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詳閱每篇上頭的注意事項*

 

 

 

 

 

 

 

 

 

 

--

 

*R15

 

 

「……欸?」

他一瞬間以為自己聽錯了。畢竟對方從來沒有在這種行為上表現出如此瘋狂的想法,這讓日向的腦袋幾乎要停止思考。但是他的雙眼映出的是認真到有些可笑的對方的臉,忽地、一股難以言喻的酥麻感從背脊竄上。

「沒有嗎?」

嘰的一聲,床發出了悲鳴。但是現在的兩人都沒有將心思放在這上面。狛枝的表情並沒有特別的起伏,可從他再度壓上日向的身體的舉動看來,他似乎對對方的回答感到有些不滿。

「沒、有什麼的……說起來根本、唔嗯……」

邊看著對方逼近自己,毫無退路的日向只能用話語讓對方信服。可狛枝似乎也沒有想聽的意思,他很快的用唇堵住了日向張開的嘴,而那些來不及被說出口的話語就只能硬生生的被日向吞回喉嚨深處。

現在的日向並沒有什麼力氣,不過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他不想拒絕狛枝。這個吻不溫柔卻也不粗暴,但已經足夠讓他感受到裡頭藏有的愛及獨佔慾了。日向緩緩的閉上眼,雖然有點疲倦,可他還是用雙手環住了狛枝的頸子。

「嗯嗯……哈啊、唔嗯……♡啾……」

咚咚,狛枝輕輕的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像敲門一樣在日向的肚子上敲了幾下,這讓日向的身體敏感的顫了幾次。蘊含水氣的雙眸微微的睜開,對上的是狛枝充滿熱度的灰色瞳孔。

啊啊,這樣嗎。狛枝的想法彷彿傳到了他的腦袋裡,日向清楚的知道狛枝這些舉動的用意為何,仍然相貼的唇讓他無法說半句話,所以他從喉嚨深處發出甜蜜的單音,允許了狛枝接下來的行為。

已經做了好幾次的身體疲倦的讓他難以動作,但那又如何?他想要實現狛枝的願望,縱使那聽起來非常可笑。但是他們是半斤八兩的吧,是啊,認真的說出這句話的狛枝、以及因為這句話而興奮起來的日向。

『吶,日向君。懷孕了嗎?』

——如果沒有的話,就讓我把你侵犯到懷孕為止吧。

 

 

--

 

*RPG  PARO

 

 

碰的一聲,一團火焰從他的一旁飛過去,不偏不倚的打中了他右前方伸出樹枝準備攻擊他的樹人。然而他並沒有興趣看一棵樹被燃燒殆盡的畫面,所以他轉而回過頭,瞇起眼瞪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後用雙手握著法杖、露出糟糕了的表情的「同伴」。

「我說啊,我才說過吧?魔法是不分敵我的,所以要謹慎使用這件事。」

「……是。」

「那為什麼火焰剛才差點燒到我了呢?」

「這、這也是沒辦法的吧!看到你差點被襲擊,所以我……」

哈啊,他大大的嘆了一口氣打斷對方接下來的話語,銳利的枯草色眼睛又增添了一點不屑。

「這種程度的怪物我一個人也沒問題的,哪怕是使用自己不習慣的武器。但是你一個沒有魔法經驗的人想使用高等魔法,不覺得太不自量力了嗎?」

「……也沒有必要說到這份上吧。」

皺起形狀好看的眉毛,白髮的那個人有點不滿的用灰色的眼睛瞪著這裡,語氣變得強硬了起來。而原本用不屑的眼光望著對方的自己則是轉而露出了笑容,雖然白髮的那個人因為這樣而露出有點恐懼的神情,但他卻裝作沒看見的開了口。

「啊哈,說的也是。反正就算死了,最終也不是我的身體嘛!」

「——狛枝!」

那是伴隨著憤怒、不安、以及恐懼的聲音。被稱為狛枝的人帶著依然不變的笑容,用枯草色的雙眸直視著和自己完全相反、幾乎要鐵青的對方的臉。

「哇,這樣看起來還真有趣。原來我也可以露出這種表情呢。」

「……夠了,給我閉嘴……」

「……」

看著站在自己面前微笑的、熟悉又陌生的人,白髮男子試著在對方沉默的時候將自己的步調調整回來。怎麼能被狛枝帶著走?說到底,這件事本來就不對勁。他開始努力的讓腦袋運轉。藥……對,都是那個藥的關係。就是那個藥害他變成這樣的!這種事、……

和別人交換靈魂、尤其是狛枝這種事,他一點也不想遇到啊!

