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機關PARO

*含有大量劇透

*狛枝凪斗生日快樂!!!!

 

 

 

 

序章「戰帖」

 


日向創現在非常火大。如果要形容的話,就是枯草色的雙眸幾乎要呈現燒起來一般的火紅色一樣,可以說是怒火中燒的狀態。他用力的捏緊了自己手中那張白色的紙張,全身微微的顫抖著。

「是嗎……這樣啊……這就是你給我的戰帖嗎……」

明明腦袋被憤怒的情緒占滿,日向自言自語的語氣卻依舊冷靜。在經歷了許多事之後,即便以往的他再怎麼感情用事、現在還是可以用理智多少壓抑住自己,避免做出錯誤的判斷。

當然,這是僅限於絕望殘黨的自我克制。如果對方不是的話事情就好辦多了。日向從口袋裡拿出自己的手機,用簡訊簡短的把現在的情況告知在餐廳的大家之後,他將手機塞回口袋,再次望向這間自己其實也並不陌生的小屋。

「……可別小看我啊,渾蛋。」

緊緊的皺著眉瞪向毫無人影的前方,日向用比平常還要低沉的嗓音吐出這句話之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屋內。


【2019狛枝凪斗生誕祭賀文】躲貓貓。


真不愧是原超高校級的料理人啊。在吃著花村做的食物的時候,日向的腦袋總是會自然而然的浮現這句話。邊刻意緩下自己的腳步邊大口咀嚼花村親手做的飯糰,日向心中的怒火確實因為美味的食物而稍微消了些,但這並不代表不存在,他依然緊皺的眉頭就是最好的證明。

原本打算就那樣去把人給逮回來的,可在走出小屋沒有多久後,肚子的空虛感才讓日向發現自己還沒有吃早餐的這個事實。再怎麼樣也不可能空腹去找,這樣的話在找到人之前就會先昏倒在路上的。冷靜的思考了優先順序,日向最後還是決定先去餐廳要一個能夠在路上帶著走的簡單食物充飢。

當然這麼做絕對會被大家圍著問發生了什麼事。已經預想到會被拖住時間的日向嘆了口氣,只好利用手機讓花村偷偷的把飯糰拿下來給自己了。只有一個人的話還好應付,尤其對方又是負責這次計畫的廚師,一定不會有太多時間可以詢問自己什麼的。果不其然,當花村帶著飯糰下來的時候,只簡單的說了一句「一定要好好品嚐喔!等你用身體把人帶回來!」就回去了。……後面那句話並不太想知道是什麼意思,就不多想了吧。

那麼,第一站要先去哪裡呢?將飯糰完食的日向輕輕的舔了下自己還沾有飯粒的手指,開始在腦內規劃起該前往的方向。剛才只是單純漫無目的的走,現在得先從最有可能的地方開始找起才行。不,但是是那個狛枝喔?說不定會反其道而行,在平常幾乎不常去的地方什麼的……

「……這樣想下去也根本沒完沒了吧。」

思考還沒有過一分鐘,日向就自己斬斷了差點進入迴圈裡的想法。他望向自己前方的道路,因為是剛從小屋的區域出來的,所以從這裡走過去的話,很快就會到沙灘了吧。呼出一口氣,日向決定還是先把第一座島嶼探索完畢再前往其他地方。比起胡亂猜測狛枝的想法,這樣的行動也快速多了。

「如果是平常人的話應該第一個就會選擇這麼做就是了……」

面對自己在思考的道路上離「普通人」越來越遠的這件事,日向抱著微妙的心情,重新踏出前往沙灘的步伐。

 


第一章「一切的開端」

 


雖說是南國小島,但早晨的海風也不是開玩笑的冷。當然這對於在這裡生活了一段時間的日向來說並不是不能忍受,可就算是這樣,還是不能斷定自己並不會感冒,日向在心裡暗自慶幸自己在出門的時候有記得穿上外套。

陽光打在日向的身上,暖暖的,讓他微微的瞇起了眼。在享受早晨的陽光的同時,日向還是沒有忘記自己來這裡的主要目的。原本堆了不少廢棄用品的沙灘在他們的整理之下,雖然不能說是回歸到原本的乾淨,可至少讓人看得出是沙灘、而不是垃圾堆積場了。

在這個幾乎沒有大型遮蔽物的地方,那傢伙究竟能躲在哪裡呢?這個疑問絲毫沒有被日向放在心上,他邊走在沙灘上邊環顧四周,就連地上可能會有的小線索都不放過。

至於為什麼他沒有那個疑問——只能說他非常了解對方吧。「在不可能的地方創造出微小的可能」,就因為對方極其瘋狂、並且偏執般的相信自己的才能,所以日向在不知不覺中也產生了「相信這樣的他也是可以的吧」這樣的想法。

雖然這不過是一種另類的私心而已。嘆了口氣,就在日向開始又要因為對方擅自的行動而火起來的同時,他的視線被沙灘上不遠處一個因為被太陽光照射而閃爍了一下的東西給吸引了。

「……?玻璃?」

下意識的,日向的腦袋浮現了散落在沙灘上的玻璃碎片的景象。不可能就這樣放著不管,如果有人因為這樣受傷的話就糟了。先把找人的事情放到一旁,為了避免自己不小心踩到,日向邊確認閃爍的位置邊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但當他到達那個地方的時候,映入他的眼簾的、卻不是想像中的危險物品。

日向眨了眨眼,雖然不是危險物品的話就沒有處分的必要,但他還是彎下腰將那個東西撿了起來。也不是完全沒有見過的東西,但在他的記憶裡,認識的人之中並沒有人有在頭髮上別過這種造型的髮夾。對,髮夾。一個髮夾孤零零的躺在早晨的沙灘上,雖然不是什麼很讓人意外的事,但日向卻對這個造型樸素的髮夾沒有任何印象。

即便如此。

「……髮夾、嗎。」

沙灘加上髮夾,不曉得是怎麼樣的偶然,這喚起了日向腦海裡那一段他不可能會忘記的回憶。不自覺的收緊了拿著髮夾的力道,他微微皺起了眉頭。


【愛島模式/第二十五天/下午兩點二十三分】


『我說啊。』

『嗯?』

『那樣,難道不會看得很辛苦嗎?』

日向伸出食指,而對方就順著他的這個舉動摸了摸自己的前髮,當視線再度交會時,日向這次則點了點頭。

『嗯……怎麼樣呢。我自己倒是已經習慣了呢。』

掛著仍然不變的微笑,狛枝繼續自己手邊的採集工作,就像過長的頭髮一點也不會妨礙到他的視線一樣,任由它就這樣在空中跟著微風擺動。

海邊的採集一直都很辛苦,不論是在沙灘上被太陽曬、還是進海裡尋找東西都不是輕鬆的事,簡單說就是和森林的採集一樣、是體力活。雖然當天會消耗大量體力,但隔天的採集就會相對的輕鬆一些,而且再怎麼說這也是必要的工作,所以也不會有人抱怨。

這點日向當然也是一樣的。而且比起採集這件事,他更在意和自己一同作業的狛枝那看起來就會妨礙到視線的前髮。即便本人說了沒有問題,但看在日向的眼裡,就和大熱天還穿著外套的人一樣,連自己都覺得煩躁了起來。

對此,他準備了一個方案。

『狛枝,試試看這個吧。』

這麼說著的同時,日向將手伸進褲子的口袋裡,在狛枝疑惑的目光注視下把準備好的東西拿了出來。而看到那個的時候,狛枝微微歪了歪頭。

『髮夾?』

『用這個夾起來看看吧?』

日向用空著的手指了指自己的額頭,看樣子是希望狛枝能夠聽從自己的建議,試著把前髮用髮夾夾起來。而映入狛枝眼裡的,是躺在日向手掌心上、沒有任何裝飾的綠色髮夾。大概是從超市拿來的吧,畢竟日向平常也沒有夾著這種東西的習慣,或許是特地為了自己拿來的也說不定。

……特地啊。一想到這個單詞,它所包含的意義讓狛枝不自覺的露出笑容。不論日向是以什麼樣的想法把髮夾遞給他的,對他來說、這其中的特殊性並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有所改變。高興之餘,想得到更多「特別」的心情開始膨脹,狛枝依然用讓人無法猜透的微笑面對日向,賭上些許的運氣,他輕輕開口。

