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馬PARO

*沒有很甜,有的只是沉重的愛

 

 

 

那只不過是小孩子遊戲的延長罷了。

「準備好了嗎,日向君?」

「啊啊,準備好了!」

興奮的兩人站在離彼此極近距離的位置,臉上掛著的是洋溢著喜悅的笑容。被稱為日向君的孩子調整了自己頭上白色的薄布──這是猜拳輸了的結果──然後才伸出手,讓對面的孩子緊緊握住。對方用十分真誠的眼神望著日向,接著深吸了一口氣。

「不論生老病……病死?我都會愛著日向君,會跟日向君永遠在一起!」

「我也是,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我都會愛著狛枝,我也想跟狛枝永遠在一起!」

「欸嘿嘿。然後……接下來是?約定的啾嗎?」

「約定的啾?」

「嗯,為了讓我們剛剛說的話能夠成真,是像魔法一樣的動作!」

「那就來做吧!」

接著狛枝鬆開了握著日向的手,轉而用雙手輕輕的捧住了他的臉頰。軟綿綿的、像棉花糖一樣,看起來非常美味的樣子。之前這麼對日向說了之後,對方則回了你的頭髮看起來才像棉花糖吧這樣的反駁語句。

「……日向君,眼睛要記得閉起來喔。」

「咦,是嗎?」

「嗯。」

無視於逐漸躁動的心臟,狛枝慢慢的、慢慢的靠近日向的臉,而對方真的像他說的一樣乖乖的閉起了雙眼。接著輕輕的、狛枝的雙唇覆在了日向的唇上,在上頭停了兩秒左右之後,他才緩緩的拉開了跟對方嘴唇的距離。這個動作像是一個信號一樣,讓日向的雙眼忽地睜開了。

「……好厲害。好軟。」

「唔嗯嗯……總、總之這樣就完成了喔,約定。」

面對日向用手指輕撫自己嘴唇並說出感想的舉動,狛枝才後知後覺的感到害羞並移開視線。感覺臉就像要燒起來一般發燙,就連方才相觸的嘴唇好像還有餘溫殘留在上頭一般……下意識的,狛枝吐出了飽含溫度的氣息。

「這樣就能和狛枝永遠在一起了嗎?」

「嗯,我們都做了這個嘛。我想想……結婚典禮?」

狛枝把印象中的單字說出口後,對面的人看上去變得越來越高興的樣子。然後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日向模仿起狛枝的動作,用雙手捧起對方的臉頰後,輕輕的在唇上落下了一吻。

「……咦。」

「啊哈哈,偷襲成功!」

因為日向的笑容實在太天真無邪,讓狛枝一瞬間忘記對方方才對自己做的事。但是就算意識到了,他也沒辦法讓腦袋那麼快就恢復運轉。和這樣的狛枝成對比的日向看起來還是很高興的樣子,他拉了拉自己頭上要滑下去的白色薄布,接著以雙手握住布料的姿勢對狛枝笑著。

「太、……太狡猾了啦,日向君……」

「這樣才會更有效吧?因為狛枝老是喜歡擔心,這樣就可以放心了吧!」

「日向君……」

耀眼的幾乎要令他無法直視了。就像他覺得日向很重要一樣,日向也是同樣把他當成重要的存在,光是能重新認知到這點就讓狛枝的眼眶盈滿了淚水。

「我們一定要永遠在一起喔……?」

「這是當然的!」

小小的、只屬於兩個人的秘密的結婚典禮,就在月光淡淡的照射下於狹小的房間中舉行。為了不離開重要之人的身邊,這是兩個孩子目前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

狛枝深信著日向和他一樣害怕離開對方,所以才會陪著自己做這種如同約束般的魔法。

「……日向君這個騙子。」

──所以,他無法原諒違背了約定的日向。

【狛日】結婚典禮。

「唷日向,我們一起回去吧!」

「啊啊,好啊。」

像雜音般刺耳的聲音狠狠的敲擊他的耳膜,令他不由自主的咋了舌。當然在如此吵雜的時間並不會有人注意到他的這種行為,而且也不會有人在意的,畢竟他的存在就是如此微小,這點他還是有自覺的。

