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詳閱每篇上頭的注意事項*

 

 

 

 

 

 

 

 

 

 

--

 

*聖誕節賀文

*本預備

 

 

「啊。」

「啊。」

和面前灰色的眼睛四目相交之後,日向停下自己正在整理檯面上東西的手,緩緩的移開了視線,順便將頭上的帽子往下拉了些。

「你是日向君吧。」

「……你認錯人了。」

「日向君。」

「我不是日向。」

「日向創君。」

「……」

糟糕。糟糕透了。這是什麼衰到不行的聖誕夜啊!日向感覺自己的臉燒紅到無法見人的地步,所以他將頭低下,只是在他面前那刺人的視線似乎沒有要移開的跡象。

「你在這裡做什麼啊,預備學科的日向君?」

「……看就知道了吧,打工啊。」

「哼嗯。所以才穿成這個樣子嗎。」

「囉嗦!」

日向試著壓低自己的聲音,但這樣也跟著減少了語氣上的殺傷力。雖然不管怎麼樣,站在他面前的人似乎都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為了打工而換上的聖誕老人般的紅色衣服及聖誕帽被說成「這個樣子」,就好像是什麼奇怪的打扮一樣。要不是突然被調班,誰會想在聖誕夜打工啊!日向遲來的抱怨這時才在內心爆發。

「你在賣什麼?」

「蛋糕。」

「還剩幾個?」

「四個。」

「這個結束之後還有其他事嗎?」

「倒是沒了……話說你如果不買的話就不要打擾我啊,狛枝……」

狛枝在結束跟日向的一問一答之後,看著檯面上的蛋糕,毫不猶豫的從包包裡拿出了錢包。

「多少?」

「欸?」

「我說多少?」

「啊、一個的話……」

「我說剩下的總共多少?」

「……哈啊?」

日向不敢置信的睜大了雙眼,而狛枝看上去則是不想再等了,不耐煩的從錢包裡拿出一張萬圓大鈔。

「這樣夠了吧?」

「等、哈啊?!你要全買?!」

「同樣的話不要讓我說第二遍好不好……」

「不,但是……話說你不是討厭甜食嗎?」

「是討厭。」

狛枝將鈔票放在檯上,用理所當然的態度說著。

「所以你吃不就好了。」

「……咦、」

「等一下,沒事的吧?那就負起責任把蛋糕吃掉啊。反正是聖誕夜還要打工的可憐的日向君,一定沒有約的吧。」

「被用這種態度說話還真令人不爽……」

「那就這樣。換好衣服後在那邊集合吧。」

不給日向拒絕的餘地,狛枝揮了揮手,準備直接轉身離去。

「啊、等等!找的錢跟蛋糕……」

「那個等一下再給我就好了。」

「……什麼啊……」

連後路都不給,該說真不愧是狛枝嗎……日向看著對方的背影,苦笑著。

但是聖誕夜的約定啊……這倒是不壞。等一下買罐熱咖啡再去找狛枝吧。

下意識的,日向露出了期待的微笑。

 

 

--

 

*狛日X心理測驗系列(不排除以後會有後續)

 

 

(1)

「狛枝君,日向君!來的正好,我這裡有個心理測驗想給你們測呢!」

「花村會喜歡的心理測驗嗎……」

「有種不好的預感呢!」

「真失禮啊。不過算了,那麼仔細聽好喔——現在在你們面前有一個獸籠,你覺得裡面有幾隻貓呢?」

「咦,意外的很普通嘛。」

「都說了這樣很失禮!」

「我的話……應該是一隻吧。」

「狛枝君是一隻啊,真是意外呢!」

「?」

「嗯……我想應該會有十隻吧,畢竟是獸籠。」

「十隻?!」

「唔哇!別突然發出那麼大的聲音啊!」

「原來如此……日向君原來想要十個孩子啊!」

「孩……哈啊?!」

「啊,這是測想要幾個孩子的心理測驗對吧?」

「沒有錯喔~!」

「啊哈,日向君原來想要那麼多,那不加把勁可不行呢!」

「加什麼啊!」←但是並沒有反駁

 

(2)