『日向君願意幫我夾嗎?』

『……哈啊?』

當從狛枝口中聽到這個問句的時候,日向露出了打從心底非常不能理解的表情。對於和狛枝已經相處很久、也大致上習慣了他突如其來的希望論和自虐的日向來說,這是他難得再度搞不懂狛枝到底在想什麼的瞬間。而對方對於自己的這個反應似乎感到很有趣,呵呵的笑了兩聲。

『這麼簡單的事,自己做不就好了嗎。』

『總感覺在拿到髮夾的瞬間就會被海浪捲走嘛。』

由狛枝說出來還真不像是開玩笑。不對,他的臉看起來也沒有在開玩笑的樣子,恐怕是真的覺得會發生這樣的「不幸」吧。而很遺憾的,日向手邊目前也只有這麼一個髮夾,如果真如狛枝所說的被捲走的話,那就表示他得再逼自己無視一天那些就擋在狛枝眼前看起來很礙眼的頭髮。

『……哈啊。我知道了啦。』

不用考慮太久,日向嘆了口氣,最終還是妥協於狛枝的意見下。再怎麼說,在這場修學旅行中和狛枝待上最長時間的無非就是日向,他也在不知不覺間養成了願意聽取狛枝要求的習慣了吧。還真是可怕啊,習慣這種東西。在內心自嘲的笑了笑,日向將沒有拿著髮夾的左手伸向狛枝的臉,打算先把對方的前髮集中到某一側。

但是。

『……你可以不要一直看著我嗎?』

微微皺起眉頭,日向停下了自己的動作,現在他的手就在離狛枝的白髮前一公分的距離,可他對那雙對自己目不轉睛的灰色雙眸感到微妙的情緒,語氣與其說是生氣更偏向無奈。而被這麼說了之後,那雙漂亮的灰眸愉悅的瞇了起來,就像因為這句話感到高興一樣。

『日向君會害羞?』

『怎麼可能啊!只不過是被一直盯著會感到不自在而已!給我閉上眼睛!』

不自覺就發出了比較大的聲音,當日向意識到並噤聲的時候,他才偷偷的往觀察起周遭,不過看上去沒有人在望著這裡的樣子。幸好今天海邊採集的人不多,他說的話似乎沒有傳到其他人的耳裡。一激動就會放大音量,這是日向想改也改不掉的缺點之一。再度嘆了口氣,日向這次瞪了一眼狛枝,對方才笑著將眼睛給閉上。

這傢伙絕對是故意的吧……!到底有多喜歡捉弄我啊!即便在心裡不滿的抱怨起來,答應對方的事還是得做到。日向再次將左手伸向狛枝的頭髮,觸碰到的瞬間,被跟看上去一樣的柔軟度驚愕到了。要形容的話、就像動物的毛一樣軟綿綿的,讓日向不自覺的愣了一下。

『……你的頭髮好軟。』

『是嗎?』

『嗯。』將前髮集中到左側後,日向用手指稍微梳了梳。『就像狗一樣。』

『啊哈哈,真有日向君風格的形容。』

啪的一聲,用單手將髮夾打開之後,日向邊細微的調整頭髮的位置邊決定要將髮夾夾在哪個位置比較好看一些。不過這傢伙可是帥哥啊,不管夾在哪裡應該都沒問題?這麼想著,日向把視線移到狛枝的臉上,撲通、忽然有一種奇妙的感覺湧上了心頭。

話說回來,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這傢伙這麼毫無防備的樣子啊。撲通撲通,不知道為什麼,日向好像可以聽見自己心跳逐漸加快的聲音。狛枝閉上眼睛、彷彿將一切都交給了日向的模樣就像完全信任他一般,那個狛枝、那個只喜歡希望的狛枝,在現在的這個瞬間相信著日向、並且等待著他。

這個事實讓日向下意識的紅起了臉,但是本人似乎也沒有自覺吧,他只是停下了自己的動作,在極近的距離盯著狛枝的臉不放。

『吶。』

『啊?!』

所以,狛枝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日向嚇了一跳,連帶全身跟著大幅度的顫抖。心臟開始跳得更快,就連臉都可以感受到明顯的熱度,唯一的幸運,大概就是狛枝沒有睜開眼這件事吧。

『動作,停下來了喔。』

『抱、抱歉……』

雖然對方的語氣裡沒有責備,但日向還是反射性的道了歉。沒有再讓他重新整理心情的餘地了,日向趕緊用髮夾固定住狛枝的前髮,然後慌慌張張的拉開與他之間的距離。

『好了喔。』

『嗯。』

聽見這句話,狛枝這才重新睜開雙眼,輕輕的撫了撫自己被夾到一旁的前髮,看上去很高興的笑了出來。

『謝謝你,日向君。』

『喔、喔……不客氣。』

感覺自己沒辦法再直視狛枝的臉,日向趕緊把視線放到自己採集的東西上,一心只想著希望沒有被發現。但是越這麼想,他的腦袋就越會浮現方才的畫面,臉上的溫度沒有下降的趨勢,日向也只能在心裡把這件事歸咎於南國島上的太陽了。

——現在回想起來,這或許就是一切的開端也說不定。看著手中生鏽了的髮夾,這個地點加上物品的偶然讓日向回憶起了在更生程序中的事,雖然不是什麼討人厭的黑歷史,但還是忍不住想吐槽一下以前的自己。

「……稍微有點花太多時間了。」

容易沉浸在回憶中也是自己的缺點之一。幾乎可以確定沒有人的海灘現在已經沒有探索的必要,該是時候離開了。那麼,這個該怎麼辦呢?望著手中的髮夾,日向思索了一下,最終還是把它放進自己的口袋裡,這才邁步離開沙灘。

 


第二章「察覺到的感情」

 


在離開沙灘之後,日向將第一座島簡單的找過了一遍,卻都沒有看見那個熟悉的身影。雖然對方並不是沒有移動的可能性,但在他留下那張紙條的同時,這個就注定不是單純的「躲貓貓」,而是他和他之間的勝負了。能夠在今天之內找到並帶回他的話就是自己的勝利,反之讓對方躲到明天的話就是對方的勝利。

「我玩躲貓貓從來都沒有輸過喔!」不知道為什麼,那傢伙之前曾經說過的話再一次的在日向的腦海播放,這讓他有點不耐的咋了舌。當然提到對方的才能的話這一切都顯得天經地義,可日向創若是會在這裡放棄的人的話,那他打從一開始就不會做那種計畫了。

「好,接下來就是賈巴沃克公園了。」

在去第二座島之前,日向決定先檢查完中央之島的公園。原本存在於那裡的雕像早已倒塌,損壞的部分之前就被清掉了,所以剩下的只有雕像的下半部以及基座而已。踏進公園裡頭,日向首先就檢查了只剩下半身的雕像。但是很遺憾的,還是沒有任何關於對方的線索。當然在第一座島上也是一樣的結果,對此,日向並沒有感到特別失望。

而最可疑的雕像的搜查結束後,接著就是公園四周的長椅了。這些椅子是在醒來之後才由大家合力做出來的,說是要讓這個地方更有公園的感覺。雖然不是不能理解,但一想到這件事,日向就忍不住勾起無奈的微笑。

長椅的話,除了椅子下方的空間外就是木頭間的空隙了吧。日向蹲下身,大致摸索了一遍面前的長椅之後才查看下方,預料之中的空空如也。嘛,說到底也不可能這麼容易就找到的吧。拍拍自己的手,日向接著往一旁的長椅走去,做了一樣的檢查動作。

「嗯?」

然後在長椅的下方、一個空罐子就這麼映入日向的眼簾。垃圾?最先浮現的是這個單詞,不過沒有幾秒,日向便推翻了自己反射性的普通想法。說起來目前在島上的夥伴們根本沒有人會做亂丟垃圾這件事,更何況是特地把空罐子放到長椅下方這種卑劣的行為。……這麼想的話,答案就只有一個了。

日向將手伸進去長椅下方的空間將空罐子拿出來,而當他看清楚罐子的造型時,枯草色的雙眸因驚訝而睜大。

「這個是……」


【愛島模式/第二十九天/下午四點零二分】


『這個給你。』

『哇,能夠收到從日向君那裡拿到的禮物,我真幸運呢!』

一如既往的用過於誇張的詞彙表達感謝,狛枝看上去很高興的收下了日向特地帶到這裡的物品。這也不是第一次送禮物給對方了,但他總是會露出像是首次從日向這拿到禮物的表情,而日向對此也只能以無奈的微笑回應對方。

