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雖說是おそチョロ但基本上大哥並沒有出場

 

 

 

 

───因為他總是很彆扭嘛。

 

說著這句話的人開朗的笑著,放置在他面前許久的咖啡終於被端起,修長的手指輕輕握住咖啡杯的手柄,才湊近嘴邊、卻又被面前人的反應吸引了所有的目光進而停下了動作。

 

什麼啊,他笑著,然後才啜了口早已不冒白煙的咖啡。這種驚訝的表情,我沒說過嗎?

 

從沒說過啊!面前的人盡量壓抑自己過於高亢的音量,睜大了黑色的瞳孔,裡頭寫滿了不敢置信。以為只是你單純怕寂寞而已!不只我、就連那個人也是喔?!

 

被他發現的話還得了?放下咖啡杯,惡作劇般的笑容又浮現在他臉上。因為他很膽小嘛───不懂得對別人撒嬌、說話表情還有態度都很彆扭,這樣的他其實比哥哥我更寂寞吧。

 

「所以啊,不能放著他不管嘛。如果他不懂怎麼撒嬌的話就讓我來對他撒嬌、如果他不肯坦率一點的話就讓我來對他說喜歡,他只要單方面接受就好了喔───什麼的。只有在輕松哥哥不在的時候才會有長男面的阿松哥哥喔。怎麼樣,重新喜歡上他了?」

 

「……你又收了那個笨蛋多少錢……」

 

「嗚哇,完全不相信啊。這次可是一毛錢也沒收喔。」

 

椴松維持著托腮的動作輕嘆了口氣,雖說不被相信是意料之內,不過面前人毫無動搖的反應卻是在意料之外。再怎麼樣也該相信了吧?雖然對象是那個人渣哥哥,但到底還是你的戀人喔,輕松哥哥?

 

「……別開玩笑了。」

 

維持著同樣毫無興趣般的表情,輕松站起了身,在椴松的目光下往離開這裡的門的方向走去。椴松這次可沒有看漏了。他瞇起了眼,試探般的開口。

 

「輕松哥哥,你要去哪裡?」

 

「出門。」

 

毫不意外的回答。可椴松卻勾起了唇角,無聲的笑著。

 

「這樣啊?阿松哥哥的話在小鋼珠店喔。」

 

「……吵死了。」

 

扔下這句話,連耳根都發紅的輕松用力的拉開了門,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個房間。

 

結果也沒有反駁嘛。才不是要去找他、什麼的。

 

椴松從帽T的口袋裡掏出了自己平時常在使用的手機,打開了通訊軟體,點進了寫有「阿松哥哥」字樣的頁面。

 

───那杯咖啡的人情我還了喔。

 

然後笑著,按了發送。

 

 

*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