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兩人都是小孩子的設定

*可腐可不腐

 

 

又作惡夢了?

唐松睜開雙眼,有點擔心的往一旁望過去,只見原本應該要有一顆頭露出來的地方只剩下白色的枕頭,而大家一起蓋的棉被卻有不自然的隆起。

一松想必是又蜷起身子躲在棉被裡哭泣了吧。唐松皺起眉,不知從何時開始,一松作惡夢的頻率變得越來越高。但他總是獨自一人承受一切……明明把我叫起來就行了。唐松翻了身如此想著,我可是你的哥哥啊。

「一松?」

「……」

啜泣聲停止。可在寂靜了三秒之後,唐松聽見了吸鼻子的聲音。悶悶的,他確定是從一松那傳過來的。

「怎麼了嗎、我的兄弟?」

「……嗚。」

回答他的是一聲嗚咽。

唐松有些困擾的轉了轉眼珠,接著他像是想到了什麼好主意般、瞇起眼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吶一松,睡不著的話、要不要聽安眠曲?」

「……?」

明知道對方不會有所回應,唐松還是給一松一些時間讓他消化自己方才所說的話。然後他就這樣微笑著、開始輕輕的唱起了歌。

柔柔的、微微的,彷彿風吹過一般舒適。又尤其唐松壓低了聲音,低沉的嗓音在此時又是良好的安眠藥。

「~♪」

不知唱了多久,唐松時而閉上雙眼、時而查看一松的動靜,卻沒有停止從喉嚨深處發出的歌聲。

直到他聽見了細如蚊的聲音。

「……謝……」

「嗯?」

「謝……謝。」

「……」

唐松在一時之間忘記了自己正在做什麼。

但在他理解那句話的涵義後,他露出了對方從來沒有見過、幸福至極的笑容。

「沒什麼,這是做哥哥的義務嘛。」

從棉被裡傳出的、小小的聲音,已經讓唐松充分的感受到一松想表達的謝意。

他繼續輕唱著。

直到你安穩的入睡以前,我絕不會停止歌唱。

 

 

*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