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題,只不過是個還債文

*oso兔xchoro,不適者請立即關閉網頁

*有些微保留組成分

*大概是不會有後續了

 

 

 

 

那個孩子的懷中,不論何時都會看見那隻紅色兔子的存在。彷彿那就是他的朋友、他的家人……不對,幾乎是要凌駕於這之上的存在。

或許是剛進來這個家還不習慣的關係吧,這個孩子不僅話很少、就連和這個家的其他人都沒有什麼互動。唐松苦笑了下,但這也無可厚非,畢竟也不是每個人都像十四松――他最小的弟弟一樣,遇到任何人都不緊張、甚至沒有戒心。

這個家在最初就只有唐松一個人。雙親亡故之後,冷清清的房子曾經一度讓他不願再次回到這裡。但自從多了十四松的存在後,他開始擁有了活下去的希望。沒有人能理解他溺愛自己弟弟的理由為何,可十四松的笑容,無非就是他活下去的理由。

至於十四松是怎麼到這個家的,一切又都是另一個故事了。

而在十四松來之後沒有多久,那個孩子,也就是輕松到了這個家。

那時唐松也已經二十歲了,十四松十歲,而輕松則是十四歲,正要邁入青春期的階段。當兩人在玄關門口見面時,唐松就發現了那隻玩偶的存在。很不可思議的,像是要保護輕松一般,唐松感覺自己正被玩偶那雙黑色的眼睛狠狠瞪著。或許是發現了他的眼神,輕松輕輕的用右手覆住了兔子玩偶的雙眼,唐松這才感受不到那刺人的視線。

但是,他卻止不住不斷從腦內冒出的不祥預感。

「……那個,可以進去了嗎,唐松哥哥?」

「啊、嗯!……進來吧,我的兄弟。從今天開始,這裡就是你的家了。」

將自己身後的大門敞開,唐松露出一如既往的笑容,做出邀請的手勢,讓輕松進入這個之後就是他的家的地方。輕松點了點頭,邁開步伐跨入門檻的那瞬間,唐松斂起了自己的笑容。

他發誓自己絕對沒有看錯。

那隻兔子原本應該要在正前方的黑色眼睛,就像人類轉動自己的眸一般,咕嚕咕嚕的,轉到了唐松看得見的方向。

一股惡寒瞬間竄上。

「等等、輕松!」

當他回過神之後,發現自己已經抓著輕松的手臂並喊了對方的名字了。過度的動搖使得唐松無法保持冷靜,他皺起眉頭,嘴唇開開合合的,卻沒法發出任何單音。

而看著這樣的唐松,輕松嘆了口氣,接著像是安撫一般的用手指十分輕柔的撫著紅色兔子的頭,然後才開了口。

「抱歉,嚇到你了。但阿松他沒有惡意,所以……希望你能像對待我一樣對待他。」

「……阿松?」

「嗯。」輕松的眼神在看向兔子的時候變得溫柔,就連語氣都不再冷漠。「他是我的……嗯,我重要的人。只是獨佔慾強了點而已。」

「……這樣啊。既然是兄弟重要的人,那也是我重要的人。」

唐松瞇起眼睛笑了笑,盡量讓自己毫不動搖的開口。要說他有沒有理解,其實也是一知半解。但從輕松那樣的語氣和眼神看來,這隻兔子並不會給他的弟弟,或是輕松本身造成負擔。確認了這點之後,唐松也只能盡力去理解並承認這個的存在了。

「……謝謝你,唐松哥哥。不過話說回來,你要握到什麼時候?」

「啊、不好意思,失禮了……」

「小心一點喔,阿松差點就要咬你了。」

「What?!」

* * *

深夜。除了細微的呼吸聲以及偶爾呼嘯而過的機車引擎聲之外,幾乎可以說是寂靜。左右轉了轉,確定沒有任何人之後,他將手中的玩偶放到地上,接著毫無預警的,那個紅色的玩偶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人的身影。

