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這是跟微戀約定好的文喔ww

是說我本來要叫你小戀(?),但是這樣跟我的暱稱重複到了所以只好(??

可以叫你小微嗎(乾

悲文,慎入。

 

 

南涼-禁忌。

 

「如果要我選,白癡都會選足球好嗎?」

微慍的聲音傳出,迴盪在偌大的室內足球場裡。在這目前並不吵雜、反而還顯得過於死寂的足球場裡,這聲音可說是非常大的。再加上他刻意的提高了音量。

加賽爾不以為意的挑了挑眉,他知道對方一定會是這種回答。……但還是得問問看。不管對方目前是多麼的不爽。

「你當然會選足球。」加賽爾幽幽開口,無視於對方額上那跳動的青筋。「因為你除了足球之外,什麼都沒了。」

「你說什麼啊你這傢伙!」潘恩緊緊皺眉,被自己的競爭對手這麼一說,這股怒火更是熊熊燃燒了起來。更別提對方還說對了。

「我只是陳述事實。畢竟連事實都無法接受的人,沒有資格做我加賽爾的對手。」笑不出來。通常這時候的加賽爾,都會以一抹冷笑來讓潘恩更加的惱火。但這次,他卻完全笑不出來。連想勾一下嘴角都做不到。

是不是,剛才的話題太沉重了?不,覺得沉重的應該也只有加賽爾一人而已。畢竟這是他一直以來想問的問題。雖然知道對方除了踢足球贏得勝利,然後獲得『創世紀』的名號之外,就沒有其他的『夢想』了。

但是,還是問一下好了。因為對方如果說謊的話自己也是看得出來的。

所以他問了。但是回答果然不出自己的意料之外,更可笑的是自己竟然還希望對方說謊……。

既然已經成了不同隊的隊長,那就絕對不可以有交情。頂多就是有仇而已,要不就是輕蔑,或不屑。成為朋友什麼的,完全就是禁忌。

更別提喜歡,或愛了。就連在普通的社會也算是禁忌啊。

「……!」潘恩咬著牙,一臉不悅的瞪著加賽爾。雙手緊緊握拳,似乎再多給他一點刺激就要爆發了。要不是他看見站在加賽爾身後不遠處,那茫然的女孩,那他可能就揪住對方的衣領把對方給痛扁一頓了。「蕾……安?」

蕾安?啊啊、就是那個跟潘恩有很多傳聞的,那個跟他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嘛。不過說到一起長大,所有『陽光育幼院』的人不也都是一起長大的嗎?嗯……不過,重點果然還是在『有很多傳聞』吧。

據說最令人相信的一則傳聞,就是他們兩個是互相喜歡的。但是,我才不相信呢。加賽爾一邊想著,一邊轉過身去。不曉得那女孩聽到了多少?全部?又或者是一半?嘛、反正不管如何,看那女孩茫然的樣子就知道,她有聽見最關鍵的那句。

「潘、潘恩……大人……」蕾安的聲音微微顫抖著。不曉得是害怕,還是因為被發現而心虛。反正不管如何,她絕對是偷偷過來的。

因為剛才潘恩早就對『太陽火焰』所有的隊員下了驅逐令,就因為加賽爾說有事要問他。

「蕾安……為什麼妳會在這裡……?」潘恩的神情明顯軟化。似乎還帶著點心疼。

這讓加賽爾感到非常不爽。

「妳,站在這裡多久了?」加賽爾在蕾安未回話前冷冷開口,令她原本安心許多的眼神又蒙上了一層不安。

「我……」「看妳這副模樣,難不成是從頭到尾都看著?」

蕾安的身子明顯顫了一下。

「喂、加賽爾,蕾安是我隊伍裡的隊員耶!」潘恩皺眉,擋在加賽爾面前,護著蕾安。

「那又怎樣?」加賽爾直直的盯著潘恩,沒打算繼續朝蕾安追問下去。反正那女孩怎樣都不關他的事,他現在最想知道……潘恩為何要護著那女孩?「只不過是同個隊伍的而已。做錯事還是要處罰。不能公私不分,潘恩。」

