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如我們可愛的標題(?)所說,這件事真是巧的有點過頭了。

下星期五是我們的運動會,而這個星期卻有一大堆人接二連三的受傷…

最誇張的是,因為打籃球而導致第七根肋骨裂掉……

我們的運動會該怎麼辦?肋骨裂掉的那個人正好跑步很快,我們的大隊接力和一百公尺(大概是(欸你)他都有跑,而他這星期受傷,下星期是鐵定不可能出賽了。

我們班有人提議,運動會當天乾脆全班集體請假不去好了。嗯,真是個好主意。(你!

然後想了想,總覺得只是這樣打打班上發生的事好像有點單調(?),所以我打算打一篇短篇的南涼W(等等這有什麼關係?

就當作是希望大家小心,不要在運動會前夕受傷的文好了。(等等

 

----------

「可惡……和笨蛋鬱金香待在一起久了,居然也會被傳染到變成笨蛋……」涼野伸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醫藥箱。那是南雲特地放在那裡,方便涼野好包紮的。他拿起碘酒,沾在棉花棒上,然後輕輕的抹在自己因不小心撞到電線桿而造成的傷口上。

要是被那笨蛋鬱金香給看到,又不知道要被調侃多久了。所以乾脆自己先趕快擦完藥,趕快貼上OK蹦了事。若撞到電線桿的傷口在額頭,大可以用頭髮蓋住而不被那鬱金香察覺到。可是他撞到的地方可是在臉頰啊……連自己都很懷疑,是要怎麼做才能在渾然不知的情況下在臉頰上留下傷口。而且還是因為撞到電線桿。若換作是鬱金香發生這種事,那麼自己應該會笑到不行吧。

但現在可不一樣。受傷的可是自己耶。他才不想看見鬱金香那欠打的嘲笑樣。

「以後要小心一點才行……不然哪天頭上長了朵鬱金香也不知道……」涼野喃喃,一個不小心加重了抹藥的力道,吃痛的令他輕叫出聲。「痛……」這不禁讓他浮出了一個想法--等一下應該去照鏡子,確認自己頭上沒有鬱金香才行。

「呼啊~冰棒癡,你怎麼這麼早起?」南雲打著哈欠,從房間的方向一路走到客廳。望著背對著自己的涼野感到不解。

早起?他每天都要這麼問自己就對了。他根本就忘了自己有每天早起去慢跑的習慣!而且現在也不早了好嗎?都已經十一點半了!

「不早了。要吃早餐自己滾去廚房自己做。」涼野冷冷的道。事實上是不希望南雲走過來,看到自己還沒貼上OK蹦的傷口。他有些急忙的將碘酒收進醫藥箱裡。

「我還不餓啦。倒是你,到底在幹嘛?」南雲用著一臉『我很好奇』的模樣看著涼野的背影。然後就這樣走了過去。

「別、別過來啦!鬱金香笨蛋!」在發現到南雲的臉很靠近自己的時候,涼野遮起傷口,略微臉紅的往後退。

「你怎麼了?受傷了?給我看。」南雲瞥見放在一旁的醫藥箱,就知道自己之前把醫藥箱放在桌上的決定果真是對的。他有些霸道的抓住涼野的手腕,硬要移開。

「別抓啦!混帳!受個傷是有什麼好看的!」「的確是沒什麼好看的啊!但就讓我看一下嘛……」

「看你個頭!」涼野惱羞成怒,直接抬起腳往南雲的肚子踢了下去--就差那麼一點、就踢到了。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要踢我!只不過是看個傷口而已,有什麼好緊張的啊!」南雲空著的那隻手擋住了涼野的攻擊。後者皺著眉,用另一隻腳往南雲那踢去。

結果真的被他踢中了。

「痛……好痛……」南雲摀著頭,發出不適的聲音。而雙手重獲自由的涼野,甩甩手,直接轉過身走掉。

「等一下啦!」南雲忍著痛,往涼野那走過去。後者微微轉過頭,看見前者那蠢到爆的模樣不禁笑了出來。南雲兩手摀著頭,那很痛卻又忍著痛的模樣真的很蠢。至少在涼野眼裡是這樣的。

