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含大量劇透(2、動畫、愛島模式)及個人設定

*時間線約在動畫ED後

 

 

 

 

「日向君、……這個。」

遮蓋了他視線的物品,是來人手裡握著的那張票券。像是擔心他看不見似的,紙張在離他鼻子約兩公分的距離微微晃動著,而日向的雙眸也跟著上下移動。

這個東西他很有印象。不如說沒有印象才奇怪。日向這麼想著,微微皺起了眉,有些無奈的越過票券,把視線投到站在自己面前的狛枝身上。

「呃、狛枝……?這個該不會是……外出券?」

沒錯。這個在日向面前隨風飄舞的紙張正是他們在「希望更生程式」裡,兔兔美獎勵大家用的「外出券」。雖然使用這個不能收集「希望的碎片」,卻可以更加增進大家的感情。但是,現在既沒有實施「心跳校外教學」、更沒有所謂的需要外出券才能到處晃的情況。說到底,他們早就已經從「希望更生程式」裡,結束了校外教學並全員畢業了。

現在在這裡的日向正努力善用神座出流留在他腦內的才能解決「絕望的殘黨」留下的後續問題,而身為「原絕望」的他自然不會被未來機關收留,所以他是和77期生一起停留在賈巴沃克島上處理目前仍逗留世界的「絕望」造成的問題。當然,和大家搭著船前往各地也是很常有的事。

而站在他面前的──是個在經歷了五十天的校外教學後,最後一天才敢對日向開口想要跟他做朋友的男人,狛枝凪斗。熱愛希望的希望廚,就是這樣過激的印象才使日向永遠忘不了醒來時狛枝那過分平穩的笑容。而事後得知大家都擁有自相殘殺時的記憶後,日向才恍然大悟。

他們的過去發生了許多事,可現在的他們仍然相處得很好,這點令日向感到特別高興。只是在醒來之後,狛枝對待日向的方式和校外教學時不同,游移不定的眼神、欲言又止的模樣著實令日向非常在意。搭話也是日向這方居多,原本好不容易以為和狛枝成為朋友了……到頭來還是不行嗎。就在這樣的想法充斥腦袋後沒有多久,狛枝便來找日向搭話了。

於是回到開頭。因為坐著的關係,日向微微抬起頭,看見的是撇過頭、仍然不和自己對上眼的狛枝。眉毛有些難過的下垂,日向又把視線移到了外出券上。

「沒錯,這是校外教學時兔兔美發給我們的外出券。……是七海桑給我的。」

「咦?七海?」

聽見熟悉的女孩的名字,日向震驚的抬起了頭,映入眼簾的是狛枝和方才相同的姿勢,以及他被白髮襯托出的紅得像發燒般的耳朵。預料之外的名字和狛枝的反應讓日向的腦袋完美的停止了轉動。但就像是不知道日向現在的心情一樣,狛枝自顧自的開了口。

「雖然在自相殘殺時期我很不屑是預備學科的日向君,但是在校外教學時說的話也是我的真心話。我想和日向君成為朋友,而日向君也答應了我。……我很開心。可是當我醒來後,我想起了一切。啊哈,真是諷刺。明明日向君就記得一切,卻還是在那時為了讓我醒來而選擇說要當我這種人渣垃圾的朋友。」

「……」

「你說的不對」這句話,在狛枝散發出的「希望在我說完前日向君可以不要插嘴呢」的氛圍之下,日向將其硬生生的吞回了喉嚨裡。

「所以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日向君,但是又想做為朋友待在你的身邊……很任性對吧?嗯,我也是這麼想的。然而在這個時候,七海桑給了我這張外出券,並希望我好好使用它。『如果是狛枝君的話,一定可以的。在校外教學時也用的很好,不是嗎?』……她是這麼說的。」

不知何時,日向和狛枝灰色的瞳孔對上了。那揮之不去的淡淡不安就深藏在他的雙眸裡,日向這才意識到,狛枝到底是用了多大的勇氣才將這張外出券遞到自己面前。這麼想著,他勾起了嘴角。

「……得好好感謝七海啊。」

「日向君?啊、」

原本握在狛枝手中的外出券被日向抽走,他站起身,將夾在食指及中指的外出券舉在頰邊,接著瞇起眼露出笑容。

「走吧,狛枝!有外出券還不用太浪費了不是嗎!」

「真、真的可以嗎?」

「這是當然的吧?我們是朋友啊。吶、狛枝?」

彷彿重現了在校外教學最後一天的情景。日向露出了他最喜歡的笑容說和他是朋友,然後朝他伸出手。啊啊,這麼幸運真的可以嗎?在這之後究竟會有怎麼樣的不幸等著我呢?諸如此類的想法充斥在狛枝的腦袋裡,但是凌駕於這之上的是再度看見日向笑容的滿足感。

「嗯。……我們是朋友、嘛。」

握住日向朝自己伸出來的手,狛枝也露出了笑容。

 

 

*完*

 

補充:個人設定的追加是2之後醒來的五個人是以愛島模式讓其他人醒來,當然是先靠神座的才能之後才實施真正的校外教學讓大家集齊希望碎片並醒來。

 

幸福的狛日~らーぶらーぶ

朋友之上戀人未滿的感覺?嗯嗯??自己打出來都要懷疑這句話了←

另外,這個不是能用幸運或不幸衡量的感情喔,狛枝君。這個對你來說是希望,但一般人都會稱之為幸福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司康餅の戰爭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