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劇透

*普通的學園PARO

 

 

 

「……」

「……」

「……呃,狛枝?你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

不對,怎麼可能沒什麼啊!有的吧,想說的話!你已經在我座位旁來回走好幾十次了,你當我是笨蛋嗎!把上述一長串的吐槽用盡全力吞回自己的喉嚨深處,我努力試著讓自己冷靜下來。狛枝這傢伙明明很聰明,卻老是在奇怪的地方少一根筋,這次說不定也是這樣。那就只好先仔細觀察這傢伙,從中找到一些蛛絲馬跡再說。

這麼想著,我開始觀察起不知道為什麼異常不安的狛枝。游移不定的眼神、欲言又止的嘴,除了這兩點之外是平常的狛枝沒錯。我微微皺了皺眉,應該還有什麼我沒發現的不同之處才對,一定還有……這麼說起來,這傢伙好像拿著什麼東西啊。一邊思考、我一邊將視線往下,直到狛枝手中拿著的東西映入我的眼簾之後,我才恍然大悟般的勾起了無奈的微笑。

原來是這樣啊。

「對了,狛枝。」

「……嗯?」

「朋友啊,邀對方吃午餐什麼的也是很正常的喔。」

我用手撐著自己的下巴,盡量用輕鬆一點的態度自然的開口。雖然我的眼睛並沒有看著他,不過沒辦法的吧,既然意識到了、要假裝毫不知情的樣子也是很困難的。我偷偷的用眼角餘光瞄了一眼他的反應,那雙漂亮的灰色眼睛因為意料之外的話語而驚訝的縮小,差點讓我笑了出聲。

「啊——啊,午休時間也到了,我就一個人去哪裡吃便當吧。」

「等等、日向君!」

來了。我維持方才從座位上站起來的姿勢,刻意以拿自己的便當為由,還是不讓自己的視線對上他的。

「怎麼了?」

「……要、要不要跟我一起吃午餐……?當然日向君你完全有拒絕的權利!不如說像我這樣的垃圾居然還想跟日向君一起……」

「你啊……」面對他又開始的自虐發言,我實在都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制止他了。「我們是朋友吧?朋友互相邀對方吃便當是很普通的事喔?」

這倒不是謊言了。兩天內連續欺騙狛枝,就算對方做了再讓我生氣的事、因為欺瞞而造成的罪惡感也會壓的自己喘不過氣這點,我已經切身體會過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這傢伙對我說的話常有盲目的信任,雖然也不是要他懷疑我,但為了信任、適度的懷疑偶爾也是好的……什麼的,雖然是從七海那裡現學現賣的就是。

「是嗎……不對,既然是日向君說的話那一定是這樣沒錯。」

狛枝用只有我們兩個聽得到的音量喃喃著。聽著他這番話,我更加確信這傢伙有時候根本把我當成神一樣的存在在尊敬了。我要的可不是這種疏遠又純淨的關係。而且這樣的,不是比「朋友」要來得更遠嗎?如果會讓距離更遠的話,那不如……

「日向君?」

「啊、咦?」

「怎麼了嗎?啊、難不成在思考什麼很重要的事?……我打擾到你了?」

「不、沒有!啊……對!我只是在想要去哪裡吃午餐而已!」

「這樣啊。」

「啊哈哈……」

我乾笑著,以不讓狛枝起疑的方式蒙混了過去。雖然他的樣子看上去還是有點疑惑,不過幸好他沒有繼續追問下去。不行不行,自從昨天那件事之後自己變得越來越貪心了。慢慢來就好、慢慢來。配合他的步伐。……好,冷靜下來了。

「那我們走吧,狛枝。地點就選在校舍後方,行嗎?」

我從自己的座位上離開,並笑著對狛枝這麼說道。說到校舍後方,那其實是我之前常和左右田他們一起吃午餐的地方。嘛,不過發生了一點事,我們已經很久沒有再去那裡了。那裡人很少也很安靜,是我滿喜歡的地方,我想狛枝應該也會喜歡才對。

「好啊!只要是跟日向君一起,就算要我到無人島上和一隻兔子跟一隻熊吃午餐都沒問題呢!」

「那是什麼奇怪的比喻啊……」

果然和想像的一樣,狛枝笑著答應了我。他偶爾老是會用一些栩栩如生又奇怪的比喻,雖然不太理解、不過這應該代表他的心情很好吧。我笑著吐槽了他,然後就在我準備往教室門口走去的時候,忽然有個溫熱的物體握住了我空著的左手。

「──咦?」

一瞬間,我幾乎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那個「物體」很巧妙的控制了力道,既讓我無法掙脫、又不會感覺到痛。在我意識到那個「物體」的正體是什麼之前,狛枝輕輕的笑聲先在我的身旁響了起來。

「朋友之間牽手是很常見的──對吧?日向君。」

「……說、的也……是?」

腦袋當機的我在還沒理解狛枝對我說什麼之前,嘴就擅自動了起來。而對方收到這樣的回覆似乎很高興,又稍微加了點力道在牽著我的右手上。

慢著。

……牽手?

「?!……、?!」

在理解狛枝對我做的這個動作有何意義之後,我的臉才後知後覺的燒紅了起來。而在這段期間,我的身體僵硬的不像是我的身體一樣,只能任由狛枝又握又捏的、像在確認什麼一樣的玩弄我的手。

為什麼明明只是邀別人吃個便當都可以躊躇半天,肢體碰觸就可以毫不猶豫啊!經過幾分鐘後,我的大腦才很盡責的在腦內吐槽了狛枝的行為。不對,比起這個!我慌忙的環視起整個教室,雖然現在是中午時間,但待在教室的人還是不少啊!而且有人在看著這裡?!驚覺到自己當機時發生了不妙的事,我趕緊轉過頭,對著身旁依然自我的狛枝開口。

「狛枝!手……」

然後,我後悔了。

狛枝臉上的表情看上去特別高興,臉頰也因為這樣而微微泛紅。他的灰色眼眸幾乎著迷般的望著和我交握的手,嘴角勾起的是代表喜悅的微笑。接著在聽見我的呼喚後,他抬起頭,用這樣的表情和我面對面,甚至直盯著我的眼睛。

「嗯?」

配上他輕輕的回應,我的腦袋再度當機,又重蹈了幾分鐘前的覆轍。

然而這次,大概不會那麼快恢復了。

之後由西園寺起頭的「我和狛枝正在交往」的流言,在我拼死的努力之下總算解開了誤會。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司康餅の戰爭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