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年齡操作

*含有大量劇透

*神座和日向是雙胞胎兄弟設定

*日向創生日快樂!!!!

 

 

 

本預備→

 

今天跟平常比起來,感覺大家變得更興奮了。抱著方才因為幸運從自動販賣機掉出來的一堆飲料,狛枝站在教室門口這麼想著。當然這並不是壞事,不如說能夠看見超高校級的大家活躍的樣子,對狛枝來說反而是一件能令他感到興奮的好事。

——如果撇除掉他們正在談論的人名的話。

「那個,日向君怎麼了嗎?」

仍然站在門口的狛枝掛著一如既往的微笑詢問裡頭正熱烈討論的大家,而這句話彷彿一顆爆彈,讓所有人停下了談論並將視線移到他的身上。

「狛枝哥你不知道嗎——?」

最先接話的是穿著和服的少女,西園寺。她用一種不敢置信的眼神望著狛枝,而話裡隱藏了多多少少的諷刺。

「知道?」

「下個星期是日向的生日。」

九頭龍坐在位置上,替狛枝解答了他的疑問。可看著狛枝仍然像是不懂什麼意思一樣的反應,九頭龍露出了真的假的啊的表情。

「狛枝桑真的不知道嗎……?」

站在澪田旁邊的罪木小心翼翼的開了口,狛枝這才笑著踏進了教室裡。

「因為我沒有要記得預備學科的生日的義務嘛!」

「話說日向對你很好吧!幫他慶祝一下生日什麼的又不會少一塊肉!」

看著狛枝自然的走進教室將手中的東西全數放在桌上,左右田適時的開口,語氣帶有一點責備。雖然他很害怕狛枝這個人,但需要的時候他還是會說點什麼。

「……」

「幹、幹嘛啊那種眼神!」

不過最後仍然是恐懼戰勝了他的正義感。被狛枝無言的直盯著看似乎超過了左右田的忍耐極限,他趕緊後退再跟狛枝拉開了一段距離。

「因為日向君的生日是新年,所以我們打算提早替他慶祝生日……喔。」

接著開口的是身為班上班長的存在,七海。她用一如既往緩慢的步調替狛枝說明他們的計畫,成功的讓狛枝的視線從左右田移到她的身上。

「這樣啊。」

「狛枝君不參加嗎?日向君一定也會很高興的。」

「七海桑,妳好像誤會了一件事呢。」

狛枝用手撐著下巴,露出了讓在場所有人都覺得他不懷好意的微笑。

「雖然像我這樣的人糾正妳的發言實在是被說自大也不為過的程度,但是應該是我不去的話日向君反而會比較開心才對喔。畢竟我們一見面就在吵架嘛!」

「那幾乎都是你這傢伙的錯不是嗎?」

嘆了口氣,終里也因為看不下去而出聲了。但就算聽到這樣的話語,狛枝也絲毫沒有減去臉上的笑容半分。

「嘛嘛,總之就是這樣了,如果你們要繼續討論的話不用理我也沒關係喔!」

「狛枝君……」

「小千秋,小凪斗看起來也沒有要參加的意思,我們先繼續討論吧?」

「要怎麼讓日向哥在慶祝生日的當天變得慘兮兮的嗎?這個問題就交給我吧——!」

「不對了吧……」

接著在大家的七嘴八舌之中,班上又恢復了原本熱鬧的氣氛。狛枝笑著傾聽超高校級的大家充滿活力的聲音,腦袋卻擅自的浮現了日向的身影。

……別鬧了啊。微微的搖了搖頭,狛枝打開放在桌上的其中一罐飲料,試圖用清涼的液體讓自己的腦袋抹去那些不必要的想像。

預備學科的慶生會什麼的根本沒有參加的必要,在這之中不可能誕生什麼希望,所以我一點也不想去。就像是在說服自己一樣,狛枝不停的在內心這麼重覆著。

『你也來了嗎?謝謝你、狛枝!』

「……。」

這種事情才不可能發生呢。

 

【本預備】慶生會。

 

「嗚哇,好冷……」

刺骨的寒風從圍巾的縫隙吹在頸子上,狛枝顫了一下身子,用空著的右手調整了圍巾的位置,順便把下巴的部分一起埋進溫暖的圍巾裡。吐出了一口白霧,他邊祈禱著不要在這個時候下雪、邊抱緊了三明治及飲料邁步前往噴水池前的長椅。

