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OOC請慎入

*カラチョロ布教用

 

 

 

啪噠。

隨著聲音落下的是,自己的愛用圍巾。除了唐松外,其他人都抬起頭望著和往常一樣、像是心情不好般沒有露出絲毫笑意的輕松愣了半晌。而他像是沒查覺到大家的視線一樣,轉過身就離開了客廳。

「……抱歉。」

出聲的是直到方才都毫無反應的唐松。他放下手中的鏡子、拿起輕松剛扔在他面前的藍色圍巾,像是要追上離開了的輕松一樣、有些慌忙的站起身,拉開了拉門。與此同時,彷彿意識到什麼的他維持著開門的動作,只有頭往後轉,將視線掃過坐在地上的兄弟們。

「我和輕松出門一趟。」

丟下這句話,唐松便離開了客廳。留下一頭霧水的兄弟們。

 

 

 

【カラチョロ】和你的約定場所。

 

 

 

「好慢。」

才拉開玄關的門踏出一步,就聽到輕松從一旁傳來的聲音。怕冷的他將下巴至口的部分都埋進了頸子上的綠色圍巾裡,從悶悶的聲音裡還是不難聽出他有些不高興的語氣。說不上生氣,但明顯的就是心情不好。唐松先將門關上,接著才面對輕松露出了微微的笑。

「抱歉,兄弟。」

「嗯。走吧。」

就算兩人是六胞胎中的雙子,但在什麼都沒說明的情況下唐松也不曉得輕松到底要「走」去哪裡。只見輕松維持著將雙手插在大衣裡的動作,然後就這麼邁出腳步。唐松也只好先跟上對方。

「那個、兄弟,我們是要去哪?難不成是媽咪要我們去買什麼……」

「名字。」

「咦、」

輕松沒有停下腳步,但他轉過頭,對著就走在他身邊的唐松露出了有點彆扭的表情。他的臉頰在兩人待在門口時就開始發紅,現在則不知道是不是唐松的錯覺、感覺像發燒一般的紅開始蔓延到輕松的耳朵。

「說過了吧,兩個人的時候要叫名字。」

「啊……嗯、是呢。抱歉,兄……輕松。」

要是這時候再叫他兄弟的話鐵定會直接被丟下不管吧。唐松的腦袋浮現了這樣的想法,嘛,畢竟也很久沒看到這樣鬧彆扭的輕松了。我又做錯了什麼嗎?像是、不小心把他喜歡的CD給弄壞之類的?不、我又不是阿松。而且估計這種事除了大哥外也沒有人做的出來。那、我到底……

「……」

看著唐松像是在努力思考什麼的樣子,輕松再度皺起了眉頭。接著他索性將視線轉回前方,然後吐出了一口氣。

「笨蛋……」

* * *

兩人最終的所在地是離家有些距離的便利商店。在輕松率先進去之前,唐松都不敢相信兩人走了這麼久竟然只是要去便利商店。明明家附近就有的不是嗎……?抱著這個疑惑,唐松還是跟著輕松進去了店裡。和外頭有相當大溫度落差的店裡,感覺身體都發熱了起來。這麼想著,唐松鬆了鬆自己脖子上的圍巾。

「───唐松。」

「啊、什、什麼事,輕松?」

「嗯。」

「嗯……?」

輕松將左手的袋子遞給唐松,而且仔細一看,不知什麼時候輕松的手上多了一個熱騰騰的肉包。看樣子袋子裡裝的也是一樣的東西。還沒有搞清楚狀況的唐松只好先接過那個袋子,然後勾起了微笑。

「謝了,輕松。」

「道謝什麼的就不必了。」這麼說著,輕松往前走去,而唐松則看著他發紅的耳朵輕笑。「你啊,還沒吃東西吧。」

「……這麼說起來好像也是。」

出了便利商店,輕松好像還有什麼想去的地方。這是做為雙子的直覺。唐松咬了口肉包,接著才後知後覺的想到,該不會輕松是為了自己才特地來便利商店的吧……?這麼一想,就感覺臉燥熱了起來。這種感覺好像、比想像中羞恥……為了不讓輕松發現自己現在的樣子,唐松刻意放慢腳步,走在輕松的斜後方,然後尷尬的用咬肉包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話說回來,」

「啊、嗯?」

輕松忽然的開口令唐松嚇了一跳。平淡到有些不正常的聲音已經不是第一次讓唐松感到疑惑了。可在輕松開口前,唐松秉持著「每個人都有不想讓人知道的祕密」這樣的想法,所以絕對不會主動詢問。

輕松用不會被正緊張的唐松發現的幅度轉過頭,看著他好像還是搞不清楚狀況的樣子,輕松瞇起了眼。

「你知道,我們要去哪裡嗎?」

咦。唐松突然停下了腳步。這是怎麼回事、是在考驗我身為雙子的心電感應度嗎?不對、會有什麼提示的吧?不會剛才的肉包就是提示吧?!可我已經吃掉了、咦、咦咦?!

