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懷孕描寫注意
*是的日向君是男生,但是他懷孕了
*含有本篇劇透和自己滿足的設定

 

 

 


小心翼翼的、像是要觸摸易碎品一般的謹慎,而且手抖的也不是普通的厲害。看見自家戀人這樣小心的舉動反而滑稽的令人發笑,不小心噗哧一聲笑出來後則被對方投了困擾的視線過來。

「……日向君?別人在努力的時候可以不要笑嗎?」

「不、我……噗哈、抱歉、哈哈……」

一點誠意也沒有的道歉讓對方的眉頭皺得更深了些。狛枝無奈的灰色瞳孔對上了日向的枯草色雙眸,他不知道該往何處去的手還停留在半空中,卻始終沒有更往前進一步。明明不用這麼小心也沒問題的……這傢伙真是愛擔心啊。日向這麼想著,臉上的表情也變成了溫柔的微笑。

「吶,狛枝。再更大膽一點也沒關係的。……畢竟你之後就是這個孩子的爸爸了啊。」

日向用手輕輕的觸碰狛枝的手背,柔柔的、同時也肯定的開口。聽見這句話,狛枝先是睜大了眼,接著瞇起自己灰色的眸,微微的笑了。

「嗯。」

以單音回應之後,狛枝跟著日向的手,將自己的手輕輕的放到了日向隆起的肚子上。

「怎麼樣?不可怕吧?」

「……好溫暖。」

「這是當然的吧。」

聽見狛枝理所當然的感想,日向又輕輕的笑了幾聲。對方隔著布料在孕有新生命的肚子上輕輕撫摸,像是要確認這一切似的,一次又一次、不斷的。

「吶、是爸爸喔,爸爸就在這裡喔。」

「……怎麼辦,日向君。」

「嗯?」

狛枝抬起頭,而映入日向眼簾的是對方極力忍住淚水的模樣──即使在一起這麼久,這樣的戀人他也是第一次見到。原本溫暖的空氣似乎一口氣因為狛枝在眼眶打轉的淚水而降到最低點,日向也因為這突如其來的狀況而感到有些慌亂。

「怎、怎麼了,狛枝?」

「日向君……怎麼辦……感覺、感覺太幸福了……好可怕……」

「嗯……嗯?」

一瞬間不太明白狛枝在說些什麼。並不是說對方的話語支離破碎到難以理解,不如說咬字清楚到可以去教小孩子念五十音的地步。不對,重點不在這裡。為了理解狛枝的意思,日向在腦內思考及解釋。幸福……可怕……「太幸福」……?

──連接起來了!

「你指的是你的才能……是嗎?」

最後日向得到的答案是「超高校級的幸運」。也就是「莫大的幸運」後總是緊跟而來的「絕望般的不幸」。看著狛枝用開心和擔心交雜在一起的複雜的表情點了點頭的動作,日向感覺自己的內心深處刺痛了一下。

但是,他還是露出了微笑。

「狛枝,我們是這孩子的雙親對吧?」

「……嗯。」

「那一定沒事的。」

「咦?為什麼……」

「因為我們會保護好他啊。我們做得到的。」日向的左手輕輕的覆在狛枝放在自己肚子上的右手,他的語氣溫柔,卻有著不容許他人否定的堅定。「你別忘了,我可還有神座出流的才能在啊。『幸運』這點才能我也有──是吧?」

像小孩子惡作劇得逞般的笑容。這個笑容讓狛枝回憶起還待在希望更生程式裡的事──「等我們離開這裡後就去遊樂園大玩一番吧!像是鬼屋之類的!」說完這句話,日向便露出了和現在一樣的笑容。讓自己十分安心的、有些幼氣的笑容。

「……嗯……嗯。」

用快要哭出來的表情笑著回應日向,狛枝張開雙臂環住了對方的腰,將臉頰貼在對方的肚子上,試著感受在那裡頭的、屬於兩個人的「幸福」。

 

 

 

*完*


比起育兒,更想寫日向還在懷孩子的時候狛枝感到幸福又害怕的故事。

但是如果是這兩個人的話,不論遇到怎麼樣的困難一定都可以跨越過去的。

於是下次我想挑戰兩個人的育兒故事,在此徵收狛日兩人孩子的名字,請多指教(你)

說起來沒有趕上ひなた祭り我覺得很悔恨…總之祝各位ひな(た)祭り快樂!然後也祝我生日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司康餅の戰爭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