在決定今天要跟狛枝外出的時候,日向就已經準備好這個東西了。他們這次的外出地點選在經常前往的賈巴沃克公園,雖然日照並不像中午那般強烈了,可今天稍微有點過度消耗體力在採集上,因此日向提議在公園裡的樹蔭下坐著,並且聊聊最近的事。

像這樣平凡又毫無波瀾的寧靜時光,狛枝非常喜歡,這點在經過多日相處後日向已經很能確定了。他會有點緊張的望向自己,在發現日向並沒有感到不耐煩的時候露出安心的微笑,然後就像平常的多話都是假象一般,這種時候就會變得特別安靜。

所以一旦選擇和狛枝到這種悠閒的地方度過時間,日向總是會自己開啟話題,而狛枝就成了最好的聽眾。當然如果可以的話,他是希望對方多說點關於自己的事的,為此,他也得做出一些行動才行。

例如送禮物就是一種很好的表現方式。雖然想試著送其他的東西,但目前手邊就只有這個是確定狛枝一定會喜歡的。看著對方興高采烈的打開並將之遞到嘴邊,忽然、日向的腦袋冒出了一個疑問。

『那個好喝嗎?』

『唔?』將口中的液體吞進喉嚨裡,狛枝的灰眸對上了日向充滿好奇的眼神。『阿勒,日向君沒喝過?』

『沒有。』

『明明一直拿來當禮物送給我的?』

『啊啊。』

真要說的話,除了特定幾樣物品外,日向不會把禮物用在自己身上。像這次送給狛枝的藍羊飲料,雖然重複率非常高,但他卻全部都送給狛枝,自己則是一口都沒喝過。看狛枝每次都喝的很美味的樣子,讓日向不禁好奇起這個飲料的味道到底如何。

『唔——嗯,我也不太會說明呢,只能說它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很吸引我吧。』

習慣性的把手放在下巴上,狛枝露出思考的表情這麼說著。但是最關鍵的「味道」卻完全沒有回答到,這讓日向更加好奇他所謂的「特別的感覺」。注意到日向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手中的罐子看,狛枝露出笑容,把手中的飲料遞到日向的面前。

『要喝喝看嗎?』

『咦?』

面對狛枝突如其來的提議,日向愣了一下,之後才像是發現自己的視線明顯的暴露出自己的欲望,讓他的臉稍稍的紅了起來。

『不、不用了……』

『可是日向君看起來很想知道的樣子嘛。不用顧慮我,就算喝完也沒關係喔!』

對於日向微弱的拒絕,狛枝並沒有要退讓的打算。平常明明總是說出自虐性的發言,卻在某些時候態度會特別強硬,而放著不管的話絕對不會有好的結果,日向自己也深深的明白這一點。在經過不到一分鐘的攻防戰後,先舉白旗投降的、不出所料的是日向。他接過握在狛枝手裡的罐子,一瞬間、指尖輕輕的碰到了對方白皙的手指。

『!……』

撲通。在感受到異樣的時候,日向下意識的加重了握著罐子的力道,輕聲的謝謝也不曉得有沒有被對方聽到,他幾乎是用奪的方式把罐子拿了過來。這麼做感覺有點對不起純粹帶有好意的狛枝,可日向也不曉得該怎麼道歉,只有視線往狛枝那邊瞥過去,發現對方看起來毫不在意的樣子他便暗自鬆了口氣。

『那、我就……』

『啊、但是我已經喝了一口,不曉得日向君會不會在意呢……?』

突然之間,日向停下了將罐子遞到嘴邊的動作。他的腦袋以飛快的速度開始重新思考對方那句話的意思,在這期間,他的視線停留在即將碰到自己嘴唇的飲料罐上。狛枝剛剛說什麼?喝了一口?這麼說起來,狛枝的確是在拿到飲料的同時就打開來喝……了……

意識到這代表什麼的瞬間,日向感覺自己的臉的溫度開始升高,原本看上去沒什麼大不了的舉動,在此刻日向的眼裡已經成了十分羞恥的行為。不對,對方可是狛枝啊?為什麼他會因為和狛枝間、間接……而感到緊張啊!這不就像是、……

……不就像是?

『日向君?』

『?!』

和幾天前的情況一樣,日向再一次因為陷入自己的世界而被狛枝的聲音喚醒。心臟的聲音很吵,開始變得急促的呼吸聲也在阻礙他的聽覺,但是狛枝的聲音卻總是可以清晰的傳進他的耳裡,讓他不至於因為思考而忽略了身旁的人。

『果然,像我這樣卑劣的蟲子的唾液會讓你不快?』

『別、別說是唾液啊!』

這不是會讓我更加意識到嗎!後半段的句子日向並沒有說出口,或者該說是他極力克制自己不要說出口。往狛枝的方向望去,除了自虐時一貫會下垂的眉毛和有點不安的眼神外,對方根本沒有意識這方面的樣子。日向覺得自己就像個笨蛋一樣,但看著狛枝的表情,他也沒辦法就著這個理由而拒絕對方。

……只能硬著頭皮上了嗎。將視線移回手中的飲料上,日向呼出一口氣,邊在心裡默念著無數次的不要在意,邊緩緩的把罐子往自己的嘴邊靠近。

喀。當日向的嘴唇貼上罐子的同時,似乎是有點心不在焉的關係,牙齒碰撞到了罐子而發出輕微的聲響。日向微微瞇起眼,雖然冰冷的感覺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好像有種不足夠的感覺在擾亂他的思緒。在得到答案之前,他就先仰起頭,讓碳酸流過自己的喉嚨。

『怎麼樣,日向君?』

『……很難喝。』

『咦?!』

很難喝?!得到了出乎意料答案的狛枝臉上露出了明顯訝異的神情,就好像完全不曾質疑過藍羊的味道一樣,當日向把罐子遞還給他的時候,還又喝了一口確定裡頭的味道。

而在這期間,日向完全沒有往狛枝那裡看過一眼。畢竟他的臉仍然非常的燙,要是被發現的話、一定會被充滿探求心的狛枝打破砂鍋問到底的。

現在還不是時候。日向輕輕的撫上自己的嘴唇,他的口中充滿著狛枝最喜歡的飲料的味道。雖然真的很難喝,可是之後要他再喝一次的話也未嘗不可。

啊啊,我喜歡狛枝啊。

這一天,日向確認了自己的心情,也在察覺到的同時放棄了這份感情。

「……惡趣味。」

幾乎確定了這是刻意放在公園裡的、上頭印有藍羊的罐子,日向皺起眉,忍住了再次把罐子丟回地上的衝動。他嘆了大大的一口氣,對於不需要刻意思考也知道下一個地點該往哪裡去的自己感到深刻的悲哀。

要說是提示也過於明顯,不如說是專門整日向的惡作劇也不為過。那傢伙是小學生嗎?超過生氣的範圍,已經讓日向感到無力了。但是為了把對方找出來,他還是得跟著對方的思維走,老實講,這種像在對方手掌上起舞一樣被看透的感覺,日向並不喜歡。

「你這傢伙給我等著瞧啊。」

語畢,日向將空罐子拿在手上,便毫不猶豫的離開了公園,往自己腦袋中已經明確知道的下一個目的地前進。

 


第三章「兩個人的距離」

 


由於沒有在路上被其他事物耽擱,日向很快的就到達了目的地——圖書館。這裡的藏書和雜誌原本就很可觀,雖然有些書本被破壞到無法復原的地步,但相對的,也進了不少其他的書籍到這裡做統一保管。

進入圖書館之後,就像和外面的世界做出區隔一般,這裡的氛圍總是能夠讓人冷靜下來。一開始日向還很擔心在書本如此多的地方會耗上不少時間,不過看樣子也不盡然。因為一進來這個地方日向就發現了,那些堆疊在桌上的書本的存在。

下意識的放輕了腳步,日向繞著放有一疊書的桌子一圈,確認附近沒有其他和線索有關的東西後,他才移動到離書最近的地方,先把拿在手上的空罐放在桌子上,接著才伸出手、將第一本書拿到自己手中。

