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補成分居多

*非架空,只是妄想

*一開始是第一人稱,之後都是第三

 

 

我的夢想,其實早在很久以前就決定了。

「你沒事吧?」

溫柔的聲音、寬厚的大手,僅僅只是這樣,便安撫了我一直忐忑不安的心情。

隨之湧上的,是完全相反的憧憬之情。

……真帥啊。

那看起來游刃有餘的笑容映在我閃閃發光的瞳裡,我想、我一輩子也忘不了。

警官、真帥啊。

───我也想,成為這樣的存在。

* * *

警車的鳴笛聲不停的環繞在輕松的耳邊,他抑制住了想摀住雙耳的衝動,轉而抱住了自己的腦袋。

「……不行啊。」

用除了自己外其他人都聽不到的音量,他絕望般的呢喃著。

就算在椴松面前裝的多麼冷靜,到底還是不行啊。怎麼想都不可能破案的。遺言、凶器、犯案動機,這次的兇殺案能得到的情報實在太少了。輕松將自己縮成一團、靠在沒有人會注意到的角落,想踢除這些討人厭的想法,卻怎麼樣都冷靜不下來。

「為什麼、冷靜不下來啊……!」

不只是聲音,就連身體都在顫抖。自己不是衝動型的警官,輕松是最清楚的。只要冷靜觀察周圍一定能夠找到線索的,動起來啊你這個膽小鬼!

「給我動起來啊!」

「嗚哇!」

嗚哇?聽到了不屬於自己的聲音,輕松詫異的抬起了頭。他還沒會意過來自己方才將心裡所想的話給喊了出來,只知道現在、在這裡,還有另一個人存在。

「───……」

「……唷、唷?」

不,才不是「唷」吧。在心裡吐槽了一下後輕松才開始正式觀察起面前這個人的樣貌。這個制服……不是警察。倒不如說像偵探吧。輕松微微皺起眉,明明這裡是個不會被人發現的角落,為什麼這傢伙會出現在這裡?

「我說你……」

「我說啊,我迷路了!嗯……那個、刑事?可以帶我走出這裡嗎?」

「……哈啊?」

這傢伙在說什麼啊?迷路?這房子就這麼大還能迷路?話說回來我可不是刑事啊?一連串的心中吐槽讓輕松漸漸感到莫名其妙,不過也同樣的,讓他逐漸平靜了下來。雖然本人毫無自覺,可身體的顫抖卻在不知不覺間平復下來。

「……我是輕松,不是刑事而是警部。」

輕松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後繼續把視線放在這個謎之偵探身上。像是注意到輕松的視線一般,對方笑了笑,毫不在意的指著自己然後開口。

「我是阿松!是個偵探喔!」

嗯,我知道。

「吶、輕桑!」

「我叫輕松。」

「你啊,剛剛在做什麼啊?」

「……。」

面對阿松歪著頭的單純疑問,輕松這下想笑也是笑不出來了。他微微動了動唇,卻什麼都沒說出來。

「……」

「……輕桑。」

突然變得認真的聲音引導著輕松,使他不自覺的抬起頭,並將視線再度移到阿松的身上。對方莫名認真的表情讓他變得有些緊張了起來。

「什、……」

「我剛剛看到了很帥的東西喔!去看吧走吧!」

「……欸?」

彷彿方才的氣氛都是夢一般,阿松忽然變得閃閃發亮的眼睛讓輕松措手不及,以至於最終被阿松拉著手拉出了這陰暗的角落。

什麼、欸、咦、咦咦咦?完全搞不清狀況的輕松被迫跟著阿松的腳步往前跑去,他一手被抓著、一手壓住了自己的帽子,看著對方的背影,總覺得這場景有些熟悉。

怎麼……回事……

總覺得很安心。

* * *

「阿勒?明明看到在這附近的?」

「你啊……不會就是因為這樣亂跑才迷路的吧……」

阿松睜著大大的黑眸到處左看右看,像好奇心旺盛的小朋友一樣。不過這可折騰慘輕松了。他喘著氣還不忘吐槽阿松,比對方還要小一些的黑瞳則是往旁瞥了一眼。

接著他睜大了雙眸。

「阿松君。」

輕松抓住了阿松的手,對方回過頭,看見輕松有些通紅的雙頰及不知何時認真起來的雙眸感到有些訝異。

「怎麼了,刑事?」

「說了我是警部。阿松君,不能待在這裡。」

「咦~為什麼!」

「還問為什麼、……這裡可是重要的案發現場啊!」

沒錯。這地方雖然不比真正的兇殺現場來的重要,但畢竟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如果破壞了的話……輕松身為警官的直覺告訴他,現在絕不是玩鬧的時候。必須趕快回去……

回去?

就算回去了,不也是找不到線索嗎?

「……輕桑?」

首先打破沉默的,毫無意外是阿松。他在輕松鬆開了他的手之後注意到,輕松的表情又有了不小的變化。

那是、不久前才有過的表情。

「……所以說了嘛~這些根本都不重要啊!」

阿松邊說著邊轉過身,順便脫下了自己的白手套,輕鬆的抹去了本該存在於牆壁上的痕跡。

「你、……你在做什麼啊!那可是重要的、」

「證據?那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查的出來?」

「唔……!」

阿松實在是令人猜不透。面對即將爆怒的輕松,他僅僅是斂起笑容就能控制整個場面。

接著,他低低的笑了。

「既然都查不出來,那有跟沒有不是一樣嗎。」

這次連問句都不是了,毫無疑問的肯定。阿松重新戴上手套,往佇立不動的輕松身邊走去。

「吶輕桑。冷靜下來了?」

「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沒有。輕松赫然發現,心臟的聲音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變得不那麼煩人了。他緩緩撫上胸口,接著重新把眼神聚焦到阿松身上。

對方微微笑著。

「這就是冷靜偵探,松野阿松的力量喔。」

* * *

「……這就是輕松警部跟那個偵探第一次見面的過程嗎?嘿~……說到那次的案子,我現在都還記得呢───」

「是啊。特別的棘手。」

輕松小啜了一口酒,這才發現椴松投過來的異樣的眼神。

「難怪那次的案件輕松警部能夠破解啊───」

毫不意外的語氣反而讓輕松困惑起來。他看著喝了一大口酒的椴松眨了眨眼。

「為什麼這麼說?」

「嗯~不告訴你。」

嘛,雖然我也知道警部很遲鈍,不過真沒想到會遲鈍成這樣。椴松刻意撇開了視線,轉而望向桌子。

加油吧偵探。雖然我一點應援的心情都沒有。

不過話說回來……

椴松放下了酒杯,偷偷的往正在和阿松聊天的輕松看去。

「愛的力量真是恐怖啊。」

 

 

*完*

莫名奇妙的開始,莫名奇妙的結束。這樣的oscr。

因為重看完第八集開始腦補,所以只是想寫冷靜偵探跟警部的初次相遇而已。

好像還有很多沒補足的東西,請不要太介意←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