「……」

「怎麼啦?啊,你想邀狛──」

「沒、沒什麼!走吧,左右田!」

然後隨著開朗到令他煩躁的談笑聲離去,狛枝有種世界終於變得安靜的感覺。他原本就不喜歡吵雜,尤其是那個人製造出來的聲音。

「……回去吧。」

自言自語般的喃喃著,在大部分人都走光的教室裡,狛枝才緩緩的拿起書包、獨自一人前往回家的路上。

──他的世界是由日向創構成的。

這不是誇飾,事實就是如此。日向是第一個說會保護他的人、是第一個願意和他當朋友的人、也是第一個說想和他永遠在一起的人。所以日向簡簡單單就深入了狛枝的內心,成為了他說什麼都不願放手的人。

小時候,看著電視上演著結婚了的兩人可以永遠在一起的畫面,狛枝就決定一定要和日向這麼做。為了讓他留在自己身邊、為了不讓這唯一的「希望」溜走。畢竟日向會選擇狛枝這件事本身就是個「幸運」了。

雖然狛枝是這麼想的,但對日向來說、這似乎不過是小孩子遊戲的延長而已。不僅不能算是約定、他還想當作不存在。在知道這件事之後,狛枝難得的和日向大吵了一架。不對、不如說是狛枝單方面的憤怒吧。

單方面的、把自己沉重的感情往日向的身上扔去。

『對你來說,那就只是小孩子之間像玩笑一樣的東西而已嗎?!』

『……』

『還是其實根本就只是你已經受夠我了……?啊哈,是這樣沒錯吧?想離開我這種垃圾想得不得了,所以才這麼說的對吧?』

『……』

『說點什麼如何啊,日向君!』

『……對不起,狛枝。』

日向的這句對不起實在太過沉重又突然,反而令狛枝一時之間不曉得該如何是好。像自己方才所有的感情都沒有被發洩到一般,所有情緒交雜在一起,如同泥沼般深沉又黑暗,瞬間讓他視線範圍內的物品開始扭曲、甚至變得模糊。

『……啊,是嗎。』

最後吐出來的,是連自己都不曾聽過的、絕望般的聲音。

而失去了日向的生活,其實也沒有想像中的難過。只是身旁不再有熟悉的笑聲、沒有那個熟悉的溫度、以及少了會呼喚自己名字並將自己拉到太陽底下的人而已。

只是回到遇見日向創之前的自己而已。

「……睡覺吧。」

反正也沒有什麼能做的事。這麼想著,狛枝將自己全身的重量壓在柔軟的床上,雖然說要睡覺、卻沒有想闔上眼的意思。他還沒有吃晚飯,但是既然他的肚子沒有抗議、那就是可以不用吃的意思。一直以來,他的食慾都不是那麼旺盛。

邊想著一些無關緊要的事,狛枝下意識的將視線移到了被窗簾遮住的窗戶上。在窗戶的對面,就是自己的青梅竹馬、日向住的地方。事到如今,那扇窗戶也不會再被打開了吧。

然後,狛枝才終於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

叮咚。

清脆的聲音響起,狛枝幾乎是反射性的睜開了雙眼,之後才茫然的望著天花板回想方才將自己吵醒的聲音。……啊,那是門鈴吧。慢慢的,在大腦逐漸恢復運轉的時候,狛枝才得到了這個答案。

習慣性的拿起放在床頭櫃的手機,其實他原本只是單純的想要看現在的時間而已,但是在數通未接來電的提醒下,時間儼然不是那麼重要了。

「……日向君。」

不自覺的將那個熟悉的名字說出口,之後便像是要忍耐什麼一樣咬住了自己的嘴唇。映在狛枝眼裡的,是顯示著日向電話號碼的未接來電。這麼說起來,我忘記把日向君的號碼刪掉了啊。看著這個畫面,狛枝這麼想著。

叮咚。

然後門鈴又再一次的被按響。不需要猜測,現在站在門口的絕對只有一個人。睡意被這個事實打飛,但是狛枝仍然頑固的躺在床上閉上雙眼,假裝自己什麼都沒聽到。他的眉頭緊緊皺起,不滿、難過、憤怒,還有其他負面的感情又一口氣湧了上來。