「唔……!」潘恩臉頰流過一滴冷汗。這傢伙每次說的話都這麼的有道理!……有道理到讓人無法反駁。「我、我當然知道!但是至少也讓我來處理吧!」

「……」加賽爾微微垂下眼簾。為什麼……為什麼要偏袒她?難道那傳聞是真的?「……嗯。」

見加賽爾答應,潘恩也鬆了口氣。如果對方等等再用更有道理的話來反駁自己的話,那蕾安可能就真的得受處罰了。

自己也不是真的去偏袒她,而是蕾安真的是個很認真的女孩。所謂的前功抵後過嘛!……慢著,好像不太對。

「嗯,那就這樣啦。」潘恩前去撿起地上的紅色足球,語氣聽起來有一種放鬆的感覺。「蕾安,回去了!」

「啊、是!」蕾安緊張的回答,再度瞥了一眼有些失落的加賽爾後,跟著潘恩離開足球場。

……果然,禁忌什麼的,最讓人討厭了。

加賽爾那宛如靜止不動的水的眼眸,頭一次出現了微弱的波浪。

「潘恩,戀愛跟足球,你會選哪一樣?」

***

自己根本就像個白癡一樣。明明知道不同隊伍之間隊長的禁忌,卻還是想要打破它。

加賽爾行走的速度越來越快,腳步也越來越重,拂過自己臉頰旁的微風就像玻璃刮過一般,讓臉頰隱隱作痛。

笨蛋……根本就是個笨蛋。還抱著什麼期待?反正到頭來都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罷了。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呼……」輕嘆出一口氣,隱約可以見到白霧。……這裡溫度有這麼低嗎?算了。