現在是午餐時間,在大家熱鬧的氣氛之下,就連前來教課的雪染老師都跟著一起規劃起了日向的慶生會事宜,雖然狛枝並沒有那個資格對大家的決定說三道四、但心情不太好確實是事實。所以平常都會在教室解決午餐的狛枝才會在這種冷的要死的冬天一個人往比較沒有人煙的地方前進。至少這個時間,他不想聽見關於預備學科(日向)的事。

就在即將抵達目的地的時候,狛枝才看見一抹黑色的身影坐在噴水池前的長椅上。他皺了皺眉,這種天氣一個人坐在外面吃午餐?再怎麼笨也要有個限度吧。雖然自己也沒有那個資格這麼說就是。那身黑色的制服一看就知道是預備學科的,而這裡又是本科生跟預備學科生都能來的地方,這完全是失策。嘆了口氣,雖然不想跟預備學科生一起吃午餐,但也沒有除了這裡之外更好的場所了。狛枝這麼想著,又往前走了幾步。

而當他發現坐在長椅上的是誰的時候,對方的頭也剛好抬了起來。灰色的眼睛和對方的枯草色雙眸四目相接,就算想逃也逃不掉了。

糟透了。狛枝咋了一下舌,原本就不愉快的心情更是直接降到谷底。

「狛枝?」

但坐在長椅上的人似乎已經習慣狛枝這樣的態度了,當他看見狛枝的身影時,先是驚訝的睜大雙眼,接著便勾起了微笑。

「這麼冷的天氣在這裡做什麼啊,預備學科的日向君。」

「當然是來吃午餐的啊,這麼說起來你也是吧?」

「……散步。」

「那倒是把你手中的食物藏起來啊。」

真是的。日向笑了出聲,可狛枝卻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麼高興,像是遷怒一樣、他心中不滿的情緒開始累積。

「要是知道在這裡的是你,我就不會過來了。」

「是嗎。比起那個,坐吧。」

「……」

到底是沒聽見他的話還是根本不在意?狛枝皺起了眉,如果現在轉身離開的話就像在逃避什麼一樣會讓自己感到不快,稍微躊躇了下,狛枝最後還是坐到了長椅的另一端,刻意和日向拉開了距離。

「你會來這裡真是稀奇,發生什麼事了嗎?」

將視線從狛枝身上移開,日向捏著剩下一半的麵包,看上去還沒有要繼續吃的舉動。狛枝瞥了他一眼,邊慢條斯理的拆開三明治的包裝邊開口。

「心血來潮而已。」

「我也是。」

這麼說著,日向又笑了。狛枝沒有回應,只是咬下一口包裝被拆開的三明治而已。他沒有想跟對方繼續什麼話題的意思,可日向總是會不按照他的想法行動,像現在、他又為了能跟狛枝說點什麼而開口。

「最近也變得越來越冷了啊,要是能不下雪就好了。」

「……」

「說起來,車站好像新開了一家雜貨店,聽說有賣一些很有趣的東西,真想去看看啊。」

「……」

「還有啊,上次──」

「我說,你就不能安靜的吃東西嗎?」

無法忍受對方像是在說給自己聽、又像是在自言自語一樣的說話方式,狛枝不悅的開口打斷。聽見這句話,日向先是帶著一樣的笑容僵住動作,之後才緩緩闔上準備繼續說些什麼的嘴,笑容仍然存在、卻不像方才一樣自然。

「……啊啊,抱歉。」

最終,他吐出了道歉的語句。微微顫抖的指尖不曉得是因為寒冷還是其他別的原因。日向這才將吃到一半的午餐送進口中、開始慢慢咀嚼。

看著不再將視線移到自己身上的日向,狛枝在心裡嘆了口氣,如此尷尬的午餐時間這還是第一次,要是一開始日向不做什麼多餘的事的話就好了什麼的、他在心裡這樣怪罪對方。然後他轉而將注意力放到手上的食物上,眼角餘光瞄到了被自己遺忘的那罐飲料,狛枝的腦袋冒出了一個想法。

「……聽說下星期是你的生日?」

「欸?是、是沒錯……」

狛枝自己丟出一個話題給日向,這是很少發生的事。驚訝與高興的情緒開始在心中增長,這讓日向不自覺的又捏緊了手中的麵包。總覺得自己的臉稍微有點熱,在發現這不是錯覺的時候,日向低下了頭。

