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來說算長篇

*用到許多paro,但主線是身為尼特的他們

*阿松第一人稱

 

 

 

 

星期一是身為尼特的我們也會忙的難得日子。唐松會和椴松一起去釣魚,一松則是和十四松約定好每個星期一都要一起去散步。而我嘛,因為兄弟們都不在的關係也只好出門打小鋼珠消遣時間。

輕松的話啊……我瞄了眼放在角落的綠色提袋,他也是星期一會出門的固定班底。但他絕對不是去麗華的演唱會。首先,麗華不可能每個星期都有演唱會,再來,哥哥我可是早就看過他的提袋了。裡頭沒有他去演唱會時必備的螢光棒,有的只是好幾朵包裝精美的花。

難不成是要偷偷送給豆豆子?開什麼玩笑、身為大哥怎麼可能讓童貞三男先偷跑!抱著這個決心,今天我守在客廳裡,等著輕松過來把他的東西帶走。我一定要跟輕松一起出門!就算他再怎麼不願意也要跟著!

喀啦,門被打開的聲音。我幾乎和這聲音同時往門的方向看去,輕松在發覺到我的視線後稍微睜大了他比其他人都小了一圈的黑色瞳孔。肩膀似乎也因為驚嚇而微微跳動了一下,不過那應該是我的錯覺吧。不過發現我在而已,需要這樣嗎?哥哥很受傷喔?

「阿松哥哥?你在這裡做什麼?不是應該去打小鋼珠……?」

啊,果然。是因為覺得我去打小鋼珠了才會對我還在家裡這件事感到驚訝吧。輕松依舊維持著面對我的姿勢,用尚未離開門把的手輕輕的將門關上。那對看起來很困擾的眉毛此刻感覺更無奈的下垂了不少,對輕松這樣的反應,我很不高興的嘟起了嘴。

「什麼啊那種反應!哥哥我可是一直在等你喔!」

「哈啊?等我?」

「輕松你要出門對吧?我也要去!」

「你也、……你想去?」

與其說是驚訝,不如說感到不可思議。輕松的表情給我這樣的想法。還以為他會破口大罵不准跟,沒想到看起來還在考慮的樣子,結果反而是我愣住了。不管我張著嘴發愣的反應,輕松逕自走到角落拿起自己的提袋,然後又轉頭看著我,似乎在等著我的答覆。

「啊、呃……可以嗎?」

「嘛……也不是不行。」輕松的眼神稍微有點飄忽,看起來像在思考什麼,又像是刻意避開我的眼神。「要跟的話就來吧,東西不用整理了,不會花到你的錢的。」

「啊、等我!」

在輕松打開門的瞬間我從地板上跳起來,原本想至少帶上一些錢應急的,但看來輕松是不打算給我準備的時間了。急忙的跟上去後,輕松已經在玄關準備穿鞋子了。

「輕松,我們要去哪啊?」

這是很平常的問題,至少我這麼覺得。但輕松卻停下了穿鞋子的動作,大約一秒左右吧,才又恢復了動作。怎麼、他今天感覺好奇怪啊……?

「你待會就知道了。」打斷我思緒的是輕松的發言,穿好鞋子的他站起身,沒有轉過頭看我。「……而且,我們要去的地方滿多的。」幾秒後,他補充了這句話。

「一天內來得及?」

「嗯。」

然後便開始了,我們為期一天的旅行。

 

 

 

 

 

【おそチョロ】為期一天的旅行。

 

 

 

 

 

出門的時間約十一點左右,正是太陽開始發威的時刻。不過現在是秋天,起碼還有涼涼的風會吹過來,還算舒服。我一路上就跟著輕松不算快的步伐走著,然後有一搭沒一搭的和他聊天。

第一個目的地不遠,是離家約十幾分鐘的一條小巷子裡。老實說當輕松轉進去時,我有點驚訝。因為那條巷子看起來又窄又黑,不像是會有店家的樣子。好吧,我承認我先入為主的認為輕松可能會去某家店裡,但我覺得任何地方都比這條巷子還要好多了。

