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劇透的那個人,劇透的那個人跟日向是雙胞胎設定(親情)

*RPG PARO

*角色OOC注意

 

 

 

魔法並不是萬能的。好像在很久以前,有個人這麼告訴過他。對方的口氣聽上去很不屑,但仍然很有耐心的為他解說關於魔法的知識。對方跟他一樣並不會魔法,卻能夠利用各種各樣的道具將攻擊強化。……和什麼都沒有的他不一樣。

你保持這樣就好了。最後的最後,那個人撇過頭、用彆扭的語氣對他這麼說。那時他總覺得自己被這個人承認了,沒有辦法停下自己臉上的笑容。雖然最後也因為這樣而被罵噁心就是了。

對方是願意承認自己的、在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夥伴。……同時也是他最喜歡的人。但這個一點也不重要,畢竟他也沒有要傳達給對方的意思。

雖然這個決定讓他直到今天都在後悔。

「創,成果如……」

「為什麼又失敗了啊!」

呼叫的聲音被赫然切斷,從房間裡頭傳出的是接近崩潰的怒吼聲,以及玻璃被狠狠摔碎的聲音。神座出流嘆了一口氣,看來今天變得更焦躁了啊。這麼想著,他輕輕推開了幾乎沒有作用的門,靜靜的將裡頭的景色映在紅色的眸裡。

昏暗的實驗室裡只有用三盞有微弱火光的油燈在照亮,原本清潔的地板被書本、玻璃碎片和液體弄亂,而方才爆出怒吼聲的人僅僅將他快毫無光亮的枯草色瞳孔、用像是要把物品看出洞一般的氣勢瞪著實驗台上被他稱之為「失敗品」的東西。

而那個「失敗品」,則用一雙無辜的灰色眼睛望著他。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又失敗了啊明明我不能再失敗的明明有出流的幫忙的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真的是因為我沒有魔法的才能嗎吶你告訴我啊告訴我啊狛「創。」

再一次的輕喚,這次似乎終於傳到對方的耳裡了。日向創停止了自己的喃喃自語,可他並沒有將視線轉去神座身上,只是慢慢的、像是對自己說話一樣輕聲開口。

「幫我整理一下。」

「好的。」

所謂的「整理」是怎麼回事,即便日向不說神座也能明白。他們是雙胞胎,是重要的自己的「半身」,天生缺乏感情的神座只有在日向身邊時才能感受到「安心」及「喜悅」,所以不論日向是以什麼形式在「依賴」他,他都願意待在這樣的日向身邊。

而日向在丟下這句話之後,便踩著搖搖晃晃的步伐經過神座的身邊,想直接離開這裡。

同時。

「日、向……君?」

柔柔的、卻又帶點沙啞的聲音在房間內響起。日向停下了腳步僵直身子,卻沒有對那聲呼喚有任何反應。

「日向、君……日向君……你要去、哪裡……?」

「……」

神座將不帶任何感情的紅色瞳孔往實驗台的上方望去,在那裡的是用悲傷的眼神跟聲音持續望著及呼喚日向的「失敗品」。也就是魔法失敗而做出來的產物。不具有生命跟自我意識的「物品」。

日向咬緊了牙。

「閉嘴……」

「日向君……日向君……」

「你才不是……」

「別丟下我……」

「你才不是狛枝!」

夾帶著哀傷的怒吼聲響徹在實驗室裡,接著日向頭也不回的跑離了這裡,只留下一直不停呼喚日向的「失敗品」及靜靜的盯著他的神座。

而在確認日向離開這裡一段距離後,神座才伸出了手,停在「失敗品」身上約三十公分的距離。

「……為了愛的魔法嗎。雖然無法理解,但如果是創所希望的話,我會幫忙到底的。」

「日向君……」

「雖然只是白費功夫而已。你說是吧――狛枝凪斗的失敗品。」

然後,從神座的手中發出來的黑色魔法籠罩了「失敗品」的全身。

「你好像覺得魔法很厲害,我也承認的確很強大,但是魔法並不是萬能的。」

低沉、卻讓人聽了會覺得舒服的嗓音。他知道這個聲音,不如說熟到不能再熟。日向睜開雙眼,啊啊、又來了,他這麼想著,嘴角卻微微的上揚。

「魔法是萬能的吧?不是什麼都做得到嗎?戰鬥、輔助、製作,甚至治療……」

他並沒有想說這些的想法,只是張開嘴之後,這些話語就像已經制定好一般自然而然就從他的口中流出。

「都說了不是萬能的吧。」對方嘆了口氣,此時的日向就連對方的這種地方都感到憐愛。「魔法有一件事是做不到的――就是復活。」

「復活……?」

「的確魔法可以修復許多物品,但那也僅限於『無機物』罷了。人或動物這種有生命的生物是沒有辦法復活的。」

「可、可是我聽說有復活成功的例子……」

「復活『成功』?」對方用鼻子哼了一聲。「那只是讓死去的生物用原本的樣貌重新照自己的意思動作的人偶而已。用魔法灌輸對方『可能』說的話、『可能』做的事,然後用他們制訂的想法去動作,這就是你說的『復活』?」

「……是、是這樣的嗎……?」

「看來你對魔法完全不了解啊,日向君。」撲通,被對方用名字稱呼的時候日向感覺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不過也罷,魔法是很可怕的東西,一個不小心可能就會走火入魔、進而精神崩壞。」

所以啊、

「……你保持這樣就好了。」

聽到這句話,日向的身體突然可以動作了。就像這句話是個鑰匙一樣,解開了他身上的束縛。他趕緊轉過頭,映入眼簾的是臉頰微紅、將頭撇到一旁,有些彆扭的樣子的、自己最喜歡的人。

「……狛、枝。」

如棉花糖般軟呼呼的白髮、清澈的灰色雙眸、以及那個低沉而甜膩的嗓音。

「……狛枝!」

儘管知道這是夢。只是無法放下他而每天都做的夢。但是果然、看到「真正的」狛枝出現在自己面前,日向還是無法克制住自己的情緒。

然後、就在他伸出手的那一瞬間――

夢醒了。

枯草色的眸映出的不再是擁有白髮的那個人、而是毫無生氣的天花板。伸出去的手碰到的不是想像中的溫度、而是虛無的空氣。

日向再度閉上了眼。

會成功的……今天一定會成功的……成功的話就能見到狛枝、成功的話……

「……就可以對他說我喜歡你了。」

然而,顫抖的聲音只在房間內迴盪,並沒有傳到任何人的耳裡。

 

 

*END1 他再也不會知道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愛之巢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