「哼嗯。」

沒有想要接續話題的打算,就只是單純提出疑問而已,狛枝再度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開始吃起自己手中剩下不多的食物。日向也沒有要就這個話題繼續說下去的意思,沉默再度在兩人之間蔓延。

不曉得又過了幾分鐘,直到狛枝將手中的三明治完全吃完的時候,他發現日向原本就只有一半的麵包幾乎沒有減少多少。明顯到讓人不曉得該如何反應的舉動,但狛枝並不打算說破。

「我要回去了。」

禮貌性的說了一聲,這時原本像在發呆一樣的日向猛然抬起了頭,現在的對方究竟是什麼表情狛枝並不知道,他只是拉了拉自己的圍巾,從長椅上站了起來。

「啊……嗯。再見,狛枝。」

將差點隨著感情的衝動脫口而出的話語硬吞回喉嚨深處,日向這次露出了有點失敗的笑容。他看著對方的背影,縱使知道對方不會再回過頭來,他還是努力的扯出一個笑容。

「只是在回去之前。」

「……咦?」

還沒辦法反應過來狛枝方才說了什麼,對方就已經先打破自己的想像、將身體轉過來面對自己了。他勾起漂亮的微笑,把手中那罐飲料輕輕的放到日向的懷裡。

「生日禮物。」

「……」

日向睜大了雙眼,順著狛枝的視線往下,毫無疑問的、一罐自動販賣機裡可以買得到的飲料就這麼躺在自己的懷裡。看著日向的反應,狛枝臉上的笑意更深了。完全是惹人厭用的惡作劇般的禮物……不對,這甚至不能稱得上是禮物。狛枝只是單純的把自己會這麼不愉快的錯都推給日向,順便想讓日向像以前一樣跟自己吵起來而已。這樣的話至少、自己的情緒可以得到一些抒發。

來吧,你會給出怎麼樣的反應呢?會無奈的嘆氣?生氣的大吼?或是不耐煩的皺眉?狛枝簡直期待的不得了。

「……謝謝你,狛枝。」

所以當日向笑著對他道謝的時候,他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哈啊?」

「你從來沒有送過東西給我對吧?而且還記得我的生日,我很高興。」

跟平常猶如陽光般的爽朗笑容不同,日向現在的表情要形容的話、就像棉花糖一樣。放鬆下來的柔軟表情加上甜甜的笑,他幾乎用盡全身的力氣在告訴狛枝「他有多高興」。預料之外的反應令狛枝瞠目結舌,甚至讓他連諷刺的一句話都擠不出來。

「就算只是一罐飲料也好,謝謝你的禮物,狛枝。」

『狛枝君不參加嗎?日向君一定也會很高興的。』

今天早上七海對自己說的話在這個時候於腦袋裡再次播放,讓狛枝的心產生了動搖。他從來不覺得日向會因為他而展露笑容,因為他總是對日向酸言酸語,兩人也常常吵架。可是日向卻因為自己給的一罐飲料而打從心底感到高興,實在是……

「再笨也要有個限度啊……」

雖然因為你的笑容而動搖的我也沒有這個資格說就是了。

「狛枝?」

「就算!」

「唔喔?!」

狛枝忽然將身子向前傾,和日向拉近了距離,這讓日向驚訝的發出了叫聲。但是這個怎麼樣都無所謂了,狛枝紅著臉,拼盡自己最大的勇氣開口。

「就算因為我的不幸的關係失敗了,也不要有怨言喔!」

「失、失敗?雖然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日向眨了眨眼,隨後露出了真拿你沒辦法啊的表情。

「但事到如今,就算因為你的不幸而發生了什麼,我也不會怪你的。」

「……說好了喔……」

「啊啊。」

得到了日向的承諾之後,狛枝才直起身,用圍巾試著遮住自己幾乎要燒紅了的臉,並將視線往一旁移去。

「下個星期……再見。」

「你說了什……」

「沒什麼!」

丟下這句話,狛枝轉過身,逕自往本科大樓的方向走了回去。不明白狛枝為什麼要惱羞成怒的日向不解的望著狛枝的背影,直到消失在視線範圍內之後他才低下頭,映入眼簾的是那罐躺在自己懷裡的飲料。

「……嘿嘿。」

今天有來這裡真的太好了。這麼想著,日向又笑了。

 

 

 

 

 

年操→

 