「你、你這傢伙……真的是好蠢……」拼命的想忍住笑,卻還是徒勞無功。涼野好不容易在不笑出來的前提下將這句話說完。

南雲愣了一秒左右,然後嘴角勾起一抹笑,伸手從涼野的背後抱住他。「對啦!本大爺很蠢……但是只在你的面前蠢。」南雲聞著那專屬於涼野的味道,淡淡的清香。

「你……什麼時候會這樣說話了啊……」說老實話,涼野很訝異。他沒想到過這鬱金香也會有開花……不對,是開竅的一天。握住南雲環抱著自己的手,他開始覺得有點熱。

是因為對方的體溫太高,還是因為自己的體溫正在急速上升呢?

「涼野,你受的傷還真不淺啊……」南雲望著涼野左臉頰上的傷口,有點心疼的說著。

「……大概。」涼野可不想告訴他這傷是怎麼來的。

「以後要小心一點。哪、口袋中的OK蹦給我,我幫你貼。」南雲看著涼野乖乖的鬆開握住自己的手,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一個OK蹦。

「你怎麼知道我放在口袋裡?」「你以為我是誰啊?」

對話完畢,南雲感到有點好笑。他將涼野和自己拉開個距離,然後撕開OK蹦,小心翼翼的貼在涼野的傷口上。

「好了!」話剛落下,南雲就又把涼野拉過來,抱住。

「你幹嘛!」忽然被抱住的涼野一開始反應不過來,等到發覺自己被抱住時,掙扎。

「如果你不給本大爺抱的話,那就要告訴我你是怎麼受傷的喔!」南雲笑著說,伸手輕拂涼野藍白色的髮絲。

居然會被鬱金香威脅,真是太慘了。那一剎那,涼野的腦袋浮出這個想法。無奈,他只好繼續給南雲抱著。雙手不知何時輕抓住南雲的衣角,始終不肯將頭抬起來。但南雲可以看見,他因為害羞而燒紅的耳根子。

太可愛了吧、這傢伙!南雲如此想著,將涼野再抱的緊一些。

其實涼野大可先答應南雲,事後只要他抵死不說,再用極地衝擊了事即可。但是他卻選擇就這樣讓南雲抱著。是他真的變笨了,還是他下意識要自己這麼做呢?

嘛、誰知道。

現在的冰與火,似乎可以相容呢。

 

隔天,鬱金香還是從某變態外星人口中得知涼野受傷的原因。結果呢?怎麼可能知道啊。先不論鬱金香到底有沒有笑,只知道那天,天空中出現了兩個很特殊的紅色流星。

-----HAPPY END-----

真是一個快樂的結局啊!(燦笑

其實我超想打接吻畫面的!但是由於懶的打(被眾毆),所以就沒打了哈哈…(乾笑

然後那天涼野去照了鏡子,猜怎麼著?沒想到(此話因涼野怒瞪而鬼隱,不便之處請見諒。)!超好笑的XDDD

那麼,最後祝各位要小心,不要受傷喔~尤其是像涼野這樣的奇怪受傷法……(遭極地衝擊

我想我們的運動會…唉、輸定了。(先別投降啊!

希望下一個不會是我受傷…(?

創作者介紹

司康餅の戰爭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蘭盈
  • 這…(驚
    紅色流星我不懂(有夠呆
    冰雪戀的南涼還是依然超讚的!(廢話
  • 紅色流星就是南雲和基山XDD
    他們被涼野踢到空中成了紅色流星(不
    感謝XD

    詠斯 於 2011/12/11 16:48 回覆

  • 該死蘭盈ww
  • 老實說、都過了一個月這人才…(Ry
    真的是有夠白痴的 (=A=
  • 沒關係我不會介意的完全(?
    唉呀(??

    詠斯 於 2011/12/11 16:4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