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機關PARO

 

 

他是被臉頰上不屬於自己的熱度嚇得睜開眼睛的。一瞬間他還以為自己躺在房間的床上,但是面前的景象跟肩膀的痠痛感都告訴他、自己還待在辦公室裡的這個事實。

邊從桌上爬起來邊揉了揉眼睛,日向抬頭一望,那個本應從這裡離開了的人正微笑著盯著自己,而且手裡還拿著兩個白色的馬克杯。不需要仔細看也能發現從馬克杯上方飄出的白霧,看來方才叫醒他的罪魁禍首就是那個了。

「早安,日向君。啊,還是該說晚安呢?」

「哪邊都行吧。比起這個,你不是回去了嗎?」

大概是剛睡醒的關係吧,日向的聲音比平常再低沉了些。當然狛枝並不在意,他將右手拿著的馬克杯放到日向面前的桌子上,接著他自己便從一旁拉了一張椅子過來。

「因為工作狂日向君一直都沒有回來,擔心你是不是又打算在這裡過夜了才過來看看你的喔。」

狛枝坐到了椅子上,接著啜了一口同樣冒著白霧的馬克杯裡的液體才緩緩開口。他的語氣裡並沒有生氣的跡象,但是含有了或多或少的責備,這讓日向有點尷尬的移開了視線。

「……就快結束了,抱歉,你可以再稍微等我一下嗎?」

「還想再繼續趕工?真不愧是工作狂呢,就是因為連休息都不知道,才會工作到一半就睡著。」

嘆了口氣,狛枝的聲音雖然柔和、卻還是會說些一針見血又充滿諷刺的話。可是這次的確是日向的錯,他默默的用雙手捧起狛枝為自己弄的熱飲,一句反駁的話都說不出來。

「啊。」忽地,甜甜的氣味竄進了日向的鼻腔裡,他反射性的發出了驚呼。「熱巧克力?」

「阿勒,不喜歡嗎?」

「不、不是。只是沒想到你會做這個給我……我還以為是咖啡。」

「本來是想跟我一樣泡咖啡的。」望著日向明顯感到驚訝的側臉,狛枝對自己準備了這個小驚喜感到慶幸。「但是你看,今天是情人節對吧?雖然我沒有做過巧克力,可是熱巧克力的話誰都做得出來嘛。」

「……謝謝。」

日向微微瞇起了眼,小心翼翼的捧著馬克杯、將仍然有點燙的熱飲送進自己口中。他不像狛枝那樣極度的貓舌頭,而且不想浪費狛枝的心意、所以盡可能的想在巧克力還熱著的時候喝完。甜甜的味道在口中散開,流入喉嚨的液體讓日向從身體內部開始暖和起來,當嘴唇離開杯緣時,他吐出了飽含熱度的一口氣。

「怎麼樣?」

「很好喝。感覺跟我至今為止吃過的巧克力味道都不一樣。」

「當然。」狛枝輕輕的笑了。「因為這是日向君不可能會買的高級巧克力嘛。」

聽到這句話,日向準備再喝一口的動作忽然停了下來,接著他嘆了口氣,這次則小小的啜了一口。

「我一點也不想知道價錢。」

「大概是日向君平常買的巧克力再多幾個零喔。」

「……」

「啊哈哈,不用這麼在意嘛。我只是想讓你品嚐看看而已。」

日向無言的瞄了看起來毫不在意的狛枝一眼,接著繼續把視線停在自己手中的杯子上。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要改正狛枝的金錢觀了,但是習慣這種東西說起來也夠可怕,只要是狛枝認定日向會喜歡的東西、不論價錢多少對方都會毫不猶豫的買下來。高興歸高興,狛枝再不懂得節制的話鐵定會很麻煩,尤其是日向會因為多那幾個零而多了一些微妙的感覺。

「以後拜託你了,就算要買也不要買這麼貴的。」

「但是日向君很喜歡不是嗎?」

「普通的巧克力我也很喜歡。」

「那樣的話我給的巧克力跟大家給的義理巧克力不就是同等級的了嗎。」

「……哈啊……」

誰來告訴他重點不是巧克力而是送的人啊。會把價錢跟心意劃上等號的,在未來機關裡一定也只有你了,笨蛋枝。日向刻意的嘆了重重的一口氣想讓狛枝知道他有多無奈,可對方明明了解自己的意思,卻還是裝作不明白一樣的笑著,就是這點讓日向完全拿他沒辦法。把溫暖的馬克杯放回自己面前的桌子上,日向彎下腰拉開自己的抽屜,從裡頭拿出了一個包裝的有點笨拙的盒子。