「輕松~晚上好!」

「嗯,晚上好。」

被喚為輕松的人勾起嘴角,毫無抵抗的被眼前的人拉進懷裡,享受著對方輕撫自己髮絲的輕柔動作。

那個人的頭上長著一雙兔耳,真實的不可思議。但仔細一看,似乎是布做成的,卻像是真的從他的頭上長出來一般、會隨著他的心情抖動。

「今天你又瞪了唐松哥哥對不對?真是的,不是說了要好好對他嗎。」

「誰叫他和輕松離那麼近!明明輕松就是我的!」

這麼說著,抱著的力道似乎又增加了不少。輕松無奈的笑著,一邊在內心對唐松道歉,一邊以不小的力道回抱住面前的人。

「說起來,阿松,你對十四松就不會這樣啊?」

「嗯?怎麼說呢――那傢伙就像弟弟一樣可愛嘛!」

阿松嘿嘿的笑了兩聲,而輕松其實也很能明白。十四松真的就像自己的弟弟一樣可愛,但唐松也是像自己的哥哥一樣啊……嘛,只要不要那麼痛的話。

「不說這個了,輕松,來啾吧,啾――」

「……就不能說接吻嗎。你是小孩子啊。」

一如既往的吐嘈,卻也不禁笑出聲。輕松抬起頭,望著阿松忽然認真起來的臉,就這樣順勢的閉上了雙眼。

阿松給他的吻總是輕柔又緩慢。像是在品嚐這個世界唯一的美食一般,仔細又慎重。而輕松總是在這個時候微微睜開雙眼,看著專注在接吻上的阿松,他勾起了嘴角。

最初,輕松怎麼樣也想不到他所買的玩偶居然會變成人。從不解到理解的過程其實也是花了很長一段時間。不管怎麼樣,現在他們之間的關係,與其說是朋友或家人,不如說是……

「輕松,嘴張開。」

「哈啊、唔嗯……啾……」

柔軟而敏捷的舌頭相互纏繞,沒有被嚥下的唾液順著下巴滑落。阿松在這時總是會有一隻手輕輕的撫著輕松發紅的耳朵,而敏感的他也會隨著這個動作輕微顫抖。

「哈啊……喜歡……我喜歡你、輕松……我的輕松……」

「嗯嗯……我也、喜歡……哈啊……喜歡阿松……」

悄聲的、只說給對方聽的,充滿愛意的話語。

――輕松和阿松就像戀人一樣呢。

對於唐松某天脫口而出的言論,輕松直到現在都還清晰的記得。是啊,普通的朋友或是家人,根本不會做這樣的事。但是唐松他,卻在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日常裡,說出了這樣的話。

當下,輕松愣住了。

而在那天的晚上,輕松也沒有和阿松單獨見面,搞的阿松對唐松的怨恨又更上了一層樓。

沒辦法的吧。被說了那樣的話。

――會害羞到無法見喜歡的人也是沒辦法的吧。

「……輕松,怎麼樣?在這裡的生活。過得開心嗎?」

「……嗯。」

長長的吻結束了之後,兩人又開始了閒話家常。輕松將頭靠在阿松的肩膀上,嗅著屬於他的味道,安心的閉上眼。

「這樣啊~……」

「怎麼了嗎?」

「……沒有喔。輕松你睏了對吧?睡吧。」

「嗯嗯……我還想再聊一下……」

「還有明天嘛~我可不希望輕松可愛的臉上出現黑眼圈喔?」

「才不可愛……」

輕輕的,用著同樣的力道及節奏,阿松用手指梳著輕松柔軟的髮絲。一直勾起的笑容在輕松完全閉上雙眼後,漸漸的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即將哭出來似的扭曲表情。

「明天……啊。」

明天。明天。

究竟,還能有多少個明天呢?

這麼想著,今天的他,仍然望著窗外,靜靜的等待太陽升起。

 

 

*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