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詳閱每篇上頭的注意事項*

 

 

 

 

 

 

 

 

 

 

--

 

*像預告一樣的東西(?)

 

 

「啊,狛枝!」

從身後傳來的聲音開朗的不太尋常,但比起違和感、狛枝更在意的是那個聲音的主人。他回過身,自然的勾起微笑,朝著正往自己的方向小跑步過來的日向輕輕的揮了揮手。

「日向君,怎麼……」

但是狛枝的話語到這裡後就全部中斷。要比喻的話、就像是電源線被別人踢掉的電視一樣,一瞬間他的腦袋是完全空白的。

「嘿嘿,我喜歡你喔,狛枝!」

——因為日向正緊緊的抱著他、並笑著將帶有好意的話語在他耳邊毫無顧忌的說了出來。

狛枝有點僵硬的把視線往下移,再次確認了現在抱著自己的是日向之後,他的心跳開始漸漸的加快。但是這很奇怪。就算腦袋沒辦法思考,直覺還是能夠告訴他日向今天不太對勁。不對,是非常不對勁。

因為狛枝跟日向並不是那種能夠像這樣互相訴說愛意、更不是關係親密到會每天對對方說喜歡的關係。所以日向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動機做這件事,更別提日向是個連說喜歡都會害羞的人了。

「……日、向……君?」

「快給我回來——!」

幾乎要蓋住因動搖而音量變小的狛枝的話語,從不遠處傳來的聲音聽上去既憤怒又慌張。阿勒,不過這個聲音好像在哪裡聽過……狛枝的腦袋開始慢慢轉動,在那個踩著急促步伐衝過來的身影映入眼簾之後,狛枝不敢置信的睜大了雙眼。

「給我從狛枝身上離開啊!」

「狛枝~喜歡!喜歡!」

「啊啊真是的!過來!」

明顯帶有怒氣的人硬是將緊抱住狛枝的日向拉開,然後用不小的力氣把他拉到身後,阻止他和狛枝的接觸。面對突如其來的狀況,狛枝只是靜靜的看著,等到對方稍微冷靜下來後才緩緩的啟唇。

「……日向、君?」

這麼開口之後,兩雙枯草色的眼睛一起望向了狛枝。



「是bu……魔法的失控啾!日向同學的一……唔唔不對!這個是以日向同學相反的感情為主跑出來的另一個日向同學啾!也就是相反的日向同學!」

「相反的日向君一直對我說喜歡……這就表示真正的日向君非常討厭我嗎?啊哈哈……」
「狛枝?怎麼了嗎,看上去很難過的樣子?你難過的話我也會跟著難過的……」
「……是嗎。我難過的話你會很高興啊。」

「兔兔美,這是怎麼回事啊?!」
「嗚嗚,對不起啾……這個日向同學好像是你的一部分、也就是戀心的日向同學……」
「……戀心的、我?」
「是從日向同學的戀心中分裂出來的啾。雖然不知道怎麼一回事,但是是像bug一樣的東西……啊,剛剛的是比喻!是比喻啾!」
「……吶,兔兔美。」
「怎麼了啾?」
「要對大家說明的時候,可以不要照實說嗎?說這是相反的我就好。」
「咦?!」
「拜託妳了。」
「日向同學……呼哇哇?!另一個日向同學不見了!」
「哈啊?!不會吧?!」

 

 

--

 

*巧克力消化系列

 

 

《「這個世界是狛枝凪斗和日向創的」チョコ》

「果然一個人也沒有呢。」

輕輕的推開前往大廳的門,映入眼簾的是稍微積了點灰塵的桌子和遊戲機台。大概是定期會有人來打掃的緣故吧,這裡的味道不至於讓狛枝嫌惡的皺起眉。

「這是當然的。畢竟大家最常待的地方不是這裡,而是本部。」

緊接著狛枝的腳步進來的人回答了狛枝接近喃喃自語的話,並在稍微環視了這個地方之後用嘴咬開筆的蓋子,在筆記本上做了記號。

「最後還剩哪裡?」

「餐廳跟舊館。這樣島上就全走過一遍了。」喀嚓一聲,他將筆的蓋子蓋了回去,並目不轉睛的盯著筆記本看。

「是嗎。……吶,日向君。」

狛枝瞇細雙眼,日向則抬起頭,這次直直的望著狛枝那讓人看不出含義的灰色雙眸,沒有困惑、沒有急躁,只是單純的等待著狛枝的下一句話而已。察覺到了這點,狛枝勾起一抹微笑。

