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超彈丸論破2本篇劇透(主要是第五章)

*腐向注意

 

 

 

 

 

原題目來自微博。

 

挑戰者:戀

原著:超彈丸論破2

角色:日向創、狛枝凪斗

 

 

*狛日注意*

 

 

 

《自己慣有文風》

 

他的右手微微顫抖、卻還是執意要將之往對方的面頰伸去,而當他的手指輕輕的觸碰到那份柔軟時,他才像是驚覺到自己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一樣、面露不安的想將手縮回去。

忽地,面前的人抓住了他過於白皙的手腕,用那雙好看的枯草色雙眸盯住自己飄移不定的眼睛。

「……我不是什麼易碎品,狛枝。即便我只是個連才能都沒有的預備學科,可我還沒有打算被你那個不講理的『幸運』打敗。……所以、」

日向將緊張到指尖冰冷的狛枝的右手拉到自己的頰邊,接著,把對方還溫熱的手心貼在自己的臉頰上。他閉上雙眼感受對方僵硬到不自然的動作,大概三秒後才睜開眼、微微的笑了。

「你可以大方的碰,沒事的。」

映在日向眼中的,是眼淚彷彿奪眶而出、卻又極力忍耐,如同孩子一般的,自己最愛的戀人。

【易碎品】

 

 

《黑暗文風》

 

「『絕望』啊……嗯,我最討厭『絕望』了。這種東西,說到底不過是『希望』的墊腳石而已。不過啊,如果是能夠讓『希望』閃閃發光的『絕對絕望』的話,我想我倒是可以協助一下?啊哈,但這可不代表我想成為『絕望』啊。如果可以的話,我比較想成為『希望』呢……吶,自己自身成為最愛的『希望』,不覺得這是一件很棒的事嗎?」

喋喋不休。像是站在台上演講一樣,狛枝用充滿混沌的雙眼講述著自己的「希望及絕望論」。不時夾帶著的瘋狂笑聲令日向感到顫慄,可他卻連再往前一步的勇氣都沒有。在這無盡的黑暗之中,感覺只要再踏出一步、就會立刻被黑暗吞噬。這股強烈的不安侵蝕著日向的腦袋,他只能站在原地、被迫聽狛枝如同自言自語般的自我中心發言。

「日向君或許也不會明白也說不定。但我擅自認為你會懂的……你看,因為你跟我是這麼的相似,對吧?不過我們還是有決定性的不同呢……」

邊嘆了口氣,狛枝邊舉起不曉得從哪裡拿出來的小刀,在日向反應過來之前,他已經將之插進了自己的掌心裡。

「──狛枝!」

痛苦的抽氣聲被日向撕心肺裂的喊叫聲蓋了過去,狛枝晃著身子,忍著痛意扯出了一抹笑。

「我啊,是只要想到……哈啊、就會去做的、……類型呢。所以不論日向君多努力……」

接著像是要反映狛枝的話語一樣,漆黑的空間忽然出現了一把長槍──就在狛枝的面前。

「也救不了我呢。」

「狛枝啊啊啊啊啊──!」

想要拔腿狂奔,想要在那段歷史重演之前把狛枝推開。至少、至少不要讓他被那把長槍給──

日向這麼想著的同時,身體終於可以隨自己的意識行動了。他邁開腳步、準備往狛枝的方向衝過去的時候……

匡噹。

不詳的預感湧上。彷彿要將整個身心都侵蝕到底的惡意纏繞全身,日向用盡他最大的勇氣,緩緩的、緩緩的低下頭,映在枯草色的眸裡的是,不知何時出現在日向腳邊、並被他踢倒的、紅色的罐子。

「……啊啊……啊啊啊啊……」

逐漸睜大的雙眸滾落了斗大的淚珠,終於負荷不了壓在他身上的重量,日向跪坐在地,雙手抱著自己的頭,口中發出的是崩潰而破碎的母音。

──為什麼不論是現實還是夢境,我都救不了你?

【你將對著名為惡夢的現實嚎啕大哭】

 

 

《KUSO》

 

「我們去偷窺女澡堂吧,狛枝。」

狛枝簡直以為自己聽錯了。但轉過頭,看見的是日向那名為「男人的浪漫」的純粹(?)眼眸。

「……嗯~日向君怎麼忽然這樣提議呢?是有什麼心境上的轉變?」

明明是個悶騷的色狼,突然邀請別人偷窺什麼的根本不合理。狛枝在內心追加,這種話說出來只怕日向會惱羞成怒。

「啊啊,不知道怎麼的想貫徹男人的浪漫。」

「……日向君,你手裡拿著的那顆栗子可以丟掉嗎?」

「嗯?為什麼?」

「別在意這種小事嘛。再不趕緊丟掉然後逃跑的話,會被跑去告狀的西園寺桑給幹掉喔。」

【男人的浪漫=栗子】

 