「真是對不起啊,跟大家同等級。」

用左手把盒子遞給狛枝,日向的表情看上去像是鬧彆扭一樣,眼睛也是望著一旁、並沒有看向狛枝。而對方大概是被嚇到了吧,睜著漂亮的灰色眼睛,一時半刻沒有說話、也沒有收下日向拿在半空中的盒子。

「……給我的?」

「不然還能給誰啊。」

「日向君,我不吃甜食……」

「我知道,所以特地挑了不甜的。話說你快給我收下啊。」

一句句聽起來都像是不想收下的樣子,這讓日向有點不高興的把頭轉向狛枝的方向,原本想乾脆把盒子直接塞到他懷裡的,可是一看到狛枝的表情、日向反而變得什麼都說不出口了。狛枝不是不想收下、而是覺得自己沒有收下這個的資格,在看到狛枝用像小孩子一樣期待的眼神緊盯著自己手中的物品之後,日向確信了。什麼啊,這不是很可愛嗎?日向差點噗的一聲笑出來,他努力的把笑意壓回喉嚨深處,清痰般的咳了兩聲。

「雖然是便宜的巧克力,不過、嘛……姑且是我自己做的,味道應該唔喔?!」

一聽到「親手做」這樣的關鍵字,比起理智、狛枝更像是靠本能一把奪走了日向手中的盒子。然後他這才把手中的杯子連看都不看的放到桌上(日向很擔心咖啡會因此灑出來),接著小心翼翼的拆開蝴蝶結和包裝紙,手微微顫抖著緩緩的把盒子打開。

「……!」

而映入狛枝眼裡的是普通到不行的方形巧克力,總共有七顆,一顆一顆的放在裝有隔板的盒子裡。七還真是個不上不下的數字啊什麼的、如果是平常的話,狛枝絕對會刻意這樣嘲笑對方。可是這個「七」卻不是沒有意義的,這種事就算不仔細看也可以明白。

「怎……怎麼樣?第一次在巧克力上印字,一直很擔心印歪。」

日向哈哈的笑了兩聲,有點不好意思的抓了一下自己的頭。而如同日向所說的,這些巧克力上都印上了日文。第一個是「こ」、第二個是「ま」、第三個是「え」……

こまえだ なぎと。

「我的、名字……」

狛枝的目光沒有離開過盒子裡那些小小的巧克力,如此誇張的反應反而讓日向感到不自在。因為他做的巧克力說到底不過就是用市售的巧克力再加熱融化、並且重新塑型的普通到不行的巧克力而已,就連要說是「手作」都讓他良心不安的程度。可是狛枝看那些巧克力的眼神就像在看什麼珍貴的收藏品一樣,雖然這讓日向很高興、真的很高興,但是……

「吶、吶,狛枝,趕緊把它吃掉吧?」

日向有點焦急的開始催促狛枝,雖說他的心意不會輸給任何人、而且這也是他第一次送狛枝巧克力,可再怎麼說也不需要盯著看那麼久吧。日向扯了一個不怎麼完美的笑容,但是狛枝就像是沒有聽到一樣,討人厭的沉默開始圍繞在兩人之間。

「……狛、」

「我不會吃的喔。」

「哈啊?」

就像是要用行動證明自己的話一樣,狛枝將蓋子小心翼翼的蓋了回去,語氣聽起來還真不像是開玩笑。

……不對!