「當我們待在這裡的時候,不覺得就像是這個世界只剩下我和你一樣嗎?」

「……」

「……什麼的,開玩笑的。」

掛著讓人不明白的笑容說著讓人無法理解的台詞,狛枝一直都是這樣的人。當然直到現在,日向還是沒有辦法完全搞懂他。但是當狛枝經過他身邊的時候,日向毫不猶豫的握住了狛枝的右手。

「你還真是一如既往的不會說話啊。」

縱使知道對方看不到,日向還是自然的露出了笑容,說出的話語跟著變得溫柔了許多。接著他感覺到了,雖然遲了幾秒、但還是回握住自己的手的力道。

「日向君懂就好。」

輕輕的、帶有笑意的句子傳進了日向的耳裡。

 

 

《「日向君不是喜歡甜食嗎?這種的不討厭吧?」チョコ》

這麼說著,狛枝把那條抹茶口味的巧克力放到日向的手心上,稍微冰涼的觸感讓日向微微的睜大了雙眼。

「……特別、買給我的嗎?」

愣愣的脫口而出了這句話,卻在剛說出口的幾秒鐘後後悔了。狛枝在某方面來說算是一個率直的人,可在日向面前卻截然相反,根本連率直的率字都見不到。邊想著又要被怎麼樣嘲笑,日向邊有點尷尬的撇開了自己的頭,好讓自己不會受到狛枝的正面毒舌攻擊。

「……」

「……?」

但是預想之中的嘲諷發言並沒有降下,取而代之的是令日向感到困惑的沉默。他悄悄的把視線移回狛枝身上,原本只是想察看一下對方目前的樣子而已,卻被更加預料之外的反應嚇到全身僵住。

狛枝。那個狛枝。那個一見到日向就總是用鄙視的眼神說著「預備學科」的狛枝。居然。

「臉……好紅……?」

「!預、預備學科連眼睛都變得不好了嗎!」

發現自己現在的表情正被對方看著,狛枝急忙用手遮住自己的臉,但連耳根子都紅透的他再怎麼遮掩也沒辦法不暴露。而且平常說話明明不會結巴的,這點就沒關係了嗎?在心裡如此吐槽,日向卻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什麼嘛,這不是很可愛嗎。

「謝謝你啦,我會好好品嚐的。」

「唔嗯嗯嗯……!」

 

 

--

 

*腐男子日向

*披著狛苗皮的狛日(儘管如此還是有些微狛苗描寫,雖然都是日向的妄想,不過無法接受者請勿觀看)

 

 

「『你是大家的希望、這點我明明是知道的……哈哈,真的很對不起,苗木君。……喜歡上你的、居然是我這樣的人。』
『狛枝君……這是不對的!我——』」

「唔啊啊啊啊啊——!」

以平常不可能會有的速度,日向邊用盡全力從喉嚨深處喊出聲音、邊一把抓起了放在桌上的筆記本。他喘著粗氣、整個臉和耳朵都紅了,如果光是看著這樣的他的話大概會以為是剛跑完步吧。但是他枯草色的眼睛比平常還要濕潤,像是羞恥到極點才會做出的反應一樣……雖然事實的確是這樣沒錯。

