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內文跟標題沒什麼太大關係

*砂糖含量不高但是是甜文

*架空

*比較長的短篇

 

 

每天的同一個時間,總是會有一個人獨自走進這家咖啡店,坐在最難以被注意到的角落,點著菜單裡最苦澀的黑咖啡。

明明是來這裡休息的,那個人的眉頭卻像是不肯放鬆一般,在看的到的時候總是皺起來的。而且除了黑咖啡外那個人什麼也不點,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就只是靜靜的坐在那裡,用漂亮的藍色眼睛眺望著遠方。

遊木有的時候會想,那個人究竟來這裡做什麼呢?但那人來這裡的時候通常是店裡忙碌的高峰期,甚至他從來都沒有親自為那個人點過菜、或送過一杯咖啡。

那遊木為何會對那個人的情報知道的如此詳細?其實也只是因為店裡的女孩子們在討論而已。因為那個人的銀白色頭髮非常顯眼,又加上長的如模特兒一般,就算坐在那樣的角落不免還是會被人注意到。

而當店裡忙完時,那個人基本上也喝完咖啡、離開了這間店。

這讓他對他的好奇心越發強烈。

說不定、那個人是在看自己的心上人。遊木趴在桌子上,開始胡思亂想著。畢竟,那個人總是看著外面,而且眼神的深處有著令人讀不出的神祕。

「唔嗯~……話說回來,非高峰期真的好閒啊……衣更君和冰鷹君去買東西還沒回來,明星君又不曉得跑到哪裡去了……」

可是又不能沒有人看店……閒著發慌的遊木開始喃喃自語起來,並且習慣性的用手指輕敲桌面。隔著鏡片看過去的景色一如往常,卻有種少了什麼的異樣感。

「……是什麼呢……」

『叮鈴』。

「嗚啊、歡迎光臨!」

代表客人進門的鈴聲響起,遊木這才慌慌張張的站起身準備接待。但他卻又猛然想起點菜的單子在櫃台上,他先抱歉似的往聲音傳來的方向一看,而在對上那抹清澈的藍時他的綠眸瞬間睜大了些。

「……。」

「……啊……」

對方也用有些詫異的眼神回敬,這才讓遊木後知後覺的低下頭來迴避對方的眼神。而在他做這個動作的瞬間,似乎聽見了從對方那傳來的輕笑聲。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而言之當遊木順利拿到點菜單時,對方已經坐在老位子等他了。

嗚哇哇……原來違和感就是這個嗎……為、為什麼他會現在才來啊……!遊木有些慌張的捏緊了自己手中的點菜單,這個時候他非常希望消失不見的明星可以趕快回來。畢竟要他一個人面對那個猶如模特兒的人、老實說他有些苦手。

「……那個、請問要點什麼……?」

才剛說完遊木就想找個洞鑽進去。並不是咬到舌頭或是說錯話什麼的,而是在他說完話的瞬間,他才發現那個人一直用漂亮的藍色眼睛直盯著他看。接近露骨的視線讓遊木有點不寒而慄。

「嗯……也是呢。那就黑咖啡和一份冰淇淋聖代吧。」

「咦、」

過於意外的話語讓遊木的手停了下來。他睜著綠眸不解的望著那位客人,而對方給他的卻是一抹好看的微笑。

「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請問一杯黑咖啡和一份冰淇淋聖代就好了嗎?」

「是喔。那就麻煩你了,『遊君』。」

「……遊、君?」

因為聽到了更加意料之外的發言而感到困惑,遊木微微歪了歪頭,緩緩的重複了對方方才說過的話。而那個人則是側著身,用手撐著頭,以毫無改變的笑容望向遊木。

「因為是『遊木』所以就叫『遊君』囉。」

啊、……遊木在意識到了什麼之後趕緊低下頭,才發現自己的胸前的確別著一個寫著『遊木』的牌子。嘛、也是無所謂……遊木抓緊了手中的小冊子,對面前的客人說了一句「請稍候」後便往回走去。

* * *

沒想到這個世界上會有這樣的人。

遊木在盯著眼前的人許久後便下了這樣的結論。對方喝咖啡的動作十分優雅也很悠閒,但這次他的視線不再是窗外的景色,而是面前不知該做何舉動的遊木身上。

「吶、再不吃就要融化了喔,遊君?」

「那個……請問你、」

「瀨名泉。」

「欸?」

「我叫瀨名泉。」再度啜了一口咖啡,瀨名的視線又回到了遊木身上。「有什麼事嗎,遊君?」

「……那個,瀨名桑,這個明明是你點的冰淇淋聖代……為什麼會要我來吃呢?」

沒錯。現在的遊木並不是站在瀨名身邊和他對話,而是就這麼像個客人一般的坐在瀨名的面前。就算被下達了這樣的指令,但說到底遊木並不是會這麼做的人。所以他的動作其實都十分僵硬。

「這個本來就是要點給你吃的。我可不吃那種卡洛里爆彈。」瀨名眨了眨眼,這次連咖啡都不喝了,直直的盯著遊木看。「遊君喜歡吃甜食的吧?」

「……是的。但是、」

「遊君你想浪費掉這個?」

「唔!」

完全被說到無法回嘴。遊木嘆了口氣,在心中進行多次天人交戰後,他只好邊祈禱著大家不要太快回來、邊用湯匙挖了一小口冰淇淋送進口中。

「怎麼樣,好吃嗎?」

「……嗯。」

原本就喜歡吃甜食的遊木不自覺的勾起了微笑,並且動作也放鬆了許多。

「那就好。」

瀨名瞇起眼睛笑了笑,就像隻受到主人疼愛的貓咪一般。而遊木也不自覺的盯著眼前的人看了幾秒,這才緩緩的開口。

「那個……請問一下……啊、如果不想回答也沒關係!只是……我很在意瀨名桑明明每次都是看著窗外的……為什麼今天……」

「嗯?沒有喔,我沒有看著窗外。」

瀨名下意識的將視線投射至玻璃外,再把眼神拉到遊木身上,最後勾起了漂亮的微笑。

「我看著的是遊君喔。玻璃反射的遊君。」

「……咦……」

怎麼回事啊這個人。遊木忽然感覺到一股惡寒,但他又無法從面前人的笑容裡看出一絲惡意。而且這個人雖然平時散發出冷淡的氛圍,今天卻異常溫和……?

「啊,時間也差不多了。今天可不能待太久。」

抬頭看了眼掛在牆上的時鐘,瀨名喃喃自語著。像是要趕著去什麼地方似的。遊木又挖了一口冰含進嘴裡,就這麼看著瀨名站起身。

「……」

「?」

忽然,瀨名充滿吸引力的藍眸正盯著遊木不放。雖然這不是第一次的事了,但總感覺這次的視線炙熱的不太尋常。接著,瀨名微微的笑了,他伸出手,用拇指輕輕的抹掉了沾在遊木嘴角上的冰淇淋。

「那麼我走了喔,錢就放在這裡。」

最後帶著溫柔的微笑,瀨名踏出了店內。

而遊木則是坐在原位愣住了將近五分鐘。

至於和瀨名熟識到知曉他的真面目,還有把稱呼從「瀨名桑」改成「泉桑」,這些轉變也都是後話了。

 

 

*完*

其實這篇是為了把朋友拉回來而特地寫的泉真

怎麼說呢,本來想寫兩個人いちゃいちゃ(?)的文的,結果最後反而沒灑到多少糖…

但這篇很快就完成了,而且我很滿意。

可能會有後續吧,但不確定。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