啪啦啪啦,日向快速的翻過第一本書的內頁,卻沒有任何能夠讓他的視線停下的重點。一本接著一本,日向邊觀察著書本的封面及封底、邊確認裡頭的內容,可眼見桌上原本的那一疊書全都要被他翻完了,他仍然沒有看見能被稱為線索的東西。

難道跟這些書無關?做的這麼明顯也只是陷阱而已嗎?又或者,其實和這個地方根本沒關係?日向皺起眉,雖然開始質疑起不久前的自己的想法,但他仍然沒有完全推翻。或許只是線索藏在比較難以發覺的地方而已,再仔細找找並且努力思考的話一定……

「……難以發覺的地方?」

腦袋好像忽然閃過了什麼想法,日向微微睜大雙眼,他望向自己照著原本的順序重新疊起來的那些書,篤定了自己的想法。他下意識做的這件事似乎幫上了他的忙也說不定。重新整理思緒,日向再度把第一本書拿起——只是這次,他沒有把書本翻開了。

「右……然後這本是一……上……原來如此啊。」

果然和順序有關。不然的話就不會像這樣把一大堆有厚度的書全疊在一起了。邊照著堆疊的次序檢查書本的封面,日向邊開始思索這些方向及數字所帶來的含義。

如果我想的沒有錯的話,封面標題的第一個字就是線索。將書本照著順序由左至右擺開在桌上,日向盯著它們並微微瞇起了眼。剛才還沒有發現,但這樣一看就清楚多了。這些書的標題的第一個字都是「方向」或「數字」,而且是穿插著的。從第一本的順序開始的話,是「右、一、上、三、左、七」。

「右……指的就是右邊吧。」

不如說除此之外應該也沒有其他意思了。喃喃著,日向順著自己的話語往右邊望去,而映入眼簾的毫無疑問的是圖書館一定會有的東西——書架。上頭擺滿了日文書籍,或許是以語言開始大致分類的吧,畢竟這裡除了日文以外,也有許多外文的書。

「不過這裡的書架還真的是很多啊,要是一個一個慢慢找的話絕對會來不及。」

嘛,這個就當作最終手段吧。帶有笑意的自言自語結束之後,日向再度把視線移到桌上,望著上頭的書本。雖然可以理解方向所代表的意義,卻不太明白數字是什麼。習慣性的皺起眉思考,當日向再度往自己的右邊望過去觀察起書架時,他才察覺到了什麼。

「……書架有『很多』?」

如果說真的是這樣的話……抱著凡事都要試看看的精神,日向邁開步伐移動到自己「右手邊」的「第一座」書架。接著,他從「上面」數來「第三層」的架子裡,抽出了「左邊」數來的「第七本」書。

在看見那本書的封面的時候,日向就知道自己得到正確解答了。


【愛島模式/第三十四天/下午三點整】


『喔,真是稀奇啊,你居然會看繪本。』

順著椅子被輕輕拉開而發出的細小聲音望過去,準備坐到自己旁邊的位置上的人手中拿著的、正是日向覺得和他最不搭的一本書。而和狛枝一起到圖書館來度過一個安靜的下午也不是第一次的事,可這還是日向第一次看到對方拿的是以兒童讀者為主的繪本。嘛,雖然在知道狛枝是什麼種類的書都讀的類型之後,不管他拿的是什麼樣的書,日向都已經不會訝異了就是。

『阿勒,日向君不會看?』

『不,與其說是不會看,不如說沒什麼興趣吧。』

先把繪本放在桌上後狛枝才坐到椅子上,這個期間日向是以右手的食指取代書籤夾在書裡頭,然後為了能更看清楚那本繪本的封面,他微微的將身子往狛枝的方向傾了過去。

『日向君看的是?』

『推理小說。』

『啊,那本我看過喔。犯人是——』

『別說啊笨蛋!』

對於日向過剩的反應,狛枝看上去很高興的笑了起來。

『騙你的,我不會做出這種剝奪別人解謎樂趣的卑鄙發言的。』

『……哈啊。』

日向無奈的呼出了一口氣,直到現在,他還是沒辦法分辨狛枝的哪些話是玩笑、哪些話又是認真的。圖書館裡目前只有他們兩個人,而現在是外出的時間,什麼時候誰會來這裡都是無法預料的,即便如此,日向還是認為在圖書館應該保持安靜才對。這麼想著,正當他打算翻開自己手中的小說繼續閱讀時,狛枝的舉動再次吸引了他的目光。

『……你在幹嘛?』

看著狛枝將原本放在自己面前的繪本推過來的動作,日向毫不猶豫的就問出口了。而狛枝則是對日向微微一笑,然後開始把自己的椅子往日向的方向靠了過來。

『等、等一下!幹嘛?!』

『唔?』

因為狛枝突如其來拉近的距離而亂了陣腳,日向下意識的想將椅子往旁拉離對方,卻又覺得這樣的舉動或許有點過分,最後還是單純的讓自己的身體往椅子的邊緣靠近,雖說這樣不過也只拉開了快一公分的距離而已。

『想讓日向君知道繪本的樂趣?』

『哈、哈啊?』

莫名其妙。看著比平常更加興致勃勃的打開繪本的狛枝,日向只能用這樣的詞語形容他。但是說起來,狛枝原本就是這樣的人啊。看上去很為週遭的人著想,其實都是自己的一廂情願,有時候也會不顧一切的暴走,其他人基本上只有被他牽著鼻子走的份而已。而且更重要的是,現在的日向沒有辦法拒絕他。

『再更靠近一點也可以喔?』

『不、不了……我這樣剛好。』

『是嗎?』

沒有過度懷疑日向忽然結巴起來的話語,狛枝輕輕的翻開了第一頁,開始閱讀起上頭不多的文字、並且欣賞在文字後方的圖畫,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而日向雖然努力的想讓自己專心在繪本的內容上,可視線就是會不自覺的跑到狛枝為了翻書而放在桌上的手上面。

說起來狛枝曾經說過啊,他容易被曬傷所以不喜歡待在太陽下這件事。難怪皮膚會這麼白啊……而且手指很長,骨節也很分明,如果可以的話,真想握一次……

『日向君,這裡很有趣喔!』

『?!』

日向發出了無聲的悲鳴,原因不外乎是坐在自己身旁的人的舉動。或許因為這裡是圖書館的關係,狛枝也刻意放低了自己說話的音量,日向當然也不是被他的聲音嚇到,而是狛枝目前的行為——他的肩膀正緊緊的靠在日向的肩膀上。

『而且這裡的圖也畫得特別棒,希望日向君能仔細看看呢。』

『我、我知……知道了啦,所以……!』

完全沒有想到方才往椅子的邊緣坐過去的舉動是讓自己陷入進退兩難的危險行為,日向現在才深深的體會到這樣的痛苦。要是再往旁邊移動一定會掉下去,但是也不可能就這樣硬把狛枝推回原位,日向只能邊努力抑制自己加速的心跳、邊試著以言語的方式讓狛枝主動退回去。

然而,事實總是無法順著自己的想法走。

狛枝是那種一旦開啟話題便會像機關槍一樣嗒嗒嗒的說不停的人,這點在他喜歡的東西上毫無例外,而這本繪本似乎就正中他的喜好。解說的同時緊靠的肩膀和手臂也輕輕的在摩擦著,就連屬於狛枝的味道好像都比平常還要濃,過於意識的結果,就是日向幾乎沒聽進去狛枝究竟說了什麼,他只知道、對方低沉的嗓音就在離自己很近的地方,他完全無法讓自己的手停下顫抖。

『然後啊,平常明明很提不起勁,但為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她就會拼盡全力呢!』

『啊啊這樣啊,嗯!』

『——在這裡啊,我有個問題想要問日向君。』

『是嗎是……欸?』

無法思考過多的腦袋開始以敷衍般的話語做回答,但是當日向確實的聽見狛枝方才的發言時,他下意識的往對方的方向看了過去。狛枝難得的露出了認真的模樣,臉就在距離日向非常近的地方,盯著他深邃的灰色雙眸,日向感覺自己的心臟又開始加快了跳動的速度。

