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悲走向,苦澀注意*

 

 

南涼南-湖

 

伸出白皙而細長的手指,輕輕的點在平靜的湖面上。冰藍色的瞳看著原本毫無波動的湖面漾起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然後,他輕輕的笑了。

「……跟我,好像啊。」

不論是原本平靜的情緒會因為某個人而有所起伏這點,或是那原本的清澈會因為某個人而越發混濁這點。

亦或是,不藉由那某個媒介就不會有所動搖這點。

真的,他最喜歡這個湖了。因為鮮少人知道這個偏僻的地方,所以這湖始終都是如此的清澈。

「真想讓他也來這裡看看。」

他揚起了嘴角,一抹苦澀的微笑。

* * *

「啊、晴矢,是涼野 風介……」

「……繞過他,不要對上眼就沒事了。」

在經過南雲 晴矢身邊時,涼野清楚的聽見了這段對話。他火紅色的髮依舊是如此耀眼,琥珀色的瞳仍然閃爍著一定的自信。

但是,他一切的一切,都被自己給蹧蹋了呢。

涼野閉上眼,若無其事的繞過南雲,並在心裡試著要自己冷靜下來。

熟悉的味道撲鼻而來,涼野握緊雙拳,加快了步伐往前走去。

原本,明明是那麼要好的朋友的。

但是啊,在他說出了那句話之後,本來逐漸明亮的這個世界,卻因為重要的人的離開,又再度黯淡了下來。

他記的很清楚,南雲在聽見那句話之後揚起的僵硬笑容,以及帶著些微恐懼的視線。

在對方轉身跑走後,淚水止不住的自眼眶滑落。

涼野真的以為南雲懂的。因為他們明明好到連對方心裡在想什麼都能猜到個七、八成。

他真的以為他懂的。

「哈啊……」

涼野喘著氣,連平時看起來高傲且冰冷的眼神都參雜了點不安及迷惘。

他後悔了,真的後悔了。

明明知道說了之後會連朋友都做不成的吧?那為什麼要去嘗試這百萬分之一的機會呢?

他真夠蠢的。

什麼「我喜歡你」、

早知道不該說的。

* * *

嘩啦、嘩啦--

一如往常,那隻白皙的手伸進了湖裡滑動,帶著點孤獨的眼神望著不再平靜的湖面。

「……好冰。」

涼野掛著無奈的微笑,將手縮了回來。

今天不算是個適合到湖邊的日子。冬天即將到來,這個湖再過不久就會結冰了吧。

「哈啊……這樣以後來這裡就沒有意義了。」

涼野呼出了一口氣,這樣他能去的地方又少了一個了啊。雖然僅限於冬天。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跟他很像的地方。

「嘛,下次……也找晴矢來吧?雖然他不一定會聽我說話就是。」

悄悄的自言自語著,漸漸回歸平靜的湖照映出了涼野的臉。

接著,一滴、兩滴,以及數不清的水滴自涼野的眼眶滴落。

湖面又再度回歸不平靜。

***

第一次找到這個地方,是在國中一年級的時候。

「……好漂亮。」

望著清澈美麗的湖水,還能清楚的倒映出一個人的樣貌,南雲完全被這裡給迷住了。

而且這樣高傲且平靜的樣子,簡直就跟他認識的某個人一樣。還記得,那個人的瞳孔顏色是很漂亮的冰藍,而且也跟這湖一樣,清澈、豪無雜質。

不過不曉得何時,那個人看著他的時候,眼神裡出現了異樣的波動。

南雲真的希望是自己看錯了。

但是當對方跟自己告白時,他的反應真的只能以錯愕來形容。

他不討厭對方,可是他害怕對方的話語、以及視線。

「唉唉……以後要怎麼去面對風介啊……」

一如往常的來到了湖邊,南雲皺著眉苦惱的樣子在這裡顯得十分突兀。

今天他脫口而出的、那句傷人的話,現在想想,要是他那時什麼都不說的話就好了。

這樣至少……

啪噠、啪噠、啪噠。

「?有誰來了嗎?」

南雲半站起身,轉過頭望著這裡唯一的入口、同時也是出口的地方。

「糟糕、居然會忘記拿手機……咦?」

來者頓時停下了腳步,並睜大冰藍色的瞳,驚訝的望著南雲。

「……風、介?」

「!」

一聽到從南雲口中說出自己的名字時,涼野全身顫了一下,並轉身想離開。

「啊、等一下啦!」

南雲邁開步伐,在對方跑離自己的視線前抓住了對方的手臂。

「……什麼。」

「啊?」

「你叫我等一下,是要說什麼。」

很明顯的,涼野正在壓抑自己的情感。

「……我……絕不是討厭你了……」

「所以呢?」

涼野的反問讓南雲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所以你到底想說什麼?現在說這些有用嗎?」

「……」

說的也是。

現在再說這些也無濟於事了不是嗎……

「不過如果真的想說的話……」

涼野轉過頭,嘴角掛著淡淡的微笑。

「明天同一個時間,我在這裡等你。」

給我好好思考後再回答啊,聽懂沒?

南雲勾起了嘴角。

「沒問題。」

知道了,這次會給你一個最滿意的答案的。

 

 

*完*

對不起…今天只能更新這一篇…OTZ

而且還從涼南變成了南涼南(掩面

雖然晚了很多天但是……

還是祝小羽生日快樂喔(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愛之巢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