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奇妙的故事

*腦洞開很大請注意

*請放寬心胸來看

*非腐向

 

 

 

不知道是被下了什麼詛咒,我們六胞胎都失去了一樣重要的東西。

而現在,能夠冷靜分析一切的大概也只剩我了吧。

 

松野阿松。平常像個笨蛋一樣的傻笑,在重要關頭卻是個能讓人依靠的,我們的長男。

「阿松大哥,早安。」

「……早。」

他黑色的雙眸不過和我對上了一秒,之後便馬上移開了視線。剛睡醒時,阿松大哥的聲音總是比較低沉,配上他現在的表情,或許會讓人有他正在生氣的錯覺。

不過在那之後,他一直都是這樣。大概是身為長男這樣的想法促使的吧,所以會避開我們的視線,可能的話,連對視都不做。

我並不明白他在想些什麼,但他或許是不想讓我們擔心吧。我得不出一個像樣的結論。可我知道,阿松大哥並沒有變。

畢竟我看到了,他面無表情的臉上,那充滿關切的眼神。

───失去了笑容的長男。

 

 

松野唐松。平時總是自信滿滿的說些令人感到很痛的發言,卻比任何人都溫柔的,我們的次男。

我靜靜的替他沾染上紅色的手纏上繃帶。此時的我並不打算說任何一句話。

不是不知道該說什麼,而是擔心任何一句話都可能會是引導他再度暴走的導火線。

碎片應該都清乾淨了吧。我這麼想著,接著悄悄的往一旁望去。躺在唐松身邊不遠處的,是同樣染上了紅色的鏡子碎片。

我是唯一目睹他發狂般的用那毫無保護的雙手砸碎他一直帶在身邊、心愛的那面鏡子的人。

我也不是第一次看見唐松盛怒的樣子。但那不會是對我們兄弟、也不應該是對他所喜愛的那面鏡子。

「……疼?」

「……不。謝了。」

我小心翼翼的開口,而唐松的聲音也已經趨近於平靜。

包紮完後我鬆開了唐松的手,看著這樣的他沉默著。

而他只是望著自己纏著繃帶的雙手,不發一語。

───失去了自信的次男。

 

 

松野一松。總是不肯說真心話、獨來獨往,卻是最愛兄弟的,我們的四男。

找到了。果然在屋頂上。

我沒有放輕腳步,就這麼直直的往那縮成一團的、小小的、彷彿在哭泣一般的背影走去。

「吃飯了,一松。」

「……」

他眺望著遠方,薄唇小幅度的動了動,卻沒有開口。我能夠理解他不想說話的心情,所以也沒打算強迫他,而是在他身邊坐下,和他一同看著遠方。

「話說,你也該去看看貓咪們了。」

「……」

「牠們都很想你。」

「……。」

薄唇有了更大幅度的動作,毫無改變的是仍然沒有發出聲音。我往一松的方向看過去,只見他把自己的臉埋進雙臂裡,肩膀微微的顫抖著。

這次我真的什麼也沒有說了。

───失去了真心的四男。

 

 

松野十四松。活潑、開朗、元氣,是松野家活力的象徵,同時也是讓人摸不清頭緒的,我們的五男。

他總是靠在牆壁上,然後用著毫無聚焦的眼神望向對面的牆壁。

「我啊,是什麼啊?」

偶爾,會發出這樣的疑問。

今天正巧只有我和十四松兩人待在客廳裡,我放下手中的雜誌,往他的方向瞥了一眼。

「你覺得呢?」

「嗯───……這個問題太難了。」

他用過長的袖子遮住了自己的嘴,悶悶的聲音還是順利的傳到了我的耳裡。

當他這麼詢問的時候,正面的回答是沒有意義的。因為他也不會明白,正面的回答到底告訴了他什麼。

「那就別想了。如果你能做到的話,晚點去買材料時我多給你買一個布丁。」

「真的嗎?!好───的!」

十四松瞇起眼笑著。用一直以來元氣的回答答覆我。

但是。

他仍然沒有離開那面牆。

───失去了自我的五男。

 

 

松野椴松。是兄弟中最早找到工作、也是撒嬌最上手、同時還是最了解人心的,我們的末弟。

「起床了,椴松。連阿松大哥都起床了喔。」

我用微涼的手拍了拍他的臉頰,而他則是很快的就張開了眼。就像根本沒有睡著一般,反射神經快速的他抓住了我的衣服。

「……我可以,就這麼睡下去嗎?」

「不行。」

我刻意不去看他的表情,而是轉而拍了拍他的頭。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哽咽,但我忽視了。

「吶……哥哥……?」

「你該醒了。」

明明知道他根本沒有睡,我還是這麼說著。他做了太多的夢,卻沒有可以實現的出口。

不是不讓他睡,而是不能再這麼睡下去。

「椴松,大家在等你。」

「……好。」

同樣的應答聲,卻有些許的不同。

這時我才往他的臉上看過去。

那雙渙散的雙眸,空洞的盯著地面。

我不再出聲喚他。

───失去了目標的末弟。

 

 

我得出了不少的結論。我知道大家都失去了什麼,也明白失去了那些令他們改變了多少。

但我不知道,我失去了什麼。

松野**,松野家的***。平時*****,***是********。

───失去了**的**。

 

 

「……」

他闔上了筆記本,什麼也沒有說。

他知道現在不是沉浸在悲傷氣氛的時候,他知道他得在輕松回來前將筆記本放到原位。

但他的手在顫抖,他覺得他連想握好筆記本都辦不到。

輕松所失去的,大概是最為沉痛的東西。

藉由觀察兄弟們然後紀錄,進而尋找真實的自己。

阿松單手覆著臉,淚水啪搭的滴在那本綠色的筆記本封面上。

「輕松……你失去的、是(關於你自己的)記憶啊……!」

松野輕松,松野家的常識人。平時擔任吐槽役,可以說是松野家的良心擔當。

───失去了(自身)記憶的三男。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愛之巢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