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詳閱每篇上頭的注意事項*

 

 

 

 

--

 

*R15

*無劇透

 

 

叮鈴……叮鈴。

清脆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狛枝睜開睡眼惺忪的眸,適應了黑暗的眼睛在僅有些微亮光的房間仍然能看清自己周遭的事物,而映入他眼簾的是,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咖啡色身影。

「……日向君?」

一瞬間還以為自己看錯了。狛枝試探性的輕呼對方的名字,而在那團物體大幅度的顫抖了一下之後,他才將疑惑轉為確信。

「這麼晚了在做什麼?不睡嗎?」

「……」

看樣子對方並沒有想回答的打算,而且連臉都沒有朝向這裡。而比起被打斷睡眠的不悅,狛枝更在意日向為何會在大半夜跑到自己的床上來。他盯著一動也不動的日向的背影,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勾起了淡淡的微笑。

「……睡不著?」

「!」

日向的肩膀再度顫抖,這讓狛枝愉悅的側過身,輕輕環住了對方僵硬的身子。

叮鈴,像是連帶動作影響,從日向的方向又傳來了那個熟悉的鈴鐺聲。狛枝瞇起自己的雙眼,用手指輕輕的在日向的頸子上滑動。

「唔、嗯……」

「啊哈,日向君簡直就像我的寵物一樣。」

輕笑出聲,狛枝白皙的手指最終來到喉結,而在這下方不遠處,就有一個以紅色緞帶繫住的小鈴鐺。狛枝刻意用手指使鈴鐺發出聲音,叮鈴、叮鈴,每一聲似乎都在燃燒日向的理智,他用顫抖的手握住了狛枝仍想繼續玩弄鈴鐺的手,艱難的開口。

「別弄、了……」

「阿勒?為什麼呢?」

「……」

日向吐出了溫熱的一口氣,狛枝的體溫隔著一件衣服燙著自己,感覺自己的體溫也漸漸的在升高。而對於狛枝那明知故問的問題,他並不打算給予任何回覆。

「難不成日向君發情了?光聽鈴鐺的聲音而已?」

「吵死了……!」

「猜對了?」

帶有笑意的嗓音讓日向越發不悅,可對方的聲音又甜的他身子酥麻,既生氣也不是、反駁也不是,窘境害的日向只能選擇沉默。但似乎就連沉默都在對方的意料之中,狛枝湊近日向的耳邊,輕輕的、卻又富含激烈感情的在他的耳邊低語。

「畢竟我只有在做愛的時候給日向君掛上鈴鐺嘛。所以你聽到聲音就會發情也是很合理的?」

撲通。撲通。

這句話如同魔法一般,讓日向的身體真正意義上的躁動了起來。想被愛撫、想被觸碰,鈴鐺的聲音讓他條件反射的燃起情慾,加上對方那低沉的嗓音,日向的心臟開始越跳越快。

「――來做吧?」

最終無法控制。

 

 

--

 

*純對話

*有點黑暗

 

 

「那麼,祝你有個好夢。」

「……啊啊。謝謝你。」

「我之後也會替自己沖一杯咖啡的。」

「你會睡不著的吧?」

「開玩笑的。等你睡著之後我就會睡喔。」

「……抱歉。」

「日向君也真是自私呢,居然拜託我做這種事。」

「我知道……」

「不過既然計畫被我發現了,那你一定知道我會怎麼做吧?」

「……」

「在咖啡裡加入毒藥……什麼的。」

「……什麼?」

「哈哈,開玩笑的喔?不過我倒是知道了一件事呢!」

「哈啊?」

「日向君真的很喜歡我呢!」

「……嗯。」

「那麼、我們來接吻吧?」

「……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吧。」

「日向君真開不起玩笑~」

「宰了你喔。」

「呵呵,日向君心情看起來不太好呢。生理期?」

「少問我這種問題。」

「……那,我用愛做出來的咖啡的味道如何呢?」

「沒想到你還真的做了啊。」

「啊哈哈,我也是剛好想到才做的。」

「那杯咖啡。」

「嗯?」

「謝謝你了。」

「晚安,日向君。」

「晚安,狛枝。」

 

提示:如果只看故事的表面的話,有很多事情是無法釐清的。

 

 

--

 

*監禁

*無劇透

*很病

 

 