『這個繪本在說的就是關於女主角她想要的東西呢。……那麼日向君呢?』

『……我?』

狛枝微微一笑。

『日向君有沒有無論如何都非常想要的東西?』

『——……』

當從狛枝的口中聽到「想要的東西」的時候,日向的腦袋裡確實閃過了一個他目前「非常想要」的東西。

『……我想,目前應該是沒有、吧。』

但是他並沒有說出口的勇氣。而原本就不擅長撒謊的他在說這句話的同時撇開了視線,為了不讓狛枝感到可疑,日向明顯的把頭轉向繪本的方向。

『這樣啊。如果日向君有的話,就能更好的把感情代進去了呢。』

『哈哈。……真可惜啊。』

日向乾笑著,眼見繪本也快進到尾聲,這麼近的距離也會在一瞬之間就被對方拉開了吧。原本發熱的腦袋在方才的問答之後迅速的冷卻下來,他緊緊的盯著繪本,為了不讓自己再把視線投到其他地方,也為了不讓自己再想些多餘的事。

——想要的東西是你的心、什麼的……做夢也該有個限度吧。

「……還真的是,做夢也該有個限度呢。」

輕輕的以指腹撫著手上勾起自己回憶的繪本的封面,從日向口中吐出的是帶有些許感慨的語句。完全沒有想到程序世界裡的繪本在現實世界也有被保存下來,這點讓日向很感激,因為不管怎麼樣、這都是充滿了回憶的書籍。

至於為什麼現在才發現這件事,主要是因為日向已經很久沒有回來賈巴沃克島了。自從進入未來機關之後就一直在本部工作,為了早一步復興區域,他比任何人都要賣力,也因此減少了許多的個人時間,以及和那傢伙的相處機會。重新將繪本小心翼翼的抱在懷裡,日向知道自己沒有過多的時間停留在這,光是解那個傢伙設下的謎就又花上了不少時間。

沒有忘記放在桌上的空罐,日向望著那些仍然擺在桌上的書本遲疑了一會,最終還是決定等到事情都結束後再做整理。自己手上的東西越來越多,這讓日向嘆了一口氣。他離開圖書館,往下一個「最有可能的地方」前進。

 


第四章「想要的東西」

 


雖然還是有在定期保養,但果然沒有人在使用的話還是會漸漸荒廢的啊。回憶中的場所和眼前的景色幾乎大相逕庭,日向稍微有點落寞的想著。明明不會有人使用卻還是會定期保養的原因,不外乎就是77期的大家都一致希望這座島可以維持和程序世界、也就是大家記憶中的賈巴沃克島一樣的景色,所以對於這座島,日向他們總是會特別費盡心思。

不過若要別人使用這些遊樂設施果然還是太危險了一點。日向這麼評估著,雖然在這種時期也不會有人想要玩這些東西就是了。

日向來到的第四個場所,即是在第四座島上的遊樂園。這裡並沒有程序世界那般充滿歡樂、快活的氛圍,反而寂寥到令人難以想像居然會是遊樂園的地步,日向甚至有點懷念起飛在天上的那些氣球了。

而這次的地點再怎麼說也太過龐大,就算日向想要一個一個遊樂設施慢慢的檢查,也只會比在圖書館時還要浪費時間。這個時候倒是沒有了任何提示,難道是不需要線索、自己也知道的地方嗎?

「……雖然說到遊樂園的話,最先浮現的會是那個設施就是了。」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就八九不離十了吧。望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物品,總而言之,日向決定先往那個區域的方向前進。

而最終日向來到的地方,便是有著旋轉木馬的遊樂區域。望著眼前應該不會再次轉動起來的木馬,日向的內心產生了一股難以言喻的微妙心情。就好像……對,不久前看著程序世界裡的照片的那種心情一樣,高興的、卻又帶點寂寞的。

「這可不能被那傢伙知道啊。」

苦笑了一下,日向先將手中的東西放到一旁的長椅上(這裡的長椅倒是一開始就有了,只是已經破破爛爛了,現在看到的是是大家努力修復過後的產物),接著才緩緩的靠近木馬,輕輕的撫上它沾上薄薄一層灰塵的表面。

「嗯?」

忽地,在因為前幾個地點而變得銳利的日向的視線內,他發現到了不應該存在於木馬身上的物品。這次好像比前幾次都還要快啊,究竟是單純的運氣好還是就連這點都在那傢伙的計算內?微微皺起眉,日向還是只能伸出手把木馬背上的圓形小物拿起,並仔細的端詳著。

「這是……什麼啊?」

日向盯著手中的物品,和之前不一樣的是,這次並沒有讓他直接聯想到以前的回憶。躺在他手中的是銅色的圓形小物,大概和百元硬幣差不多的大小。雖然一瞬間也有想過該不會是硬幣吧,但這個怎麼看都只是像廢鐵一樣的東西而已。

「像圖書館一樣的提示嗎……?」

日向不由得這麼想,但這個思考也在幾分鐘後被他推翻。首先,這個東西本身沒有任何奇怪的印記或是文字,再者,日向姑且查看了其他的木馬和遊樂設施本身,並沒有發現其他的東西,所以能夠暫時確定這個東西就是這次的線索沒有錯。可是到底是什麼?日向望著它陷入思考。

「和遊樂園有關的……」

『日向君有沒有想要的東西?』

「……!」

當熟悉的嗓音在自己的腦海中逕自播放時,日向才睜大了雙眼,彷彿將一切線索串聯起來了一般、他把視線移到放著之前拿來的物品的長椅上,並喃喃著。

「原來……是這樣啊……」


【愛島模式/第四十天/下午三點五十五分】


『轉蛋?』

『啊啊。』邊望著對方跟著旋律而上下移動的臉,日向為了不讓自己的聲音被蓋過而加大了音量。『送給你們的禮物基本上都是從那裡轉來的。』

『……這麼說起來我好像知道。在沙灘上的那個嗎?』

『對。不過因為是隨機掉落的,所以要集齊還需要相對的運氣。』

『哼嗯……』狛枝瞇起雙眼,像是在思考著什麼一樣,過了幾秒之後才接續話題。『但是我從來沒看過硬幣一類的東西喔?』

『那個的話……』

話還沒有說完,隨著音樂的聲音漸漸變小,木馬的動作也逐漸緩了下來。發現到這點的日向先是停止發言,直到兩人騎著的木馬完全停下來之後才再度開口。

『要繼續嗎?還是休息一下?』

『休息一下好了。就在那邊的長椅上吧?』

狛枝指向離旋轉木馬不遠處的長椅,日向微笑著以單音回應後,便和狛枝一起從旋轉木馬上離開。大概是想要好好的談這個話題才會選擇休息的吧,日向跟在腳步稍微快了一些的狛枝身後這麼想著。畢竟是那個之前在外出時可以待在旋轉木馬上一個小時的狛枝,他是不可能會因為膩了的這個理由而選擇休息的吧。

在狛枝坐到長椅上之後,日向才刻意坐在隔了一點距離、卻又不顯得奇怪的位置。這次和在圖書館的時候不同了,狛枝不會再忽然拉近距離了吧?內心深處多少還是會有些擔心,但日向還是努力的先讓自己的專注力放在面前的人身上。

『那麼,日向君就繼續說吧。』

『啊啊。我想想,剛才說到……』

『硬幣喔。』

『對,硬幣。』說出這個單詞的同時,日向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枚印有兔兔美圖案的硬幣。『就是這個。』

狛枝眨了眨眼,先是單純的盯著日向手上的硬幣,接著在對方的眼神示意後,他才把硬幣拿到自己手中、從四面八方仔細的端詳著。

『我沒有看過呢……你是從哪裡拿到的?』

『嘛、各個地方。』

日向特意含糊了用詞,總不可能跟他說這東西其實只有自己才拿得到吧。幸虧狛枝對此也沒有特別深入追究,看來他對於這件事並沒有太大的興趣,又或是發現了日向其實並不是很想說而特意不多問吧。他只是一直望著那枚硬幣,像是在思考著什麼似的。

『……日向君,那個啊。』

當狛枝把視線從硬幣移到日向身上時,他用有點躊躇的語氣開了口。

『怎麼了?』

『這個可以給我嗎?』

『……咦?』

面對意料之外的發言,日向稍微睜大了雙眼。這還是狛枝第一次以自己的意識說想要一個東西,如果可以的話他當然很想替他實現,不過就是一枚硬幣而已,日向的身上還多得是。……但是怎麼回事呢,這種微妙的不自然感。