「看、……」

「嗯?」

「妳看到……哪裡了……」

「嗯……」

螢幕裡的少女將手放在下巴上,臉稍稍的往上抬,做出了習慣性的思考舉動。接著,她開口。

「狛枝君對苗木君告白的地方?」

「啊啊啊啊啊……」

日向抱著筆記本發出這個世界完蛋了的絕望般的聲音。

「吶、日向君,那個是你寫的嗎?」

接著七海又用純粹的疑問往他的心臟再刺了一刀。日向勉強抬起頭,對方的瞳孔深處藏有滿滿的好奇,既然被發現了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不如說隱瞞也沒有意義),日向只好舉白旗投降。

「最近……看到他們的互動就覺得……很、很喜歡……但是沒有人可以說,所以只好自己寫……」

「BL?」

「……對……」

就像做錯事被老師抓包的學生一樣,日向的聲音越來越小,直到最後幾乎要消失不見。原本他就打算隱藏這件事了,但是居然被發現了、而且還是以最糟糕的方式。如果這裡有窗戶的話,日向大概早就跳下去了吧。

「我之前也有玩過喔,BL的遊戲。」

「咦?!」

七海微微的笑著,簡單的說出了對於日向來說難以啟齒的話。

「雖然是我不拿手的戀愛遊戲就是了。我想想……記得好像是遲鈍的主人公跟傲嬌的青梅竹馬吧。」

「原來妳也……」

「嗯。」七海的表情一如既往,讓日向鬆了一口氣。「所以這也沒什麼好害羞的……我是這麼覺得的喔。」

「七海……」

「不過為什麼是狛枝君跟苗木君呢?」

「啊啊,妳聽我說!」

當七海把話題帶回最原本的起點之後,日向的雙眼突然閃起了光芒。

「狛枝那傢伙對苗木完全是特別的對待!與其說是希望、不如說是他心中的希望!而且只要見到苗木,他一定會露出很高興的笑容,也會主動握住他的手!還有啊、……」

「?日向君?」

日向忽然把句子斷在奇怪的地方,臉上的表情也不像方才那樣興奮了。就像從夢裡醒來一樣,取而代之的是有點尷尬的笑容。

「總覺得有點……抱歉啊、七海。因為第一次有人願意聽我說,所以稍微有點……」

「沒關係喔。」

七海露出溫柔的微笑,往螢幕的方向更靠近了些。

「雖然不是很能理解,不過日向君喜歡的感情有確實的傳達給我……喔。」

「啊……嗯。稍微有點難為情……」

「為了能夠更加明白,我之後也會多觀察他們兩個的!」

「咦?不、倒不用這樣……」

「那麼我出發了!」

「七海?!」

接著,日向的電腦恢復了原本的畫面,少女的身影消失、只剩下資料原封不動的映在他的眼前。他苦笑了下,將筆記本好好的蓋起來、收進抽屜裡。

「以後得注意不要隨便把東西放在電腦前面啊……」

 

*幾天後*

 

「這麼說起來,七海,妳的觀察怎麼樣了?」

「嗯……」

「嗯?」

七海眨了眨眼,將話語在腦中整理拼湊之後,才對螢幕前的日向開口。

「狛枝君真的很喜歡日向君呢。」

「對對……哈啊?!」

「謝謝招待?」

「不對不對不對!為什麼是我啊?!」

和慌亂的日向成對比,七海不疾不徐的說著。

「狛枝君對日向君很特別?跟對待希望不一樣的。然後……看起來是很討厭的態度,但動作卻很溫柔,有過於親密的舉動就會臉紅……之類的?」

「哈啊啊?!」

聽到這些和自己的想法完全相反的話,不曉得為什麼,日向總覺得自己的臉稍微熱了起來。

「……謝謝招待?」

「都說不是了!」

 

 

--

 

*雙重人格日向

 

 

【大略說明】

 

