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死亡要素注意
*非現代舞台
*很黑暗

 

 

 

 

 

他很溫柔。

要比喻的話,大概就是會在下著傾盆大雨的時候,把自己唯一一把傘給因為沒帶傘而苦惱的人這樣的溫柔。不過真要說的話,其實就是個濫好人而已。但是對於他的行為,我始終沒有給過明確的答案。

「這個世界上需要更多的溫柔才行啊。修不這麼覺得嗎?」

來了。我停下用湯匙將食物送進口中的舉動,只有眼珠往發話源望去。我的青梅竹馬瞇起自己的綠眼睛,看上去心情很好的笑著。這幾乎是他的口頭禪,也是他一直以來相信且堅持的唯一原則。盯了他三秒,我才把視線移回面前的食物上,將方才沒完成的動作結束掉。

「誰知道。」

咀嚼、吞嚥,然後是一如既往的回答。我沒再看向他,卻不難想像他聽到我的回答之後露出的表情。

「啊哈哈,修總是這麼冷淡。這樣不行喔,在這麼混亂的世界裡還擺出這種態度的話會被討厭的。」

寵溺的如同為人父母般的臺詞。但是從格特的口中聽見,不曉得是不是因為他像蜂蜜般黏稠又帶甜的嗓音的影響,總是意外的有說服力。即便是這樣,我還是淡然的吃起自己面前的餐點。畢竟現在是補充體力的時間,可不是聽格特說教的時候。

「修?你有在聽嗎?」

「……沒有。」

「啊!你剛剛說沒有了對不對!說了對不對!真是的!」

簡直像少年一樣。抬頭看著眼前的畫面,我不禁這麼想著。格特氣鼓鼓的嘟起自己的雙頰,全力表達出「我很生氣」的氛圍。不過說起來,我們的確只是十五歲的少年而已,像少年一樣什麼的……我開始推翻自己腦裡的想法。而且真要說起來,格特比我更像個真正的少年。豐富的表情、親人的態度、充滿稚氣的話語……

格特的確是十五歲的少年。

「修都不聽別人說話……」

「嗯,抱歉。」

張開嘴,聽著格特接近喃喃自語的抱怨,我把最後的食物送進口中。明明是毫無悔意的道歉的話語,可僅僅這一句就能讓對面的人心情轉好,他也是很好應付了。

「啊,修吃完了?」

「嗯。」

「要先走了?」

沒有意義的問題。我用自己暗紅色的眼睛瞪了睜著無辜的綠眸望向我的青梅竹馬,對於明知故問的他、我從來沒有給過好臉色。但那雙彷彿寶石般的綠色瞳孔非常純粹,就像什麼都不知道一樣……讓我莫名的覺得火大。用力的嘆了一口氣,我站了起來。

「有事要辦所以先走。你就在這整理行李等我回來。」

「等等,修!」

「嗯?」

格特微笑著,將他手中插了一顆小番茄的叉子伸了過來。我瞇起眼睛。

「修喜歡番茄吧?這個給你!」

「不需要。」

毫不猶豫的拒絕發言降下,但這也不是第一次了。我不用看也知道,格特絕對沒有一絲的失望、反而保持著方才的笑容默默的把拿著叉子的手縮了回去。

「真可惜。」

格特帶著笑意的聲音傳進了我的耳裡。明明根本沒這麼覺得。我在心裡吐槽,卻沒有將這句話說出口的意願。我把披在椅子上的帽T外套拿起,邊穿邊往門口的方向走去。

「啊、對了。」

格特的聲音從背後傳來,輕鬆的像是在討論今天的天氣似的。我裝作沒有聽見,逕自往前走去。

「地面很濕,小心不要滑倒喔。」

最後只聽到他溫柔的叮嚀,我便關上了門。

***

到目的地的所花時間不多。不如說尋找目標花的時間遠比我慢悠悠行走的時間還要多。地面確實是濕的,泥土地更是如此,踩在泥濘上時我會格外的小心腳下,但沒有把視線往自己腳邊看的時間。水滴沿著綠葉滴在我戴著的帽T的帽子上,被吸收後又是一滴。下過雨的森林讓人感到煩躁,況且我也不喜歡泥土的味道。不過跟鐵鏽味比起來著實好太多了。

紅眸左望右望,在一片綠油油的地方要尋找紅色的身影……不難才對。踩著緩慢的步伐向前進,這樣枯燥無味的搜索持續了十分鐘有吧……終於、我的眼角瞥到了一雙眼熟的鞋子。

「……哈啊。」

不自覺的呼出一口氣,但這絕對不是感到安心的舉動。不如說真正的不安現在才要開始。我轉往那個方向前進,先是鞋子進入視線範圍內,再來是小腿、大腿、腰……

然後什麼都沒有了。

硬要說的話,就是放在「那個」旁邊的紅色雨傘吧。看上去似乎又變得更耀眼了的紅色雨傘。而倒在雨傘旁的,毫無疑問的就是屍體。一個只有下半身的女性屍體。

「……真慘。」

從我的口中,富含感情的字句悄悄的脫口而出。我拉低自己頭上的帽子,準備著手進行這次的「任務」。

先是從懷中拿出閃爍銀色光輝的小刀,將之刺入紅色雨傘的傘面,再用力的劃破那塊如皮膚般柔軟的布料。在那缺口之下的是仍然在流動的紅色液體,鐵鏽味撲鼻而來,我厭惡的皺起眉,不自覺的加重了手的力道。