「日向君,你有什麼特別想要的東西嗎?」

「唔嗯?嗯……」

日向眨了眨眼,放下了喝到一半的牛奶,用大大的笑容望向坐在他身邊的人。

「狛枝!」

「這樣啊,是我啊。……嗯?」

狛枝維持著自己的微笑歪了歪頭,他剛才是不是聽錯了?啊,或許日向只是叫了一下他的名字而已?在心裡得出解答,狛枝這次露出了有點無奈的笑容。

「那個,日向君?有特別想要的……就是在特別的日子想收到的東西嗎?」

「狛枝!」

看著日向用同樣天真無邪的笑容給自己跟剛才一模一樣的答案,狛枝的笑容這次完全僵在臉上了。

……看樣子,好像沒有聽錯呢。

 

【年操】生日禮物。

 

「真是困擾啊……」

看著放在桌子上各種顏色的緞帶、包裝紙以及禮物盒,狛枝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不會有解答的死胡同。他嘆了口氣,邊注意房間外的動靜,邊思考接下來應該怎麼做。桌上這些看上去明顯就是要包裝禮物的東西是狛枝在幾個星期前就買好的,因為一直不知道該送什麼禮物給日向,在各種因素的考量下他先買了各式各樣的包裝,這樣的話在確定要送日向什麼之後就不用擔心包裝的問題了。

……雖然是這樣想的。狛枝露出苦惱的表情,一直望著這些東西並不會有太大的幫助這點他當然還是理解的。因為不管怎麼說,最後得到的答案居然會是「自己」……這已經不是禮物盒不夠大或自己沒辦法包裝自己的問題了。當然狛枝之後還是有繼續用不同的問法誘導日向說出他想要的「物品」,可不論問幾次,日向永遠都會笑著說「狛枝」。

「你要我怎麼把自己送給你啊……日向君……」

要說的話,狛枝早就已經把自己所有的注意力放在這個如同家人般的孩子身上了。這對他來說已經相當於將自己獻給對方,在這之上他也沒有能給對方的東西了。跨越了高興的範疇,已經變成單純的煩惱了。狛枝又嘆了一口氣,他拿起躺在桌上的其中一條緞帶,舉到自己眼前盯著並喃喃自語著。

「乾脆用這個把自己綁起來然後送給日向君好了……什──麼的。」

笑著將緞帶放回原位,就算是狛枝也不會真的用這種物理方式把自己送給日向。雖然主要是他認為像自己這樣的垃圾根本稱不上是禮物而已。果然還是去一趟商店或和菓子店,把日向君可能會喜歡的東西全部買下來吧。畢竟自己就只有錢是多到不需要煩惱的了。這樣的話,裡面至少有一個會是日向君喜歡的……

「狛枝?」

「?!日、日向君?」

一瞬間,狛枝還以為日向就在自己的房間裡。反射性的想要把桌上的東西收起來的時候他才想起來,日向並不是那種會不敲門就隨意進入他人房間的孩子。狛枝回過頭,門的方向果然一個人也沒有。這麼說起來,日向的聲音聽上去有點距離,所以應該是站在門的後面對自己說話的。呼出安心的一口氣,狛枝收回了想要藏起桌上物品的手。

「怎麼了嗎?」

「……」

「……?日向君?」

「……沒什麼,什麼都沒有!」

雖然這麼說著,但狛枝卻沒有聽見日向離開的腳步聲。這絕對只是單純的逞強而已,一定發生了什麼事。肯定的想著,狛枝往門的方向走去,毫不猶豫的打開了房門。接著他看見的是,沒有背叛他的想法、果然還站在門前,而且還睜著大大的眼睛望著他的日向。

「啊、狛枝、」

「怎麼了?」

狛枝蹲下了身子,讓自己跟日向的視線平行,再試著以最溫柔的聲音開口詢問。他知道,日向對別人的關心非常沒有抵抗力,又加上不會說謊,只要自己和日向對上眼,那這個誠實到可愛的孩子就不會隨便用個理由搪塞自己。

「……」

「說不出口?」

垂下了眉毛,狛枝這次露出了無奈的笑容。日向的視線開始飄移、雙手也緊緊的抓著自己衣服的下襬,不管怎麼看都是有件無法說出口的事發生了。狛枝開始在腦袋思考各種可能性,不過通常會讓小孩露出這種樣子的事,果然還是因為做錯了什麼?怕被懲罰所以才說不出口嗎?嗯,除了這個之外應該也沒有其他可能了。先假定是這個原因,狛枝伸出手撫上了日向的頭。