用力的,白髮男子——狛枝身體裡的日向在心裡大吼著。

 

*補充一下,背景設定是狛枝跟日向認識第一天兩人的個性就超級不合,原本都是想要找夥伴的,卻只覺得對方絕對不可能然後要離開,就在這個時候被失敗的藥襲擊(?)導致兩人靈魂交換,現正尋找換回來的方法

*另外日向是劍士狛枝是法師

 

 

--

 

《朋友?》

 

 

牽手、擁抱、接吻,甚至在這之上的事,只要是跟狛枝的話都沒問題,日向是這麼想的。要說為什麼,那是因為他和狛枝是兩情相悅的戀人──

「日向君是我的朋友喔!」

真敢說啊。我們現在可還牽著手喔。而且還是十指交扣的方式喔。你到底從哪一點才覺得我跟你只是朋友而已啊?!

面對狛枝毫無惡意的發言(就是毫無惡意才更令人火大),日向幾乎是用盡了全力才將想說的話全部硬生生的吞回了喉嚨深處。

認為兩個人是戀人的,看來只有日向一個人而已。

總而言之,他現在只想往狛枝笑得天真無邪到讓人火大的臉上揍一拳下去看看他的腦袋有沒有辦法裝下除了希望外的其他東西。

「很好,狛枝,我現在準備要揍你一拳了,有什麼想說的嗎?」

「嗯?只要是日向君想對我做的事,不論什麼我都接受喔!」

噹噹噹──重擊,對已經迷戀狛枝凪斗到無可救藥地步的日向創來說,這無非就是對方的一次大勝利。

「……我認輸……」

「阿勒?日向君?」

愛島模式,第二十八天,N週回。今天的狛枝和日向,仍然跨越不了「朋友」的界線。

 

 

--

 

*幼化

 

 

「但是我也不是日向君一個人的嘛,會離開你跟別人去其他地方也是無可奈何的喔?」

他蹲在那個孩子的面前,用溫柔的聲音及笑容說著殘酷的話語。可站在他身後的其他人卻無奈的望著這個如同鬧劇一般的發展嘆了口氣。

「明明最不想離開日向的就是那傢伙了,居然還敢睜眼說瞎話啊……」

「真不愧是一遇到日向思考模式就會變得特別奇怪的狛枝。」

無視身後評論自己的聲音,狛枝只是望著對方大大的枯草色雙眸裡映出的自己,然後站起身,像是要實現方才自己說的話一樣,轉過身之後往前邁出了一步。

「……的……」

忽地,孩子特有的稚嫩嗓音傳進了狛枝的耳裡。他停下腳步,頭也不回的呼喚了那個孩子的名字。

「怎麼了嗎,日向君?」

「——狛枝是我一個人的嘛!」

然後狛枝才轉過頭,看見那個孩子用手緊緊的抓著衣服的下擺,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卻倔強的不讓之落下。臉頰因為過度激動而通紅,他強而有力的眼睛直直的望著狛枝的方向。

「是我一個人的嘛!所以不可以離開我!不可、……不可以……!」

「……啊哈。」

輕輕的笑了一聲,孩子顫抖的聲音在此刻聽上去真是特別悅耳。狛枝將身子轉回來並張開雙臂,用十分爽朗的笑容對孩子說著。

「如果真的這麼想的話,那就來抓住我吧?不然我就要走……好痛!」

「你啊,別欺負小孩子了。這樣還算是大人嗎?」

首先看不下去的人是小泉。她在狛枝變得更加瘋狂之前阻止了他,並對幾乎要哭出來的日向投以抱歉的眼神。

「啊哈哈,抱歉抱歉。畢竟日向君變成小孩子這種事百年難得一見嘛!不知不覺就想要欺負他一下……咦?」

就在狛枝笑著向小泉道歉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腳上多了一股不屬於自己的溫暖,而且還伴隨一陣衝擊。低下頭,先映入眼簾的是那根像天線般的呆毛。

