連涼野也沒有發覺。

「是涼野嗎?」

坐在南雲身邊,橘色短髮的女孩子輕聲開口,並拉了拉南雲的衣角。

「嗯,他就站在那裡。」

南雲伸出手,不過並不是指出涼野所在的方向,而是將手心向上,像是要別人將手搭上般的動作。

「……!」

望著南雲做出這樣的動作,涼野飄了過去並將手放在南雲的手心上。接著,南雲便勾起嘴角,將身子向前傾,吻了一下涼野的手。

「唉呀……晴矢,你這樣做是不是不太好啊?」

女孩微微鼓起腮幫子。雖然這麼說,但她的語氣裡玩笑的成分居多。

「別這麼愛吃醋嘛,小杏。」

南雲露出了招牌笑容,那是在他失去涼野之後就不曾露出過的笑容。

「怎麼了……?晴矢,怎麼了?」

涼野也發現了不對勁,他帶著點擔心的表情去詢問對方,但無奈對方的視線並不在自己身上。

「好了好了,玩笑就開到這裡為止!差不多也該好好介紹我了吧,晴矢?」

女孩--蓮池杏雙手環胸,帶著有些驕傲的神情對著南雲說話。

「沒問題。」

見南雲如此乾脆的答應,涼野則不明就裡的歪了歪頭。

「風介,小杏是我的女朋友喔。」

然後他再度露出了,許久不曾見過的幸福笑容。

通常,那個笑容只會在跟涼野在一起時才露出。

涼野以為不可能會有其他人可以看到這個笑容。

不過這就表示……南雲現在很幸福囉?

就算自己不在,他也可以過的很好、很幸福囉……?

可以好好的作息,好好的交朋友,好好的生活,並好好的活下去……。

真開心。

一想到還活得好好的對方能夠幸福的生活下去,涼野展開了笑容。

「太好了……太好了!」

瞇起雙眼,涼野發自內心的笑出聲。

雖然說有出聲,但南雲還是聽不見。

「風介?」

可能是被對方過於激動的情緒給嚇到了,南雲明顯錯愕了會。

「能夠親眼看到晴矢幸福……我真的很開心喔!」

漸漸的,涼野的身子從半透明變的越來越透明、越來越透明……透明到快消失、快看不見的程度。

「要幸福喔,晴矢……要幸福的活下去喔……。」

露出可以堪稱是幸福的笑容,涼野緩緩說出這句話,接著便完全消失不見。

「幸福……嗎?」

露出自嘲的笑容,等待涼野完全消失後才落下淚珠的南雲顫抖著身子。

「自從你離開後、我就沒有幸福了……」

「晴矢,沒事吧?」

坐在南雲身旁的蓮池拍著他的背。總覺得現在縮起身子哭泣的南雲意外的脆弱啊。

要不是他用著快哭出來的語氣要求自己假扮他的女朋友的話,自己也不可能會答應吧。先不論涼野是不是真的有變成幽靈來看南雲,現在心靈如此脆弱的南雲根本就不像之前那狂妄且自大的「南雲」。

「…小杏、謝謝妳……。妳可以回去找妳男朋友了。」

「咦?那你沒問題嗎……?」

面對蓮池擔心的問句,南雲僅僅只是搖了搖頭,沒多做任何回應。

蓮池見狀站了起身,說了一句「那你保重」之後便邁開腳步走人。

不管待多久,對南雲都沒幫助吧。那乾脆讓他一個人自己靜一靜好了。

蓮池心裡是這麼想的。

但是她似乎想錯了。

「風介……你知道我為什麼可以笑的那麼幸福嗎……?因為我想起了之前和你在一起的所有快樂回憶,然後就笑了出來……」

在只有一個人的客廳裡,南雲自言自語的聲音顯得特別大聲。

「所以啊,才能夠這麼的幸福喔……到頭來,還是要有、要有你我才能幸福……」

沒有你的話,我只會是一灘死水。

所以,我真的很想死死算了。

但是,你要我活下去……

我就只好活下去了。

一點也不幸福的持續活下去。

就是所謂的孤獨而終吧。

想到這,南雲輕輕笑了。

嗯,一點也不幸福的、孤獨的活下去,直到死去。

 

 

*完*

好痛。

打到一半一直有想哭的衝動,但都哭不出來好討厭(?