「輕松,這裡……」

「阿松哥哥,聽我說個故事好嗎?」

才要問為什麼要來這裡,話就先被輕松給打斷了。喂喂,不要一直打斷哥哥說話好嗎?想是這麼想,但問題隨時都可以問,說不定輕松現在想說的也和這個有關。我轉了轉眼珠,看著背對我蹲下身的輕松,回了聲「嗯」。

「……很久以前,在某個地方有一個偶像經濟人。他為了偶像們盡心盡力,但總是會有太愛偶像的過激粉絲會恐嚇他,要他別再接近偶像們。」深吸一口氣,輕松開始講述他所謂的「故事」。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輕松的聲音在抖。「這時候,他遇到了一位警察。那位警察解救了他,他們也以此為契機相愛了。」

邊說著,輕松打開了提袋,從裡頭拿出了一朵花。

「但是好景不常,有天經紀人工作到比較晚,在送偶像回家後他想,『反正離家也近,就用走的吧』。結果半路上,他遇到了一個偏激的粉絲,拿著刀,開始追著他。」

輕松輕輕的撫著他手中的那朵花,可我站在他的背後,看不到他現在的表情。

「最後,他逃進了巷子裡。路上,他有用手機向那位警察求救,而警察也如期趕來了。但是在架住犯人的途中,出了點小差錯,那把刀子就這樣刺上了警察的胸口。」

輕松輕輕的將那朵花放到地上,然後緩緩的站起身。

「……」

我頓時說不出話來。或許是這個真實到令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故事有點震懾到我了吧。半晌,輕松都沒有再說過任何一句話。我就站在他的身後,最後的結局呢什麼的、為什麼經紀人不逃進店家呢什麼的,就像是要我不要詢問這些一般,輕松的沉默反而比那個故事還要更沉重。

但是下意識的,我還是開了口。

「那條巷子……是這裡嗎?」

輕松轉過頭,視線刺的我有點痛。但是他卻慢慢的勾起嘴角。

「不是說了只是故事嗎?」

「……啊,是啊。」

「嗯。那我們走吧。」

繞過我,輕松背好那個提袋,又再次邁開步伐離開這個陰暗的巷子。

結果到最後,我還是不知道他在做什麼。

「只是故事……啊。」

我喃喃著。用輕松聽不到的音量。

你也沒有否定我不是嗎。

* * *

很奇妙的,快要中午了,我的肚子卻不可思議的沒有餓的感覺。看輕松也沒有提議要吃午餐這件事,我也先放到一邊了。

第二個目的地和第一個意外的近。那是棟廢棄的大樓,而且看起來也有一些年紀了。廢棄前可能意外的滿氣派的吧,不知怎麼的,我有這種感覺。

「很久以前,有一個黑手黨,是在這附近最有勢力的。這裡的首領很喜歡往外跑,總是讓他的手下傷腦筋。」毫無預警的,輕松開始講起了第二個「故事」。他旁若無人的走近大樓,我也只好跟了上去。「有一天,首領在外面撿到了一個被拋棄的孩子。說是孩子,其實也不過小他兩歲而已。首領在初次見面就非常喜歡那個孩子,他認為他有資質,所以不顧其他人的反對,他將那個孩子帶進了黑手黨裡。」

在輕松說到這裡的同時,我似乎聽見了從耳邊傳來的輕輕的聲音。真的很輕,而且我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喂喂,不要吧,現在可是白天欸,鬧鬼什麼的……我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

「沒有多久後,那個孩子果然依他所願成了很強的幫手。而且也順勢成為了首領的番犬。首領對那個孩子的溺愛超出了手下們能理解的範圍,但那時,兩個人都沒有意識到。」

輕松這次沒有蹲下身。就在我好奇他要將花放到哪裡時,他的手一揮,花就這樣從窗戶進入了廢棄大樓裡頭的地板上。

「不久後,組織內爆發了嚴重的叛逆行為。當然叛逆的不是番犬,而是其他手下。狂暴的番犬被壓制在一旁,看著主子用從容的笑容,接受了從敵方那邊開出的一槍。」

在輕松說完這句話的那一瞬間,我的腦海閃過了一個很模糊的畫面。

一團黑中帶綠的東西似乎在大吼著。不對,既然在大吼的話那應該就是人了。他的五官我看不清楚,可我卻很明確的知道他在怒吼。因為實在太模糊了我也只能辨識到這個程度,但不曉得為什麼,這個畫面很熟悉,而且有點令人難過。

