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操偶師oso x 人偶choro

*出場的不會只有おそチョロ

*有時會有路人女孩or男孩出現

*腦洞大開請從設定方面注意避雷

 

 

 

 

操偶師───

最不廣為人知,也最不熱門的一種職業。

要說為什麼,其實就是因為它有一定的風險,且幾乎沒有辦法得到好處。

要成為操偶師說實話並不難,首先,你得有一定程度的魔力和一尊精緻的人偶(素材不拘,但不建議木製),接著抽出自己的血液裝進愛心造型的特殊玻璃罐(大小約五元硬幣)裡,一定要裝滿,因為這是象徵人偶的心臟。接著將之嵌進人偶的身體裡(任一部位皆可,但最常用的地方是左胸),這樣就完成了基本步驟。

接下來就得吟唱咒語了。吟唱完畢後,即完成了和人偶的契約。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一旦完成了契約,那麼在人偶被破壞前都無法再操控第二個人偶。也就是無法一次操控一隻以上的人偶。

 

 

 

人偶───

可以是操偶師的下僕、朋友、甚至是戀人(但這情況極為少有),最常見為下僕。

人偶的能力隨操偶師的魔力而有所變化,但其實人偶要在「攻擊模式」時才會有傷害性,而要開啟此模式,則需要操偶師的「同意」後由人偶唸出操偶師指定的句子(此句子一旦確定便無法更改)才行。要解除的話,則需唸出另一個解除用的句子。

人偶的個性是隨機決定,由於曾經有過操偶師不敵人偶而反被操控的例子,導致此職業的危險性上升到四顆星。

人偶無法距離操偶師太遠,距離的遠近則是由操偶師的魔力而定。魔力為線,越強大的魔力會使得線的長度越長,當然在指定距離之外人偶便會因為「線」而被限制住行動。

人偶的弱點為心臟,但無法由操偶師本人破壞,且那位置基本上也只有操偶師和人偶本身知道。不論人偶本身被破壞的多徹底,只要心臟沒事就絕對有辦法恢復至原本的樣子。而且心臟在被破壞後就算重做也無法喚回原本的人偶。

 

 

 

 

 

 

 

 

-00.

叮鈴,清脆的鈴鐺聲順利的吸引了坐在店裡一角的女孩的注意力。她維持著原本的姿勢,用溫和的眼神瞄向拖著行李箱進來的人。

「請問有什麼事嗎?」

邊說著,她站起身,不高的鞋跟踏在木製地板上發出了「扣、扣」的聲音,這也順利的把那個人的視線引了過來。

「想請妳幫個忙!」

不低反而還有些高亢的嗓音著實令女孩感到有些意外。來者是穿著紅色帽T的男生,目測年齡只能說已成年,雖然總有種尚未進入社會般的稚氣未脫,不過在這混亂的社會中其實也不是什麼令人訝異的事。對方露出了笑容,讓女孩感到親切,於是她也笑著點了點頭。

「什麼呢?」

「我啊、想成為操偶師!」

女孩的笑容僵住了。

───操偶師、嗎。

女孩微微瞇起了眼,對方則維持著不變的微笑、大方接受了女孩的打量。他完全不介意,不如說他也很能理解女孩會感到驚訝的原因。

操偶師,既危險又毫無幫助的職業。大家都是這麼說的。他笑著搔了搔臉頰,然後發出了乾笑聲。

「我啊,有無論如何都要成為操偶師的理由。」彷彿燃著火焰的紅色瞳孔透出了不言而喻的誠懇及認真。「所以,可以請妳幫幫我嗎?」

「……。下定決心了?」

「下定決心了。」

「那就好。」女孩勾起嘴角點了點頭,她其實也只能做到確認對方的決心這樣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畢竟職業什麼的、每個人的想法都有所不同,她也沒有資格過問太多。「那麼,請先將你的人偶拿出來吧。」

「好───的!」

對方高興的應答。接著,他彎下腰,將先前擱在一旁的行李箱打開,並且還很好心的站在從女孩的位置也能看到行李箱內部的地方,讓她能夠看見躺在行李箱裡的人偶。

而映入女孩眼簾的是,讓她驚訝到忘記呼吸的、宛如人類一般的美麗人偶。

就像睡著的人一樣。側躺在箱子裡縮成一團,閉著眼、彷彿在呼吸著。因為看上去的性別似乎是男生,所以說美麗好像有點不太好,但除了這樣的形容詞外,她也想不到其他可以用來形容這個人偶的詞了。