「沒事的,不管是什麼我都不會生氣的。」

「……真的?」

啊,果然不小心做了什麼嗎?狛枝眨了眨眼,而日向維持低著頭的動作,只有枯草色的眼睛像是在查看自己的反應一樣盯著自己,就算真的生氣了也會因為日向的可愛而生不了氣吧,狛枝這麼想著,理所當然般的開了口。

「嗯,我怎麼會生日向君的……」

剩餘的幾個字還沒說出口,狛枝就先被對方突如其來的動作驚訝到忘了自己正在說話。原本摸著對方頭的手僵在半空中沒有動作,這個瞬間狛枝覺得自己肯定變成了雕像一樣的存在。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要說為什麼,那是因為日向在確認狛枝不會生氣之後,張開他的雙臂、就這麼抱住了狛枝的頸子。

「……日、向、君?」

機器人?自己是機器人嗎?已經是僵硬到連自己都忍不住想這麼吐槽的聲音了。狛枝這才發現自己的右手還浮在半空中,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將手放到日向的背上。

「……好寂寞……」

稚嫩的嗓音在狛枝的耳邊響起,還帶了那麼一點點的哽咽。日向又收緊了抱著對方頸子的力道,當然小孩子的力氣並不會讓狛枝感到難受,但是怎麼說呢、感覺胸口的部分像被揪緊一樣讓人難受。

「我不會再任性了、不會再說想要狛枝當禮物了……所以不要不理我……」

這個時候、狛枝才理解日向到底在說什麼。對狛枝來說,他是為了準備給日向的驚喜才待在房間將近一整天,利用現有的資源努力思考要送給日向的禮物。但對日向來說,狛枝是因為他的任性才把自己關在房間、才幾乎不和日向說話。一個五歲的孩子當然不會想到太多可能性,只知道原本和自己關係很好的狛枝在自己提出的任性要求後露出了有點困擾的表情、然後和自己拉開了距離。

……他怎麼會犯這樣的錯呢。狛枝皺緊了眉,空閒的左手輕輕的撫著日向的後腦勺。

「抱歉,日向君,讓你擔心了。我沒有討厭你,不如說最喜歡你了喔。」

「嗚……」

「禮物的部分……是呢,雖然早了一點,但就在今天讓我說吧。」

狛枝稍微用了一點力抱緊了日向小小的身軀,溫暖的感覺從身體中央往各處擴散開,這讓他自然的露出了微笑。

「生日快樂,日向君。雖然是個微不足道的禮物,但如果這樣就能讓日向君高興的話,那就這樣吧。」

「生日……?」

「啊哈,忘記了?明天是你的生日喔,日向君。」

日向鬆開了抱著狛枝頸子的手,但還是把手掛在上面,只有把頭移到狛枝面前。水汪汪的眼睛就像隨時都會從裡頭掉出淚珠般,他疑惑的望著狛枝帶有笑意的眸。

「至於剛才提到的禮物,我就把我的『時間』送給日向君吧。」

「時間?」

「嗯,今天跟明天一整天的時間,日向君想去哪裡、想做什麼,我都會陪著你喔。」

「!真的?!」

「真的真的。」

看著日向變得閃閃發光的雙眼,狛枝不禁失笑。就像得到最喜歡的草餅一樣的反應,看來這次的選擇是對的。至於為什麼不把日向最喜歡的草餅列入禮物清單,純粹是因為狛枝老早就訂好上頭放滿草餅的特製蛋糕了。當然這個就是明天的驚喜了。看著日向就在自己面前的笑容,狛枝高興的用額頭貼上了對方的額頭。

「那,日向君有什麼想做的事嗎?」

「啾!」

用毫無改變的笑容,日向這麼說著。

「……啾。」

「嗯!」

阿勒,難不成我又聽錯了嗎?狛枝維持著不變的笑容,但內心已經開始感到混亂了。啾是、他想的那個嗎?KISS的那個?不,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吧?

「日向君,啾是……?」

再想下去也無濟於事,於是狛枝乾脆直接問日向。然後對方用他看過最高興、也是最可愛的笑容這麼說了。

「像這樣!」

接著毫無預警的,在極近的距離下,日向閉上了雙眼、將自己的嘴唇貼上了狛枝的。

「……?、?」

柔軟的觸感襲上,一瞬間狛枝幾乎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日向的臉就在比方才更近的距離。說起來他上一句話說了什麼來著?「像這樣」?啊,果然是接吻的意思嗎?因為沒辦法用言語好好表達,只好做一次給自己看?

