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向不明顯,這篇不要掐CP就很感謝了

*想跟我提我雷的CP的滾粗

*國/家名請河蟹

*此為長篇,我不想坑啊啊啊

 

 

 

-04.

 

───天使能夠和惡魔如此和平的共處,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樹葉被微風吹響發出沙沙的聲音,平時亞瑟是很討厭這種聲音的,可現在聽來卻覺得無比溫馨。他撫了撫阿爾額前的碎髮,這孩子現在正躺在他的腿上睡的舒服,亞瑟也微微笑著凝望阿爾比以前稍顯成熟些了的臉龐。

五年,這段時間對惡魔來說就像人類的一分鐘一樣,飛快的過去了。亞瑟的容貌仍舊不變,可阿爾倒是長高了些,雖然仍是比亞瑟矮這點讓他抱怨了很多次。

更不能忽視的,是阿爾身後變大了些的純白翅膀跟頭上越發光亮的光環。每次看到這個,亞瑟都會隱隱約約的覺得有些不安。總有種這平靜的生活有天會全盤崩塌般的感覺。

法蘭西斯那還沒有動作,頂多就是偶爾會有惱人的天使出來壞他的好事而已。雖然來人間界有大部分是為了這孩子,可重要的工作也不能疏忽。爭取最短的時間,用殘酷且毫不留情的手段把人類逼上絕境,然後才能飛過來找阿爾。

他並沒有阿爾所想的那麼純淨,他的雙手總是沾滿了人類暗紅色的血。偶爾、會有幾根天使的羽毛。如果哪一天,阿爾知道他不是天使而是惡魔的話,會不會感到失望?會不會想離開?

「唔嗯……」

注意到孩子的動靜,亞瑟笑著把阿爾緊皺的眉給弄平,然後輕聲的說著。

「阿爾,好孩子。」

僅僅只是這樣,亞瑟就能忘卻方才的煩惱及不安,這個孩子是真的很不可思議。

這個世界上滿是謊言與醜惡,阿爾的心卻純淨的令亞瑟感到驚訝。他不曾對自己說過謊,就算害怕被責備、也從不會隱瞞事實。他說他想當HERO,想保護這個美麗的世界、想保護自己。對此亞瑟笑了,他除了謝謝之外再也找不到詞來述說自己當下的心情。

如果有人要想拆散他們的話,亞瑟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混蛋鬍子你幹嘛對我這麼好?”

“喂喂,我可是有名字的啊,叫法蘭西斯……”

“我對你的名字沒興趣,告訴我幹嘛對我這麼好。”

“真是個不可愛的小鬼啊……哥哥我是因為喜歡的人要我來幫忙才做的喔。不過在看見你的傷後也算是自願的就是。”

“……那,你那個喜歡的人幹嘛幫一個惡魔?”

“因為她是個善良的天使啊。對了,你能告訴哥哥你的名字嗎?”

“惡魔不能說出自己的名字,因為那是靈魂的一部分。天使長沒教過你嗎?問這種白癡問題。”

“啊啊,那是哥哥的不對了呢。抱歉啦。那你要哥哥怎麼稱呼你?”

“……不用了。反正以後就不會再見面了。”

“可是你是個有趣的孩子,哥哥以後還想見你呢。”

“變態。”

“喂喂!別這樣對你的救命恩人說話啊!”

