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問卷為腐向,慎入

*CP在標題已標明

 

 

 

 

原題目來自微博。

 

 

挑戰者:戀

原著:阿松

角色:松野輕松、松野阿松←硬是把大哥加進來

 

 


*おそチョロ注意*

 

 

《自己慣有文風》

 

雙手交握的溫度,甜蜜且帶些粗暴的吻。那股痛讓輕松徹底回神了過來。該死,他皺起眉頭,那個混帳長男又咬了他的嘴唇。

「別分心啊,輕松。」唇瓣就抵在三男的唇上輕輕說著。阿松彷彿燃燒著紅色火焰的瞳孔直盯著輕松瞧,被不言而喻的忌妒吞噬,老實說這眼神並不壞。「看著我。」

是是。輕松在心中嘆了一口氣,嘴角卻微微勾起。然後他又栽進了、阿松給他的吻之中。

 

【被忌妒包覆的你的吻】

 

 

《黑暗文風》

 

牆壁。

當這個單字浮現在他腦海的同時,一股絕望感包覆住他的全身,讓身體差點沒脫力而跪在地上。

「糟、」

「啊哈。」

才正要轉頭,從身後傳來的聲音便迫使他停下動作。那是比往常還要低沉、卻又充滿興奮的愉悅音調。輕松當然聽得出來,就是聽得出來才感到不妙。

「阿松……大、哥……」

「找到你───了。」阿松笑得開懷,要是再無邪一點、那彷彿就是拿到獎勵的孩子般可愛的笑容。「為什麼───要逃呢?哥哥我啊,還想跟輕松玩喔?」

「……」

「所以啊,」

阿松張開了雙手,從瞇起的眼睛裡滿溢而出的紅色瘋狂讓輕松不自覺的倒退了一步。

「過來吧?」

───那件紅色的帽T,現在看起來更是鮮紅的刺眼。

 

【紅色的瘋狂】

 

 

《KUSO》

 

「輕松,如果遇到兩個我怎麼辦?」

「一起揍。」

 

【「咦~為什麼~」「光看就忍不住。」】

 

 

《翻譯腔》

 

那原本該消散在空中的霧白轉而往他的臉上襲來。輕松不滿的咳了好幾聲,而長男則在此時抓住了他的手臂。對,毫無預警的。輕松被煙嗆的眼淚都出來了而阿松居然還在笑。

「輕松,你知道嗎?」阿松又吸了一口手中夾著的菸,輕松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他手中的菸又短了一截。「那是什麼意思?」

「你是指那該死的煙?」輕松不滿的朝他翻了個白眼。

「喔,輕松,」長男捏住了他的下巴並確認他不掙扎之後又笑了笑。「對於你不知道這件事,我感到很驚訝。」

「……」三男努力克制住自己想毆眼前這個人的衝動。「OK,那請你說明,我親愛的阿松大哥?」

面對輕松有些怒氣的聲音,阿松仍然笑著將菸捻熄在菸灰缸裡。接著,他將薄唇湊到輕松的耳邊,「那是『我今晚要抱你』的意思喔,我親愛的三男輕松?」用低沉的聲音這麼說著。

然後他滿意的看著輕松紅得像蘋果的臉,又笑了一次。

「那麼,你的回答?」

 

【惡作劇般的認真話語】

 

 

《少女或小清新》

 

「我也是會緊張的啊!」

這麼說著,阿松把輕松攬進懷裡,讓他靠在自己的胸口,試著去傾聽自己狂跳不已的心跳聲。

「……」

「怎、怎樣!至少說點什麼嘛!」

「不……」

輕松用雙手抓住了阿松的衣服,然後輕輕的笑了起來。

「比我想像中跳得還激烈,嚇了一跳。」

【膽小鬼們的戀愛方式】

 

 

《蘇蘇蘇蘇蘇蘇蘇》

 

他用右手做出槍的形狀,然後頂著自己的太陽穴,笑著說出了「碰」的單音。但輕松很明白,他的眼睛並沒有在笑。

「受旨。」

輕松從西裝口袋裡取出一把手槍,祖母綠的眸黯淡無光,當槍口指向跪在地上的那個人的同時,對方還什麼都來不及說、輕松便扣動了板機。

毫不拖泥帶水,只要是BOSS交代的任務便會毫不猶豫的完成。

「那麼,我們也該走了。」

鮮紅色的眸裡頭燃燒的火焰消失,這也表示阿松的心情已經好轉了。輕松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條手帕,仔細的擦過槍枝後才又將之放回口袋裡。

───松野兄弟,這是黑手黨界絕對、絕對不能惹的頭號人物。

 

【名為黑手黨的殺手們】

 

 

《一看就有病》

 

啊就不會吼這種東西!!(翻桌)
上面那個KUSO我想了快十分鐘才掰出來一點點不然還想要我怎樣!!!←

 

 

《喜歡的作者文風》

 

沒*有*這*種*東*西

就*算*有*也*模*仿*不*來

 

 

《向原版致敬》

 

「以上!おそまつさんでした!」

「いやいやいや、ちゃんとやれよおそ松兄さん!」

 

 

《想說的話》

 

お粗末!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