日向抱住了狛枝的腳。

「日向君?」

「……」

沒有任何回應,但日向收緊了抱住狛枝的腳的力道。

「……日向君。」

輕輕的呼喚所愛之人的名字,狛枝用手安撫般的摸了摸日向的頭,然後勾起微笑。

「日向君是好孩子,所以我不會離開你的。」

『凪斗真是好孩子呢。』

在記憶的最深處,那令人安心的話語。只要說出口,就能讓對方感到溫暖的話語。狛枝繼續撫著日向的頭,像父母對待孩子那般,輕柔的。

「抱歉讓你害怕了,我只是想捉弄一下你而已。」

「……那,你是我的嗎?」

「嗯?」

悶悶的聲音從下方傳出,狛枝實在沒有聽清楚,所以這次他稍微彎下了腰。然後正巧對上了日向抬起頭的視線。

「狛枝凪斗是日向創一個人的嗎?」

「……哈哈。啊哈哈哈!嗯,是呢。差點忘記了啊,日向君就是這樣的人。」

啊啊,你總是這樣。一次又一次的,願意和我一起掉進深淵裡。

「狛枝凪斗只會是日向創的,日向創也只會是狛枝凪斗的喔。」

 

《專屬》

 

 

--

 

*魔/女的考/驗  PARO

 

 

「如果不喜歡的話,拿掉就好了。」

「……咦?」

日向睜大枯草色的雙眸,他無法理解狛枝究竟在指什麼。但是當他看見對方用食指點了點自己的胸口後,日向倒抽了一口氣。

「是兔兔美告訴我的。日向君你最近的行動實在太奇怪了,果然是發生了什麼事嘛。」

用著像是今天天氣真好啊一般的語氣,狛枝笑著向前踏了一步。

「……狛枝……」

「看到了嗎?我的心。」

「!……」

狛枝瞇起雙眼,臉上的笑容毫無退去的跡象,這反而令日向不敢直視。他將視線移到一旁的沙子上,只聽到鞋子在沙上摩擦的聲音。狛枝又踏了一步。

「如果對你來說是不必要的東西的話,拿掉就好了啊。日向君做得到的吧?」

「……我……」

「這樣的話,『喜歡日向創的狛枝凪斗』就不會存在了。」

「……」

「吶,日向君。」

伸出右手,狛枝將食指抵在日向的胸口上,他加深了自己臉上的笑意,對仍然不肯看向自己的日向開口。

「你願意和我一決勝負的吧?」

 

 

--

 

*ABO設定

 

《築巢》

 

 

昏昏沉沉的腦袋幾乎無法思考任何事,但是那個熟悉的香味讓他的精神來了大半,雖說不過是能夠抬起頭的程度而已。他——日向創將視線移到門上,味道越發強烈,最後僅隔著一塊木板的距離,彷彿中毒者一般,日向用充滿渴望的眼神望著那扇門被開啟。

「歡迎回來,狛枝。」

然後在對方開口之前先用有些懶洋洋的聲音向對方這麼說道,而日向確定狛枝在看見自己目前的狀態後明顯的愣了一下。

「……這個時期又到了?」

「嗯。」

簡短的回答之後,日向再度將自己的腦袋埋進充滿狛枝味道的衣服堆裡,舒服的瞇起了眼。而狛枝則露出了苦笑,關上門的同時好像還說了這樣收拾會很麻煩啊之類的話,但日向乾脆的裝作沒聽見。

先不理會窩在自己的衣服堆裡的日向,狛枝走到書桌前,打開抽屜後拿出放在裡面的藥,接著他邊處理手邊的東西邊頭也不回的開了口。

「日向君,晚上的藥吃了嗎?」

「還沒……」

「嗯。那吃飽飯後再吃吧,你要我買的晚餐我買回來了,在冷掉之前趕緊去客廳吧。」

「狛枝……」

「嗯?」

在這聲呼喚後就沒有從後方傳來的聲音了,狛枝有些疑惑的轉過頭,才發現日向正睜著漂亮的枯草色雙眸望著這裡,在視線對上之後才微微的笑了。

「來這裡。」

「……嗯。」

狛枝對日向這句可愛的話語投以微笑,之後才放下手中的藥,走到幾乎要被衣服鋪滿而看不見床單的床邊後,坐在離日向最近的地方。然後幾乎是同時,在狛枝坐下的那瞬間日向就伸出手抱住了他的腰,將身子往他的身上靠。