《翻譯腔》

 

碰的一聲,距離日向身後不到三公尺的地方傳來了槍聲。順帶還有一聲痛苦的慘叫。呼出了安心的一口氣,日向甩了甩自己還隱隱作痛的頭,對著自己面前像是心愛的食物被別人奪走一樣無奈又生氣的狛枝的臉,扯出一抹笑。

「謝了,狛枝。」

「如果我沒有發現的話你早就死了。你是知道的,對吧?」

「……謝了。」

苦笑著再度強調自己感謝對方的語氣,狛枝這才哼了一口氣,從自己的腰間抽出一把小刀。

「小刀,有帶嗎?」見日向點了點頭,狛枝才終於鬆了一口氣。「記得塗上適量的麻藥,你不會想殺人的。」

「當然。即使他們是『絕望的殘黨』。」

狛枝啟唇,看來他想要在日向的話語之後接點什麼,但現實卻不容許他這麼做。那些細細的腳步聲說明了一切,所以他只好以眼神示意,日向也點了點頭。

「看來他們不允許我們閒話家常。」

「無所謂。回去後還有很多時間跟日向君好好聊聊。哼嗯,夜晚時間如何?」

「……閉上你的嘴,扣動你的板機,工作。」

「遵命,我親愛的戀人。」

【戰場上的戀人】

 

 

《少女或小清新》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心跳的聲音和急促的呼吸聲環繞耳邊,日向下意識的握緊了自己的手,在發覺自己和對方正十指交扣時,又因為害怕弄痛對方而放輕了力道。可只要一意識到對方的臉就近在眼前,日向還是會不自覺的收緊自己手的力道。

「日向君。……日向君。」

狛枝灰色的眸朦朧的望著自己,那雙訴說愛意的眼及溫柔到要滴出水的嗓音都成功的讓日向身體的溫度更上升一個層次。即便再怎麼害羞,日向還是無法從狛枝的雙眸裡逃開。他只能漸漸的感受對方往自己身上壓來的溫柔的重量,然後緩緩的閉上眼。

「……日向、君。」

最後的語音剛落下,溫暖而輕柔的唇就這麼覆在日向微微顫抖的唇上。蜻蜓點水般短短的一吻之後,兩人都在距離對方十分近的狀態下睜開了雙眼,然後在看著對方通紅的臉時輕輕的笑了。

「狛枝的臉好紅啊。」

「嗯,日向君也是。」

接著沒有任何信號,兩人在對望不久後,又輕輕的吻上了對方的唇。

【將說不出口的愛化為行動】

 

 

《蘇蘇蘇蘇蘇蘇蘇》

 

「如果你願意跟我一起回去的話,就握住我的手吧。」

日向那沒有含任何玩笑成分的話語就像飄在半空中的彈幕一般,只要狛枝找到了任何的破綻、或是能說服他的話語,就可以立即用手邊的言彈射擊,進而論破成功。

但是他卻沒有這樣做。

「……我從之前就一直很想問了。日向君你啊……不是第一次參加自相殘殺、對吧?」

至少在死前要把疑問弄清楚。狛枝抱持著這樣的想法,稍稍鬆開了自己左手握住的繩子。雖然計畫被打亂了,但只要他手中還握有這把長槍,至少自殺這件事還是做得到。……畢竟他也沒有時間了。被疼痛占據了一切想法,狛枝微微喘著氣,灰色的眸不屑的望向站在自己身旁的日向。

然而對方只是露出難過的神情,並垂下了眼簾。

「我還不打算回答你。但如果你願意跟我回去的話……我、!」

意料之中的反應啊。狛枝這麼想著,鬆開了自己的左手並閉上雙眼。但預想之中的疼痛並沒有到來,反而是吃痛的吸氣聲及覆蓋在自己身上的溫暖推翻了狛枝的一切預想。

「日向君……?!哈啊?!你、你是笨蛋嗎?!」

睜開雙眼,映入狛枝眼裡的是趴在他身上並露出痛苦神情的日向、以及插在日向肩上的那把長槍。預料之外的事讓狛枝難得的動搖起來,聽見他叫喚自己的聲音,日向才弱弱的笑了。

「我們一起回去……吧?」

「……你……」

在日向的眼眸深處燃著的,是對狛枝的信任、以及對未來的「希望」。看見了這個(以及日向不經大腦行動的舉動),就算再怎麼堅定,還是會為之動搖。

「吶……?」

「……我知道、了。」

【迎向未來的HAPPY END】

 


《一看就有病》

不行這個太難了我放棄(#)

 

 

《喜歡的作者文風》

雖然有但都是日本的太太我模仿不來←

 

 

《向原版致敬》

ボクと...友達になってくれるかな?
なんだ、そんな事でいいのか!

 

 

《想說的話》

我愛狛日!ら~ぶら~ぶ!

創作者介紹

司康餅の戰爭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