「……」

「抱、抱歉,輕松,我……」

「閉嘴,給我繼續走。」

「是……」

* * *

大約走了將近十分鐘左右,唐松開始發現了不對勁。

───這裡的景色,我好像有印象。

那個矮小到沒有防範作用的圍牆、還有唯一一棵道路旁高大的樹木,一切的一切看上去都如此熟悉。唐松皺起眉,他好像記得,從這條路出去後左轉,會看到……

「!輕松!」

沒有思考,他便慌忙叫住了面前人的名字。起初,輕松還一臉疑惑的回過頭望著唐松,不過在看到對方的表情之後,他才了然於胸的笑了。

「什麼啊,終於發現了嗎。」

這大概是今天輕松露出的第一個笑容。在唐松愣住的那幾秒輕松又邁出步伐開始往前走,和之前不同的是,腳步看起來輕盈許多。而唐松則是先快步追上對方後才慌張的開了口。

「咦、為什麼今天要……」

「嘛,你等等就知道了。」

從這條路出去後左轉,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會看到一座公園。對,公園。

───是松野唐松對松野輕松告白的那個公園。

「嗚哇,真是完全沒變啊。」

才踏進那個曾經讓唐松心跳不已的公園,輕松就如此開口。他發出了驚嘆聲,隨後又笑了幾聲。那個時候和今天一樣,是個寒冷的冬天。所以公園沒有任何人,天空還落下了點點白雪。唐松看著輕松的背影,如此回想著。

接著,輕松轉過身,面對看似在發呆的唐松,他笑著,伸出了一直插在大衣口袋裡的手。仔細一看,他的手心裡似乎還握著什麼。

「交往一周年的紀念。」

他將手臂伸長,然後攤開手心,躺在上頭的、是一個稱不上精緻,卻也十分漂亮的小盒子。唐松睜大了雙眼,看著輕松臉頰通紅的笑容,他感覺自己的眼眶有點濕潤。

「抱歉、輕松……我、我沒記得……」

「嗯。反正我也沒指望你記得。」

「咦、」

輕松向前走了幾步,然後乾脆的把那個盒子塞進了唐松的懷裡。

「先說好,不要用『因為我沒準備所以沒辦法收下你的禮物』什麼的理由來搪塞我喔。這可是我準備的,就算不要也得收下。」

這是怎麼樣可愛的強迫啊。唐松噗的一聲笑了出來。接著他將輕松圈進自己的懷裡,在他的耳邊低聲道謝。溫熱的吐息讓輕松原本就敏感的耳朵變得更紅,可他也沒有推開,反而輕輕的抓住了唐松的大衣。

「話說回來,為什麼要特地來這裡?要給的話,在家裡不也挺好的?」

「……那是因為我想兩個人獨、獨處啊……給我察覺啊笨蛋……」

輕松將發燙的臉整個埋進唐松的肩膀,抱著他的力道也不知不覺的加重了許多。其實這句話在到中間時變得特別小聲,到了最後面後又變大聲,戀人這樣可愛的發言和舉動讓唐松也跟著臉紅了起來。

「吶、輕松,臉抬起來?」

「……不要。」

「吶。不抬起來的話,不就沒辦法接吻了嗎?」

「……你真的是……」

還真敢說出這麼害羞的話啊……還有既然是自己說出來的就不要害羞啊!當視線對上時,第一個將視線移走的不是輕松、反而是方才才說出大話的唐松。嘛、雖然他本來就是這樣……輕松輕輕的笑了笑,然後刻意對準了唐松的嘴角輕啄了下。

「回禮,就等到晚上吧?」

「……可以嗎?」

「當然。」

看著像惡作劇成功般笑著的輕松,唐松準確無誤的往他勾起的薄唇上吻去。

「……我會溫柔的。」

終於認真起來了嗎。輕松瞇起眼笑著,反擊般的吻上了唐松的唇。

「嗯。」

白雪緩緩落下,可兩人卻都沒有多餘的視線往旁邊看去。

* * *

「咦,唐松哥哥你買了手鍊?」

「呼,這是深愛著我的小貓咪在寒冷之日贈予我的禮……噗喔!」

「很痛啊,唐松。」

「抱、抱歉……」

「……」

椴松似乎察覺到了什麼。

 

 

*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