「啊、日向君跟狛枝君。哈囉──。」

「真巧啊,七海。」

「七海桑也來圖書館呢。」

「嗯,因為昨天被花村君問了心理測驗……所以稍微有點興趣。」

「妳也被問了嗎……」

「那開始問題!」

「這麼突然?!」

「你現在走在一條陰暗的巷子裡,突然有人拍了你的肩膀,你覺得那個人是誰……呢?」

「……狛枝吧。」

「我的話就是日向君呢。」

「喔呀?剛好是對方呢。」

「怎麼說呢、總覺得跟這個題目很合啊,這個傢伙……」

「會想拍我這種人的肩膀的人就只有日向君了吧!」

「說得好像我是異類一樣……」

「那這題的意義是?」

「代表喜歡的人喔。」


「「……咦?」」

 

 

--

 

*陰暗向注意

 

 

「這裡是、●●●廢棄場喔。」

茶色頭髮的那個人笑著,然後從原本坐著的地方跳了下來。

「因為已經廢棄了所以禁止進入。」

「……要怎麼樣才會讓我進去?」

「都說了禁止進入吧?」

面前的人露出了看上去有點困擾的笑容,似乎不打算放他進去。

「但是他在等我。」

「誰?」

他瞇起眼睛,眼神充滿了敵意。

「總之不會是你。」

「別這麼可怕嘛。我可是為你好喔?裡面的景色很可怕,你不會想見到的。」

「……」

「啊──啊……我可是很弱的啊……」

對你的這種眼神。

說完這句話,茶色頭髮的人彈了一下手指,原本看上去是牆壁的地方在一瞬之間出現了路。

「好了,過去吧。要加油喔。」

「……謝謝。」

輕聲向茶色頭髮的人道了謝,他邁步往那條漆黑的路走去。

這條路和方才的沒有什麼不同,只是路邊多了幾具看上去讓人不舒服的人偶而已。一具又一具,有的失去了手、有的失去了腳,有的甚至沒有頭,就這樣靜靜的躺在漆黑的路邊。

「惡趣味……」

他低喃著,不知不覺握緊了自己的拳頭。

不曉得走了多久,接著映入他眼簾的是一扇巨大的門。就是這裡了吧,剛才那個人說的廢棄場。他毫不猶豫的推開門,伴隨著討人厭的聲音,他皺起眉。

裡頭很暗,但不可思議的、他卻看得到裡面的景色。裡面堆滿了書桌跟椅子,對,用「堆滿」這個詞完全沒有錯,因為已經是毫無章法的擺放方式了。像是一碰就會全數倒下來一般,書桌跟椅子互相疊在一起。

然後在書桌、椅子的上方,甚至是地板上,有許多方才路上看到的人偶躺在上頭。清一色的,它們穿著如喪服般的黑色制服,毫無特色的、普通無個性的,一具具一模一樣的人偶。

「……原來是這種廢棄場嗎。」

他嘆了口氣,將手移開門的同時,門輕輕的關了起來。這次倒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接著他往前跨出一步,回響在這間房間裡的也只有自己的腳步聲而已。扣、扣、扣,一步又一步,沒有任何猶豫,就像是一開始就知道要往這裡走一樣。

然後、他看見了。那跟其他人偶都不同的存在。雖然穿著一樣的制服,雙眼卻擁有「色彩」。那個存在抱著雙膝,以背靠著牆、像是要保護自己一樣的姿勢坐在地板上。

「吶。」

「……這裡是、日向創廢棄場。」

這麼說著,那個存在抬起頭,用黯淡的枯草色雙眸望著他。

「哼嗯。所以才有那麼多一模一樣的人偶嗎。」

「那些是不需要的日向創。我也是。」

接著,那個存在將雙眼閉了起來。

「沒有才能、不被需要、普通、無個性、沒有存在價值。我也是。」

「所以才待在廢棄場裡?」

被這麼詢問,對方用極微小的動作點了點頭。

「是嗎。──開什麼玩笑啊,這個只有濫好人是唯一可取點的預備學科!」

「……?」

「你難道還沒有發現嗎?站在你面前的人是誰!」

被忽然的大吼,那個存在才慢慢的睜開雙眼,仔細的、努力的,用已經習慣了黑暗的雙眼將眼前的人的樣子映進去。

「……啊……」

「終於肯『看著』我了?」

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如同火焰般的白色頭髮。有些高高在上的表情。但是又十分溫柔的微笑。清澈的灰色雙眸。

「為什麼、你……」

「當然是來接你回去的啊。」

這樣都不懂嗎?嘆了口氣,他伸出了手。

「你的所在之處不是這裡,而是大家那裡。大家都在等你回去,所以跟我走吧?日向君。」

「……狛枝……」

「事到如今就算像小孩子一樣鬧著不想回去也是行不通的喔?可不要小看我的幸運。」

「真的可以嗎……?」

「哈啊?」

看著日向因難過而扭曲的臉,狛枝則露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你在說什麼理所當然的話?」