……哈啊?

「噗哈。就像這樣喔,狛枝!」

「……」

「狛枝?」

就像在教導自己一樣,日向的表情看上去是那麼天真無邪。不對,或許他根本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不管怎麼樣,日向的舉動都成功的讓狛枝的腦袋當機了。當他好不容易開始讓思緒轉動時,臉上的熱也跟著被帶了起來。

「咦、我……日向君……接吻……」

「?」

日向歪著頭,看上去並不明白狛枝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反應。但是對方好不容易回過神了,這又讓日向感到高興,他效仿狛枝不久前的動作──額頭貼上對方的額頭,帶著微笑眨了眨眼。

「這個是魔法,是左右田告訴我的!他說只要跟喜歡的人這樣做的話,就可以一直在一起!」

「啊啊~……左右田君……」

是那個吧,在幼稚園和日向君感情最好的孩子。他還真是……教給日向君一個不得了的東西啊……不曉得目前該怎麼對上日向純真的眼神,狛枝選擇先閉上了眼。他感覺自己的臉開始發燙,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好了,那麼接下來該怎麼辦呢?說了什麼事都可以的也是自己,可不想讓日向君覺得自己是會說謊的人啊……

……只能先這樣了。下定了決心,狛枝睜開眼,看著日向眼睛深處的期待不知道為什麼讓他的罪惡感又上升了。

「日向君,其實這個魔法啊,要長大之後才會有效的。」

「咦?」

「還是小孩子的日向君是要吻這裡才對喔。」

這麼說著,狛枝將自己的唇落在對方柔軟的臉頰上。

「懂了?」

「……嗯!」

「這個魔法可不能隨隨便便對別人做喔。」

「好!」

「好孩子。」

輕輕的笑著,狛枝又一次吻了日向的臉頰,這讓對方高興的笑了出聲。

「為了明天,今天就早點睡吧。」

「啊、我要和狛枝一起睡!」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

雙方都鬆開抱著對方的手,狛枝站起身,握住了日向向上伸的手。當然,他不可能就這樣帶著日向進自己完全沒收拾的房間,而且說到還沒做的事、那可多著了呢。牽好日向的手,狛枝微笑著。

說到驚喜,當然不會只準備一項啊。

「之後日向君可是笑得特別高興呢!你還記得嗎?就是……阿勒,日向君?為什麼要把臉藏起來呢?」

「……囉嗦……」

整個身子向前傾、日向以趴在桌上的姿勢將臉埋在手臂裡,他的聲音沒有平常的活力,甚至還有點顫抖。坐在他對面的狛枝歪了歪頭,看樣子是無法理解為什麼不過是說了以前的回憶自己就變成了這樣。而且說起來,自己會這樣已經是好幾分鐘前的事了,現在才發現的狛枝才有問題。日向悶悶的想著,在心裡把責任全推給了狛枝。

「啊,是因為我一直在誇獎以前的你嗎?不用擔心喔,現在的日向君也很可愛!」

「囉嗦!為什麼這種時候要講以前的事啊!」

終於忍受不了了,日向將頭抬起來,用漲紅的臉對狛枝大吼。牽怒的自覺是有的,惱羞成怒的自覺也是有的,但沒辦法啊,誰叫狛枝要在他18歲的生日當天說這種羞恥到不行的黑歷史!和狛枝對視沒有幾秒,又因為羞恥心的關係,日向再度把臉埋進手臂裡。

「糟透了……糟透了……」

「我倒是很高興呢。」

瞇起雙眼,狛枝溫柔的笑了。

「一想到日向君為了要和我永遠在一起而做那件事,我很高興喔。雖然現在不一定是這樣就是了……」

「才不是!」

碰的一聲,伴隨著雙手大力拍打桌子的聲音,日向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他皺緊了眉,好像想再多說些什麼,但嘴唇開合了好幾次,最後仍然什麼也沒說的緊緊閉上了。他瞪著看上去有點驚訝的狛枝,似乎在等著對方的回應。當然狛枝也不遲鈍,查覺到了這點,他勾起了微笑。

「這樣啊。」

「……我可、不是小孩子了。」

邊這麼說著,日向邊邁開腳步從原本的位置離開,走到了狛枝的旁邊。低下頭望著還坐在椅子上的狛枝,日向瞇起了雙眼。這種像要把對方幹掉的氣氛雖然也不是第一次了,但狛枝仍然沒搞懂讓日向這麼生氣的原因在哪裡。見對方一臉不解的模樣,日向咬緊了牙。