『果然不行?』

『不,當然可以。』

狛枝的一個問句讓日向不得不停下思考,轉而先回答他的問題。應該只是想太多而已吧,日向這麼下了結論,看著狛枝笑著說太好了的樣子,連帶使他也露出了微笑。

『我也很想轉看看呢,那個轉蛋機。』

『如果能轉到你喜歡的東西就好了啊。』

『我可是「幸運」啊,區區一兩個想要的東西不可能拿不到的。』

啊哈,這樣不知道之後會迎來怎麼樣的不幸呢!望著一說到才能就開始通常運轉的狛枝,日向也只能苦笑著傾聽他已經像是刻在身體上一般的「幸運論」。雖然不是後悔把那枚硬幣交給他,但是如果這樣會讓狛枝因為得到想要的東西而遭遇不幸的話,那就有點本末倒置了。

『啊,等一下我跟你一起去轉吧?』

是啊,只要這樣就好了。狛枝在這個程式裡會遇上的不幸,再怎麼樣也只有被天上飛過來的球或是一些平常不可能飛在天上的東西砸到而已,並不會有讓自己或他人有生命危險的不幸,所以只要自己待在他身邊的話,至少在他遭遇不幸的時候能夠第一時間反應!把這樣的真心話藏在心裡,日向笑著對狛枝提議。

『雖然很對不起日向君,但我打算一個人去轉呢。』

『這、這樣啊……』

邊將硬幣收進外套的口袋裡,狛枝用溫和的聲音拒絕了日向的建議。而大概是沒有想到會被拒絕吧,日向顯得有點尷尬,在簡短的回覆之後,他將視線從狛枝的身上移開。

『畢竟這種事情果然還是要一點氣氛才對,不是嗎?』

『……嗯?』

氣氛?日向一瞬間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但是在腦內重覆了一次狛枝方才的發言之後,要不是自己真的聽錯、就是狛枝的確是這樣說的。對方讓自己完全摸不著頭緒的發言雖然也不是第一次了,可是每次日向都沒有辦法解讀狛枝真正想表達的涵義。

『日向君你還記得嗎?上次我在圖書館問過你的問題。』

記得,怎麼可能不記得啊。日向下意識的皺起眉,如果可以的話,這還是他不想再提到的話題之一。

『……你問我有沒有想要的東西……對吧。』

『真不愧是日向君呢,居然連我這種人的話都記得一清二楚!』

『啊哈哈……』

連一貫的自虐聽起來都宛如嘲諷一般,明明知道狛枝是沒有惡意的啊。乾笑的同時,日向的良心因為這股負面的感情而隱隱作痛。

『你說過你還沒有把全部的東西集齊對吧?』狛枝瞇細雙眼,露出的笑容帶有一絲惡作劇般的感覺。『說不定裡面有日向君會喜歡的東西,只是你還沒有轉到而已。』

『……什麼、意思……』

這麼明顯的提示,日向當然不可能猜不到狛枝真正想要表達的意思。但是過多的期待總是伴有風險,之後迎來的失落感也會越重,他的腦袋很清楚這點,理智告訴他不要妄下定論。下意識的握緊了拳頭,明明很清楚的知道不可以期待,心臟卻還是因為緊張而加快了跳動的速度。吐出的話語幾乎像機器人般僵硬,不知不覺間,日向加快了呼吸。

『明天,外出時間結束後到我的小屋來吧?』

狛枝的身子往日向的方向微微的傾了過去,對於已經緊張起來的日向來說,這無疑只會加重他身體的僵硬度。不知道是不是察覺到了日向的異常,狛枝用小孩子惡作劇得逞般的笑容對日向這麼說著。

『我會轉到日向君喜歡的東西的。然後明天當成禮物送給你。』

所以記得一定要來喔。

「啊啊,這是當然的……」

將類似硬幣的物體塞進口袋裡,日向回到長椅前,將上頭的東西全部抱在懷裡之後,感覺最初的怒氣又重新被回憶起,他的聲音低沉了許多。

「我一定會去的啊,渾蛋狛枝。」

然後,日向憑著憤怒和毅力,帶著那些在各處撿到的物品,快馬加鞭的往自己的起始點也是終點的地方——第一座島的小屋區域前進。

 


第五章「你和我的過去/未來」

 


其實早就應該想到的吧,畢竟是那個狛枝,會放這麼多線索,並且相信日向一定會看到、會想起來,最終追尋這些東西回到他的出發點。這麼耗費心力又拐彎抹角的方式日向並不是很喜歡,尤其這次、他是完完全全的被狛枝耍著玩,意識到這點就會覺得非常火大。

當狛枝小屋的門映入自己眼簾的時候,日向也不在乎所謂的禮儀了,他將手上的物品以左手抱在懷裡,利用空著的右手直接轉動門把。幸運的是,對方似乎也沒有上鎖,擺明了就是打算直接讓自己進來的意思。而將門打開之後,日向一直在追尋的那個人就悠閒的坐在床上,朝著走進小屋的自己半舉起右手。

「呀,比想像中要遲了一點呢。」

輕柔中帶點戲謔味道的話語彷彿是刻意在火上加油,而這也成功的讓日向的眉頭皺得更緊了些。他將小屋的門關上之後走到桌子前,把手上的東西以及口袋裡的物品全部放到上面,並且瞪了一眼準備從床上下來的狛枝。

「啊哈哈,好可怕好可怕。如果生氣的話就深呼吸吧,日向君?」

「少跟我打馬虎眼了。」

日向的嗓音變得低沉了些,他把方才放到桌子上的那張紙條抓起來(因為被早上氣得有些昏頭的自己用力塞進口袋,所以變得充滿皺痕),將寫有文字的那一面拿到狛枝的面前。

「先告訴我為什麼要做這種事。然後在你說完之後,就算你不願意我也會把你拖到餐廳去。」

映在狛枝眼裡的,是早上自己親手準備的紙條。上頭用原子筆寫下了「我不參加」四個字,也難怪日向在理解一切之後會怒氣沖沖的跑出去找人了。面對日向毫不遮掩的憤怒,狛枝仍然冷靜的微笑著。

「真是野蠻呢。」

「囉嗦。」

日向將紙條重新放回桌上,依對方現在的氣勢、隨時都有可能抓住狛枝的衣領或是給他的臉來上一拳。雖然狛枝並不是討厭對方這樣衝動的個性,但是現在的話果然還是希望先聽自己說明,畢竟他也做好了等一切結束之後被日向揍一拳的心理準備了。

「做這件事的契機啊……嗯,果然還是那個吧。」伸出食指,狛枝指向了就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昨天『偶然間』聽到了日向君跟大家的對話,才會知道你今天的計畫喔。」

「昨天?!」日向忽然放大的聲音表示了他現在有多驚訝。「這不就代表……這些事……」

「嗯。」

不需要思考也能明白日向接下來想說的話,狛枝乾脆早一步以單音同意,接著露出了更大的笑容、並習慣性的將雙臂打開,這個景象讓日向回憶起了學級裁判上初次知曉狛枝本性的那個時候,使他反射性的打了個冷顫。

「沒有錯喔!今天做的那些事,全──部都是在昨天就計劃好的!」

不曉得究竟是什麼地方開啟了狛枝的開關,他的語氣和方才幾乎大相逕庭,興奮的像是自己最愛的希望就在眼前一般。不過幸好他的眼睛並沒有變成瘋狂的漩渦狀,不然日向就會一不做二不休的把他打昏了事了吧。

「把日向君帶來的那些東西放到各個地方的是我、利用這種方法引導你最後來到我的小屋的人也是我呢!」

「除了你也不會有別人了吧!居然在昨天就把這些東西……」

「啊,希望日向君不要誤會呢。」

「啊?」

因為訝異和憤怒的關係,日向的聲音變得比平常高亢了一些,這是自程序世界醒來後就不常聽到和看見的、「普通人一般的日向創」。狛枝一邊在內心因為這副景象而高興,一邊試著不讓自己的情緒過度的表現在臉上(免得日向又要追問了),冷靜的開口。

「我是『今天』才放的喔,那些東西。」

「……今天?」

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日向重覆了一次狛枝話語裡的那個關鍵字。「今天」?不對,這怎麼想都很奇怪。日向再度皺起眉,在思考期間好像還聽到了狛枝輕輕的笑聲,但是無視。

「今天我可是很早就到你的小屋來了喔?我可以確定,那個時候你不在小屋裡。如果那個時候你是在外面放那些東西的話,要回到小屋裡再怎麼說也會碰上我、或是其他人才對。」

面對日向理智的分析,狛枝掛著一如既往的笑容,就好像日向的那些推論都不值得一提……或是他都有充足的理由可以一一反駁一樣。

「這是不對的喔。」

而狛枝也確實有充分的「理由」可以反駁日向。

「只要利用我的『才能』的話,這些小事都不足掛齒嘛!」

「……!」

是啊,他怎麼會沒想到呢!望著狛枝自信的笑容,日向有點懊悔自己竟然沒有考量到這一點。比任何人都要相信自己才能、也確實都比其他人要「幸運」的狛枝,怎麼可能會有在運氣上失敗的計畫呢?即便那是前一天才制定的!