有雙重人格的日向。一個人格是喜歡狛枝的,一個人格是害怕狛枝的。
「你、你別靠近我!」
「是、是。」

「狛枝你到哪裡去了啊?我們不是說好今天要一起外出嗎?」
「嗯,抱歉呢,日向君。剛好遇上了一點事……」

狛枝當然是知道的,但他沒打算說破。狛枝和其中一個人格是戀人,但和另一個人格卻連朋友都不是。
日向的人格替換非常不固定,有時候在兩個人親熱的時候忽然就會換一個人格,然後日向就會用力的推開狛枝。
「你在做什麼啊?!」
「……嗯——接吻?」
「哈啊?!你的腦袋是有什麼毛病?!噁心死了!」
「啊哈哈。」
雖然是日向君但也不是日向君……嗯,被這麼說多少還是有點受傷呢。

 

 

【本文】

 

第一次看見「日向君」的時候,老實說,那是我這一生中最驚訝的時刻。

「別、別過來!」

「日向君?唔!」

原本還待在我的懷裡安靜看書的日向君,忽然像看到怪物一樣,用力的把我從他身邊推開。雖然身體狠狠的撞上了地板,但是在戀人的異樣狀態之前,這些都已經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了。

對,戀人。我——狛枝凪斗,和日向創是戀人。所以我會抱著他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我喜歡肢體接觸這點日向君也是明白的。那事到如今,為什麼日向君會在忽然之間把我給推開呢?而且仔細一想,他的聲音也是充滿了恐懼……疼痛並沒有打斷我的思考,我皺著眉用雙手支撐起倒在地板上的身體,想先確認日向君目前的樣子。

然後,我驚訝的說不出話。

日向君縮在床的一角,身體明顯的在顫抖,而且以像是有人要攻擊他一樣的保護姿態用雙臂擋住自己的臉。這些不是演技,不會是演技,日向君是真的感到害怕。怕什麼?是怕我嗎?……為什麼?

驚訝的情緒消失以後,取而代之的是疑惑和悲傷。但是凌駕於這些之上的,是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探求心。總而言之先假設日向君害怕的是我好了,如果在這時突然靠近的話,已經縮的像顆球的日向君只會更加害怕而已。所以我小幅度的坐起身,盡量不發出聲音,雖然以我這邊的角度看不見日向君的視線究竟在哪裡。

不過這種情況真是糟到不行……我習慣性的把手放在臉的下方思考,這樣的話只會是長時間的拉鋸戰,日向君什麼時候會暴走也不清楚,只能趁這個時候開口了。我微微抬起頭,剛好看見日向君的身體大幅度的顫了一下。啊啊,果然是看著我的,那這樣就好辦了。

「吶,日向君。」

「……」

對於我的呼喚,日向君沒有任何答覆,他只是把身子又向後靠了一些。明明已經碰到牆了,這樣的日向君真是可憐到可愛呢。啊,離題了。我重新整理思考,望著仍然在發抖的日向君開口。

「我希望你可以回答我一個問題,這樣我就不會對你做什麼。我保證。」

如果對方把我當成怪物的話,我只要利用這點就行了。以交換條件的方式讓對方願意回答問題,只要能夠確認這個問題的答案,那麼我就能確信在日向君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為此,就算在日向君的心裡,我是怪物的這件事根深柢固也沒關係。

「……什麼……」

然後在一段時間的沉默之後,日向君用哽咽的聲音開口了。啊啊,真的好想抱著這樣的他說我不會做任何你討厭的事,好想以戀人的身份安慰他。把像欲望一樣的想法壓在內心最深處,我勾起微笑,以最平穩的聲音開口。

「你的才能是什麼?」

「……」

「……怎麼了?為什麼不說話?難不成你沒有才——」

「我當然有!」

似乎是聽不下去我的嘲諷,日向君用力的把雙臂甩開,皺著眉生氣的用漲紅的臉瞪著我。這樣子充滿敵意的日向君究竟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邊想著這種事,我歪了歪頭,臉上仍然掛著一如往常的笑容。

「那可以說來聽聽嗎?」

「!……我、……忘記了……」

「是嗎。」

嗯,懂了。完全能夠理解了,日向君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邊應付日向君的同時,我的腦袋也在不斷的思考著之後的事情。首先得聯絡罪木桑吧,不過如果日向君連罪木桑都害怕的話就糟了,在他恢復原狀之前,我就先暫時陪著他吧。