「阿松哥哥?」

「啊、欸?」

回過神,輕松正一臉疑惑的看著我,一隻手還拍上了我的肩膀。我讀到了他眼神深處的擔心,所以急忙露出了一個笑容。

「怎麼了?」

「沒事沒事───結束了對吧?我們走吧!」

我順著這個姿勢自然的搭上他的肩,然後那個瞬間、心臟的深處稍微抽痛了一下。

我選擇無視它。

* * *

每次在離開目的地之後,我和輕松之間的氣氛都會變得跟以前一樣,像是方才什麼都沒發生過的感覺。

「喏。」

「謝啦!」

就像現在,輕松從自動販賣機買了兩罐果汁給坐在公園長椅上的我,然後自己也坐在我的旁邊,啵的一聲拉開了易開罐。

「噗哈───!好舒服!整個人都活過來了!」

「是啊。」

一口氣喝了半罐果汁,這樣簡單的動作彷彿就已經讓今天的疲勞都散去了。不過說起來也沒有勞累到哪裡去啊。往旁一瞥,今天難得看到輕松放鬆下來的模樣,我悄悄勾起了嘴角。

「……話說回來,阿松哥哥。」

「嗯───?」

「這裡其實也是目的地之一喔。」

目的地。聽到這個詞,我喝著果汁的動作下意識的停了下來。

「……這樣啊。」

「……嗯。」

接著又是該死的沉默。身為人間國寶真的最討厭這種沉重的氣氛了啊!我將尚未喝完的果汁罐放在膝蓋上,微微皺起了眉頭。但就算是我也知道,今天不能沒用大腦思考就開口。要說為什麼,也許是一種感覺吧。畢竟輕松的樣子真的太奇怪了。

「……很久以前,有一個警部和偵探在這裡相遇了。那個偵探被人稱作『冷靜偵探』,是出了名可以讓人冷靜下來、卻從來沒破過案的偵探。有天他搭著滑翔翼,在經過公園的時候不小心墜機了,而且還正巧撞上了正在公園辦案的警部。這是他們的相遇。」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說著「故事」的輕松的表情。他的臉上有著微微的笑容,但總是有種……怎麼說呢,隨時都要哭出來的感覺。但又意外的很冷靜,總之就是非常的複雜。我不會形容。因為我從沒見過輕松這樣的表情。

「兩人在相遇沒多久後馬上變得很好,警部原先是個嚴肅的人,但在遇上偵探後,就變得圓滑許多。他們的感情很好,偵探喜歡撒嬌,警部也會應對。只要有偵探在,原本不能破的案子往往都會變得順利。」

輕松啜了一口果汁,我則屏氣凝神,幾乎連在公園玩鬧的孩子的聲音都要聽不到了。

「……但是啊,有件警部接到的案子還是一直都破不了。警部為此也非常的苦惱。就算偵探再怎麼幫忙,也還是沒辦法再更進一步。而那個犯案地點,就是他們當初相遇的那個公園。」

輕松的表情開始有微妙的改變。他的眼神有明顯的落寞,可臉上的微笑卻還是沒有變化。他的手不知何時放到了長椅上,微微的顫抖著。比起思考,果然還是身體的動作更快。等我意識到的時候,我已經把手放到輕松的手上了。微涼的溫度從手心傳過來,我感覺到輕松訝異的視線往這裡投過來,所以我裝作不經意的、喝著剩下一半的果汁。

「……接著,警部的手機響起了。不是電話,而是簡訊。是從偵探那裡傳過來的。『我知道犯人是誰了』,這麼簡短的幾個字,最後還附有犯人的名字及來公園幾個字。老實說看到這個,警部只感覺到了不安,所以他找了好幾個同事一起去那個公園。你猜猜,他在那裡看到了什麼?」