「我喜歡你身上的味道。」

「那是指信息素?」

「那個也喜歡,但是我指的是你的味道。」

「呵呵,是嗎。」

用手輕輕的梳著日向的頭髮,狛枝無法停止自己的笑意。築巢,這是身為omega的日向的本能,在某個時期會用沾有深愛之人味道的衣物、物品等築巢,然後待在裡頭,那才能使他們安心下來。並且在這個時期,日向都會變得特別喜歡撒嬌,或許也是依順本能吧,這種時候總是讓狛枝感到特別高興。

從日向身上傳來的、淡淡的甜甜的香味,就像和菓子一般,是讓不嗜甜的狛枝都會愛不釋手的味道。而這個味道現在就只有狛枝聞的到,也只有狛枝會因為這個味道而瘋狂。當然狛枝身上那宛如毒品般的白百合香氣也只會讓日向中毒,進而失去理智。

他們是彼此的枷鎖、也是能夠破壞彼此理智的毒,他們是──命運的番。

「日向君,差不多要去吃飯了?」

「嗯……再一下。」

「不行,你還沒吃藥吧?」

狛枝難得的用了堅硬一些的語氣,他用雙手捧起日向的臉,望著對方已經開始有些恍惚的表情,然後用拇指輕輕的撫了撫日向紅潤的嘴唇。

「狛枝……」

「吃飽飯、吃完藥之後,我會好好疼愛你的。好嗎?」

疼愛。聽到這兩個字,腹部稍微抽動了一下,日向吐出了充滿甜度的溫熱氣息。

「……嗯。」

然後他撐起上半身,讓狛枝將唇輕輕的疊在自己的唇上。

 

 

--

 

《床》

 

 

才掀開床上的棉被,便馬上被一隻從裡頭伸出來的手給抓住了。而且在還來不及反應的期間,日向直接被這股力量帶著、整個身體以臉朝下的姿勢撲進了柔軟的床舖上。

「呵呵。」

從一旁傳來的像是小孩子惡作劇成功般的笑聲讓他無奈的垂下了眉毛,在對方鬆開抓著自己的手之後,日向才稍稍將自己的身體撐起,轉而面向對方後將身體的重量全壓在床上、以側躺的方式用有點責備的眼神望向笑的開心的對方。

「你啊……做這種事很開心嗎?」

「很開心喔?看日向君被嚇到的模樣……呵呵。」

「喂。」

看著狛枝純真到殘酷的笑容,日向只能回以他苦笑。因為被半強制的拉進床裡,所以棉被並沒有完全蓋在日向身上。他用手將棉被往自己的身上拉,直到好好的蓋住自己的身子後才又把視線移到面前的人身上。

而這個眼神就像是許可的訊號一樣,當狛枝接收到這個訊息後,才緩緩的縮短了兩個人的距離。他的一隻手放在日向的腰上,頭則像想跟對方撒嬌一般、輕輕的蹭在對方的頸子處。

「日向君……好香……」

「因為剛洗好澡啊。這麼說起來你也是吧。」

勾起溺愛般的微笑,日向用空著的手輕輕的撫著對方柔軟的白髮。髮絲在對方輕微的動作下讓自己有點發癢,可就連這樣的地方都讓日向感到憐愛,所以他並沒有任何要推開狛枝的理由及想法,不如說就連他自己都沉溺在這樣的行為裡。畢竟容許對方這麼做的不是別人,就是自己啊。

「嗯……日向君……日向君……」

「是、是,怎麼了?」

甜甜的聲音在日向的耳邊響起,這讓他的背有股電流般的酥麻感竄過。他喜歡對方的聲音,也喜歡對方在這種時候像是要渴求自己一樣的聲音。語氣裡的笑意停不下來,日向聽著狛枝呼喚自己的聲音,感到舒服的瞇起了眼。

「……我喜歡你。」

毫無預警的,狛枝湊近日向的耳邊,用如蜂蜜般黏稠又飽含甜意的嗓音這麼說著。發現對方的臉開始紅起來,狛枝才滿意的從日向燒紅的耳根子開始、一路輕輕的吻下至對方的下巴。停下來之後,他的灰色瞳孔才和對方漂亮的枯草色雙眸對上。