……啊,在聯絡的同時,也順便告訴其他的超高校級好了。說這個日向君(●●●●●)不記得自己是預備學科的這件事。另外,我自己也得做區別才行。差不多也是時候了,另一個日向君的話,從今天開始就叫創君好了。

那麼,現在該拿日向君怎麼辦呢?我笑著望向仍然用力瞪著我的日向君,稍微有種懷念的、但又充滿寂寞的感覺。

 

《日向君和創君》

 

 

--

 

*黑暗向

 

 

【10/2X】
狛枝那傢伙還真是拿他沒辦法。不過如果他希望的話,我就去陪他吧。

【10/2X】
雖然對本人說不出口,不過幸好狛枝還留在我身邊。……當他剛從程序裡醒來的時候還真嚇了我一跳呢。雖然現在也不會有這樣的舉動了。

【10/2X】
明明每天都有好好的整理跟清潔,為什麼還是會有這種討人厭的味道呢。……啊,是消毒水吧。這也難怪狛枝的心情總是不太好了。

【10/2X】
狛枝的食慾還是不太好。什麼都嘗試讓他吃過了,但是他總是不肯吃下去。拜託了,稍微吃點什麼吧,狛枝。

【10/2X】
吐司的話願意吃嗎?還有加了蜂蜜的熱牛奶,這樣就算是狛枝也會願意吃吧。

【10/2X】
幸好餐廳裡還有很多食物,這樣的話、可以做很多種料理吧。不曉得哪一種狛枝才願意吃下去。

【10/2X】
這麼說起來,不做點適當的運動不行吧?……不過狛枝做的起來嗎?如果不行的話我就幫點忙吧。

【10/2X】
沒事的。沒事的。我只要你還在我身邊就很高興了。沒事的。

【10/2X】
(此處為空白)

【10/2X】
(此處為空白)

【10/1X】
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為什麼為什麼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狛枝

【10/1X】
為什麼那傢伙總是不肯珍惜自己……我明明只要你還好好活著就可以了、為什麼那傢伙總是不明白啊……!

【10/1X】
是幸運嗎?是幸運讓他拿到根本不可能會讓他碰到的刀子嗎?開什麼玩笑啊,你給我差不多一點啊、狛枝凪斗!

【10/1X】
明明左手的切除手術很順利的結束了,狛枝的心情看上去也還是沒有好轉的樣子。……明天得多加注意才行。

【10/1X】
不管對狛枝說什麼,他都沒有任何反應。鄙視、難過、憤怒、輕蔑,一樣都沒有。雖然不能再奢求更多了,但是……

【10/1X】
(此處為空白)

【10/1X】
(此處為空白)

【10/1X】
(此處為空白)

【10/1X】
狛枝醒來了。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哈哈,看來從明天就要開始忙了呢。

 

 

*提示:注意日期

 

 

--

 

*愛島模式

*日向是N周目

 

 

那天不過是個和平常一樣、平凡到無趣的一天。

日向提著一個小小的塑膠製桶子,裡頭裝滿了各種小孩子挖沙用的器具,這些是他——也就是一個男子高中生之後要使用的東西。一開始或許連從超市拿下這些東西都會有點躊躇,但是在過了這麼久之後,日向也已經可以理所當然的提著這些東西前往沙灘了。

今天的賈巴沃克島的太陽仍然大到眩目,日向微微瞇起了眼,這樣的天氣待在沙灘上容易中暑,所以他沒有提桶子的另一隻手拿著裝有兩人份運動飲料的袋子,這是他每次都會準備的東西,畢竟兩個人一起在沙灘上玩沙然後中暑什麼的一點也不好笑。

