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目道盡一切

*短篇

 

 

遊君,起床了喔。再不起來的話早飯就要冷掉了。

自交往之後,一向習慣早起的泉桑總是可以在太陽剛升起之際就用十分溫柔的聲音叫我起床,伴隨著早餐的香味。泉桑會輕輕坐在床的邊緣,雙手環住因剛坐起身腦袋還一陣混亂的我,用細長的手指梳開我有些雜亂的金髮、接著在我的臉頰上落下今天之中最輕柔的一個吻……

雖、雖然現在一想總覺得有點害羞,但似乎每次都是我被泉桑看見早上剛起床的樣子。遊木不自覺的鼓起了臉頰,他將頭部及雙手的重量全放在木製桌子上,頭微微往一旁傾斜,就這樣枕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瀨名也已經很習慣早起了的樣子。當遊木睜開眼睛時,總是發覺自己早已在瀨名的懷抱之中。這樣的早晨他並不討厭,不如說非常喜歡。現在他依稀還能夠憶起瀨名溫暖的懷抱和身上的清香……

「……唔。」

臉忽然紅了起來,遊木的綠色眼睛有些慌張的開始胡亂轉動,在發現自己視線範圍內的那個人目前並沒有看向這裡的跡象後才鬆了口氣。

早上剛睡醒的泉桑……啊。

遊木的嘴角悄悄的勾起了一點弧度。

如果有機會看到就好了。

* * *

陽光從沒有機會射進他們所住的屋子裡。原因是瀨名非常討厭刺眼的陽光,裝設窗簾於他們所在的房間時還特地選了比較不會透光的材質。所以瀨名早上起床靠的不是自己的生理時鐘、就是早已預設好的鬧鈴。

「唔……嗯……~呼啊、啊……。……嗯?」

而今天,這兩者似乎都沒有起作用。

當遊木睜開睡眼惺忪的雙眸時,他很訝異自己還躺在床上而不是下意識的坐起身───不過他仍舊還在瀨名的懷抱裡。

對方平穩的呼吸聲及放鬆下來的表情都提醒著遊木,這個人還在睡夢當中。而時間早就過了平常瀨名起床的時間了。遊木感到有些疑惑,但他隨即便想起,最近自家戀人的工作不僅變得緊湊、連時間都加長了,昨天他也難得見到了瀨名疲憊的面容。

雖然想再讓泉桑睡下去……但這樣我就起不來了啊……如果可以的話就這一次也好、想替泉桑做個早飯……什麼的。

瀨名十分敏感,一點動作就可以把他驚醒。就算這個習慣在兩人同居後改善了不少,可「起身」的這個風險實在太大,這樣的話不如直接先叫醒他還比較快。遊木這麼想著,而且重點是泉桑就算在睡夢中抱著自己的力氣也不算小,像是深怕自己最重要的東西被搶走似的……我、我在想什麼啊!唰地,遊木的臉就這樣紅了起來。

「嗚嗚~……泉、泉桑……那個、可以稍微放開我嗎……?泉桑……」

「……嗯……遊、君?」

模模糊糊的藍眸映出了戀人的身影,就算看不清、還有聲音能夠辨認。瀨名在稍微睜開雙眼後用略微低沉的聲音輕聲的叫了遊木的名字,然後在確認自己抱著的就是遊木後他又閉上了雙眼。

「等、等等,泉桑!我……」

「……再睡五分鐘……」

如小孩子般有些任性的要求卻讓遊木感到不知所措。瀨名在說完這句話之後又恢復了原本平穩的呼吸聲。而遊木則將自己的頭靠近對方,微微的鼓起了臉頰。

「就算睡到中午也不理你了喔……」

然後就這麼閉上了雙眼。

 

 

*完*

總是喜歡這種淡淡的甜。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