「你倒是給我吃啊?!」

你不吃的話我做這個就沒有意義了吧!看著狛枝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日向大吼出聲,或者該說是反射性吐槽也不為過。面對這樣的日向,狛枝認真的開了口。

「這麼貴重的東西一定要保存起來的吧?」

「保你個頭!不過就是巧克力而已,給我吃掉!」

「我不要。」

「吃掉!」

「不要!」

這傢伙……!日向皺起眉瞪著狛枝,雖然很想乾脆把巧克力塞進這個腦袋頑固的傢伙的嘴裡,可是勉強對方也不是自己的本意,而且看著狛枝像是母親要保護小孩一樣的護著那盒巧克力,不知怎麼的、日向就是生不起氣。當然覺得不爽的感情還是有的,主要是針對狛枝連一顆都不肯吃的態度。

「……不管我說什麼都不吃?」

「不吃。」

「哈啊……」

這到底是今天嘆的第幾口氣呢?今年份的氣都要在這時候被嘆光了。然而比起這個,日向只覺得自己腦內名為理智的線已經要被自己的戀人弄斷了。不、或許早就斷了也不一定,所以他才可以毫不猶豫的打算這麼做吧。

「是嗎。」

說這句話的瞬間,日向將狛枝手裡的盒子給搶了回來。大概是沒料想到日向會這麼做吧,狛枝頓時傻住了,所以就連最簡單的把巧克力奪回來這件事都忘記,愣愣的看著日向把盒子打開,然後從裡頭隨意拿了一顆巧克力,就這麼把巧克力放進自己的嘴裡。

不對,更正確的說,是「輕輕的咬在嘴裡」。而且巧克力的另一半還好好的暴露在空氣中,完全就不是想要把巧克力吃下去的樣子。面對日向突如其來的舉動,狛枝眨了眨眼,訝異的話語梗在喉嚨深處,讓他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可日向也沒打算放過狛枝難得愣住的機會,他將身子往前傾,邊直直的盯著狛枝的雙眼、邊緩緩的拉近兩個人之間的距離。然後他稍微抬了抬臉,讓自己叼著的巧克力能夠清楚的映在對方的眼睛裡。

「嗯。」

「……日向君、」

「嗯嗯!」

閉嘴,吃下去就對了。狛枝彷彿可以從日向目前的表情聽到這句話,而平常容易害羞的日向做出這樣的舉動時也沒有逃避自己的眼睛,看樣子想讓自己吃下巧克力的想法已經遠大於難為情了。要是再不動作的話,日向十之八九會用打算撞過來的力道把巧克力硬塞進他嘴裡,這也不是兩個人樂見的。垂下眉毛,狛枝無奈的微笑著。

「還真是敵不過日向君啊。」

然後他也向前傾,張嘴咬住了那塊小小的褐色物體。日向也在同時放輕力道,讓狛枝能順利的吃下巧克力,可是對方不但沒有退回,還持續的湊近日向的臉,直到兩個人的唇互相貼在一起為止。

「唔唔、嗯……」

稍微有些融化的巧克力跟著狛枝的舌頭一起侵入日向的口中,他並沒有任何的反抗舉動,很順從的閉上眼睛、讓狛枝吻住自己。說到底,會變成接吻這件事也在日向的預料範圍內,不如說如果狛枝沒有吻上來的話,日向反而會主動吻過去,在這一點上倒是挺感謝狛枝沒有做自己意料之外的事。

廉價巧克力的味道在嘴裡擴散,和日向喝的熱巧克力不一樣,去除真的沒辦法的金錢原因外,做給自己不嗜甜的戀人吃的巧克力當然是偏苦的。日向對於苦味一直都不拿手,可縱使這個味道讓日向微微皺起眉,他還是不打算推開狛枝。啊,不過這樣一來,到底有沒有辦法讓這傢伙好好嚐一下巧克力的味道啊……腦袋的某個角落裡,日向僅存的理智在這麼訴說著。

直到嘴裡的巧克力塊完全融化後,狛枝才離開了日向的唇,順便舔了一下沾在對方嘴唇上的咖啡色。

「呵呵,謝謝招待。很好吃喔。」

「……喔,那就好。」

日向下意識的用手背抹了抹自己的嘴角,並稍微移開了視線。

「那剩下的巧克力我可以保存起來嗎?」

「好,再來一次吧,狛枝。」

兩個人的巧克力餵食遊戲,直到放在桌上的馬克杯不再冒出白霧後才宣告正式結束。

 

 

──另一方面。

(啊哇哇哇……原本只是想來跟日向君說一下可以離開了的,現在該怎麼辦啊……!)

身為兩人上司的苗木正躲在門的後面,不知所措的這麼想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愛之巢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