至於為什麼他明明用外出券約了狛枝出門,卻要一個人到超市提這些東西去沙灘呢?一想到這件事,不僅生不起氣、日向還勾起了無奈的微笑。在兩個人到達沙灘後,狛枝才慌慌張張的表示自己有東西忘記帶出來,而且是非常重要的東西,一定要回去拿。沒想到那麼聰明的狛枝也會犯這樣小小的錯誤,雖然很失禮、但就像普通人一樣的舉動讓日向失笑出聲。這也就是為什麼他會一個人到超市的原因了。

啊。才踏進沙灘上,那抹綠色的背影就進入了日向的視線範圍。對方直直的站在沙灘上,面對著清澈的大海,外套在微風的吹拂下輕輕的在半空中舞動著。看到這樣的景象,日向的第一個想法是降低自己的腳步聲,偷偷的走過去嚇他。如果狛枝現在是在想些什麼的話,那就應該不會發覺到偷偷摸摸靠近的自己。一旦有了惡作劇的想法,日向就無法停下看見充滿驚訝表情的狛枝的想像。他把手上的東西放到距離自己最近的樹旁,開始躡手躡腳的往前。

畢竟是男子高中生嘛,這樣的事情是很常見的。日向在心裡用莫名其妙的理由說服自己,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向前進。緊張感油然而生,他吞了口唾沫,上次這麼緊張的時候是什麼時候來著?採集的時候不小心撲倒狛枝那時?……等、我在想什麼啊。

把腦中的想法揮出去,日向慢慢的吐出一口氣,眼看著外套上的55就在眼前了,日向伸出手——

「要殺我?」

撲通。在低沉的嗓音傳進他的耳裡的那一刻,他還以為自己的心跳要停止了。忘記把停在半空中無處安置的手縮回去,日向露出一副糟糕了的表情。

「啊、哈哈……還是被你發……不對,我可沒有要殺你啊。」

發出乾笑聲,日向這才將手縮了回去。狛枝連頭都沒有轉過來就知道自己在身後,看樣子自己果然不適合做什麼惡作劇啊。搔了搔臉頰,總覺得氣氛比想像中還要尷尬,日向只好趕緊轉移話題。

「我把東西放在那裡,先去拿——」

碰。

「……阿……勒……?」

眼前還是狛枝。雖然還是狛枝沒錯,但不是狛枝身上綠色的外套,而是狛枝的臉。而且自己不知道為什麼,從站著變成躺在沙灘上了。不對,是被推倒了?……被狛枝?大腦開始運作的同時,日向才感覺到從後腦杓的地方傳來的刺痛感,以及壓在他身上的那個人的重量。

——戰慄感。

當枯草色的眼睛映出現在因為背光而看不清楚臉的狛枝的同時,日向彷彿覺得自己要被那雙灰色的眼睛給刺穿了。就像被蛇盯上的老鼠,光是那個眼神就能夠殺死自己的感覺。恐懼開始在日向身上蔓延,他再熟悉不過了,這個感覺。對,是那個時候……

「沒想到區區的預備學科也想要殺我呢。不覺得準備不夠充分嗎?」

……和在自相殘殺時期知道自己是預備學科時的狛枝一模一樣的眼神。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不是已經結束了嗎?他們已經擊敗江之島盾子、也從「這個世界」中醒來了,現在應該是為了讓大家醒來而做的愛島模式……但是為什麼、為什麼狛枝會知道自己是預備學科這件事?!日向的腦袋越發混亂,從對方的口中吐出的不帶有任何溫度的句子更是讓他難以理解,他的全身都在顫抖,本能性的、害怕起面前的這個人。

「啊哈,騙你的。我當然知道你不可能殺我,雖然不曉得你偷偷摸摸靠近我的理由,但是至少在『這裡』,你不會這麼做。」

對吧?勉強看得見狛枝臉上的表情,是近乎人畜無害的笑容。但他的眼睛並沒有在笑,正確來說,在他做出這種控制日向行動的舉動的時候,就可以代表他已經在生氣了吧。為了處理多到滿出來的情報,日向拼命的思考,可他卻無法得出一個結論。