「……天使。」

「啊、阿爾,醒了嗎?」

因為熟悉的聲音而回過神來的亞瑟撫了撫阿爾的金髮,對此阿爾只是舒服的瞇起眼來,然後笑了笑。

「在想什麼啊?」

「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是好事,對吧?」

阿爾用湛藍的眼眸盯著亞瑟祖母綠的雙瞳,然後伸出手,把手放在他冰冷的臉頰上。

「因為你的眼神很溫柔。」

阿爾說這樣的話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可亞瑟還是會被他的話語給打動。

「啊啊。」

沒有肯定,卻也不否定。亞瑟閉起眼微微歪了歪頭,嘴角彎起了一定的弧度。

「對了天使,今天的天氣看起來很好呢,要不要在外頭吃點心?我們一起去買!」

一提到吃的東西阿爾就會眨著閃閃發光的湛藍然後興奮的說著,他把頭從亞瑟的腿上抬起並站起身,陽光從他的背後打下去,陰影全落在亞瑟的身上。

「點心啊……好───唔?!」

本想一口氣答應的亞瑟忽然感覺到異樣,他祖母綠的瞳孔瞬間因驚訝而縮小,然後他急忙從草地上站起身,對阿爾說了一句“抱歉我去去就來”後,拍動黑色的翅膀飛走了。

阿爾半句話都來不及講,原本想開口說些什麼的他在亞瑟翅膀拍動的瞬間因強大的風壓而緊閉起嘴巴及雙眼。再度睜開眼時,原本待在這的“天使”已經不見了。

「怎麼回事啊……是突然有什麼重要的事嗎?那、我先去鎮上買點心回來好了!」

重新揚起笑容,阿爾踏著輕鬆的步伐準備離開這個和亞瑟見面的草原。這時───

「啊、有了有了!五年不見了呢~唔哇,長高了不是嗎!不過還是個可愛的孩子呢。」

「?!」

不甚熟悉的聲音自正後方響起,阿爾反射性的轉過身同時向後跳了一步跟對方拉開距離,當他看清楚身後人的長相時不禁瞠目結舌。

那個有著明亮光環及純白色翅膀的人正蹲在地上大約與阿爾同高,手肘以膝蓋為支撐點並托著臉頰瞇眼笑著,不過在注意到阿爾的反應後便失望的苦笑起來。

「啊~啊……不要跟羅維諾一樣的反應嘛……這樣我會傷心的喔。」

「你、你……你是?!」

「啊,是天使啊!」

面前的人還沒開口,阿爾的身後又出現了一道更加不同且些微沙啞的聲音。阿爾再度做出了一樣的舉動,不過這次是側著身的,因為他的左右兩邊都多了不熟悉的“陌生人”。

「基爾,你嚇到小孩子了。」

「安東尼奧你這傢伙還不是一樣!」

兩個自稱為天使的人開始自顧自的聊了起來,阿爾只得被夾在中間而不知所措。他們身後是純白色的翅膀,所以他們真的是天使……?可是、我認識的天使是黑色翅膀的啊……不會吧,突變?

「嘿,小傢伙,你的名字是什麼啊?」

白色短髮、紫紅色眼眸的天使開了口,他的動作看起來挺大喇喇的,說話也很隨興的感覺。不過他們給他的印象並不像是壞人,於是阿爾開了口。

「阿爾弗雷德‧F‧瓊斯……」

「阿爾啊,很可愛的名字啊。」

咖啡色短髮的天使始終是笑著的,就像是蔚藍之中照耀著大地的太陽一般,很熱情。看著他的笑容,阿爾稍稍有點放下了警戒心。

「順道一提,我的名字是安東尼奧喔。」

「本大爺叫基爾伯特!」

「你們……看起來不像是壞人呢。」

阿爾眨著藍瞳用毫無惡意的語氣說著,對此安東尼奧與基爾伯特對視了一眼,然後都笑了。

「不是說了嗎,我們是天使嘛!」

「你這傢伙真有趣!」

「所以……那個,你們找我有事嗎?」

「啊,對了。」

安東尼奧站起身,踏著輕鬆的步伐以及在談論今天天氣很好一般休閒的語調說著,接著在走到阿爾身旁時用手輕輕的揉了揉他的頭髮。

「我們啊,是要負責把你帶到“天界”的。」

天……界……?

阿爾並不明白這個天使在說些什麼,他只是瞪大了眼,然後拼命思考在亞瑟回來前自己該怎麼做。

「所以跟本大爺走吧!我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阿爾弗雷德!」

基爾伯特豪爽的笑了,阿爾僵硬的轉過頭,他相信他們,可是天使還沒回來,他不能……

「阿爾。」

安東尼奧溫柔的嗓音令阿爾的視線再度回到他身上,接著他蹲下身,瞇起漂亮的眼眸笑著對阿爾這麼說。

「跟我們去一趟,好嗎?」

亞瑟回來時已經是好幾十分鐘後的事了。

青草的味道伴隨著隱隱約約天使的清香,這令他想吐。要不是早發現有兩個天使來到這附近的話他可能得一面保護阿爾一面開戰了。

他不想讓阿爾捲進這種醜陋的戰爭,所以他選擇了逃。

等他回來時,草地上已空無一人。

「阿爾……?」

 

 

*TBC*

我不知道我在打些什麼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愛之巢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