忽地,輕松的視線轉到了我這裡來。我的肩膀跳了一下,手也反射性的握住了輕松的,而他居然什麼也沒有說,就只是笑著看著我。

「呃……屍、體?」

輕松仍然微笑著,卻沒有告訴我答案。

「我一直都把花放在這個長椅下方。」他拿出了一朵花,然後指著長椅的下面。「這樣比較不容易被踩到。」

在他彎下腰試著把花丟進去時,我才正式看起這個公園的全貌。溜滑梯、蹺蹺板……不對,這些都不是重點。……嗯?我皺起眉,開始對自己的想法產生疑問。

如果這些都不是重點,那什麼才是重點?

「好了。」輕松的聲音又一次打斷了我的想法,他拿起提袋,望向我。「走吧。」

「……嗯。」

「啊,對了。在出發前先去吃個東西吧。」

「咦?」

面對我疑問的單音,輕松瞇起眼,笑著。

「因為接下來要去的地方可能稍微有點遠。」

* * *

喀躂、喀躂,隨著這樣的聲音,車廂也開始搖擺。沒想到所謂有點遠的地方,居然要搭電車才能到。我望著窗外光影的變化,卻沒有試著開口和輕松聊天。

微微皺起眉,我想我是真的需要一點時間來思考今天發生的事。悄悄的往旁望去,輕松正閉著眼休息。我很在意他說的那些「故事」,也很在意那些故事和他有什麼關係。這樣說起來,那些故事好像都有個共同點。是什麼來著……想不起來了……話說回來、好像只有第一個故事的兩個人是相愛的……

……咦?

「到了。」

熟悉的聲音響起,坐在我身旁的輕松忽然站起身,然後拉著我快步走出了電車。等等啊這樣被你一拉哥哥我剛剛在想什麼全忘了啊!笨蛋輕松!

「……你又在鬧什麼彆扭啊。」

走出車站,我刻意不望向輕松的方向,他也很清楚知道長男我正在生氣。現在的姿勢看不到輕松的表情,但知道他一定是很無奈的模樣吧。才不管呢快把我剛剛的時間還來啊!

「好不容易快想到的!」

「哈啊?說什麼啊。好了快走,就在附近而已。」

「啊、等等我啦擼松斯基!」

「擼松斯基是誰啊!」

沒有幾分鐘的路,景色卻和以往都不一樣。身邊圍繞的都是這傢伙的顏色,不曉得為什麼但、稍微有點火大啊。

「輕松,這裡是森林吧?」

「看就知道了吧。」

「不對我不是要你吐槽我!這應該不是最後一站吧?這樣剩下的地方……」

「這是最後一個地方喔。」

「哈啊?!但你的花……」

明明還有很多不是嗎。

語音未落,輕松就先用食指輕輕抵住了我的唇,用我很少見過的認真表情直盯著我的雙眼。

「安靜。不然女神大人會生氣喔。」

「……女神……大人?」

接下來映入眼簾的,是我從未見過的景色。

清澈美麗的湖水倒映著樹木的顏色,成了淡淡的綠,似乎還在閃閃發光著。這片不大卻非常漂亮的湖奪去了我的視線,一時之間我幾乎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很漂亮吧?很久以前,這裡是湖水的女神掌管的地方喔。」輕松輕輕的笑著開始講述。「但是這裡幾乎很少有人知道,唯一陪著女神的是這裡的樹木及動物們。但女神還是感到很寂寞,祂想要一個朋友。」

我能夠想像。不知道為什麼,但我就是能夠想像,一個身著白衣的女神在夜晚獨自坐在岸邊、寂寞的歌唱著的畫面。

「有一天,女神在岸邊發現了受了傷的惡魔。基於良心,女神選擇救那個惡魔。之後,惡魔便和女神成了朋友。惡魔每天晚上都會出現,聽著女神的歌聲或是故事,然後和女神聊天。這個時間對祂們來說非常重要,祂們也很珍視。但是自古以來,從來都沒有過感情很好的女神及惡魔。」

