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詳閱每篇上頭的注意事項

 

 

 

--

 

*家族愛

*雙子PARO

 

 

最初不過是想看看他的反應而已。但預料之外的,那個熟悉的身影伴隨著比自己富含更多感情的聲音朝自己直奔而來。跑這麼快會跌倒喔、在這句純粹的警示脫口而出前,出流將之硬生生的吞回了喉嚨裡。

沒有什麼理由,只是他認為自己的哥哥現在說什麼都不會聽進去,如此而已。輕輕閉起雙唇,出流坐在地上抬起頭,毫無情感的紅色眼睛就這麼盯著對方不知為何有些扭曲的表情。

「創?」

「……」

出流試探性的輕喊對方的名字,但對方並沒有任何回應。過了幾秒,創才毅然決然的轉過身,然後就這麼跑離了出流的身邊。

現在想想,這才是正確的選擇才對。在出流的預測之中,這樣的結局是所有可能性中最大的。原本有些加速的心跳開始越趨緩慢,直到恢復為原本的速度之後,出流才緩緩的閉上雙眼,喃喃著自己的口頭禪、「無聊透頂」。

什麼都在自己的預測之中,這樣的世界真的――……

「出流!」

反射性的,在聽到叫喚自己名字的聲音之後,出流睜開了自己的雙眼。接著映入他眼簾的是、在太陽底下幾乎閃閃發光的、和自己相似卻又完全相反的存在。

「……創?」

微微瞪大了赤眸,出流維持同樣的姿勢,坐在原地等著創用沉重的步伐走來。要說為什麼,那是因為創的手上提著一個藍色的水桶,而且就那個吃力的樣子及沿路灑出來的水來看,裡頭應該裝了不少的水,至少是身為小孩子的創會拿的很辛苦的重量。

出流用有些詫異的眼神望著創,直到對方在自己的面前放下水桶並蹲下身撈起水桶裡的水輕輕清洗自己膝蓋上的傷口後,他才眨了眨眼。

「你在做什麼?」

「看就知道了吧?傷口不洗一洗不行!」

「不需要這麼多水的。」

「沒、沒辦法嘛!我很緊張啊!」

「……緊張?」

「啊啊。」

邊說著,創停下了用清水清洗出流膝蓋上的傷口的動作,接著微微皺起眉,有些痛苦的枯草色雙瞳對上了出流亮麗的紅色瞳孔。

「一想到出流應該很痛吧、一個人待著會不會不安什麼的,我就很擔心。」

「……」

這次,毫無波動的紅色眼睛第一次起了感情的波瀾。不過在察覺到這個之前,創又低下頭開始清洗出流的傷口,並細心的用手帕吸乾上頭的水分。

「好……這樣應該差不多了。走吧,我背你回去。」

「……」

「出流?」

「為什麼?」

「欸?」

縱使創已經背向出流做好了背他的動作,可仍坐在地上的人卻一點動靜也沒有。正當創疑惑的輕聲呼叫對方的名字時,出流才開口,而且是讓創摸不著頭緒的疑問句。

「抱歉,出流,你想問什麼?」

「為什麼你會回來?」

「哈啊?」

「在我的預測裡,你應該會頭也不回的離開這個公園才對。」

因為,創討厭我不是嗎。

沒有夾帶任何感情、也不是在諷刺的語句,創對這個純粹的疑問感到訝異,睜大了自己的雙眼。而提問的當事人則微微歪著頭,等待創的回答。

出流從來沒有受傷過。他像是可以看到未來一樣,不論是多突然的意外,就只有出流不會被波及。而且他還是個天才,各方面的天才。運動、繪畫、唸書,各項都是學校的第一,因此他也備受長輩的疼愛。

――和身為他雙胞胎哥哥的創不同。

與其說創不聰明,不如說他都在平均值上下,不差、但也沒有特別優秀。在同齡的孩子之中也是很厲害的,可是因為他的弟弟是個天才,所以常會被拿來比較,這讓創受到了很嚴重的打擊。

討厭出流的原因,僅僅因為這樣而已。

而這點出流也是明白的,可是待在創的身邊總是可以讓他特別安心,所以他都會沉默的跟在創的身後,在離創有一段距離的地方望著他。這是創可以接受的距離,所以出流選擇這麼做。

而今天選擇在創和其他人玩遊戲的公園假裝跌倒,其實只是因為太過無聊而開始的一種打發時間的方式而已。如果是創的話會有怎麼樣的反應呢?會大吃一驚?會不發一語?還是會無視於我呢?毫無自覺的、出流有些期待起創的反應。啊啊,只有在想著創的時候才會「不無聊」呢。

然後,創給了出流預測之外的舉動,這反而讓他的腦袋裡多了新的疑問。雖然不太理解創對自己的「討厭」,但是可以分析的出來、創不希望自己待在他的身邊。那麼,方才的舉動是怎麼回事?