「然後啊,田中那傢伙居然就這樣跟索妮亞桑一起去了!」

「啊哈哈,嘛,這也是沒辦法的……啊。」

躺在桌子上原本毫無動靜的手機亮起螢幕,震動的聲音僅僅發出兩次之後便停了下來,可日向的注意力早已不在面前的左右田身上了。他將手機拿起,迅速的點了幾下螢幕,停了一下後又再次點擊。而就這樣看著他不知道第幾次同樣舉動的左右田則是露出無奈的神情,用手撐著自己的下巴有些猶豫的開了口。

「啊……日向,那個該不會……」

「嗯,是我的戀人發來的。」

「果然啊――……」

在聽到日向的回答之後,左右田露出了我就知道的表情,然後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不是我要說,但是這傢伙太糟糕了吧?日向你居然還能交往的下去啊……」

「糟糕?」

「你沒有感覺嗎?!」

像是終於受不了了一般,左右田碰的一聲拍了一下桌子,並習慣性的用右手食指指往日向的方向。

「三十分鐘!每三十分鐘一封簡訊!就算是戀人這也太誇張了吧!這傢伙的獨占慾到底多嚴重啊!」

「就算你這麼說……」

「啊――!你又露出這種習慣了的表情!就是因為你是個濫好人對方才會得寸進尺啦!」

「嘛、嘛,總而言之你先冷靜一點……」

日向有些無奈的笑著安撫左右田的情緒,他知道自己的朋友總是容易激動,不過還是暗自在心裡慶幸他們今天待的是包廂。左右田是個會將朋友的煩惱當成自己的一樣苦惱的好人,所以日向總是習慣向他訴說自己的煩惱。但是這次,他希望左右田不要涉入太多。

「說起來那傢伙到底去哪了啊……」

「……嗯?」

「那傢伙已經很久沒回未來機關了吧?雖然工作都有確實完成,但聽說他已經將近一個月都……」

「沒必要擔心啦。」

忽地,左右田的話語被打斷,取而代之的是日向那樂觀到過分的語氣。日向……?像是沒有聽見、或是刻意忽視,無論如何,左右田有些錯愕的聲音並沒有傳到日向的耳裡。

然後日向再度笑著開口。

「畢竟那傢伙是幸運啊。」

「……日、」

「啊,說起來時間也不早了,還有人在等我,我就先回去啦。明天見,左右田。」

單方面將話題終止之後,日向站起身,拿起自己的隨身物品後便逕自往門口走去。打開門的瞬間還啊了一聲,轉過頭對左右田說這頓我請後,才又繼續動作、離開了這間包廂。

而被留下的左右田則是望著日向離開的方向,疑惑的自言自語著。

「……十神是幸運……?日向那傢伙在說什麼啊。」

喀嚓。才聽見從玄關發出來的聲音,咚咚咚的、急促的腳步聲便離自己的所在地越來越近,最後是自己的房門被打開的聲音。

「歡迎回來,日向君。」

「……狛枝。」

原本趴在床上的狛枝在見到日向之後,高興的坐到了床邊準備迎接他,但對方的樣子看起來卻明顯的不對勁,這讓狛枝稍微皺了下眉頭。

「怎麼了嗎?不是說要和左右田君聊天,所以會晚一點回……嗚哇!」

意料之外的,日向在接近狛枝之後,用力將他推倒在床上,而日向也順著這個舉動跨坐在他的身上。這個時候,狛枝才真正的看到了日向的雙眸。

――那雙總是強而有力的枯草色瞳孔,現在正被不明正體的情感侵蝕,成了混亂的色彩。

「你今天做了什麼?」

「有出去嗎?」

「沒有讓其他人進來吧?」

狛枝。狛枝。狛枝。

如同泥濘一般黏糊糊的獨占慾及愛從日向的口中不停道出,一股腦的傾倒在狛枝的身上。而當事人則溫柔的笑著,像是回答對方今天的天氣有多好一樣,輕鬆的開口。

「今天我在房間裡看書喔。然後因為很閒,所以每三十分鐘就傳一封簡訊想和日向君聊天呢。」

「我沒有出去喔,你看,項圈跟鐵鍊也都還在,對吧?」

「今天沒有人來這裡,所以你不用擔心喔。就算有人來我也不會開門的。」

就像在證明自己的說法,狛枝拉了拉連接在自己頸子上的項圈的鐵鍊。那些鐵製品互相碰撞的聲音似乎成了安定劑,讓日向的情緒漸漸的穩定了下來。

「……是嗎,那就好。」

「發生什麼事了嗎?」

「比起這個。」

日向將自己的身子傾向狛枝,在對方的唇上落下輕輕一吻。

來做吧?

「……嗯。」

這麼回應之後,他們互相望著對方,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屬於他們兩個的Happy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愛之巢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