沒想到這裡會有像是陽台一般的地方呢,還真是大開了眼界。加賽爾微微勾起嘴角,但沒多久卻又笑不太出來。

自己是怎麼找到這個地方的呢?嘛、當然是因為自暴自棄的隨便亂走,然後就被自己給找到了這個地方。

跨過了不太高,幾乎沒有什麼保護作用的矮牆,想要更加的、更加的接近那片逐漸變紅的天空……。

因為、和那個人的髮色真的好像……

眼神逐漸變的空洞無神,所有的視線都放在那越來越紅的天空。腳下那原本就少得可憐的地,因為自己準備邁開腳步往前走的舉動而有縮得更小的錯覺。

『伊--』赫然傳出的聲音讓加賽爾停下了腳步。他的身子僵直在原地,原本空洞的眼神換成了驚恐不安,並有了漣漪。

「……加賽爾?」來者的語氣裡充滿了驚訝,但下一秒馬上轉變為驚恐。「你、你在幹嘛啊!?」

「……」原本半舉在空中,以為可以碰到天空的手,無力的垂了下來。裝做沒有事的樣子轉過身,望著來者。「沒有,看風景而已。倒是你,潘恩,怎麼會來這裡?」

用著不太信任的眼神直盯著加賽爾,緩緩開口:「啊,什麼都沒有。只是想來這裡吹吹風而已。我還以為只有我知道這裡。」

對於潘恩的話其實都沒什麼聽進去,加賽爾雙手握緊矮牆的頂端,預防自己等等摔落。雖然說沒聽進對方的話語,但對方那好聽的聲音自然而然的讓加賽爾牢牢記住。

見對方不肯說話,潘恩抿了抿嘴,走近矮牆那,手肘靠牆,撐著頭望著加賽爾。「我,有訓過蕾安了。」

對方雖然語出驚人,但加賽爾還是處於一貫的冷靜。「是這樣啊。幹嘛跟我報備?」

「……」潘恩微微愣住。是啊,自己幹嘛跟他報備?搔了搔頭,潘恩的眼神飄移。

加賽爾望著對方,似乎在等待著對方的回答。但見對方那模樣,便垂下眼簾,而後習慣性的抓了抓瀏海。

「……嗯。」簡短的回答,像是在幫潘恩找台階下。加賽爾轉身,雙手不再緊握著矮牆。……反正沒必要了。

「加賽爾……」聽見潘恩輕聲叫著自己的聲音,加賽爾回過頭。臉上那一瞬間失落的神情並沒有被潘恩看見。「那個、我……跟你道歉啦。」

「道歉……?」加賽爾的眼眸睜大,不敢置信的望著對方。道歉?道什麼歉?你又沒做錯。

「嗯……」潘恩的神情彆扭,有意無意的瞥了加賽爾一眼,然後視線再快速轉開。「就是……道歉……」

雖然不明白潘恩的用意,但是加賽爾笑了。

「那我就接受你的道歉囉。」加賽爾讓整個人面對潘恩,然後微微笑著。他真的好開心、好開心。第一次,把什麼禁忌的給拋開了……。

忽然,大風一吹,潘恩雙手掩臉,那寒風讓他的眼睛好痛。

「喂、加賽爾……?」當風停止時,潘恩眨了眨眼,看著眼前的畫面,不自覺的愣住了。

那只不過是幾秒鐘的事。

加賽爾的身子正向後傾斜,帶著些微恐懼的眼神望著潘恩。下意識的伸出手,卻搆不到那距離離自己很近的矮牆。

「潘……恩……」「加賽爾!!」

當潘恩回過神來時,早已不見加賽爾的蹤影。

對方輕聲所說的最後一句話,居然是自己的名字……。

不管自己如何伸長手,不管自己有沒有跨過矮牆,不管自己有沒有跳下去,都不可能救的到加賽爾。

顫抖著。

「加……」

淚水滾落。

「加賽……」

握緊雙拳。

「加賽爾……」

怨恨著自己的無能。

「加賽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吼著對方的名字,但對方早已聽不見了。

不停滾落著溫熱的淚水,但對方早已不會像小時候一樣幫自己拭淚。

伸長著手想抓住對方,才驚覺對方早已跌下去了……。

每次都是這樣啊……

如果自己早點承認就好了……

承認自己是喜歡著他的就好了……

但卻因為那該死的禁忌,害的自己不得不欺瞞自己及對方。

但最該死的,還是自己遵守了吧。

在加賽爾跌落的那一剎那,好似有看到水珠。

……是不是淚水呢?

對不起喔,加賽爾。

害你哭了,對不起。

如此紅的天空,會不會因為你而變得更紅呢?

這樣就好像,更接近天空一步了呢。

***

「……啊、好紅的天空。」

「現在應該是太陽完全下山的時間吧?」

「嗯……說不定,有人的血染紅了這片天空喔!」

「古、古蘭!別亂說啦!」

「哈哈,好啦。」

「但是,紅成這樣的天空的確是很不尋常呢……。」

「如同火焰一般吧。」

「啊啊、沒錯!」

 

 

-THE END-

有人看得懂嗎(喂

最後是古蘭跟誰呢……就讓大家自己腦補吧(艮

是說有番外喔。讓大家來看看。

有哭的要說(艮你夠了沒

 

 

禁忌番外-那天空。

 

……我,好喜歡天空。

湛藍的天空、陰暗的天空、紅色的天空,我都好喜歡。

伸長手……再伸長、再伸長一點……這樣會不會碰到天空呢?

咦、為什麼要我不要這樣做?很危險?不會啊。

碰不到天空?不可能啦。絕對碰的到的喔。你看、天空離我們很近,對吧?

笑話?這才不是笑話。好啊,總有一天,我會碰到天空給你看!

那就約定好囉--?

約定好囉……。

 

 

-THE END-

刻意不說是誰跟誰在說話(ㄍ

讓大家自己去猜唄~

微戀,喜歡嗎(>WO)(?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司康餅の戰爭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ourstory11
  • 小戀嘿!
    我來當頭香了哇哈哈 (燦)

    其實我是小藍啦WW
    無聊就拿別的帳號來留言了
    +好友摟^^
    然後這之帳號隨時都有閃文更新
    歡迎來看唷WW
  • XDDD
    啊、如果你沒說的話我可能就不會回加了(?
    OK!

    詠斯 於 2012/04/14 22:14 回覆

  • TING;
  • 南涼南涼南涼南涼南涼南涼南涼南涼南涼南涼南涼南涼南涼南涼南涼南涼南涼南涼南涼南涼南涼南涼南涼南涼南涼南涼wwwwwwww(瘋了
    上班快要傻了(倒下
    回家沒南涼支持一下 絕.對.會 死掉的!!(不
    -----
    是說風介真是的..小心點嘛
    晴矢也是..怎麼在這種事上你就這麼的遵守呢(搖頭
    好像很久沒看到小戀的文(盯(絕對是錯覺XD
  • 上班嗎OAO(驚
    幸好有我支持嗎(P

    晴矢是笨蛋(喂
    還有南涼兩人都、死掉、囉。(斷句意義何
    我一星期增文一次XD(?

    詠斯 於 2012/04/15 19:50 回覆

  • 閃電狗狗
  • 嗚汪~汪嗚~(哀號中!狗狗請自重
    南雲涼野~汪嗚(別製造噪音
    是說這文好悲喔汪
  • (拍拍
    謝謝(等等不對

    詠斯 於 2012/04/20 22:27 回覆

  • 阿街(路人不要理他
  • 我好喜歡這篇(人家沒問你
    這是甜文(不
  • 喔喔謝謝!(?
    咦甜嗎XD

    詠斯 於 2012/04/20 22:28 回覆

  • 木之越軒穎
  • 嗚嗚嗚 嗚嗚嗚......
    風介卿......風介卿你要多吃點啦居然風一吹就吹走了(重點完全錯誤)
    晴矢卿會不會後來就一起跳下去了?
  • 最後一句話是有這樣的含義的,不過還是給各位一點想像空間。(笑)

    詠斯 於 2013/07/24 15: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