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會有後續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隔著幾乎透明的玻璃窗望出去,陰暗的天空還沒有要下雨的徵兆。他用手枕著頭,等待許久而發痠的雙眼微微瞇起,眼皮都快要完全闔上了、眼珠卻固執的盯著越發陰暗的天,期待有雨滴從上落下。

「......!」

那不大的水滴落下的線條引起了他的注意。幾乎是看到之後的同時從窗台上彈起,他的全身都因這場雨而興奮的顫抖。在發現雨勢漸漸轉大至霧般的樣子後,他轉身抓起了放在一旁的外套,穿上後連傘都不帶的就出門了。

雨滴打在身上或許很痛,他的金色髮絲被狂風吹亂,濕濕的黏在他的臉頰上。狂奔在雨中的樣子很蠢吧,但就算眼睛快要因風和雨而睜不開了,他也從沒想過要放慢速度。

可以見到的、可以見到的。那個只會在下雨時出現的人。這麼想著,他的臉上就沒辦法停止代表喜悅的笑容。

今天已經決定了,要和那個人說上話。模糊之間,熟悉的建築物再次映入眼簾。他放慢了腳步,開始四處尋找那個人的身影。

那個人清脆悅耳的歌聲,就算有雜亂的雨聲干擾,他還是有辦法清楚的聽見那個人的聲音。總是在唱著歌,而且還是首很溫柔的曲子。微微的皺了下眉,他一時之間想不起那首歌的名字。是什麼來著......

「♪......♪~♪」

「!」

全身都被那個彷彿穿透一切聲音傳進他耳裡的歌聲給定住了一般,他站在原地愣了兩秒後才緩緩的回過頭。紅色的雨傘在半空中轉著圈,熟悉的歌聲是從那裡傳出來的。距離有些遠,他看不見那個人的表情。於是他眨了眨眼,像是下定決心一般,直接往那個人的身旁走去。

「......」

他吞了口唾沫,張開薄唇卻發現自己吐不出半個音節。他現在就站在那個朝思暮想的人身邊,結果卻連搭話的勇氣都沒有。

「♪......?」

曲子赫然而止。當他發現時,那個人已經用疑惑的眼神盯著他看了。沒錯,並非詫異,而是單純的好奇。當他定睛一瞧,才發現那個人有著一雙比天空還要美的藍眸。如同藍寶石一般,純粹的、閃亮的。他忽然覺得自己有些沒禮貌,尤其是當那個人微微歪著頭皺起眉的時候。

「呃、那個......」

心跳的聲音意外的吵,他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卻被一個很大的力氣又拉了回去。他差點重心不穩的往前倒去,抬起頭,才發現那個人用沒有握著傘柄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那個人先是用那雙美麗的藍寶石好奇的看著他的眼睛,然後露出了單純又友善的笑容。他被這樣的反應嚇到了,綠色的眼睛尷尬的往一旁看去時,才發現雨滴並沒有打在他的身上,而是落到幾公分外的地面上。

「咦......」

還來不及反應,那個人便把手中的雨傘塞到了他的懷裡。他連拒絕的餘地都沒有,因為那個人自顧自的動作實在太多了,就連幾秒後會從外套的暗袋裡拿出手帕這件事都在他的意料之外。

那個人的手很溫暖,隔著薄薄手帕的溫度傳到了他的臉頰上。那個人正在幫他擦拭臉上的雨滴。用很輕柔的力道,用很溫柔的表情,用很暖心的笑容。

他再也忍不住了。略涼的手猛地抓住了那個人正放在他臉頰上的手腕,綠色的眸認真的對上了天藍色的眼。

「我叫亞瑟 柯克蘭!......請問你的名字呢?」

那個人的笑容在一瞬間消失了。亞瑟皺緊了眉,但握緊了對方手腕的手卻放輕了力道。對方的藍眸轉了一圈,像是在思考般的小動作讓亞瑟的心跳不自主的加快。最後,那個人又露出了笑容。

「......請問、」

那個人什麼也沒說的抽走了被亞瑟緊握著的手。他笑著伸出了食指抵住亞瑟發冷的唇,然後輕輕的搖了搖頭。

接著,他握住亞瑟的手,攤開了對方的掌心,在上頭寫下了一連串的英文。

那是亞瑟曾經在哪裡看過的字。

他急忙抬起頭,但只是對上了那個人燦爛的笑容。對方又啟唇,輕輕的唱著那首溫柔的歌曲。

「咦,這不是亞瑟嗎?下雨天你在這做什麼?」

忽然傳出的聲音破壞了曲子的音符,亞瑟感到有些煩躁的回過頭,綠色的眸映出的是和他同班的損友。

「沒什麼啦。」

隨便應付了一下身後不遠處的人,亞瑟打算先向眼前的人道歉。但是當他轉頭回去時,除了雨滴之外,他沒有看見其他人的身影。

「......?」

那抹溫暖的微笑、藍色的眼睛、亦或是金色的頭髮,他沒有在自己所在之處望見。

那個人最後寫在他手心上的字似乎令他的手掌微微發熱。他握緊了沒有跟著主人一起消失的紅色雨傘,轉過身對著身後的人開口。

「法蘭,明天陪我去個地方。」

Alfred,那是那個人的名字。

也是他曾經在醫院裡看過的名字。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愛之巢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