「在寫完紙條並放到桌上後把昨天準備好的物品分別放到沙灘、公園、圖書館和遊樂園……在途中沒有被任何人發現、東西也沒有被日向君以外的人清掉、甚至和剛從我的小屋出來的日向君擦身而過而沒被發現……啊哈、我還真是幸運呢!」

「……」

這簡直太亂來了。在聽完狛枝訂定的計畫之後,日向頓時產生了一種無力感,只好將一隻手放在桌子上好支撐自己的重量。這要不是狛枝的話,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得到的非常無謀又充滿風險的事。但狛枝就是確信自己做得到,而他也真的做到了,所以才有辦法把日向耍的團團轉。突然覺得頭痛了起來,日向嘆了長長的一口氣。

「……然後呢?」

「嗯?」

「你還漏掉了最重要的事沒說,不是嗎。」日向微微瞇起眼,雖然事到如今他也已經氣不起來了。「我問的是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吧?會搞到弄出計畫這種東西,這就表示你不是單純不想參加,而是有目的的,對吧?」

「……沒想到日向君真的變聰明了呢。」

「揍你喔。」

「啊哈哈。」

不是充滿愉悅的笑聲,而是有點尷尬、又有點困擾,這些狛枝平常不太會顯現出來的情緒混雜在一起的聲音。從他的表情也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來,更下垂的眉毛以及瞳孔深處小小的不安,這些都是和他待在一起最久的日向才有辦法察覺到的情緒變化。看樣子這果然不是狛枝普通的任性,日向更加確信了。

「……日向君有辦法在今天之內找到我,也就是因為都有『想起來』對吧?」

「啊啊。」邊想著這傢伙果然是確信犯啊,日向邊點頭同意。「沙灘上替你別髮夾的事、公園裡和你喝同一罐藍羊的事、圖書館跟你一起看同一本繪本的事、還有遊樂園送給你硬幣的事對吧。」

「嗯。」或許是能夠從日向口中聽見關於兩個人的回憶的事感到很高興吧,狛枝眼神裡的不安稍微減少了些。「那麼日向君應該也記得吧?在這裡、……這間小屋裡發生過的事。」

「……啊啊。」

稍微遲了一些的回覆並不是因為心虛,而是不曉得為什麼、感覺心跳就像那個時候一樣開始慢慢加速到令日向不自覺的加快呼吸的地步。明明是有空調的小屋,日向卻覺得身體逐漸熱了起來。

「這就是我的目的喔。」

瞇起眼睛微笑著,狛枝往前跨了一步、再度縮短和日向之間的距離,並且直直的盯著對方總是令自己著迷的枯草色雙眸。

『「日向君,聰明的你應該已經察覺到了吧?」』

和回憶中一樣的台詞、一樣的氛圍、以及一樣的距離。彷彿讓日向重新站上名為過去的舞台一般,為了他們的未來、重新演繹著名為現在的戲劇。

『「……什、麼?」』

演員只有兩名,在不被他人打擾、甚至連觀眾都沒有的空間裡,為了將彼此更深刻的刻印在自己的人生中。

『「把這個禮物、還有你最想要的東西一併送給你喔。」』

從狛枝的口袋裡拿出來的,是希望之峰學園的戒指──不對,定睛一看,那是沒有任何點綴的、只閃爍著銀色光輝的一枚造型簡單的戒指。

『我喜歡你,請你跟我交往吧,日向君。』

「我愛你,請你跟我結婚吧,日向君。」

牽起日向的右手,不等對方的回應,狛枝先行將戒指套在日向和自己相同、正微微顫抖著的左手無名指上,並輕輕的在上頭落下一吻。

「……你願意嗎?」

懇願般的微笑著,狛枝抬起頭望向日向的臉,映入眼簾的、是緊緊的皺著眉又漲紅著臉,看上去有什麼不滿要說卻又全數梗在喉嚨說不出口的、自己最愛的戀人。

「別在、別人回答之前……就套戒、戒指啊!」

「嗯,對不起。」很難得的,狛枝老實的道了歉,而日向只是以右手手臂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只是覺得像今天這樣特別的日子,日向君應該比較難拒絕我才對。」

「……你還是老樣子,想法很不正常啊。」

日向以右手蓋著自己眼睛的姿勢回應,狛枝對此也只能苦笑,畢竟這樣子被對方說也不是第一天的事了,何況他自己也有自覺、這不是什麼多正常的想法。第一個的朋友兼戀人,日向的存在對狛枝究竟有多重要,想必連日向都不知道吧。以被拒絕為前提的求婚,那麼為了降低被拒絕的可能性的話該怎麼做比較好呢?最終,以昨天碰巧聽到的對話為契機,狛枝想到了這個方法。

現在冷靜一想,這個計畫其實有很大的可能會使失敗的機率提高,與其說是靠運氣、不如說完全是以日向的心情決定成敗了。但是真的沒辦法了,狛枝垂下眼簾,他不擅長處理關於感情的事,尤其是和日向有關的。縱使被日向拒絕了,那也是理所當然的事,狛枝一直是抱著這樣的心情在處理自己的感情的。

「就算不用選在今天,我也不可能會拒絕你啊。」

──所以,日向的話語對他來說是預料之外。

「日、……唔?!」

原本覆在日向眼睛上的右手不知何時抓住了狛枝的領帶,他施了點力讓狛枝更往自己的方向靠過來,接著做出了讓狛枝更措手不及的舉動──他吻上了他的唇。

「……?、?」

「……哈哈,活該。」

當蜻蜓點水般的吻結束之後,日向露出了嘲諷一般的笑容,吐出的是和現在的氣氛格格不入的話語。看著狛枝難得陷入混亂的表情,日向看上去心情很好的哼了一聲。

「日向、君……?」

「我說啊,你徹底的搞錯了一件事。」

斂起笑容,日向瞪向了狛枝的雙眼,雖然是個魄力十足的舉動,但他幾乎要燒紅的臉卻出賣了他,拜此所賜、狛枝完全感受不到任何危機感。即便他從來不認為日向有辦法做出什麼殘酷的動作。接著,日向就像是把話語全部寄託給自己的情緒一般,只是純粹的想要把自己內心的想法傳達給狛枝,大吼著。

「我對你的感情,才不是那種玩笑一樣的東西!」

「──……」

那雙在學級裁判上帶點畏懼的率直的雙眼、在愛島模式時稍微有些孩子氣的溫柔的雙眼、在現實世界充滿了自信的堅定的雙眼。……狛枝最喜歡的日向的眼睛,為了將自己藏在心裡最深處的愛全數道出、為了讓自己容易不安的戀人信任,直直的望向狛枝的雙眼,執拗的不肯移開視線,縱使日向肯定已經害羞到想找個洞鑽進去也是如此。

……啊啊,你怎麼會這麼的……

「……謝謝你,日向君。」

這麼的耀眼、又這麼的讓人不想放手呢。

嗡──嗡──

「唔喔?!」

「手機?」

狛枝雖然反射性的想檢查自己的口袋,但才想起來、自己的手機早就在前一天被海浪給捲走了。後知後覺的想起這件事,看來這通不識趣的電話或是訊息就是給日向的沒有錯。日向趕緊鬆開了抓著狛枝的領帶的手,而狛枝也乖乖的和日向拉開一些距離。邊想著時間應該也差不多了呢,狛枝邊望著日向做打開手機檢查的舉動。