到底為什麼,狛枝會恢復自相殘殺時期的記憶……?在日向的腦袋裡,只存在著這個沒有解答的疑問。

「其實我原本是不打算像這樣出現的喔?但是看到了嘛,也沒辦法。」

這麼說著,狛枝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小小的物體,在擔心是不是可以用來傷害別人的利器的同時,日向的視線被狛枝手中那個在太陽光下閃閃發光的物體給吸引了。

「因為實在太好奇要送給誰了?於是就這樣過來了呢。」

日向睜大了雙眼,當然令他驚訝的並不是狛枝的發言,而是他視線另一端的物體——那枚戒指。

是希望之峰學園的戒指。

「只是結果還真是令我失望。沒想到是要送給預備學科的你啊。啊——啊,失望透頂。這裡的我(●●●●)在做什麼啊。」

然後咚的一聲,那枚戒指從狛枝的手中落到了沙灘上,就像處理不需要的廢物一樣,閃著銀色光芒的戒指消失在了日向的視線之中。

「……這裡的、你……?」

「嗯?啊,終於可以說話了?」

日向顫抖的聲音傳進狛枝耳裡,這讓他高興的笑了出來。高興的?不如說是輕蔑的吧。狛枝用手指輕輕的滑過日向的頸子,邊感受著對方的恐懼,邊再度開口。

「日向君終於抓到重點了呢。沒有錯喔,我雖然是狛枝,但好像不是你們熟悉的狛枝呢。」

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悠然自得的笑著的,也就只有日向面前的這個人了吧。已經幾乎是瘋狂狀態的他的情緒跟臉上的表情咕嚕咕嚕的變化,看上去像是在笑、卻充滿冰冷,看上去像是鄙視、卻又帶有期待。矛盾這個詞完全就是為現在的狛枝而生的也不一定。

但日向才不在意這種事。他在意的是,「第一個狛枝」的存在。

「另、另一個狛枝呢?!」

「嘖,可以不要這麼大聲嗎?說起來你現在可不是能向我問問題的時候啊。」

皺起眉,狛枝這次的語氣包含了滿溢而出的不悅。他將身子往前傾,一瞬間就拉近了和日向之間的距離。

「你懂嗎?只不過是預備學科的你,要被我殺掉簡直輕而易舉。在『這裡』的話,也不用擔心會因為學級裁判被處刑。」

幾乎要貼近臉的距離讓日向喘不過氣,他想說點什麼、氣勢卻壓不過眼前的這個狛枝。就連移開視線都做不到,現在的情況,彷彿再現了當時的場景,令日向的恐懼在隔了許久後再度爆發。

但是。

「誰、會……輸給你啊……!」

日向皺緊眉,咬牙切齒般的從喉嚨深處低吼出聲。這是他現在唯一能做到的事,即便被恐懼侵占,他也絕對不會認輸、不會妥協。這是他最後的逞強,但至少、他不想再在精神方面輸給狛枝了。

「……區區的絕望,少得寸進尺了。」

毫不猶豫的,在吐出這句徹底失望的語句之後,狛枝用他的雙手包覆住日向的頸子,狠狠的掐住了他的氣管。

「唔、嘎啊?!」

反射性的發出了慘叫,聲音像是被壓碾般慘不忍睹,日向抓住了狛枝放在自己的脖子上並逐漸收緊力道的手嘗試制止對方的這個行為,卻發現現在的姿勢一點也不好施力。日向的雙腳及全身都為了離開狛枝而拼命動作,但狛枝的雙手卻沒有絲毫動搖。

彷彿是下定決心要在這個地方把日向殺掉一樣。

「啊哈、啊哈哈哈哈!」

狛枝的笑聲響徹在只有他們兩個人的海邊,此時此刻日向也已經聽不進去了。島上明明嚴禁暴力,為什麼狛枝的這個就不算暴力啊什麼的,日向的腦袋根本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思考這個問題。雖然讓對方受傷不是他的本意,他也不願意這麼做,但是他不想被殺、也不想讓對方成為殺人犯,所以這也是沒辦法的。這麼想著,日向握緊了自己的拳頭,使出渾身的力氣給了狛枝一拳。