稿子終於完成了啊……打的這麼快連我都有點訝異w

 

這裡說明一下,為何會以這篇文來呈現「沉默的對話」這個題目。

對我來說嘛,沉默也就是「安靜、不說話的」。不過也可以延伸成「聽不到」。因為「聽不到」,所以對彼此來說也算是沉默的一種。

而對話嘛……就是「兩個人互相對著對方說話」。

合起來就是「聽不到兩個人互相對對方說的話」。

而中間就是採用這種手法…w

因為我怕有人會不懂,所以說明一下ˊˇˋ

 

於是完稿。

創作者介紹

司康餅の戰爭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寒。幽冥之靈
  • 我快崩潰了,超好看的!
  • 崩潰居然嗎XD
    謝謝w

    詠斯 於 2012/07/09 16:20 回覆

  • 祇笑/冷月
  • 又是一篇超難評的文章(凝重)
    幹得好小戀。(拍肩冷靜)(靠
  • 超難評居然O_O
    怎麼會是幹得好XD?!

    詠斯 於 2012/07/09 16:28 回覆

  • 零昀
  • 好感動啊....
    看到眼淚都要湧出來了...QAQ
  • (遞衛生紙
    能讓你哭我很高興ˊˇˋ(ㄎㄅ

    詠斯 於 2012/07/09 16:29 回覆

  • ユプ crystalfire
  • 我哭了
    南雲真的好純情T T
  • (給衛生紙
    純情的晴矢真的…很可愛ˊˇˋ(你

    詠斯 於 2012/07/11 16:29 回覆

  • 悄悄話
  • 閃電狗狗
  • 汪!狗狗的心在淌血啊XD
  • OWO(給衛生紙(欸

    詠斯 於 2012/07/12 15:56 回覆

  • 藍。
  • 藍藍評:

    文風:好到沒話說,把南雲的心情寫得簡直就是讓讀者......阿、沒話說了
    感觸:就像狗狗說的,心在淌血阿
    用詞:依然好到沒話說
    取材:我可以說同上嗎(被毆) 基本上沒什麼問題噢
    其他:其實以上我真的都說不出來看完到底是甚麼感覺了,說真的上面幾句都是廢話,我現在真的只想拿一串衛生紙然後坐在電風扇的旁邊(?)開始哭阿、
    寫得太好了啦我真的是邊打字邊哭欸,現在有種衝動想上臉書給你按一萬個讚(ㄎ
    我知道評的蠻爛的(ㄍㄢ) 但是這是我第一次看這麼感動得這樣哭慘啦、、、
    第一、你要賠我衛生紙啦 (?) 第二、依然是好到沒話說

    謝謝小戀^ ^
    如有誤解的地方歡迎告知
    感恩^ ^
  • 我看到好多「好到沒話說」讓我好感動(?
    好吧如果哭得太慘我可以提供給你衛生紙幾張…(被毆飛)是說為什麼是坐在電風扇旁邊xD
    喔喔臉書一萬個讚!(幹嘛)等等這樣我承受不起耶太多了大大xDD
    不會啊跟我比起來評的好多了(你評過?) ˊˇˋ謝謝(?
    一張一百(伸手(你去死) 咦咦xD

    謝謝文評(點頭

    詠斯 於 2012/08/27 18:23 回覆

  • 祇笑
  • 文評:

    文風40%:超喜歡的……文章很長但是一點也不厭倦,還想更多那種感覺呢。
    感觸30%:有點像看電影,因為戀描述的很好所以畫面都很確實的表現在腦海裡,很滿足。
    用詞10%:雖然標題符號連用,但是喜歡的程度卻抵了過去變得好無所謂。(說好的客觀呢,混帳)
    取材10%:好棒的劇情,超喜歡的,看兩次兩次都哭……說什麼都超虐的,這樣子的模式。
    其他10%(主觀):嗚……晴矢你是笨蛋嗎?為什麼要這樣嘛?雖然這樣風介就不能超生……嗚怎麼做都不對了感覺……但是不管怎麼想晴矢絕對也不會喜歡上其他人了啊,嗚嗚嗚,不管怎麼選擇好像都不對了啦,嗚嗚嗚嗚,風介好痛嗚嗚嗚。(靠衰中)

    暫時先不給分數,造成不便請見諒。
  • 謝謝文評(點頭
    我…我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是真的很謝謝你喜歡(感動

    詠斯 於 2012/08/27 18:37 回覆

  • 林小嬨
  • 我淚崩了拉(拭淚,
    很少文能讓我哭啦OAO(此人無感
    小戀好強OAO。(你誰拉
  • (遞衛生紙
    謝謝你過獎了ˊˇˋ
    說不高興是騙人的(ry

    詠斯 於 2012/08/30 11:29 回覆

  • ★白癡未希醬☆
  • 嗚嗚~好感動(??) ((抽衛生紙中...
    南雲不幸福的話可以交給我喔?(靠)
  • (摸頭(?
    他是風介的ˊˇˋ(欸

    詠斯 於 2012/09/02 11:54 回覆

  • peace8897
  • 是我的話,我直接自殺好了,小風介等我喔!(撲
  • …掰掰(揮手(喂!!

    詠斯 於 2012/10/18 11: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