叮咚。叮咚。

「……吵死了……」

沒有停下的跡象,原本隔著一段時間就響起的門鈴漸漸的開始縮短間隔,幾乎要變成一種噪音了。狛枝不悅的從床上站起身,往大門的方向走去。如果要比頑固的話絕對贏不了日向這點,他還是知道的。所以如果不去應門的話,可能一整個晚上門鈴都會響個不停,光是想到這個,狛枝就煩躁的咋了舌。

然而越接近門口,狛枝的心跳就逐漸變得紊亂,腳步感覺也變得沉重了起來。指尖開始發冷,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緊張吧。這麼說起來,上次好好看著日向君的臉是什麼時候呢?抱著這個連自己都遺忘答案的疑問,狛枝緩步走到了大門前──當然,在這段期間內門鈴也是不停的在響著,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沒有那麼刺耳了。

「……呼。」

吐出了一口氣,狛枝伸出手準備握住門把的同時,才發現自己的手在微微的顫抖。苦笑了一下,狛枝刻意的用了更多的力量去握住門把,然後慢慢的、將門給打開。

「……狛枝。」

和預想的一樣,站在門外瘋狂按門鈴的人確實是日向。對方用失去了精神的嗓音呼喚他的名字,只是這樣而已,狛枝便有種難過的感覺衝上自己的心頭。一直以來都充滿朝氣的枯草色雙眸黯淡無光,眉毛也成八字型的垂了下來,啊啊、這麼沒精神的日向君還是第一次看到。果然還是笑容適合他啊、什麼的,狛枝下意識的這麼想著。

「什麼事?」

縱使內心百感交集,說出口的話語還是冷淡的令日向的身子明顯的震了一下。狛枝維持著開門的姿勢,只是用灰色的瞳孔持續盯著日向看而已。而像是要逃避那個視線似的,日向將眼珠轉到另一個方向。

「我……我有件事要告訴你,所以、那個……能讓我進去嗎?」

「哈啊?在這裡說不就好了嗎?」

「……不行。」日向握緊了拳頭。「我有非得進去的理由……」

「非得進來的理由?那就現在、在這裡告訴我吧。」

不說的話我不會讓你進去的。輕挑起眉毛,狛枝語氣強硬的如刀子一般,輕易切碎了日向僅存的一點點希望。

「……」

「怎麼了,快說啊?」

隨便一個什麼理由都好,就算是說謊也罷,只要能進來不就達成你的目的了嗎?既然如此,為什麼不這麼做?看著日向痛苦的低下頭,狛枝也在無意識之中露出了和日向相似的表情。他的語氣還是不容許動搖的堅定,不過只要日向的一個理由,他就會簡單的放對方進來了吧。畢竟、他總是拿日向的眼神很沒轍。

「……說完就好。」

當日向抬起頭的時候,狛枝幾乎要忘記呼吸。

「只要我說完之後就會馬上離開的,所以……拜託你了,狛枝。」

──那是悲傷到彷彿一根稻草就可以將他的一切全數崩解般的表情。

***

「外套我就先放在這裡喔?」

「……隨便你。」

日向脫下自己身上的薄外套,隨意的掛在了椅背上。雖然是晚上但也不到特別冷的時候,而且明明家就在隔壁而已還需要特地穿外套,看來日向早就有覺悟會在狛枝的家門口外待上一段時間了。看著對方熟悉的動作,狛枝微微瞇起了雙眼。

『進來吧。』

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自己已經說出這樣的話了。日向聽到這句話時那瞬間安心下來的表情遲遲無法從他的腦海裡散去,這讓他稍微有點困擾。

「今天的天氣真好啊,狛枝。可以很好的看到月亮喔。」

「啊是嗎。比起那個,你要說的話是?」

狛枝用有點不耐煩的語氣開始催促對方。他的房間裡有兩扇窗戶,一扇是對日向家的、一扇是對家後面那塊空地的。當然對日向家的那扇窗戶仍然是緊閉且窗簾拉起的狀態,所以日向的視線是對著能很好的看見月亮的那扇窗戶外的。聽見狛枝的話語,日向才把視線轉了回來,在對上狛枝的眼睛後,他勾起了微微的笑。