「哈啊、!」

「唔!」

接著在狛枝的手有鬆開跡象的時候,日向才把他從自己的身上推開,這才得以重新呼吸到新鮮空氣。

「哈啊、咳、咳咳!哈啊、哈啊、……」

「……」

邊努力的吸進大量空氣,日向邊抹去自己眼角因生理因素而差點溢出的淚水,狠狠的瞪向了倒在沙灘上、突然變得安靜的狛枝。

「你、咳咳!哈啊……才不是狛枝……」

「……。」

力氣還沒有完全恢復,雙手也還在顫抖。但日向還是努力的支撐起自己的身體,想讓自己從沙灘上站起來。

「狛枝那傢伙……才沒有蠢到會、哈啊、什麼計畫都沒有……就隨便的做這種、事!」

是啊。比任何人都還要相信狛枝的惡意、也比任何人都待在離狛枝最近的地方的日向再清楚不過了。狛枝的「惡意」,才不只是要「殺掉」這麼簡單而已。更何況是有自相殘殺記憶的這個狛枝了,即便這裡沒有學級裁判,要裝成「這裡的狛枝」騙取日向的信任再用複雜的手法殺掉也是相當簡單的事,可是這個狛枝卻沒有這樣做。

「……說的也是呢。」

半晌,在日向的呼吸開始變得比較和緩之後,狛枝才維持同樣的姿勢輕輕的同意了日向的話語。他並沒有看向日向,而是望著天空、平淡的說著。

「恨著你、同時卻又愛著你的我,原來會自亂陣腳到這個地步啊。」

「……什麼意、」

「我的幸運,大概就到此為止了。」

「狛、?!」

忽然之間,島上響起了震耳欲聾的警報聲,讓日向不自覺的用雙手摀住耳朵。大概、不用幾秒兔兔美就會到這裡來了吧。到時候,「這個狛枝」的存在就會被視為BUG而消除吧。但是為什麼呢?日向在狛枝的話語及態度間感受到了強烈的違和感,而且心裡還有一種無法消除的疙瘩……

「狛枝!我、」

「暴力是不行的啾——!」

日向的呼喊被兔兔美的聲音蓋了過去,果然,這位老師用沒有幾秒鐘的時間就趕到了兩人所在的位置。這些都無所謂,無視兔兔美準備開始的說教,日向無論如何也要在狛枝消失之前得到那個違和感的正體。他移動到仍躺在沙灘上的狛枝身邊,在那抹灰對上自己有些慌亂的枯草色時,他愣住了。

「……阿勒,日向君?」

溫柔的、甜甜的嗓音傳進日向的耳裡,這讓他的腦袋越發混亂。就連對方的灰色瞳孔都不再帶有瘋狂色彩——就像「平常的」狛枝一樣。

……原來這就是違和感的正體嗎。這麼說起來,狛枝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有另一個狛枝」啊。

「嘶,好痛!奇怪,我的臉……日向君?!」

啪噠。伴隨著這樣的聲音,日向的力氣像是從身體直接被抽走一樣,他跪坐在狛枝身邊,襲擊而來的是疲憊及滿滿的無力感,這讓他連對狛枝道歉的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啊哇哇!總、總之兩個人都得先治療才行!說教等之後再說啾!」

這麼說著,兔兔美慌慌張張的離開了海灘,或許打算去找罪木或拿醫療用品吧,事到如今那些其實也都無所謂了。遲來的警報聲、不曉得為什麼沒有在運作的監視攝影機,這些都是可以用狛枝的幸運概括的嗎?……又或者,他出現在「這裡」對他來說是莫大的不幸?

「完全沒辦法理解啊……」

「日向君,怎麼了嗎?你的脖子……」

被這麼一說日向才發現,從脖子的地方傳來了陣陣的刺痛感。輕輕的撫上脖子,日向勾起了一抹無力的微笑。

「沒什麼。……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完*

文章標籤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