人偶身上穿的是和面前的男生同樣款式的帽T,差異僅僅只有顏色的不同。漂亮的綠色和人偶的氣質很合得來,而且仔細一衡量,女孩發現這個人偶的身高和面前人的身高似乎沒有相差太多,不過可能有些矮。而且,和面前的人幾乎長的一模一樣。

這麼想著,女孩不自覺的抬頭望了一下面前仍然笑著的人。對方微微歪了歪頭,然後才恍然大悟的「啊」了一聲。

「這個人偶啊,是在我家找到的。好像是父親做的。很像真的人對吧?而且還和我超像的!我看到的時候也嚇了一跳!」對方的表情做的誇張,讓女孩不禁莞爾一笑。「嘛,不過我很喜歡他。順道一提,這個帽T是我弟弟的喜好,我只是配合他而已。」

「你有弟弟啊。」

「是啊,和我長得很像,是很可愛的傢伙。」這麼說著,他笑著用手指蹭了蹭鼻子下方。「啊,話說回來這個人偶,眼睛非───常漂亮喔。」

「這樣啊。」

一邊閒聊著,女孩也沒忘記自己該做的工作。她和他合力將行李箱裡的人偶搬起,在碰觸到人偶那柔軟的皮膚時,她又驚訝的頓了一下。看過那麼多人偶,這麼像人類的還是第一次碰到。她想著。

「那麼,接下來我要抽取你的血液。」女孩從口袋取出一個乍看之下像是玻璃製的愛心造型的小瓶,可仔細一看卻可以發現它在她的手上發出了特殊的光芒。「請務必要裝滿這個瓶子,因為這代表了人偶的心臟。」

「嗚哇、……痛的……我稍微有點苦手啊。」

「沒問題的。」女孩微微一笑,接著捲起了面前人紅色的袖子。「那麼趁這空檔稍微問一下,請問要將『心臟』裝在哪裡呢?」

「……嗯───」

低吟著,他伸出了食指。

「那裡!」

* * *

在他吟唱咒語的小空檔,女孩一邊看著,一邊思索著其他的事。雖然在『心臟』裝好、咒語吟唱完後,和人偶的契約基本上就完成了……但是,真正的風險卻是在契約締結後。她微微瞇起眼,其實她並不希望笑容這麼無邪的人誤入歧途。因為她實在看過太多了。

雖然是這份工作使然……但實際看到還是、不太好受啊。她在心中嘆了口氣。

接著,異樣的光芒讓她的思緒劃上了休止符。那是表示結束的信號。她將手伸到吟唱完咒語後喘著粗氣的人的面前,示意他後退。人偶在剛醒來時會做什麼事,沒有人預料的到。

細長的睫毛顫動著,坐在台上的人偶緩緩睜開了雙眼,似乎在閃著光芒的祖母綠雙眸奪走了女孩視線的目光。啊啊,是這麼回事啊。這麼想著,她了然於胸的輕笑了下。

宛若寶石般的綠色瞳孔輕輕的轉了轉,最終,停在了用咒語喚醒他的人的身上。

『……』

「名字。」

「咦、」

面對後頭傳來的疑惑的聲音,女孩頭也不回的說著。

「請用名字呼喚他。」

「啊……輕松!」

在喚出名字的瞬間,被稱作輕松的人偶忽然從台上跳了下來,用女孩無法反應的極快速度,輕輕的跳到了瞠目結舌的男生面前。

『……』

輕松張開了嘴,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他從輕松綠色的瞳孔裡看到了倒映出的自己的紅色雙眸,接著,他動了動唇。

「我是……阿松……請多指教……」

多年後回想起來,那時僵硬的聲音簡直讓他羞的想死。

這便是,世上最強操偶師和其人偶相遇的初章。

 

 

Tbc.

 

文中女孩的職業是「輔助師」,為幫助想要任何職業的人們完成或滿足此職業的條件,並使他們成功。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