「我可是預備學科喔?是不被需要的不是嗎?狛枝也這麼覺得不是嗎?」

「……我當然不需要預備學科。」

「唔哇、」

似乎是等得不耐煩了,狛枝乾脆直接抓住日向的手臂,硬將他從地上拉起來。

「但是我跟我們都需要日向君。」

所以你只有跟我回去這一個選項。

「……這樣、啊。」

像是放棄了掙扎一樣,日向並沒有甩開狛枝的手,只是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沒辦法了啊。」

 

《日向創廢棄場》

 

 

--

 

*ABO設定

*比起小說更像腦洞

 

 

身為A的狛枝很想跟身為O的日向交朋友,但是他卻擔心自己哪天就會因為本能的關係對日向出手,不想因為一時的衝動害自己的朋友成為像自己這種人的番,感到很害怕於是一直對日向保持距離。

「沒事的。雖然我是omega,但也不是天天都在發情期啊。」

「但要是哪天日向君的發情期到了……」

「我會喝抑制劑的。」

「可是如果剛好沒帶到……」

「不會有這種事。就算真的有好了,我死也不會讓你對我出手的。我保證。」

「……日向君……」

「不用擔心那麼多,我們就當朋友吧。」

 


但是成為了朋友之後,與本能無關、狛枝喜歡上了日向這個人。可他答應過日向「不會對朋友出手」,即便他是A而對方是O,他也無法強迫讓日向成為自己的番。

逼自己無視日向身上自己喜歡的信息素的味道、逼自己每天重複告訴自己日向只是朋友,狛枝的每一天都在忍耐中度過。

而在這樣的某天,日向的發情期到來了。那天是體育課,日向的抑制劑放在制服的口袋裡忘了帶下去,一瞬間、omega的香甜氣味瀰漫了整個操場。

「日向君?!」

「狛、狛枝……狛枝……」

「我馬上帶、你……唔咕……」

不可能有自制力的。喜歡的人的信息素彷彿用盡了全力在誘惑自己,狛枝幾乎要失去理智。但是他咬破了自己的嘴唇,以痛將自己多少保持在理智狀態。

「快、我們、……去……」

「狛枝……標記、我……」

「哈啊?!怎麼可能做到啊你是笨蛋嗎!」

抑制劑……對啊,只要有抑制劑的話。不行,自己如果離開現在的日向君的話那他絕對會有危險的!那、那扶著他去拿呢?說起來那些alpha如果一起湧上來的話我一個人絕對保護不了日向君的……狛枝用僅存的一點點理智努力思考。

「拜託了……與其被不認識的人標記、不如……」

「……、」

已經沒辦法再思考了。當狛枝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咬住日向的後頸了。

 

 

「……對不起。」

「不用跟我道歉啦,說到底是我自己的疏忽……而且也是我自己要求你標記我的。」

「……對不起,日向君……」

「真是的……好了,你就先睡吧。沒什麼體力的你居然有辦法把我抬過來保健室,想必一定很累了吧。用那裡空著的床休息一下吧。」

「……嗯,我去反省。」

「都說了是休息……」

目送狛枝落寞的背影進入另一張床的範圍,唰的一聲,像是不願日向看見這樣的他一樣,狛枝將簾子拉了起來。

「都說了不用在意……狛枝這傢伙……」

——還真是可愛啊。

回憶起在操場用毫無理智、野獸般的本能咬住自己後頸的狛枝,日向的身體就忍不住高興的顫抖。

「這下終於……。啊,這麼說起來。」

突然想起了什麼,日向將手伸進體育褲裡,從口袋的深處拿出了一罐小瓶子。

「這個不藏好可不行。」

然後他將抑制劑丟進了保健室的垃圾桶。

 


《omega的心願》

 

 

--

 

*結婚NETA

 

 

叮鈴鈴……叮鈴鈴……

「我去接。」

這麼說著,他從沙發上站起身,邁開步伐往電話的方向走去。

啊啊,又可以聽到了嗎。無法克制自己內心的愉悅和期待,我笑著往他的方向望了過去。

「你好,這裡是狛枝。」

之前明明還會扭扭捏捏的,現在卻已經完全習慣了,真是可愛啊,日……不對,現在應該是——

「……創君。」

「凪斗,左右田問今天晚上要不要久違的去聚一聚?」

「嗯,沒問題喔。」

我輕輕的揮了揮手,笑著對創君這麼說。

 