禁忌之情……嗎?想到這裡,我自嘲般的笑了笑。

「所以天界要處罰祂們兩個。要讓祂們兩個永遠再也無法相愛。女神被關進了反省之間,不久後便被打入人間。惡魔也是一樣,但若只是這樣也構不成處罰。所以天神讓女神擁有所有前世的記憶,刪除惡魔的所有記憶,並讓祂們再也無法相愛。」

講到這裡,輕松站起身,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他用了一種很寂寞的眼神望著湖面。然後他拿起提袋,走到湖邊。

「而直到現在,女神也在祈求天神的原諒。」

接著,他把袋子裡所有的花都倒進湖裡。頓時,綠色的湖面被紅色的花瓣覆蓋。

「女神和惡魔最喜歡花、也最喜歡編花環了。」

為什麼呢,我總有一種感覺。輕松好像在說自己的事一樣。那種虛幻卻又真實的感覺。

「吶。你覺得神原諒我了嗎,阿松?」

那個瞬間,我眼中看到的輕松,不再穿著一直以來那件綠色的帽T。白色而神聖的衣服套在他的身上,手腕上戴著彷彿手銬般的草做的手環,頭上戴著的則是用新鮮的花編成的花環。

他用泫然欲泣的表情看著我。

而在這一刻,我就什麼都明白了。

輕松所說的那些「故事」,從頭到尾都是以我和他為主角的啊。而且恐怕,那些都是所謂的「前世」。

相愛卻無法長久的我們、在最後一刻才知道愛為何物的我們、明明相愛卻始終沒察覺的我們、以及永遠無法在一起的我們。

「輕松……你一直都……背負這麼多嗎……」

「阿松……」

好不容易想起來,卻沒有任何的喜悅。我說過了,比起腦袋、我的身體動作永遠都更快。所以我一個箭步向前,抓住了輕松的手臂,將他緊緊的抱在懷裡。

「我喜歡你……我喜歡你!」

「嗯……」

「輕松、我喜歡……喜歡你……!」

「嗯,我知道……」

抱著像個孩子般哭泣的我,輕松笑著拍了拍我的背。

「阿松,我也喜歡你。」

「我……嗚、輕松……」

「沒事的。因為到了明天……」

「……?」

「……沒什麼。」

這麼說著,我感覺輕松抱著我的力道又更強了一點。

* * *

星期一是身為尼特的我們也會忙的難得日子。唐松會和椴松一起去釣魚,一松則是和十四松約定好每個星期一都要一起去散步。而我嘛,因為兄弟們都不在的關係也只好出門打小鋼珠消遣時間。

輕松的話啊……我瞄了眼放在角落的綠色提袋,他也是星期一會出門的固定班底。但他絕對不是去麗華的演唱會。首先,麗華不可能每個星期都有演唱會,再來,哥哥我可是早就看過他的提袋了。裡頭沒有他去演唱會時必備的螢光棒,有的只是好幾朵包裝精美的花。

難不成是要偷偷送給豆豆子?開什麼玩笑、身為大哥怎麼可能讓童貞三男先偷跑!抱著這個決心,今天我守在客廳裡,等著輕松過來把他的東西帶走。我一定要跟輕松一起出門!就算他再怎麼不願意也要跟著!

喀啦,門被打開的聲音。我幾乎和這聲音同時往門的方向看去,輕松在發覺到我的視線後稍微睜大了他比其他人都小了一圈的黑色瞳孔。

「阿松哥哥?你在這裡做什麼?不是應該去打小鋼珠……?」

「什麼啊那種反應!哥哥我可是一直在等你喔!」

「哈啊?等我?」

「輕松你要出門對吧?我也要去!」

「……」

「輕松?」

「……沒什麼。要去也不是不行。」

「真的?!耶───!」

 

 

───因為到了明天,你又會忘記的。

 

 

 

*完*

 

おそチョロ度不高的おそチョロ。我本來想寫HE的,但腦內大綱就是寫到哪改到哪,最後結局就變成這樣了。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