「我可是已經18歲了!已經不是你口中的小孩子了,狛枝!……我隨時都可以離開你!」

「……。」

明明說著可以離開,但日向露出的表情卻非常悲傷,至少在狛枝眼裡就是這樣的。就像全身都在吶喊我不想離開你、可從嘴裡吐出的卻是和心裡所想完全不同的話語一樣。還是和以前一樣不會說謊啊,日向君。……不對,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呢。那麼、已經沒關係了吧。這麼想著,狛枝也從位置上站了起來,讓自己和日向的視線平行。

「這樣可不行。為了不讓日向君離開我……」

輕輕的撫上日向仍然紅著的臉頰,狛枝緩緩的縮短兩人之間的距離。見日向沒有拒絕的跡象,他更加確信了自己得出的答案。

「只好給你施點魔法了呢?」

「……」

啊啊,這樣可不行啊,日向君。怎麼可以用看上去那麼期待的眼神看著我呢?慢慢的閉上雙眼,狛枝將自己的唇疊上對方微微顫抖的唇上。

「生日快樂,日向君。」

「……嗯。」

然後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兩個人再度吻上了對方的唇。

 

 

 

 

???→

 

總感覺、做了很長的一個夢。

從自己被創造出來開始,被利用、看著大家墮入絕望、自相殘殺、最後是他們靠著自己雙手創造出的未來。就像是在看電影一樣,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熟悉又陌生。他望著天花板眨了眨眼,或許是因為這樣的關係,讓他今天沒有在特定的時間起床。

依他的預測,身為他雙胞胎的哥哥馬上就要緊張到忘記敲門並推開門直接進他的房間裡吧。還有五、四、三、二、一……

「出流!」

碰的一聲,伴隨著沒有控制力道而讓門打到牆壁的聲音,有著茶色頭髮的人慌張的叫著他的名字。出流坐起身,紅色的眼睛毫無感情波動的從過長的頭髮縫隙中望向自家哥哥,並不疾不徐的開了口。

「不管怎麼加快速度都一定會遲到的,放棄吧,創。」

「嗚嗚~……果然嗎……」

創看上去非常失望的低下了頭,不過說實話,他自己也不覺得現在還穿著睡衣的自己有辦法趕得上大家約好的時間。新年第一天兩兄弟一起睡過頭什麼的,還真是一點也不好笑。看著這才從床上起來的出流,創苦笑了下。

「不過沒想到連你也睡過頭了啊,真是意外。」

「是啊,我想是夢的關係吧。」

「夢?」創不解的歪了歪頭。「惡夢嗎?」

「……真要說的話,是充滿未來的夢吧。」

「未來的夢?那是什……唔喔?!」

從口袋裡傳出的震動讓創的注意力很快的移到了別的地方,這麼說起來,一早醒來確認時間後他就這樣把手機塞進褲子裡了啊……快速的點開螢幕確認,才發現是狛枝傳來的訊息。

創盯著螢幕的表情從不安轉到驚訝、最後是喜悅,不需要開口確認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出流往自己衣櫃的方向走去,在打開衣櫃門的同時創高興的聲音在房間裡響了起來。

「出流,你聽我……阿勒?出流?」

「這裡喔。」

出流轉過頭,確認創有望向自己這裡之後才將視線轉回自己的衣櫃裡,伸手進去找自己的愛用私服。

「是狛枝凪斗傳來的吧。內容應該是會等我們,所以一定要過去之類的話吧。」

「啊啊,沒錯!」創的嗓音變得有些高亢,這是他興奮起來的證據。當然了,出流並不討厭他這種帶有情緒的聲音。「左右田還有七海……大家好像都到了的樣子。我也去換衣服!等一下在客廳集合喔!」

「好。」

這麼說著,將手機握在手裡,創加快腳步離開了出流的房間。出去之際不忘把門帶上,這次倒是有控制力道了。紅色的眸往門的方向瞥過去,確定創已經離開之後,出流才繼續翻找自己的衣櫃。

但是一直在他的腦海揮之不去的,是方才夢裡的景色。創和他是雙胞胎兄弟,這點不曾在他的心裡產生過疑問,因為就是擺在眼前的事實。但是在夢裡,不要說是兄弟了,他只不過是創的另一個人格——就某種意義來說,他們是同一個人。