《狛枝凪斗與狛枝創》

 

 

--

 

*本預備

 

 

「啊。」

下意識的發出了聲音,日向在一點又一點的白色圓點飄在半空的景象之中,看見了那抹幾乎要跟背景合而為一的身影。他握緊了雨傘的柄,在迷失掉那個人的身影之前、先加快了腳步。

「嗚哇、」

然而或許是有點太著急了,日向的腳滑了一下,雖然並沒有整個人撲倒在雪地上,但雨傘卻掉在了地上。日向原本想趕緊將雨傘拿起來重新追上前面那個人的,卻在發現對方的雙眸正對著這裡時停下了舉動。

「你在做什麼啊。」

「……差點滑倒而已。」

對方的語氣聽上去很無奈,這讓日向稍微有點難為情的先移開了視線。他裝作不在意的撿起掉在地上的雨傘,這才乖乖的緩步走到對方的身旁。而對方想必察覺到了日向的用意,雖然大概是覺得拒絕也很麻煩、所以才站在原地等著他的吧。

「一起回去吧,狛枝。」

「嗯。」

沒有平常的惡意諷刺跟嘲笑,只是單純的應答,這讓日向在內心鬆了一口氣。他將雨傘拿在兩個人的中間,確保兩個人的身體都在雨傘的遮蔽範圍內。之前選的是有點大的傘真是太好了˙,日向在心裡這麼想著。

偷偷的往一旁瞄過去,狛枝頭上還有一些積雪,而有些落在臉上的則融化成水、沿著狛枝的頰邊滑落。他看上去白皙的臉又變得更蒼白了,日向甚至懷疑他是不是已經感冒了。

「話說回來你的傘呢?」

「不見了。」

「怎麼這種時候都會不見啊……」

「明明為了以備不時之需而帶的呢,結果需要的時候永遠都會不見,還真是不幸!」

「……哈啊。」

原本還想說他沒什麼精神,但果然只要一找他說點什麼、就會自動變得像機關槍一樣答答答的說個不停,日向總是被他這樣的性格搞的很疲累。可是為什麼呢,看著他一個人走在下著雪的街道上,不由自主的就會擔心他會不會這麼消失在雪的另一頭,彷彿這片雪是要帶走他的一樣。想到這裡,日向不禁打了哆嗦。

「……預備學科連圍巾都不會準備嗎?」

「咦?圍巾的話、嘛……今天早上急著出門,忘記帶了。」

「日向君,稍微停一下。」

「欸?」

被久違的叫了名字,日向下意識的就停下了腳步。他用充滿訝異的眼神望著不知道為什麼打開包包的狛枝,又用力的將傘柄握緊。

「這個借你。」

圍巾。狛枝從包包裡拿出來的東西是圍巾。咦,圍巾?太自然的拿出來了反而讓日向不知所措。而且狛枝剛剛說借,是要把圍巾借給他?借給預備學科的他?那個老是嘲諷他「明明是個預備學科」的狛枝?

「……怎麼可能啊。」

「雖然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我知道一定是很失禮的事呢。」

「抱、抱歉……但是你看起來比我還冷吧?這個還是你圍吧。」

「我說啊,我才剛剛走在下著雪的路上,你要我直接戴圍巾?」

「……說的也是。」

所以說預備學科啊……邊這麼說邊嘆氣的狛枝果然還是那個狛枝沒錯,日向無奈的得到了這個並不怎麼令人開心的結果。而狛枝在望著這樣的日向幾秒之後,毫無前兆的直接開始把圍巾圍到日向的脖子上。

「?!啊、喂!」

「別亂動啊。」

「但、但是……」

「如果你感冒的話,超高校級的大家一定會很擔心的,我可不希望他們因為預備學科而慌亂。」

「……」

雖然是一如既往的冷嘲熱諷,但幫自己圍圍巾的動作卻意外的溫柔。日向這才意識到自己跟狛枝的距離有點太過靠近,枯草色的瞳像是要逃避現實一樣把視線移到狛枝身後的雪地上。

「好了。」

在狛枝拉回原本的距離之後,日向才又恢復了正常的呼吸。阿勒,我剛才緊張到屏住呼吸了?後知後覺的發現到這件事後,日向才跟著發現自己的臉似乎沒有那麼冷了。

「走吧。」

「……嗯。」

將鼻子以下的部分都埋進充滿狛枝味道的圍巾裡,原本是想要多少遮掩自己變紅的臉的,但似乎成了反效果。這期間日向有感受到狛枝的視線,可意外的、對方什麼也沒有說。

如果今天沒有下雪的話。如果他幸運的遇到了狛枝的話。如果狛枝沒有拒絕他的話。

那麼他們的距離會不會比在傘下還要近?

