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情侶おそチョロ,非老夫老妻

*砂糖不用錢

*輕松第一人稱

 

 

 

「......好熱啊,輕松。」

「......嗯,是啊。」

感覺身體各處都在發熱。從相觸的指尖開始,感覺熱的腦袋都要發昏了。沿著臉頰滑至下巴的汗水並沒有空拭去,原因只是單純的,我所有的動作都被眼前這個人看在眼裡,導致身體僵硬的有些不自然而已。

輕輕的,感覺到自己的手指被包覆住,不用低下頭也知道,因為阿松哥哥的體溫一直透過這些動作傳過來。因為是夏天,是啊,熱的頭都昏了才會不遏止他這樣的行為。這是個很好的藉口,起碼對我這樣不夠坦誠的人而言。

和阿松哥哥的交往是從一個星期前開始的。「我喜歡你」,這樣簡單的幾個字,彷彿震撼著我的靈魂。阿松哥哥難得認真的神情、以及握著我的手,卻仍在微微顫抖的指尖。或許可以用因為是夏天作為藉口的發紅的臉頰看得我的臉也不自覺的燙了起來。

喜歡,喜歡。

那個一直都將愛平分給所有兄弟的阿松哥哥,喜歡我?

至今為止仍覺得不可思議。

「欸、咦、」

「......明明跟我在一起,在想什麼啊。」

狠狠的把我從回憶中拉出來的是,阿松哥哥有些霸道卻又不失溫柔的動作。他握緊了我的手,瞇起的雙眸有著不悅及如孩童般可愛的忌妒。

啊啊,可惡。

所以才不喜歡在夏天的時候單獨相處啊。這傢伙總是、在這種時候變得格外帥氣。

「......說什麼啊你,我要想什麼是我的自由吧?」

控制不住的習慣性回嘴,這種時候真的受不了自己不看氣氛的嘴。眼神由於心虛而往一旁望去,如果是平常的阿松哥哥的話,早就開始生氣的跟我對嗆了。

是,「如果是平常的他」的話。

「我要輕松的腦袋裡只想著我一個嘛!」

就像小孩子一樣的說話方式,就連握著我的手都在不知何時成了十指交扣。真摯的眼神直直的讓我不自覺的盯著他的雙眸看,然後在消化了他大概是認真說出口的話語後,我因為夏天而發紅的臉似乎又變得更加燙了。

「什、你、笨蛋嗎!」

「才不是笨蛋,我很認真的!」

「唔、......!」

蟬的聲音似乎越來越遠了。阿松哥哥的想法太過純粹,反而讓我不知道該從何吐槽起。而且老實說從一開始,我的腦袋想的的確都是他。......雖然這不會告訴本人就是。

「......輕松。」

「......哥哥?」

低低的,和平時開玩笑般的高亢聲音不同,富含磁性的嗓音。感覺和我的臉離的越來越近的阿松哥哥的臉,以及他深邃的彷彿要把我吸進去的黑色瞳孔。

啊。要被親了。

在意識到這點之後,我才慌忙的閉上雙眼。交往一個星期以來,阿松哥哥意外的遲遲不對我出手。老實說依照他的個性,應該是整天sex、sex的喊才對。結果沒想到......嗯,我們花了一個星期,卻還在牽手階段。

糟糕,現在我該不會嘴唇在顫抖吧。還有心臟的鼓動,感覺快到像要炸裂了一樣。接著輕輕的,溫熱的手心撫上了我的臉頰。

嗚哇。嗚哇。嗚哇。

已經不知道該作何反應了。我都快要聽見自己心臟的跳動聲了。希望他快一點的心情和希望時間就這麼停下來的想法,矛盾的在我心中徘徊。

接著,啾的一聲,讓我的腦袋瞬間變得空白。

「......」

「......?」

睜開雙眼,阿松哥哥變得比上一分鐘還要紅的臉映入眼簾,但我在意的才不是這個。我用空著的左手,輕輕的撫上了方才和阿松哥哥的唇相觸的地方。

「......額頭?」

沒錯,額頭。不是嘴唇、也不是臉頰,是額頭。

......為什麼是額頭?

「為什麼是額頭?」

啊,說出聲了。

過於呆愣就會導致腦袋無法運作,這一直都是我的壞毛病。雖、雖然也不是希望他吻嘴唇啦,不過額頭......倒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

「嘛......因為輕松看起來很害怕的樣子啊。」

「我、我才沒......!」

「看吧,連聲音都在抖。」

「唔唔唔......!」

無法否認。就是因為無法反駁,才令人火大。只有阿松哥哥遊刃有餘的樣子,好像一點都不緊張一......嗯?

「......什麼啦。」

「噗哈......沒什麼。」

被我發現了,他一直想要藏起來的小動作。偷偷放到身後的阿松哥哥的手,很明顯的正在顫抖。大概是意識到我視線的去處了吧,阿松哥哥有些不滿的皺起了眉毛,然後將手藏的更進去。

原來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在害怕啊。

如果當下睜開雙眼的話,是不是可以看見阿松哥哥有點不知所措的模樣呢?

輕輕的笑著,我將這樣的想法藏進心底深處,不打算表露出來。下次如果還有這樣的機會的話,一定要試看看。

「啊啊......好像變得更熱了。」

「嗯,是啊。」

這麼說著,我們的身子又靠的更近了些。

看來離下次的機會,應該是不遠了。

 
 
 
*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