「……似乎已經準備好了。狛枝、」

「嗯,我知道喔。就算不想去,你也會拖著我去的,對吧?」

「這是當然的。」

面對日向毫不猶豫的回答,狛枝輕輕的笑了幾聲。雖然打從一開始他就沒有不去的想法就是了,畢竟那張紙條的內容完全只是為了激怒日向用的而已。跟著日向的腳步往門口前進,忽然對方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轉過頭並呼喚了自己的名字。

「對了,狛枝。」

「嗯?」

日向半舉起自己的左手,右手的食指指向了無名指上的銀色戒指。

「這個,下次讓我幫你戴吧。」

「……咦、」

「走吧!」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日向打開了小屋的門。「出發去你的生日派對會場!」

 


第六章「生日快樂,狛枝!」

 


「真是的,你到底跑到哪裡去了啊!」

「居然讓日向在島上找了將近一天……」

「狛枝同學究竟是藏在什麼地方了……?」

「花村難得做的美食不是都冷掉了嗎!」

「不,那個本來就不能在壽星到之前吃的……」

鬧哄哄。不,或許是超越了日向所想像的、還要再更混亂的現場吧。好不容易把狛枝這個主角帶到派對會場的餐廳裡,沒想到和原訂計畫完全不同的景象就在日向眼前展開──大家蜂擁而上,邊跟日向說辛苦了、邊責備什麼都沒說就消失的狛枝,而主角只是苦笑著接受大家的責備。日向完全沒有阻止的原因就是單純的可以明白大家的心情,也認為狛枝是應該被唸一下才行的。所以他就默默的退到圈圈的最外圍,打算在派對開始前讓狛枝好好感受一下大家的關心和擔心。

「喂,日向。」

「喔,怎麼了左右田?」

接著和這樣的日向搭話的,便是仍然對狛枝懷有恐懼而不想靠得太近、所以同樣待在圈圈最外頭的左右田。明明是和自己說話,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視線好像有點低?抱著這樣的疑問,日向順著左右田的視線往下看,在察覺到之前對方就先開了口。

「那個是戒指?」

「?!」

啪的一聲,日向立刻把左手藏到背後,因為太過高興所以完全忘了啊,大家並不知道自己和狛枝在交往的這件事……!雖然不是不能拿下來,但日向並不想把狛枝替自己戴上的戒指拿下來,如果需要的話、他還是希望是狛枝將它拿下。不對,重點不是在這裡!冷汗沿著臉頰落下,該怎麼辦?要怎麼解釋才……!

「沒想到連你也開始打扮了啊──居然戴戒指什麼的。」

「欸?」

和預想中完全不同的反應讓日向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左右田的樣子看上去完全不覺得這是結婚戒指,不過這也是個好機會,只要順著他說的話就不會被發現了!日向有點尷尬的笑了起來。

「啊……嗯,想說試看看啊、什麼的……」

「不過你是從哪裡拿到的啊?昨天好像沒看見你有……」

「我先去看花村忙的怎麼樣了!」

「啊、喂,日向!」

為了不讓左右田有機會繼續追問下去,日向隨便找了個理由逃離現場,也顧不得被眾人圍繞的狛枝了,他飛也似的衝進了廚房裡。

「阿勒,日向君?」

「啊、花……好大的蛋糕?!」

映入這樣的日向眼裡的,是像結婚蛋糕一樣高的蛋糕。與其說是結婚蛋糕,不如說日向根本沒有在網路以外的地方看過這麼豪華的蛋糕。看著日向的反應,花村很高興的笑了兩聲。

「嗯呵呵,這可是我耗費了很長一段時間做出來的……」

「但是看上去好甜啊,狛枝那傢伙不太喜歡吃甜的……」

「你說什麼?!」

啊、糟糕。當意識到自己踩到花村的雷點時已經太遲了,日向反射性的用右手摀住了自己的嘴,但方才那句話當然已經很好的傳進了花村的耳裡,進而讓他臉色大變。只要一提到料理,花村就會變得很可怕,這點大家都心知肚明,可是對於今天已經用腦過度的日向來說,就連這樣的事他都會後知後覺的才意識到,看樣子今天還是少說話好了,日向這麼想著。

「不、花村,那個……」

「我會讓不喜歡吃甜食的狛枝君也變得喜歡吃的!」

「這倒是不太可能……」

苦笑著想要阻止好像快要暴走的花村,日向試著以最不會踩到別人地雷的最低限度發言說服對方,但這當然不會有效,他只能被迫站在原地看著花村將蛋糕的一部份切了下來,然後裝到盤子上並交給日向……咦?

「花、花村?」

「總而言之先讓狛枝君試吃看看吧!」

「但、但是……」

「我會讓狛枝君知道我做的甜點可不是一般的甜點!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甜點!」

「啊、哈哈……」

敗北。說到底這都是日向那個不經大腦的發言的錯,所以他還是乖乖的接過了盤子,前往餐廳尋找那抹綠色的身影。而到了餐廳日向才發現,眾人看樣子已經結束了說教,一個又一個笑著和狛枝說生日快樂了。看著狛枝有點不習慣這種場面的笑容,日向露出了無奈的微笑。

「喂,狛枝。」

「啊、日向君!」聽到日向的聲音,狛枝回過頭,這反應就像被主人呼喚而感到高興的大型犬一樣,令日向失笑出聲。「你去哪裡了?」

「這個啊,是花村、?!」

邁開腳步往前走沒有幾步,不曉得有誰掉了紙在地板上沒有撿起,而日向正巧踩到了那張紙,腳稍微滑了一下,雖然沒有跌倒是萬幸,但手中的蛋糕也飛了出去──

「狛枝?!」

不偏不倚的砸中了狛枝的臉。

「啊哈哈,狛枝哥被日向哥用蛋糕砸臉了!」

一旁西園寺通常運轉的笑聲讓大家的視線一瞬間集中到狛枝身上,當然除了驚訝外、也有人已經動身拿了一條毛巾了,迅速趕到狛枝身邊的日向接過貳大遞過來的毛巾,小心翼翼的開始擦拭起狛枝臉上的奶油。

「抱、抱歉啊狛枝……」

幾乎混亂的計畫、差點被發現的戒指、浪費了的蛋糕以及被自己拿的蛋糕砸到的狛枝,今天的生日派對幾乎是一團糟,擔心狛枝的心情會因為這樣而降到谷底的日向慌張的開始道起歉。

「……噗。啊哈、啊哈哈哈!」

但是和日向所擔心的正好相反,狛枝在望著面露不安的日向幾秒後忽然大笑出聲,就好像日向的擔心都是不必要的一樣,打從心底、高興的。

「這還真是不幸(幸運)的生日呢!」

「……狛枝。」

「吶、日向君,我還沒聽你說呢。」

「咦?」

噗通。當發現兩個人的距離在不知不覺間變得十分近的時候,日向的心臟又無法克制的快速跳動了起來。望著狛枝瞇起充滿期待的灰色眼眸,不自覺的、日向緊張了起來。

「……生日快樂,狛枝。」

「嗯。」

明明是整個臉沾上了奶油的滑稽外表,但是為什麼呢?望著狛枝露出的小孩子般感到高興的笑容,日向幾乎要控制不住想擁抱他的衝動。現在是在餐廳、旁邊還有很多人什麼的日向也已經不在意了,只有現在、這個瞬間,他想緊緊的抱住不擅長被祝福、但是又很怕寂寞的自己的戀人。

「……狛枝、」

「咦?!發生什麼事了?!」

「那個啊~日向哥跟狛枝哥在玩砸蛋糕的遊戲喔!」

「不對吧……」

「呼哇哇哇我跌倒了……!」

「呼唷──!小蜜柑的福利大放送!」

「我可以吃了嗎?可以吃了吧!」

「都說不行了吧!」

不曉得為什麼忽然又混亂起來的大家打斷、甚至打消了日向原本的念頭,而他和狛枝則是先盯著面前的場面幾秒後,才轉而望向對方,接著相視而笑。

看樣子,熱鬧的派對才剛開始呢。

 

 

 

*完*

總字數19348,創新高!

狛枝生日快樂──!!!!

文章標籤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