「我也是,狛枝。」

日向笑著用溫柔的聲音回應,原本撫著對方髮絲的手熟悉的撥開了對方的前髮,像是要模仿對方方才的舉動一樣,閉上雙眼後將薄唇輕輕的貼在狛枝的額頭上。然後慢慢的、慢慢的,從額頭吻至對方的鼻尖,期間他聽見了狛枝的輕笑聲,這讓他無法克制的也勾起了微笑。停下動作後日向才睜開雙眼,再度對上狛枝充滿笑意的雙眸。

「好癢。」

「是嗎?那就繼續吧?」

「日向君性格真差啊。」

「唯獨不想被你這麼說。」

如同拌嘴一樣的話語,兩人卻都是笑著說出口的。日向再度把狛枝顯得有些礙事的白髮輕輕撥開,這次吻在對方的臉頰上。不知何時,兩個人的距離將近為零,狛枝稍微用了點力,讓日向的身體更靠近自己,而發現這件事的日向則主動貼近對方,直到兩人真正的貼在一起為止。

「吶,日向君。」

「嗯?」

「我不想睡了。」

後面的話語根本不需要說出口,光從狛枝異常熾熱的眼神日向就能看出來他真正的意思了。對此,日向勾起微笑,輕輕的吻上了狛枝微張的唇。

「真巧,我也沒睡意了。」

聽見日向的回答,狛枝也笑了起來,然後也仿照對方的做法,吻上了對方的唇。

「我們一起熬夜吧?」

今晚,還不會那麼快結束。

 

 

--

 

 

獨自一人、身旁總有人死去、自己疼愛的動物永遠都會意外身亡、幸運與不幸的交替、無法擁有「特別」。這些對狛枝凪斗來說,一直是他生活中的理所當然。

但是當遇見日向創後,一切都變了調。

每天早上簡單的和食、有人陪伴的感覺、互相低喃的愛語、在自己心中佔有一席之地的「特別」,以及除此之外的很多很多。像是要把全部的愛都給對方一樣,日向對狛枝的態度總是非常溫柔。

沒有辦法習慣這些在自己認知中理所當然外的東西,狛枝開始感到有些混亂。

「你是笨蛋嗎?把這些都當成你接下來的理所當然就好了啊。」

日向這麼說著,並輕輕的拍了拍狛枝的頭。然後好像有什麼溫熱的東西從狛枝的眼框掉了出來。

從那天開始,他的理所當然改變了。

 

 

《狛枝凪斗的理所當然》

 

 

--

 

《以惡夢起頭、希望結尾的故事。》

 

 

 

狛枝最近總是睡得不好。他並不是那種換了枕頭就睡不著的類型,也不是有什麼煩惱而無法入睡,但他總是會做惡夢。

對,惡夢。一個人在冰冷又黑暗的海裡不停向下沉的夢。除了自己向上伸的手之外他什麼也看不到,而且他還發不出聲音,也什麼都聽不到。會墜落到什麼程度呢?這次會遇到些什麼嗎?抱著些許的希望,無法動彈的狛枝只能繼續讓自己的身體下沉──向這個幾乎毫不見底的海洋。

接著他總是會在奇怪的時間點醒來。張開眼睛後看見的是黑暗的天花板,感覺到的是自己異常冰冷的指尖的溫度。

什麼啊,跟夢裡沒什麼差別嘛。這麼想著,狛枝再度閉上了雙眼。

/

「你最近精神看起來特別糟,是沒有睡好嗎?」

日向強而有力的枯草色雙眸帶有明顯的擔心,而當事者只是愣愣的眨了眨眼,之後才勾起了一如既往的微笑。

「沒什麼喔?不是日向君值得擔心的事。」

「少騙人了。」日向皺起了眉。「罪木跟我說了,你之前昏倒了對吧?除了睡眠不足外還有營養攝取不足引起的貧血。」

「……是嗎。」

「什麼『是嗎』啊,別說的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日向難得的有些生氣的樣子,語氣也開始變得激動了起來。只要是關於島上大家的事的話,日向總是會變得特別愛擔心。狛枝歪了歪頭,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個人會容忍他到什麼程度呢?忽然興起的想法讓狛枝躍躍欲試。

「別生氣嘛。其實啊,我最近是做了惡夢才睡不著的。」

狛枝笑著這麼說,像這件事與自己無關一般。但聽到這句話,日向則皺起了眉。

「惡夢?」

「是啊,唉,沒想到連續好幾天都做同一個惡夢,總是在奇怪的時間醒來,所以一直都睡不好。」

「……」

日向微微低下頭,看上去在思考些什麼似的。或許是在思考這句話的真偽?嘛,畢竟自己說的話一點證據也沒有,對方會這麼懷疑也是理所當然的。狛枝望著日向的動作,自己在腦中這麼解釋著。