「……什麼的。」

誰知道呢。

 

 

--

 

*日向的自白

 

 

……狛枝?怎麼了,不要哭啊。吶,沒事吧?身體還有哪裡在痛嗎?還是那些傢伙對你說了什麼?他們總是會說出一些沒有根據的話,這你也最清楚了不是嗎?所以沒事的,不用那麼難過。

稍微過來一點吧,我碰不到你。現在我只想確認你是沒事的。啊啊,這個繃帶真是麻煩。……狛枝,別哭了。說點什麼,好嗎?像平常一樣說「我才沒哭啊」或是「你的腦袋有問題嗎」都好,聽著你的啜泣聲我也會變得很難過的。

啊——啊,雖然你喊我的名字我很高興,可現在我只想聽你說點其他的啊。我一點也不想聽到道歉的話,所以別再說了。

……沒事。我還是可以替你擦眼淚。你就在這裡,很難過很難過的哭著,我都知道。但是果然還是稍微有點遺憾啊。


真想再看一次你的笑容。

 

 

--

 

*愛島

 

 

「不對……這個不是對朋友的感情……!」

好不容易和日向成為朋友之後,狛枝在和日向相處的時候中發現了一些事。

不想看到日向和其他人勾肩搭背的樣子、不想看到日向對其他人展露笑容;想要日向只看著自己、想要日向只願意待在自己身邊。

一開始對於這些充滿獨占欲的願望,狛枝只感到困惑。他從來沒有對一個人有過這種想法,就算是對「希望」也不會這樣。難道這就是「朋友」……?

狛枝開始思考,但是他始終沒有辦法自己得到答案。

 


某天,和日向一起外出的時候,兩個人坐在樹蔭下,沒想到日向就這麼睡著了。大概是採集太累的關係吧,狛枝這麼想著,即便如此、他還是很享受跟日向待在一起時寧靜的時光,所以他也沒有打算把對方叫醒。

沒有多久,看著天空發呆的狛枝感覺肩膀突然多了不屬於自己的溫暖及重量。低頭一看,發現日向就這麼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認識到這個的瞬間,狛枝的心跳開始逐漸加快,手也因為緊張而微微顫抖。

「日、日向君……?」

輕輕的叫喚,但對方並沒有反應。狛枝就這樣盯著日向的睡顏,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的唇已經貼在對方柔軟的頭髮上了。

……咦?

一有自覺後,狛枝反射性的大幅移動了自己的身體——不如說是被自己無意識的行動嚇到往旁倒下吧。當然,靠在他肩膀上的日向也跟著倒下,然後就這麼倒在狛枝的身體上。

「唔哇?!怎、怎麼回事?!」

「……、……!」

「狛、狛枝?」

半個身子趴在狛枝身上的日向用慌亂中帶著擔心的眼神望向躺在地上、但上半身用雙手撐起來的狛枝,然後映在枯草色雙眸裡的,是臉幾乎要燒紅的自己的友人。

 


一旦有了「這個感情」的自覺以後,狛枝幾乎無法正眼看著日向。不是因為害羞,而是對自身的厭惡感。對褻瀆了「友情」這個漂亮感情的自己的厭惡感。

「我是不是……沒有資格做日向君的朋友呢……」

第一次交到的朋友、第一次得到的友情,竟然毀在自己這種感情上。狛枝說什麼也無法原諒自己。

「狛枝?怎麼了,身體不舒服?」

——而爛好人的日向卻總會靠近他,用毫無改變的、對待「朋友」的溫柔態度對待自己。感到開心之餘,又會開始厭惡起「期望得到更多」的自己。

「……日向君。」

「嗯?」

「……我喜歡你。」

一瞬間,空氣忽然安靜了下來。不過或許這麼感覺的只有狛枝自己吧。他抓緊了自己的外套,心臟緊張的快速跳動著。其實並不想說的,因為不想被討厭。但是如果只對日向說「我們不要做朋友了吧」的話,不說出理由是無法讓對方信服的。無法容忍自己繼續弄髒「朋友」兩個字,狛枝決定由自己先打下休止符。

「啊啊,我也是。」

——明明應該是這樣的。

 

