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三篇,各無關聯

 

 

 

〈1〉

 

「因為他總是看著過去的我。他的視線根本就不在我的身上。」

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哽咽,也有些沙啞,像是剛嚎啕大哭過後一般的令人心疼的聲音。他用這樣的聲音訴說著關於他自己的事,就算再怎麼想壓抑自己的情緒,仍然徒勞無功。

「就算我知道我喜歡他也沒有用啊。因為我知道他只是在期待我變回以前的樣子、他只是在我身上看到過去的影子所以才留有眷戀的。」

「但是當他溫柔的對我笑、對我說話,甚至還抱住我的時候,我居然還會抱著一點『說不定他這次是看著我的』這樣的心態。」

「他總是給我期待,又讓我絕望。」

抓緊了褲子的布料,他抬起頭,用泫然欲泣的笑容開了口。

「泉桑還真是狡猾啊。」

 

 

 

〈2〉

 

「我、我可是吸血鬼喔?!只要你一個不注意就會把你的血全部吸乾的可怕的吸血鬼喔?!」

遊木慌張的聲音傳進瀨名的耳裡,雖然他可能以為這是威脅般的話語,但在對方耳裡卻不過是微不足道而可愛的反抗。瀨名輕輕的笑了出聲,接著他又收緊了抱著吸血鬼的力道,銀白色的髮絲蹭的遊木感到有些發癢。

「嗯,隨遊君你高興?」

這麼說著,瀨名笑著在遊木白皙的頸子上落下輕輕一吻,薄唇觸及的地方讓遊木感覺如火燒一般發燙。他的身體顫抖了起來。

「唔......泉、桑......」

「如果遊君不吸的話,」

清澈的湛藍對上了有些朦朧的翡翠綠。

「我就要把你吃掉了喔。」

 

 

 

〈3〉

 

<花瓣>
這種占卜明明已經過時的了。瀨名的內心如此咆哮著,可現實中的他卻只是冷冷的望著散落一地的花瓣不發一語。

<片段>
「我只記得......一些些。」他的聲音有點虛弱又飽含不安,雙手緊抓著棉被還微微顫抖。「可是我記得泉桑。我只記得他。」

<雨>
這場雨來的太過突然,模糊了他的視線。就只是這樣而已。縱使他無法解釋為何那是溫熱的雨水。

<誓約>
「我以騎士之名發誓,絕不會讓你被傷害半分。」他的藍眸炯炯有神,不禁讓聽著他說話的人臉紅了起來。

<捉迷藏>
吶,這一次算我輸了好不好?我不會再躲起來了、拜託你出來好嗎?我不玩了、拜託你出來......泉桑......

<魔法>
「這個很有用喔。會讓遊君不再緊張的魔法。」他抱住了面前小小的男孩,試著以最溫柔的聲音在他的耳邊訴說。「所以沒事的,你會做的很好的。」

 

 

*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