「雖然很抱歉、……但我可沒有要把你帶回去的意思。」

在我視線範圍內的是那把動也不動的雨傘。將口袋裡的小瓶子拿出來,沒有開蓋子打算的我直接連同瓶子把手上的東西丟進去,然後用力的用手上的小刀刺進那個缺口裡。

「……好。」

最後、就剩她了。我用眼角餘光往一旁瞄去,「那個」就像在主張自己失去了所有生命力一樣,安靜的躺在那裡,彷彿要跟背景融合一般。

「……」

『妳沒有帶雨傘嗎?如果可以的話我就借給妳吧?』

『咦?可、可是……』

『沒事的,我們住的地方離這裡很近。況且我們總不可能看妳一個女孩子淋雨回去吧?』

『啊……謝、謝謝你。……你真是溫柔呢。』

『啊哈哈,謝謝妳。』

『那個……如果可以的話、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我的名字?』

記憶中的少年將紅色雨傘遞給少女後,人畜無害的笑著對少女告知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做格特喔!』

少年僅僅只是笑著,溫柔的、殘酷的笑著。

***

我的青梅竹馬、格特,非常的溫柔。幾乎就是濫好人等級的溫柔。

「這個世界缺少溫柔」這種話,他說過了不下數百次。他會幫膝蓋受傷的孩子包紮、會將通信器借給急需連絡的人、也會替身體不適的老人跑腿。

在現今混亂的世界,的確如格特所說,人們缺少同情心及溫柔。但是像格特這樣的人也還是存在的,雖然是極少數。大多數都是像我一樣,對世界莫不關心的人居多。

「……下雨了。」

像是要洗掉一切的雨水從天空滴落,大概不用多久這個地方就會被沖洗乾淨吧,少了後續處理真是輕鬆。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邁步離開這個像是什麼都沒有存在過一樣、充滿寂靜的森林。

會對這種「任務」這麼熟悉,也是因為這不是第一次。我還曾經處理過失去下肢的孩子、耳朵被炸飛的男人和全身因中毒而發紫的老人的後續。那才是真正的麻煩,因為他們都還活著。

一邊漫步在下雨的街道上,我開始回憶起以往的事。

和格特認識的地方是在我出生的那個城鎮。雖然現在已經變成廢墟了也說不定。格特他有著米白色的頭髮、像綠寶石般漂亮的眼睛,和擁有黑髮、暗紅色雙眼的我是完全相反的存在。他從以前開始就很會觀察周圍,像有讀心術一樣、總是能做到大家期待、甚至期待以上的事。

但是格特卻「太溫柔」了。他從不讚揚自己所做的事,總是一味的將溫柔灌給別人,認為所有人都會接受他的溫柔──實際上也確實是這樣。除了我以外、呢。

沒錯,只有我無論如何都不會接受格特的「溫柔」。因為如果接受了,幾乎就意味著「死」。

──格特很溫柔,溫柔到殘酷的地步。

他很溫柔,所以他將雨傘給了那個少女;他很殘酷,所以他給少女的是一把受詛咒的嗜血雨傘。

他就是一個這樣溫柔、同時也十分殘酷的少年。

「我回來了。」

不能稱得上是報備意味的話語,我幾乎用含在嘴裡的音量將之道出。脫下防水的帽T,我環顧了房間一圈卻沒發現格特的身影。大概出門採買了吧,我隨便用一個理由讓自己相信,然後在踏進房間之後,桌子上毫無變動的兩個碗映入了我的眼簾。

「那傢伙……」

嘆了口氣,疲累讓自己連生氣的動力都沒有,當我想乾脆直接收拾桌面的時候,發現一顆紅色的東西在我拿起的碗裡滾來滾去。

「……嗯?」

是番茄。而且是上面有被叉子插過痕跡的番茄。

『修喜歡番茄吧?這個給你!』

讓連吃麵都用湯匙的那個傢伙,唯一使用叉子的食物。

──如果當時我接受了他的「溫柔」的話?

『真可惜。』

忽地,格特帶有笑意的聲音在我的腦內再度播放了一次。

「……」

維持一樣的動作在原地待了五秒左右,我才重新恢復精神,再度開始收拾起桌子上的餐具。

不論怎麼樣,我都不會接受他的溫柔。

──為了能夠繼續待在他的身邊。

 

 

 

*完*

 

現在可以公開的情報:

 

修 十五歲 男
黑髮、暗紅色瞳孔
出生於普通的小鎮,幾乎是一出生就和格特待在一起。個性冷淡、尤其對格特態度很差,但並不是無口。認為和格特不一樣不夠「溫柔」的自己能勝任的唯一任務就是「處理後續」,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代替格特處理。對格特有依存心理。

 

格特 十五歲 男
米白色頭髮、翠綠色瞳孔
和修出生在同一個小鎮,是修的青梅竹馬。個性開朗、活潑,待人圓滑,因此很有人氣。認為這個世界缺少「溫柔」,於是便積極的對他人好,在修心裡是類似濫好人一樣的存在。修?最喜歡了喔!……最喜歡了呢。

 

 

作者廢話:

想寫點什麼所以就乾脆來寫原創BL了。是的,我寫的非常開心。←
雖然知道原創應該不會有人看啦,但我不管寫二創還是原創其實都不會有人看那根本沒差ry
這麼黑暗的主題真的是想寫很久了,一開始很掙扎要友情還是BL,可是我非常想寫BL,所以最後決定還是BL(喂)
這是我第一篇讓孩子們登場的小說,如果有人看我會很開心的~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司康餅の戰爭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