「……?」

但是日向卻什麼也沒有說,這讓狛枝稍微有點感到焦躁。他皺起了眉,靜靜的看著對方,試著等待對方的下一句話。

「……『不論生老病死,我都會愛著你,會跟你永遠在一起。』」

「?!」

張開嘴,從日向的口中流出的是他再熟悉不過的台詞。狛枝震驚的睜大了灰色的雙眸,而日向像是沒有注意到一樣,自顧自的繼續自己的動作。

「『為了讓我們的約定能夠實現,需要的是魔法之吻。這樣的話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

他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樣東西,那是一塊白色的、看上去像雜物一般的薄薄的布。

「『這樣魔法就生效了。這是我們之間的約定,只要不遺忘、那這個魔法就會永遠存在。』」

他將布放到自己的頭上,就像是頭紗的替代品一般。

「『我們會永遠在一起。』」

最後,日向直直的盯著全身僵硬的狛枝,勾起的是帶有悲傷色彩的淡淡的微笑。

「……你、在……開什麼玩笑啊……!」

在瞬間變得寂靜的房間裡,忽然響起的是狛枝低吼的聲音。他幾乎要很用力才能從喉嚨深處擠出一點聲音,突然湧起的憤怒差點讓他不受控制的將面前的人壓倒在地。

「這算什麼啊……?你想跟我說的就是這些?啊哈,這下我總算知道你為什麼要到我的房間了。因為我們的『儀式』就是在這裡做的嘛?為了嘲笑我是嗎?你也是有著相當惡劣的性格嘛!」

「……狛枝,聽我說。」

「說了只把這個當成遊戲的延長的人是你、要我當作不存在的人也是你!我明明不想跟你分開,但是你卻想早點從我身邊離開!雖然我是知道的,像我這種人根本沒有待在日向君身邊的資格,但是、……但是,我以為只有你不會離開我……」

漸漸的,怒氣被難以言喻的悲傷所取代,狛枝的聲音開始顫抖,甚至讓日向產生他哭了的錯覺。情緒激動下的狛枝不會聽進去任何話,這點日向早在一個月前就體會過了。可是這不代表他什麼都不打算說。

「狛枝。」

日向邊輕喚狛枝的名字、邊走到對方的面前蹲了下來。他輕輕的、就像是要碰一件易碎品一般用自己的右手覆住了狛枝的左手,在發現對方沒有要甩開的時候,他暗自鬆了一口氣。

「抱歉,讓你這麼混亂。這個說到底也只是我的任性而已,你不用在意。」

「……」

「我接下來就要把所有事實都告訴你了,如果……如果中途覺得不舒服的話,可以把我的手甩開沒關係。」

明明是自己說的話,卻讓自己的胸口刺痛了起來。沒事的,日向深呼吸了一口氣,已經下定決心了不是嗎?為了不要再讓自己的青梅竹馬痛苦……這一個月來、不就是在做這樣的心理準備嗎?垂下眼簾,日向開始緩緩的開口。

「我一直有一個煩惱。這是自己沒辦法解決的事,但也不可能去找別人商量的、難以說出口的煩惱。起初我還樂觀的抱著只要我忍耐的話就沒問題這樣的想法,但隨著時間的經過,我發現我錯了。」

稍微停頓了一下,日向重新調整起自己的呼吸。

「……這個煩惱只是日益嚴重罷了。為了不想破壞現在的關係……為了不想破壞你理想中的『日向創』,我努力的隱藏,一直隱藏、一直、一直。直到我發現不論再怎麼隱藏都沒有用的時候,我幾乎要崩潰了。」

帶著自嘲的笑聲,日向繼續說著。

「與其被你討厭,不如拉開距離好了什麼的……那是瀕臨崩潰邊緣的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辦法。但是你發現了,而且還提到了小時候的『結婚典禮』……那是為了不讓我們分開而做的儀式,可是要是被這個束縛住的話、那我就沒辦法實施我的『計畫』了。所以我要你把它當成小孩子遊戲的延長、要你當作不存在、要你忘掉它。」