而且創被消去了記憶,要和自己最重要的朋友們自相殘殺……不對,夢裡的創和大家根本不認識,跟現在不一樣。邊想著這些事,出流邊換上從衣櫃裡拿出來的衣服。不過就是個夢,其實根本不需要讓他思考這麼多的。但是他的內心卻因為區區的夢而焦躁起來,這實在不太對勁。就好像、他曾經經歷過一般。

「……」

去盥洗吧。

出流決定放棄思考。

「你的圍巾呢,出流?」

「不需要。」

「今天可是很冷喔?戴著吧。」

「不想回去拿。」

「你啊……」

嘆了口氣,當創想要將自己頸子上的圍巾解下來給出流的時候,被對方的手給阻止了。

「不需要,創。比起這個,還是趕快出門吧。」

順勢握住創放在圍巾上的手,出流拉著自己的哥哥逕自往玄關的方向走去。或許出流的確不怕冷沒有錯,但作為哥哥,怎麼樣都會擔心的。雖說如此也不能甩開出流的手,創只好這麼跟著弟弟的腳步往前走。

「真的覺得冷的話我可不管你喔。」

「是呢,到時候我會把狛枝凪斗的圍巾搶過來的。」

「從你嘴裡說出來真不像是開玩笑……而且為什麼是狛枝啊。」

「……因為他搶走了我最重要的人。」

「?出流?」

「沒什麼。因為光是看著他就會莫名其妙的讓人覺得不愉悅。」

「真是的……」

移動到玄關之後兩人穿上了鞋子,才剛打開大門便有刺骨的風吹進來,讓創的身子顫抖了起來。

「好、好冷……」

「是呢。我們早點前往目的地吧。」

比起全副武裝的創,出流看上去倒是一副不會冷的樣子。明明是雙胞胎,也差太多了吧……創已經不知道第幾次這麼想了。他微微縮起自己的身子,並且把雙手插進口袋裡,努力的跟上了出流的腳步。

「說起來,今年特別不一樣呢。」

「咦?嘛,畢竟之前都只有我們兩個一起去神社參拜而已。這次會被約出去還真是意外。」

「……創。」

出流忽然停下了腳步,他將視線對上創的雙眸,紅色的眼睛依然讓人看不出他想表達些什麼。但是表情感覺上比平常還要認真,這倒是讓創有些驚訝。

「怎麼了嗎?」

「新年快樂,創。……還有,生日快樂。」

「咦?」

太快了吧?在創的腦袋裡第一個閃過的想法是這個。平常來說,兩個人會在新年的參拜結束後才在神社互相道新年及生日快樂,接著一起去吃草餅……阿勒,難不成。創眨了眨眼,雖然猜錯了很羞恥,但是他還是鼓起了最大的勇氣開口。

「出流,你是擔心被其他人搶先嗎……?」

「……」

到底是不是啊……看著出流用和方才相同的表情望著自己,創勾起了無奈的微笑。嘛、至少沒有被否定,那麼就當作是吧。

「你也是啊,出流。新年快樂,還有生日快樂。」

「嗯。」

「走吧,可不能讓他們等太久!」

創瞇起眼睛露出大大的笑容,接著便和微微點了點頭的出流一起邁開前往神社的腳步。

今天早上的那個夢、或許是其他平行世界的結局也說不定。忽地,出流這麼想著。但不管怎麼樣,現在他的身邊有創,這樣就足夠了。……說不定,還可以跟七海千秋、左右田和一……或是狛枝凪斗的關係再更好一點。不,狛枝凪斗還是算了吧。

「啊,日向君!」

遠遠的,那個白色頭髮的人邊喊著他們的名字,邊把手舉在空中用力的揮著。很丟臉,拜託別這樣做了。出流在心裡這麼想著。

「太好了,大家可以一起去參拜了……呢。」

「有些人已經進去了,走吧、雙胞胎兄弟!」

溫柔的微笑著的七海和情緒特別高漲的左右田都和狛枝站在一起,創在看見他們的身影之後顯得特別高興的樣子,回過頭握住出流的手之後,他這麼說了。

「要跑起來囉,出流!」

「……真像小孩子一樣。」

雖然這麼說著,出流也沒有抗拒,而是跟著創的速度跑在他的身後。

啊啊,看來今天會是個不無聊的一天呢。

 

《出流、創,生日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愛之巢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