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糖分爆表

*大哥有虎牙設定(?)

 

 

 

「……嘶。」

帶有侵略性的親吻。說實話、他並不討厭。只要對方不要用他自滿的虎牙刺傷他的舌頭就好。帶有鐵鏽味的吻,他不喜歡。

「疼嗎、輕松?」

長男這麼問著,扣住他後腦杓的手卻沒有想移開的跡象。痛啊、痛死了。輕松睨著他的眼神似乎這麼說著。可阿松發現了是一回事、停手又是一回事。他滿足的舔了舔唇,是嗎,這麼回覆著。

「混帳長、男、……呼啊……」

就算這麼說著,不還是很享受這個吻嗎?想歸想,阿松也沒有打算就這麼說出口。他給對方一點喘息的時間,接著又再度堵住了仍輕喘著的嘴。

他半瞇起眼睛注視著輕松的任何反應,就連舌頭侵犯著他口腔時輕松細小的輕顫都沒有錯過。對方微弱的回應也讓他感到十分高興,像是方才不甘示弱的將舌頭伸進來想占領自己領地的舉動。而興奮起來的阿松則不小心用自己自豪的虎牙刺傷了輕松的舌頭。

紅色的。老實說,他不討厭。

小小的、不明顯到從來沒被任何人發現的虎牙,輕松也是在兩人第一次熱吻時才注意到阿松有這樣的東西。不討厭,他曾經笑著這麼說過,倒不如說很喜歡。

那現在呢?阿松舔了舔輕松被吻的水潤的唇,帶有情色意味的銀色絲線垂掛在兩人中間,三男卻像是完全沒發現一般,黑色的瞳孔被阿松的招牌笑容占滿。

「感覺如何,輕松先生?」

「……糟透了……」

喔?阿松挑了挑眉,接著又再度將臉湊近到兩人的氣息相互交纏的程度。他還是笑著,卻不像之前一樣游刃有餘。

「那怎麼辦?」

「少問廢話。」

輕松一把扯過了長男的紅色帽T領口,以毫不遜色的方式吻上了阿松的唇。那個笑容真是讓人火大。這麼想著,他卻露出了笑容。

「別告訴我你打算晚上再解決。在那之前我會先解決你。」

「……好可怕───啊,輕松醬。」

這麼說著,阿松舔了舔自己的虎牙。

 

 

*完*

 

「很痛、很痛很痛啊笨蛋長男───!」

「呼啊?」

「不要以為裝可愛就能繼續!」

 

 

↑破壞氣氛用的(欸)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