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劇透

*真的就只是個腦洞

*作者非常渴望讓狛枝獲得幸福

 

 

像個小孩子一樣對喜歡的東西不想放手的狛枝超可愛的啊!

因為被幸運這個才能左右著他的生活,所以基本上對任何事物都抱著「反正總有一天會消失」的淡然態度的狛枝在遇上日向後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喜歡到不想放手」。

「日向君不用喜歡我也沒關係喔!只要我喜歡日向君就好了!」

單方面將過於沉重的愛扔到日向身上,一點也沒有將「兩情相悅」這個可能性放在自己身上的狛枝,終於有一天日向爆發了。

「你這傢伙啊!也稍微給我注意一下我的心情啊!不要只是一股腦的把自己的好意往別人身上丟好不好!」

「……對不起,但是我做不到。」

「哈啊?!」

「如果注意到日向君的感受的話……我就必須從日向君身邊離開了。」

那張不管任何時候總是笑著的臉,現在卻因悲傷而扭曲。

「什、……為什麼會變成那樣啊!」

「……」

「狛、狛枝?」

「抱歉日向君,但是我不能再說下去了。」

認為自己如果注意了日向的心情,一定會發現對方對自己抱有的「嫌惡」,所以無論如何都不願「注意到」的狛枝。

不用喜歡我也沒關係,但是至少不要討厭我。我不想要用被日向君討厭的不幸換回任何我不想要的幸運。

抱著這個想法,今天的狛枝也是「裝作」沒有發現的樣子,持續的待在日向身邊。

 

 

 

 

 

 

 

 

 

 

 

 

 

 

「因為你在這方面特別遲鈍,所以我就特別告訴你。但是我只說一次,所以給我仔細聽好了啊!」

咳嗯,在說出下一句話之前,日向做了清痰的動作。面前的人有些不解的歪著頭,但還是微笑著用憐愛的眼神將視線投向自己,這讓日向有點難為情的移開了視線。

「……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你別用那種眼神看我……」

「嗯?」

「沒事。……呼。我要說囉,狛枝。」

「嗯。日向君要對我說什麼呢?真是期待啊!」

再度將視線移回,這次看到的是滿面笑容等待自己下一句話的狛枝。這樣的表情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了,但這次卻很成功的讓原本就緊張的日向的心臟更加快速的跳動。他握緊了拳頭,枯草色的雙眸直直的往狛枝的灰色瞳孔望去。

接著,他開口。

「雖然你好像誤會了什麼,但有件事我必須作為前提。那就是――我比你想像中還要喜歡你的這件事。所以、唔……也、也就是我喜歡你……的意思。」

說著說著自己都害臊了起來。後半部的聲音幾乎要消失,日向也感覺自己的臉越來越燙。可是比起這些,狛枝的反應讓他更加在意。……因為從「喜歡」兩個字自日向的口中說出後,狛枝的臉上就失去了笑容。面無表情的他看上去有點嚇人,可日向也不是完全沒做好覺悟才將這些話說出口的。

「……日向君、」

「嗯?」

「喜歡……我?」

「啊啊。」

「不是討厭?」

「完全相反。都說了是喜歡吧。」

「……真的?」

「你啊……是要問到什麼時、」

忽地,日向的雙眸因驚訝而睜大。枯草色的眸映出的是一顆又一顆、從狛枝的眼眶滑落的透明的淚珠。被突如其來的景象嚇到,日向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反應,空白的腦子想不出一個現在適宜的句子,但狛枝無視於正慌張的日向,用和方才一樣的語氣再度開口。

「真的……?」

簡直像不懂得被愛為何物的孩子一樣。這麼想著,這麼簡單的兩個字聽上去悲傷的令日向的心揪了起來。他盡可能的露出最溫柔的微笑,然後伸出手、捧起了狛枝的雙頰,輕輕的開口。

「真的喔。我喜歡你。如果你不相信的話,不管幾次我都說給你聽,直到你相信為止。」

「日向、君……喜歡……我喜、喜歡你……日向君……」

「嗯,我也喜歡你,狛枝。」

不停反覆的對對方說著「喜歡」的兩個人,在他人眼裡大概是異常的存在吧。但日向卻溫柔而堅定的、為了讓面前的人安心,不停用自己最真誠的感情將這兩個字傳達給對方。

而在最後狛枝露出的那個被淚水打溼的有點失敗的笑容,大概是日向看過他最喜歡、也是最能感受到幸福的笑容吧。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司康餅の戰爭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