只有關於感情的問題,出流始終無法只靠分析和預測得到結果。

在原地愣了兩三秒後,創才垂下了眉毛,露出一個出流從沒有見過的、無奈的笑容。

「因為我是出流的哥哥啊。」

走吧,我們回家吧,出流。這麼說著,這次創對出流伸出了手,加深了自己臉上的笑容。

「……好的。」

而看著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手,這次出流不再毫無動靜,他慢慢的也伸出手,握住了創溫熱的掌心。

好溫暖啊。他這麼想著,將自己的身體交給創之後,在沒有人看得到的地方勾起了微微的笑容。

 

 

--

 

*雙子PARO

*病

 

 

出流他喜歡被摸頭。這個也不是毫無根據的事,而是在經過無數次的測試和時間後,創才慢慢得知的結論。不論是牽手還是擁抱,出流都不曾有過代表「喜悅」的表情。但是當創邊誇獎邊輕撫他的頭的時候,出流總是會露出比平常還要放鬆的樣子。

這點讓創感到很高興。出流並不是像大家所說的完全沒感情啊、什麼的,被摸頭就會高興真可愛啊、什麼的。畢竟出流是創很重要的雙胞胎弟弟,如果他高興的話,那創也會感到高興。

另外,出流並不常自己提出要求。或許是因為什麼都做得到的關係吧,他幾乎不會有小孩子該有的任性。不如說,他幾乎沒有「想要」的這個想法。所以當他提出一些要求時,創都會盡可能的替他達成。「我可是哥哥啊,你可以盡情依賴我的!」對出流這麼說之後,他就變得偶爾會任性一下,這也讓創感到開心。

這樣純粹的兄弟愛,就在沒有任何人知道的情況下,變成了他們根深蒂固的信念,伴隨他們進了高中。

希望之峰學園。這是一所專門培育擁有「才能」的高中生的學校。而身為什麼都做得到的「超高校級的希望」的出流,自然很快收到了來自希望之峰學園的邀請。

但是,他拒絕了。理由是他不想跟創分開。如果創能夠跟著進去的話,那要他進去也沒問題。

於是,無論如何都想讓「希望」進入希望之峰的委員會去和創協商,而意外的,創很爽快的就答應了進入希望之峰預備學科的事。

「畢竟是出流的願望嘛。」

面對笑著這麼回答的創,沉浸在喜悅中的人們還沒有察覺到任何異狀。

「出流,你交到朋友了嗎?」

「他們都很無趣,所以並不想交。」

「你啊……那至少要乖乖上課喔?」

「雖然很無聊,但我有盡到坐在教室裡的義務。雖然很無聊。」

「哈哈,這樣啊。出流真是好孩子。」

這麼說著,創瞇起了自己枯草色的雙瞳,勾起一個微笑後抬起手輕輕的撫了撫出流的頭。對方也乖順的閉起眼,任由創溫柔的撫摸自己的頭髮。

「中午時間也快結束了,下午也要加油喔。」

「好。……創。」

「嗯?」

雖然是自己先呼喚對方的名字的,但在創發出疑惑的單音之後,出流並沒有做出任何回應。他用毫無情感波動的紅色雙眸盯著創的眼睛,大約在幾秒鐘過後、創才恍然大悟般的勾起了嘴角。

接著,他輕輕的將自己的唇貼在雙胞胎弟弟的唇上。

「……出流。」

伴隨著吐息說出口的是,自己最重要、也最愛的人的名字。當創將這個名字說出口的同時,換出流主動吻上了創微張的唇。

這是他們之間的愛的表現,什麼時候開始、由誰先開始的這種問題早已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的他們唯一能夠用來確認對彼此的愛的方法就是這個,僅此而已。

當出流將唇離開對方的同時,代表午休時間結束的鈴聲響起了。創還有些恍惚,出流可不會放這樣狀態的哥哥一個人回到預備學科的大樓裡。他用雙手捧起創微紅的面頰,在對方想要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再度用唇將對方的嘴塞了起來。

他知道,只要他這樣做、創就絕對不會拒絕。那雙毫不猶豫抱住自己的手就是證據。因為在創的心中,只要是出流的願望,創就會盡自己最大的力量去達成。……不論什麼事。

不過論利用的話,其實我們都半斤八兩吧。……對吧、出流?

……是呢。

互相抱住對方,他們一起掉落、並沉溺於只有對方所在的世界。

 

 

作者的話:

想要愛人的出流利用了創的願望→我是出流的哥哥,我能夠替他做任何事
想要被愛的創反過來利用了出流的想法
所以這其實就是個想愛人跟想被愛的兄弟扭曲的愛情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司康餅の戰爭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