「我想只要能解決惡夢的問題,我就不會再睡眠不足了!」瞇起眼,狛枝高興的笑著。「所以我想要拜託日向君幫我一個忙!」

「……拜託我?」

日向抬起頭,雙眼認真的望向滿面笑容的狛枝。

接著,他開口。

「日向君願意跟我一起睡嗎?」

/

這是一個賭注。雖說失敗或成功對狛枝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但是他想知道,日向創這個人究竟會為了自己做到什麼地步。一起睡什麼的,絕對超過了日向腦內常理的範圍,尤其是兩個男高中生。那麼,說不定根本沒完全相信狛枝的日向,究竟願不願意答應他這個毫無道理的請求?

而結果是──

「怎麼了,不睡嗎?」

「……準備要睡了。」

成功。而且還是大成功。狛枝閉上雙眼,他還是能感受到從自己身旁傳來的日向的視線。與其說是一起睡,不如說是監視他有沒有好好睡覺吧。狛枝這麼想著,但是日向還是答應了,起碼他最初的願望已經達成了。

而關於惡夢的事,其實狛枝也不太在意了。那幾乎是束手無策的事,所以狛枝一邊感受著日向的視線,然後緩緩的、他進入了夢鄉。

當他再度睜開眼時,自己仍身處在冰冷的海中。果然還是沒有任何改變,依舊是個平淡無奇的夢。在這裡,沒有希望也沒有絕望,只有深沉的黑暗籠罩著他,然後在看不見任何人的情況下,獨自向下沉。

但那隻永遠向上伸的左手就像在等待著什麼一樣,以張開手掌的動作停在那裡,不論自己怎麼用力也不為所動,所以狛枝也放棄了,反正這不過是個夢,是個不管怎麼掙扎也不會有所改變的惡夢。

就在這瞬間。

「……?!」

在這個黑暗的海裡,有道光射了進來。那是跟太陽一樣耀眼、卻又跟月亮一樣溫柔的光。細細的、直直的,朝著狛枝伸出的左手照了過來。

接著那道光從上開始慢慢向下聚集,一點一點的、從一道白光變成了一個人的型態。而光的最尾端、照在狛枝左手上的部分則變成了那個人的左手,緊緊的握住了狛枝的手。

「……你、是」

因訝異而睜大的灰色瞳孔緊緊的盯著面前的「人」不放,狛枝從喉嚨深處勉強擠出了兩個字,而面前的「人」像是在對他微笑一樣,整體的光變得更加柔和。

此時,狛枝才發現,在這個「人」握住他的手之後,他便停止了下沉。這樣啊,這個「人」就是他的希望嗎?在這個沒有希望也沒有絕望、只有黑暗的世界裡,將光帶給他的人……

『沒事的、有我在。』

就像在這麼對他說一樣,握住他左手的手強而有力、令人安心。狛枝露出了在這個世界裡的第一個微笑,然後同樣用力的、握住了對方的手。

夢就在這裡中斷。

當狛枝醒來時,映入眼簾的是被陽光照亮的天花板,感受到的是自己異常溫熱的手的溫度。他有點茫然的眨了眨眼,頭向傳來熱度的左邊轉去,這次他看到的則是在身旁面向自己熟睡的日向、以及對方緊握著自己的左手。

先是不敢置信的盯著眼前的畫面幾秒,接著狛枝才微微笑著,輕輕的側過身面對日向,然後握住了對方的手。

「唔嗯……」

日向微微皺起眉,接著像是要查看有什麼動靜似的、睜開了雙眼。在模糊的視線中,似乎看見了望著自己的灰色雙眸。

「……狛枝……?」

「嗯。」

以單音回應對方有些沙啞的呼喚,狛枝高興的瞇起了眼。

「早安,日向君(希望)。」

 

 

Fin.

可有可無的補充:日向是經過自相殘殺後為了讓大家醒來而進入愛島的「擁有自相殘殺記憶的日向」
可有可無的補充2:狛枝的惡夢源自於他內心的黑暗被實體化變成夢境,而日向察覺到了這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愛之巢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