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腦洞

*看起來像小說但其實並不是

 

 

「吶、おそ松兄さん。你會覺得同性戀什麼的很噁心嗎?」

流松的口氣十分平淡。甚至讓阿松認為自家三弟在問的根本就是「你今天要吃什麼?」一般平常的問題。

不過他並沒有深思。只是繼續維持趴在地板上的姿勢,不過翻著漫畫的手停下了而已。

「嗯───……嘛,其實並不這麼覺得?」

這麼說出的瞬間,從一旁投射過來的視線讓阿松覺得十分失禮。「什麼啊那是,那種『你怎麼可能說出這種話』的表情!」

阿松皺起眉表示不滿,他半瞇起眼將不滿的視線投到一旁的弟弟身上。

「嗯,因為從你平常的行為舉止來看絕不是會說這種話的人。」

「太過分了吧チョロちゃん?!哥哥很傷心喔?!」

「嘛、不過也只是因為你沒有把自己代入吧。」放下手中的雜誌,流松嘆了一口氣。「所以才能這麼輕鬆的回答。」

「怎麼啦?難不成你被男生告白?」

「才不是呢笨蛋大哥!」

「嘛啊嘛啊,如果是チョロ松的話啊,就算向我告白我也不會討厭喔───?」

一如往常半開玩笑般的口氣。阿松笑嘻嘻的把槽丟給流松,待他接住後狠狠的丟回來。

但這次流松卻完全沒有回應。

「……チョロ松?」

長男將頭往旁一轉,這才看到───流松通紅的臉。甚至來不及用雜誌為自己遮蔽,這反常的模樣先映入了阿松的眼裡。

「……?……?!」

不知不覺的,就連阿松自己的雙頰也染上了和流松相同的顏色。

 

 

*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