 

 

 

 

 

日向喜歡狛枝。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是以什麼為契機什麼的,老實說,連日向自己都記不清了。只知道的是,從有記憶以來,自己的視線就總會跟著狛枝跑,當他高興的時候自己也會很高興,一開始就只是這樣而已。

「日向君,你願意跟我做朋友嗎?」

聽著狛枝微微顫抖的聲音,知道他是用盡自己的所有的勇氣才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日向感到憐愛的笑了。但是同時,他也感受到了寂寞。

啊啊,他果然只是想跟我當朋友啊。

這個瞬間,日向才自覺到自己早已喜歡上了狛枝。而只能跟他當朋友的這件事讓他感到難過。

「啊啊,沒問題。」

可是能成為他的第一個朋友又讓他感到高興。……日向只希望自己在說出沒問題的時候露出的笑容沒有讓狛枝感到不自然。


日向開始頻繁的邀狛枝外出。為了不讓他人感到奇怪,他偶爾還是會跟不同的人外出,但只要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五天有三天日向是和狛枝一起行動的。

而決定性的那天,日向是和狛枝一起到賈巴沃克公園散步。太陽依然耀眼的令人眩目,於是在日向的提議下,兩人一同坐到樹蔭下休息。

昨天和今天的採集都在海邊,雖然是自己提出的,但連續兩天都在高消耗體力的地方採集果然還是吃不消。一邊聽著狛枝令人感到安心的低沉嗓音,迷迷糊糊之中,日向就這麼睡著了。

——然後當他醒來時,不知道為什麼半個身子壓在了狛枝的身上。

「唔哇?!怎、怎麼回事?!」

日向是打從心底感到混亂,他的腦袋因為剛睡醒的關係還沒辦法好好運轉,而當他將視線移到狛枝臉上時,他才察覺到了不對勁。

「……、……!」

「狛、狛枝?」

映在日向眼簾的,是狛枝燒紅了的臉。這傢伙臉紅果然也很好看什麼的、雖然腦袋一瞬間竄過了這個想法,可日向還是趕緊將之揮去,然後從狛枝身上爬起來。

「沒事吧,狛枝?」

「……」

「……?狛枝?」

結果直到最後,狛枝依然一句話也沒有說。

然後從這天開始,狛枝不再正眼看過日向了。


一天又一天,究竟過了多久日向也沒有去細數。只知道從他們一起去公園的那一天開始,狛枝就很少再找日向搭話。甚至那雙漂亮的灰色雙眸也沒再對上自己的眼睛。

但是日向說什麼也不能放棄。如果是自己做錯了什麼,那麼首先先道歉、然後再聽對方說話就好。而且雖然只是感覺……但是狛枝並沒有討厭日向。反而更多是對自己(狛枝)的厭惡。這是只有比其他人都更常看著狛枝的日向才能察覺到的不同。

但是如果一見面就道歉的話,就算是那個狛枝也會覺得奇怪吧。說不定會陷入更嚴重的自我厭惡也說不定。這麼想著,日向決定以平常對待朋友的方式對待狛枝。直到「機會」到來前,他都不會放棄的。


——而機會也很快就到來了。

採集結束後,日向在海邊找到了狛枝的身影。對方坐在地上、用手環住自己曲起的膝蓋,望著一望無際的大海,不曉得在想些什麼。這是個好機會,日向這麼想著,深呼吸之後盡量自然的走近狛枝的身邊。

「狛枝?怎麼了,身體不舒服?」

和平常一樣的搭話方式,見狛枝沒有逃走的打算,日向也跟著坐在他的身旁。海浪的拍打聲讓空氣沒有那麼沉重,而只要狛枝不打算開口,日向是決定沉默到對方離開這裡為止的。

「……日向君。」

然後不曉得過了多久,狛枝小聲的喚了自己的名字。

「嗯?」

「……我喜歡你。」

撲通。一瞬間,心跳的聲音大到日向都擔心坐在自己身邊的狛枝會不會聽到的程度。這句「喜歡」,絕對不是做為朋友這麼簡單的東西。是更瘋狂、更深沉……和自己同樣的「喜歡」。

……什麼啊,原來是這樣啊。

意識到這個的時候,日向瞇起了原本睜大的雙眸,笑著用最溫柔的聲音回應直到現在仍不願看向他的狛枝。

「啊啊,我也是。」

——而那雙漂亮的灰眸終於在這句回答後望向日向的雙眼了。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愛之巢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