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喪病啦w

*小虐一發

*短篇

*亞瑟苛刻男真是一個好歐尼醬的典範

*請勿拆逆CP

*請遵守APH網路禮節

 

 

我的哥哥很喜歡說謊。

只要一抓到機會,就會對我說出感覺再自然也不過的謊言。

就如同呼吸一般自然。

 

【英子米】說謊者的快樂。

 

「亞瑟……不痛嗎……?」

嬌小的孩子緊抓住男人的褲子,湛藍的眸閃著淚光,他像是著急了似的、拼命墊起腳尖,就是想讓那個男人注意到他的擔心。

亞瑟‧柯克蘭自然注意到了,這個他最愛的孩子著急的快哭了出來。他蹲下身,把對方抱在懷裡輕輕拍著。

「嗯,不痛喔。」

溫柔而富含磁性的聲音讓阿爾弗雷德稍稍安心了點,這是平常的亞瑟,一直以來溫柔的亞瑟。他留戀般的在溫暖而熟悉的懷抱中蹭了蹭。

「那就太好了……。那、下次亞瑟出門的時候要小心,不可以再受傷了喔?」

「……好,我答應你。」

說出這句話的同時,背上的傷口似乎在提醒他這是怎麼來的一般、隱隱作痛。

* * *

說謊。

阿爾手上拿著不久前亞瑟送給他的自製純白手帕站在書房門口,裡頭的景象讓他完全愣住了。

穿著厚實緊密的亞瑟在脫掉上衣之後,露出來的是怵目驚心的大小傷疤、以及各種傷口和未乾涸的血跡。

隱藏的還真夠好的。

小小的身體顫抖著,那是他從未體驗過的恐懼。

一堆不曉得該被歸類到哪去的情緒湧了上來,讓小小的他忍不住哭了出來。

那是他第一次聽見自家兄長對他說謊。

一點都不痛、什麼的。

不會再受傷、什麼的。

* * *

那件墨綠色的大衣阿爾一直很喜歡。但是那是亞瑟的寶貝,所以不能去動。自幼時起就知道,那個男人重要的物品是不能去亂碰的。

要不然、懲罰是很可怕的喔?

說完這句話,法蘭西斯成功讓小小的阿爾嚎啕大哭。也因此,被亞瑟狠狠的揍了一拳。

即便如此,喜歡的東西還是喜歡啊。阿爾忍不住上前輕撫掛在衣櫃裡、那件質料高級的大衣。亞瑟給他的東西不可否認的很好,但他都不是那麼的喜歡。不過既然是亞瑟特地買的、不用也太浪費了不是嗎。

是這樣沒錯……。

「好喜歡啊……」

「既然喜歡的話,送給你如何?」

「!」

赫然發出的聲音嚇的阿爾將手縮了回去。紳士見狀,輕輕的笑了兩聲便走到阿爾身旁,伸出手,乾脆的將那件墨綠色的大衣從衣架上取下。

「要是喜歡就拿走吧。我正打算把它丟掉呢,不過既然你喜歡,送你也無妨。」

「真……真的嗎?謝謝你、亞瑟!」

接過那件大衣,阿爾高興的將之抱緊並露出笑顏。

所以,亞瑟充滿溺愛的眼神他並沒有看到。

* * *

說謊。

好幾個月之後,阿爾穿上那件大衣仍長到會拖地板,不過他很是心滿意足。直到有一天,他遇上了法蘭西斯,也把那件大衣展示給他看為止。

「唉呀唉呀,小少爺把這件外套送你了嗎、我可愛的小阿爾?」

法蘭蹲下身揉了揉孩子柔軟的金黃色髮絲,對方也樂得咯咯笑。

「是啊,亞瑟說他不要了呢。能在他扔掉之前拿到真是太好了!」

「喔呀……」

法蘭發出意義不明的感嘆聲時,阿爾歪了歪他的小腦袋。

「怎麼了嗎?」

「啊啊,雖然覺得說了不太好,但是哥哥我不想幫那個混帳眉毛保密呢。」

法蘭瞇起眼,笑得開心。

「不久前我還看到他穿這件外套出門喔。而且他似乎很重視它,哥哥只不過想上前摸一下也被打了呢。」

「───……」

那是,他第二次的謊言。

* * *

「啊啊,這些多吃點,這樣才會比較快長大喔。阿爾想早點長大對吧?」

「嗯!不過亞瑟,你不吃嗎?」

「……不用啦,我已經吃飽了。」

說謊。

那是第五次。

* * *

「好冷喔……亞瑟、會下雪嗎?」

「短時間內應該是不會……來,圍上這個。」

「咦、這不是亞瑟的……」

「還有這個也戴上。」

「等等亞瑟,你把圍巾跟手套都給我的話,那你……」

「我不冷。」

「可是、」

「阿爾是好孩子,對吧?」

「……唔。」

說謊。

那是第十三次。

* * *

「好了快睡吧,你這裡的事交給我處理就行。」

「但是現在已經半夜了不是嗎?算我求你了亞瑟,一起睡吧?吶?」

「我不睏啦。」

「你騙人!連續幾天都這樣熬夜、早就有黑眼圈了不是嗎!」

「阿爾弗雷德,相信我。我很有精神,不會累的。」

「……」

抿唇。

說謊。

* * *

亞瑟每一天都有一個謊言,而且幾乎每次都不一樣。

重點是那時的自己傻到不能再傻,把他的謊話全吸收進去、並且相信了。

愚蠢。

不管他對他說了幾次謊,每次都會毫無理由的相信著。

為什麼要說這種勉強自己的謊?阿爾不曉得,以後也沒可能知道。

但是當他露出快樂的笑容對亞瑟說「謝謝」時,那個金髮的男人總會露出一抹溫柔的快滴出水般的微笑並摸摸他的頭。

「不客氣。」

這便是他最大的快樂。

也是促使他繼續下去那把一切都奉獻出來的謊言的原動力。

 

*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