閉上雙眼,馬上浮現在日向腦海裡的畫面是、小時候絲毫沒有夾帶邪念的兩個人純真的笑容。

「另一個原因是……我認為忘掉它的話對你來說會比較好。你知道為什麼嗎?」

「……」

這時,日向才抬起頭,雖然看不到狛枝的臉,但是正好、因為這樣自己的臉也才不會被看到。他試著勾起了自己認為最完美的笑容。

「因為我喜歡你,狛枝。」

「!……」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狛枝的身體震了一下。可是,他仍然沒有甩開日向的手。

「你很聰明,知道我這句話的意思吧?你一直想在一起不願分開的、開朗又樂觀的『日向創』哪裡都不存在。有的只是……」

然後緩緩的,日向將自己的右手從狛枝的左手上移開。

「喜歡上了青梅竹馬、常忌妒又不率直的『日向創』啊。」

「……。」

「以上,我要說的話就到這裡結束了。抱歉拖了你這麼多時間。」

一直待在這裡也不是辦法,日向這麼想著並站起了身,打算將頭上的布拿下來的同時,忽然感受到腰部有種不自然的熱度及重量。一時間還無法反應過來的日向僵在原地,他用像機器人一樣僵硬的動作往下看去,果不其然、狛枝抱住了他的腰。

「狛、狛枝……?」

在腦袋混亂的前提下,日向只能先試著呼喚對方的名字。而像是對這個名字有所反應一樣,狛枝抱著日向的力道又加重了許多。

「咦、啊……那個……?」

「……我也喜歡你。」

「咦?」

將臉整個埋在日向的腰上,狛枝顫抖的聲音悶悶的傳進了日向的耳裡。

「我也喜歡你,日向君。我喜歡你,喜歡、喜歡你……」

「……狛枝……」

「我想、……永遠跟你在一起。」

兩情相悅什麼的、真的喜歡我嗎什麼的,此時此刻在日向的心裡都已經不重要了。像孩子一樣抱著自己顫抖的青梅竹馬的樣子讓他的心被揪緊,反應過來時,日向的手已經像在安撫般輕輕的梳著對方的髮絲了。

「對不起……對不起、狛枝。」

背叛你對不起。糟蹋你的心意對不起。擅自離開你對不起。……喜歡上你、真的對不起。

「日向君……我們再來一次好不好?」

狛枝終於抬起頭,仔細一看,他的眼睛稍微有點紅。罪惡感像把刀子插進日向的胸口,他知道狛枝的意思、而現在的他完全沒有理由說不。

「嗯,做吧,狛枝。……『結婚典禮』。」

***

「不論生老病死,我都會愛著日向君,會跟日向君永遠在一起。」

「不論未來發生什麼事,我都會愛著狛枝,會陪伴在狛枝身邊。」

在沒有日光燈照射下的房間,只有微微的月光照進來,陰暗的除了彼此的臉之外看不見其他。

「為了讓我們的約定能夠實現,再來就是需要魔法之吻了吧。」

「狛枝、……」

「不行喔,日向君。不可以逃。」

輕輕捧住了對方漸漸紅潤的雙頰,狛枝勾起微笑,然後慢慢的湊近日向的臉。

「那個、我……」

「嗯?」

「閉上眼睛比較好嗎……?」

「……啊哈哈。說的也是。不過機會難得,這次就不用了吧。」

狛枝輕輕的笑著,他望著日向既沒有躲、也沒有閉上的枯草色雙眸,高興的瞇起了眼睛。他將唇貼在對方微微顫抖的唇上,像是要把自己的愛全傾注在上頭一般,狛枝的吻溫柔而漫長。

「……這樣魔法就生效了。這是我們之間的約定,只要不遺忘、那這個魔法就會永遠存在。」

在這個吻結束了之後,狛枝將自己記憶中的台詞說出口。接著兩個人交換了眼神,同時吸了一口氣。

「「我們會永遠在一起。」」

然後他們再次將愛化為行動、吻上了對方的唇。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愛之巢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