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P英x米

*雖然沒有提到名字但他真的是奧利弗沒錯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從眼角餘光瞥過去,那抹粉紅色的身影似乎和某個人重疊了。阿爾弗雷德皺了下眉,這個時間他不應該出現在紐/約的街道上。才想出聲喚住對方,才發現對方和那個人相仿的也只有背影和髮型而已。不只穿衣品味不同,就連髮色都不一樣。阿爾弗雷德收回了向前伸出的手,抓了抓金色的髮絲後便尷尬的一笑。

差點就要誤會了。他這麼想著,又用藍色的眸掃過了面前的人───這是個失禮的舉動,但要是對方正面對他的話是不會這麼做的。太像了,真的太像了。阿爾弗雷德作勢轉過身,藍眸卻不時的往後頭望去。橘色的頭髮和粉紅色的衣服……他沉吟著,如果能看見對方的眼睛的話───……

像是知道他在想什麼似的,面前的人以緩慢的速度轉過身子,而對方橘色的髮絲在轉身的過程中微微飄動,有種異樣的感覺在阿爾弗雷德的心裡擴散開來。他下意識的移開了視線並完全背對著對方,卻又因為好奇心的驅使而沒有移動腳步。但他的直覺卻告訴他,不能和眼前的人搭話。

「……艾倫?」

那個人似乎開了口,卻是個從沒聽過的、嗯、人名?阿爾弗雷德不太確定。但那個人的聲音和亞瑟的相似,不,或許可以說是一模一樣。幾乎忘了內心的不安定感,阿爾弗雷德又將視線往後頭送了過去,這次卻硬生生的和對方對上了眼。

那是清澈的藍。和自己的相仿、卻又不同於天空的自由與寬廣,要形容的話,大概就是海水藍吧。美麗而深邃,有著讓人無法捉摸的神祕。當阿爾弗雷德回過神來時,他才發現自己盯著對方的雙眼已有十幾秒了。趕緊向後退了一步拉開兩人間的距離,面前的人卻饒富趣味的笑了。

「你好喔,和艾倫相似的人。」

「哈、哈啊……?」

阿爾弗雷德完全無法理解面前人話語中的含義。不如說,他因為太過震驚而沒辦法反應過來。如果把對方的頭髮變成金色、眼眸也從藍色轉為綠色的話……天啊!阿爾弗雷德倒抽了一口氣,這個人是亞瑟的孿生兄弟嗎?!

「你長的很像艾倫喔。」那個人又輕輕的笑了笑,粉紅色的袖子在蓋住他整隻手臂的情況下微微晃著,那個人用袖子遮住了自己彎著的嘴角。「為什麼會這麼像呢───差點把你搞錯了,要拿刀子刺過來的說。」

「刀……?!」

或許他不明白現在的情況,但對方的最後一句話他卻聽的無比清楚。阿爾弗雷德的指尖開始發冷,面前的人是他從小到大從未遇過的───無法解釋,卻又不自主的會讓人感到害怕的人。他小心翼翼的向後退了一步,他多想在這個時候笑著說不要開這種玩笑,但對方似笑非笑的藍眸和袖口隱隱約約的亮光都讓他驚覺不妙,從大腦至神經都在咆哮著危險兩個字,再怎麼不讀空氣的他都會想要退避三舍。

「所以啊,想要給長的很像艾倫的你一個禮物呢───」那個人將背在身後的背包拿了下來,從裡頭取出的是一個以透明塑膠袋裝著、並用紅色絲帶綁住袋口的點心。他瞇起眼,笑著把點心捧在手心上,然後伸直了手臂。「是杯子蛋糕喔!要吃嗎、吶?」

「……」

莫名其妙。雖然氣氛變得溫和了一些,但仍不減阿爾弗雷德的緊張感。他的藍眸停在對方手上的點心許久,接著又小心翼翼的望了眼對方依然游刃有餘的笑容。這樣下去不行……吞了口唾沫,阿爾弗雷德這麼想著。

「我想啊……」

「嗯?」

「因為英雄在出門前就吃飽了所以……這個就不需要了……」

「……不需要了?」

他重複了一遍他說的話。阿爾弗雷德很想再度開口,但話語才在喉嚨尚未吐出,對方便迅速的拉開了點心上頭的絲帶,打開袋子後俐落的將杯子蛋糕用力的塞進了阿爾弗雷德張開的口中。

「?!」

完全不給他反應的時間,對方的手也沒有要離開的跡象。阿爾弗雷德本能的想要掙扎並拍開對方的手,卻被頸子上冰冷的利刃給嚇的止住了動作。

「不乖乖吃完的壞孩子會有懲罰的喔。」

那個人的笑容變得沉重了些。對方另一隻手握著的小刀大概從頭到尾都沒有鬆開過吧,所以才能準確又迅速的瞄準他脖子的位置然後威嚇他。阿爾弗雷德的眼角被逼出了生理的淚水,他想要抗拒嘴中的異物,無奈還是反射性的做了吞嚥的動作。

「唔、唔嗚……!唔唔……」

是眼鏡起霧了、還是他的視線開始逐漸變得模糊了?總感覺面前人的笑容有些扭曲。阿爾弗雷德覺得自己全身的力氣都像是被抽走似的,連最基本的反抗都做不出來,只能讓那個人硬將那看起來似乎很美味的杯子蛋糕塞進他的嘴裡。他可以猜測,裡頭一定參了些藥。不然他的身體絕不會有這麼奇怪的反應。將大部分的蛋糕硬生生的吞進去後,阿爾弗雷德覺得自己的身體開始變得沉重,思緒無法再被釐清,他往後倒去,就這麼躺在冰冷的地面上。

「啊啊───又失敗了。看來這次放的太多了呢。」

在思緒正式進入黑暗之前,他只聽見了這樣帶著笑意的話語。

 

 

*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